<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渔翁
    南理城终是州城,物资不少,特别是仅仅供应百人,采购给银子就行,砸了五十两银子,就凑起了十几牛车。

    一路出去,天阔云低,道路两侧一片农田,有的是粮食,有的是烟叶,远处是绵延的山脉,不是点缀着民居,每家墙有青花格纹,多是主人手绘,裴子云心气一爽,想起了许多事。

    “唉,我来到这里一转眼也二年了。”

    想到才醒来那夜惨烈搏杀,考取了秀才却听闻叶苏儿离去,与圣狱门结怨,进州城考取解元,又亲自去请旨册封,现在又来这南理,辗转了大半个天下,一时真是百感交集,不知不觉已到了一处山的半里入口处。

    可商贩赶着牛车不肯再行了。

    “公子,不是我等不肯上山,只是山中实在凶险,公子你硬要去,我们只得赶着牛马回去。”商贩拒绝裴子云要求不肯上山。

    何青青听着商贩的话,脸有点冰冷:“公子,不必为难他们,山中早已习惯了误解。”

    何青青说完,脸黯淡,见着这情景,裴子云明白过来,叹了一声:“把货都卸下来,你们可以回去!”

    这话说了,商贩连忙说:“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匆忙卸下了拉货的牛马,连车身都不要,就赶着回去,走远了才低声:“这内地来的公子真愚蠢,怎跟这山里寨子有了联系,也不怕被这山里蛊虫毒蛇吃了。”

    “女动人心么,你看这样水灵的妹子,说不定还下了情蛊,看他能活几天了。”

    何青青原没有什么心思,此时听着议论,脸一变,按着苗刀对裴子云说:“少主,这些居敢侮辱你,我上去将他们都杀了。”

    何青青说完就要上去,裴子云把小姑娘唤住,说:“这些人不必去杀,我知道为了什么。”

    裴子云目光柔和看着她:“刚才听你说了,山上是有舅舅留下的布置,几次南理王联合山寨攻打,都无功而回。”

    “既是这样,那就用经济——就是钱货粮草。”

    “南理王不但用政治禁令,还放出谣言说寨里挖心食人,蛊虫毒蛇无数,说不定开始还故意制造血案和冲突,久久自然大家都信了,连正常来往和通商都渐渐断绝了——山寨这样困难,就是此因。”

    “由这点来看,这南理王并不算庸主,可惜国家衰亡难以挽回。”裴子云说着:“现在南理虽亡了,归到大徐州郡,但谣言久了,就变成事实,再说没了南理王,还有着结仇的寨子。”

    “所以到现在这困境都难解决。”

    “我看这施主薄,就是某些土司的人。”裴子云带了一丝微笑,皱着眉教诲:“你是寨里的管事,应该明白这点才是。”

    何青青听了,恍然大悟,突眼睛红了:“原来是这样,其实当年寨里主上留下的金银不少,可拿钱也难买到货,就算买了也是贵几倍。”

    “母亲经常忧愁,临终时还拉着我的手,说她无能,把主上的家业都败了,她还说……这都是少主的财产……有一天少主来了,怎么对少主交代……”

    “是我们无能,看不清他们的诡计。”

    说到这里,何青青的眼泪就夺眶而出,裴子云听着,心中也带了点悲酸,摆了摆手:“好了,人活着就是最好的事,先把这些货车运上去!”

    听着裴子云的话,何青青才停了下来:“公子,还请等一会,我这就去唤着族人来。”

    何青青将手指放进嘴里,双指成环,狠狠吹响,吹起一曲独特口哨,只是一会,山上一只大鹰飞扑而下,何青青伸出手将大鹰接住,摸着头,鹰也蹭着她。

    “小羽,小羽,将这布抓回去,交给寨子里。”何青青将一个布娟绑在鹰的脖子上,将鹰放飞,大鹰就是向着天上而去。

    稍过一会,就见有几十个人影自山上而下,近了是几十个人:“寨主,你可算是回来了,你再不回来,山上可真断粮了。”

    裴子云向着这些人看去,这几十人,虽有十几个精壮,但多是老弱病残,见着粮食,很是欣喜围绕而看。

    “你们都来,我终于寻到了少主,都来拜见。”何青青喊着大家,听着这话,这些人没有反应过来,接着才议论起来。

    何青青冷着脸,拉着他们说话,过会,一群人回过来五体投地,跪拜说:“拜见少主。”

    这样称呼,裴子云觉得有些不好接受,但不说什么:“众位都起来,一起运粮上山罢!”

    这些寨民才是起来,答:“谢少主。”

    上前拉车的拉车,推车的推车,将十多车东西向着山上运去,充满着欢声笑语。

    抵达山寨,寨子并没有多少人,裴子云看着何青青,问:“寨子里的人,怎这么少了?”

    听着裴子云的话,何青青眼神黯淡:“这些年,寨子一直受打压,一些人实在忍受不下去了逃了。”

    见着这话,裴子云也叹了一口气,寨子里没有下山都围了上来,果只有上百人,许多人都很潦倒。

    何青青与一个老妪说话,她身上穿着全场最完整的衣服,还能隐隐看见当年的华丽,脸上带着许多皱纹,问:“小姐,这是少主?”

    何青青说:“是,婆婆,我已验证过了,少主不但继承主上的剑法,还继承了主上的巫术,一定可以带领我们获得光明未来。”

    场内的一群人都欢呼起来,当年的主上,曾带着寨子统战八方,打下几十个寨子,威风凛凛,这些光荣还记在老人记忆里,还传达给年轻人。

    当下一行人拜见少主,高呼:“拜见少主。”

    裴子云抬手:“都起来,粮食、布匹、肉块,你们先分配,这些不算什么,以后会有更多。”

    听着裴子云的话,众人欢呼了起来,当下就是烤肉、分酒、分扇、分粮食,场内的人都喜庆,载歌载舞,无论男女老女都是围着篝火,手勾着手,欢歌载舞。

    何青青看着看着,突落下泪来,这情况多少年没有见了?

    裴子云脸沉默,其实虽何青青说留下都是最虔诚的信徒,其实按照自己来看,许多已经麻木了,岁月早就磨灭了当年的虔诚和热情,接受自己只不过是惯性而已,不过这是人之常情,裴子云不会有任何意见,只对着何青青说:“舅舅去了,我是要去拜访才是,还请领着我去。”

    何青青点了点首:“少主,这是应该,你随我来。”

    山寨核心是一个大院,给人第一印象是宏伟,精致斗拱,双层翘角,雕梁画栋,白墙面、灰六角砖、彩绘和谐融合在一起。

    正门进去,楼与楼之间以走廊串连,上下楼梯安排巧妙,互通方便,院落间过道纵横交错,四角建有圆形窗台,门窗均采用木雕,这才有点气派,可是很明显,虽有着清扫,这些建筑也破旧不堪了。

    “这是主上的居所,少主来了,我们会清理。”何青青有点不好意思:“现在,我们去后山,拜见主上的陵墓。”

    南理城

    一个院子,一路跟着裴子云抵达了南理的石穆钟,听着在南理埋下的棋子暗报。

    “李显廉,道人,舅舅?鲁门山?”

    “你说二十年前的大祭司本名叫李显廉?”石穆钟皱着眉问着。

    “是,这本名没有几个人知道,裴子云看样子也不知道干系,问的人恰是我们安插在官府的主薄。”

    “主薄开始时也不知道,后来查了才清楚。”

    石穆钟举步徘徊,心中疑虑:“听着情报,鲁门山是这大祭司最后余孽,但此一时彼一时,这人与裴子云有什么关系?莫非想要继承衣钵造反不成?这实在是太可笑了。”

    “可裴子云千里而来,总不至于是闲的慌没事找事,难道又是我看不清的天机变数?”

    迟疑了一下,看来得调查一下鲁门山上情况再说,石穆钟就吩咐:“你回去给我搜集鲁门山的消息,要仔细。”

    “是!”这人出去,十多个武士拥着出去,看来有不小权势。

    石穆钟则打开了通讯符箓,上一次调查消息太简单,谢公子已有一个暗子启动,据说是松云门中人。

    将通讯符箓打开,符箓上就闪起光,对面出现一个男子,蒙着面看不清楚,石穆钟看着这人就问:“你可知,松云门中有去了南理之人?”

    符箓中的身影,思虑了一下:“现在肯定没有,松云门的势力范畴根本不在南理,哪怕触角也没有。”

    “不过二十年前,有个李显廉,听说是有南理甚至南理王家的血统,争不得掌门就叛出了门,去了南理。”

    “原来这样,给我把松云门内最近变化说说。”石穆钟徘徊几步,觉得不应该浪费这次机会,问着。

    符箓通讯耗费不小,越远越是这样。

    “最近门内,大师兄宋志入了灵犀洞中修行,以求突破天门,似与裴子云有着嫡传争斗,还有门内……”男子一一说着。

    “好,还请小心。”石穆钟满意的说。

    “这必然,我呆了这些年,无一人查知,我又岂会泄露了身份?”话说完,符箓应声而停。

    石穆钟徘徊了一步思索:“原来还有这样一点干系?可当年松云门都没有追杀,何况现在,再说人都死了。”

    “裴子云到这里干什么?要确认下此人生死?那不必裴子云亲自来,莫非是得了谁的指点?难道藏有重宝?”

    石穆钟踱了几步,心中思虑计谋,稍过了一会才笑了:“不管怎么样,你继承这一点余泽,也竖立许多许多敌人。”

    “大部分人都不希望大祭祀这派力量回来,不管有没有宝藏,我把消息传出去,自有人心动和猜忌,到时自可渔翁之利。”...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