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二十章 少主
    南理

    街巷间一些住宅,花木扶疏,鸟鸣声声,户外溪渠,流水淙淙,三家一眼井,一户几盆花,洪林领着裴子云在南理城游玩。

    今日去是一座古梵庙,禅堂隐隐传来鼓钹撞磬诵经之声,裴子云也就是随人流上了支香,就径自出来沿碑廊一路看着。

    这梵寺齐整,裴子云看着壁画顿觉眼目一亮,壁画正中矗着的大梵神栩栩如生,而后的小梵神以及天人,都天衣风带宝相庄严。

    除了大小梵神,还有着与内地不同的特,左右有各种各样鬼怪,都赤身,戴着护肩、头箍、耳环……张牙舞爪神情诡异。

    裴子云叹着:“南理到底偏远,这些就是所谓降伏的土著神,或就是大小土司的族神,这梵派也用心良久了。”

    寻思着踅出殿,庙里有不少的人烧香,裴子云是没有在意,这些时日有洪林做着翻译,对风土人情渐渐了解。

    山中是山寨林立,几十年前曾有大乱,听说是有一个土司要统一南理,现在早已平定,不过对前朝和土司伤害很深,正胡思乱想,有人上前:“公子,我家大人来了,等着您。”

    “哦,那回去。”裴子云就回了去,进了旅店,就看见二楼一处隔离的雅间,主簿早坐着,备了一碟花生,一壶小酒,此时吃着,脸阴晴。

    这表情裴子云一见就觉得不对,自己又没有得罪主簿,为何寻着自己这个模样,不易觉察皱了一下眉,说:“原来是施大人亲临,有失远迎。”

    总算这主簿还有些礼数:“伙计,来酒菜。”

    没有多时,伙计就送着酒菜上来,主簿斟了杯酒,不复前几日亲近,挤出一些笑:“解元公,请吃酒。”

    言语中带着些疏离冷漠,让裴子云有些诧异,用了几杯,主簿冷哼:“解元公,我待你上宾,你为何要欺我害我?”

    “莫非师门叛逃师叔祖,在南理不是躲藏,还做下大事不成?”裴子云暗想,口中就说着:“大人何出此言?”

    至于上宾,笑了,就请些酒,连自己住也是自费的宾馆,这种上宾在内地会给人笑掉大牙。

    “你难道不知你叔父做了何等事?”主簿恨恨问着。

    “我自是不知,当年母家舅舅离家,渺无音信,所以才来寻亲。”裴子云答着:“要是知道在哪里,做了何事,又何必来问施大人呢?直接找上门去就是了。”

    说到这里,裴子云也不由带上一丝讽刺。

    “哼!”主簿觉得有理,这才仔细打量一眼,神稍好些:“你这舅舅可不是普通人,位居大祭司,前些事办了好大的事,只是你最好不要再查下去了,否则就算是解元公,也难免有着祸端。”

    “还请大人告知一二,不管怎么样,长辈遗骨要收敛,否则我怎么面对家中?”裴子云吐了一口气说着。

    场内有些僵持,主簿拿起杯喝了一口:“解元公,我得了你的笔墨,也罢,你真要知道详情,还需去鲁门山。”

    “余下的事,你也不要再寻我了。”说着,主簿取着筷子夹了一块肉用了,出门扬长而去。

    “这主簿好生无礼,不过说的神秘,看来师门这个人,其中真别有内情,门中也就算了,南理一个主簿居也不肯明说,现在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裴子云暗中想着:“不过也提供了明显线索了,大祭司、鲁门山——主薄既不肯继续,那我有什么理由麻烦他呢?”

    “先去鲁门山试看下。”裴子云想着,唤了洪林进来,将二两银子扔出:“洪林,是赏你,这些时日你向导也是辛苦了,我不会亏待你,里面还有一桌酒菜,也都是赏你。”

    洪林接过了银子转进厢房,见着满桌酒菜,只略动了几口,心中大喜:“公子真是大方,是赚了。”

    裴子云回着房间,突只觉得一点杀气袭来,裴子云迅速拔剑,只是一点,空中一点火光四溅。

    裴子云看去,只见是一个黑衣女子,她足踝套着黄金圆环,正持着一把苗刀,想要取自己的性命。

    “你是谁?”裴子云见着这苗女模样,微微眯着眼睛问,听裴子云的话,这女子却冷声:“你既是大祭司外甥,自要将你杀之,不然还留着你去统筹山寨造反么?”

    女子说完就苗刀再度砍来,裴子云一瞬间就明白过来,必是这几日主薄调查,泄漏了消息,引来自己师叔祖的仇敌。

    裴子云冷笑了一声:“你是何人,我寻着李显廉,与你何干。”

    “李显廉就是苗寨大祭司,不知道?”黑衣人带着杀气,刀一挑,刀法却非常凌厉,还带着一丝熟悉。

    “先擒下这女,到时再逼问。”裴子云心中想着,就冷笑:“原来是长辈仇敌,擒下再说。”

    正持剑杀上去,这时一道闪光突现,裴子云微眯了眼,闪光后遗症消失不见:“是道术?这更奇怪了。”

    “束缚!”裴子云伸指一点,黑衣女子身子一顿就要摔倒,连忙持着弯刀,向地上一顶。

    裴子云施展松云剑法杀了上来,只是数剑,黑衣女子就连连后退,抵抗不住,就在这时,黑衣人却一把扯下面巾,喊:“少主,还请住手。”

    正要杀着上去的长剑突一顿,停了下来,裴子云眯着眼睛:“你是何人?”

    扯下了面巾,原来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女,风送异香,只见明眸皓齿,甚是美丽,这时恭谨拜下:“我是主人座下侍女女儿,现在继承了侍女,平日负责山下为寨子买卖一些货物。”

    “你为何刚才要刺杀于我?又如何认定我是少主?”裴子云冷冷问着。

    少女连忙就说:“少主,这施包实是我们的敌人,寻着李显廉的消息,我还以为是官府和山寨的阴谋。”

    “后来查了才知道说是主上的外甥前来,我们又惊又喜,怕是诡计,这才前来试探,现在见少主懂得主上剑法,又懂巫术,主上曾经留下遗言,说有人懂得他的剑法巫术,必就是他的传人,让我们留意,继承他的位置和宝藏,带领寨子走上光明未来。”

    少女神情激动,又深深拜了下去。

    “哦,真的?”裴子云沉思下,仔细审量说着:“你把武器给我扔了,给我说说情况。”

    少女顺从的将手上苗刀扔到一旁,又自怀里掏出匕首,毒粉,暗镖都放在了一侧,这才答着:“少主,自主上兵败被杀,我母亲收拢残兵家眷,回到鲁门山,后来又投靠了朝廷,要不是山中有着蛊虫毒蛇守护,恐怕早被这些寨子杀的干净了,只是没有了主心骨,寨子日渐衰弱。”

    “大祭司曾留下预言,一定有后人来接替他,为信奉他的山寨带来未来,我母亲就是主上亲近之人,因此多次见证过大祭司神通,刚才少主使着巫法,又精通主上的剑法,我这才确认。”

    裴子云沉默了一下,明白过来,为何少女为什么拜下喊自己少主,就是无言,难怪这少女刀法和巫术明显有松云门的痕迹,有此道术武功,使寨子臣服,自然就不难了。

    甚至已过去几十年,现在还有着忠诚,真是可怕,当下吩咐:“把你主上之事,细细给我说来,我自内地而来,却是不清楚具体事宜。”

    “是!”这少女将着事情细细说来。

    “主上布道治病,很快就成了一方山寨的祭司,以后神通广大,救人无数,更有多个山寨依附,极盛时,有数十个寨子拥戴,起兵数万,而南理国原王很是衰退,已不堪一击,当时大家都要拥戴主上夺取南理国称王,我等都是欢喜。”

    少女很是骄傲的说着,下一刻脸黯然:“只是称王前夕,主上突然离世,一下就是崩解了。”

    “开始时还有山寨依附,陆续建了陵墓,后来没有少主,时日久了,就不再听命,有的甚至攻击,而南理王更是宣布主上是叛逆,进行围杀。”

    “这些年只有主上真正虔诚信徒聚集在山上,而多年过去,死的死散的散,现在只剩下上百人,很是艰难穷困。”

    “不想今日终于等到了少主。”

    “你叫什么名字?那鲁门山又是什么呢?”裴子云听了,若有所思,师叔祖原本是苗人,难怪哪怕是天才,都无法争夺掌门之位。

    只是回来,听这话是依靠道术起兵,一时浩大,后来受了反噬暴毙?南理国虽小,也是一国,或这可能性是有,当下又问着。

    “我母亲赐姓何,我叫何青青,鲁门山本是主上大本营,我们山寨就立在鲁门山上,主上的陵墓也在那里。”说到这里,何青青拜下:“少主,救救寨子,他们都等了二十年了,日子很是艰难,到了现在,寨里连三天的粮食都没有了。”

    “我这次已经走投无路,想把主上赐给母亲,又传给我的信物都卖了。”说着,指了指足踝套着黄金圆环就哭了起来。

    裴子云叹息一声,想说什么又住了口,点了点首,说:“粮食是小事,无非是钱,我这里就有银子,你去采购下。”

    “只是舅舅的陵墓。”裴子云沉重说:“我必须去拜见一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