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十六章 消息
    “廖青悠醒转,看桌上的肉粥咽着口水。

    “醒来了?”裴子云看着小姑娘问,小姑娘有些害羞,看着裴子云似有些怯生生。

    “来,我喂你。”裴子云取勺子,轻轻吹冷,一口口喂着,小姑娘早已饿的饥肠辘辘,见着吃的就放开了肚子,大口大口。

    小姑娘的嬷嬷则被一个下人带着过来,已洗漱换了干净衣服,看着正吃着粥的小姑娘,眼里满是慈祥。

    “坐下一起吃吧。”裴子云说:“饿久了,今天只能吃点肉粥,明天也不能吃干,半干半粥可以用,后天就可以正常了。”

    许久未进食,不能取着硬的食物,最好是先喝点水,再喝点粥,再吃点肉粥,渐渐开胃,不然很容易伤胃。

    “谢公子,我明白。”嬷嬷才是坐下。

    外面风雨噼啪,裴子云心里叹息一声,廖阁因自己而死,自己不能不顾,但自己压力也很大,特别是最近的警示。

    “上次完成任务,记忆中多出了几处了原主获得的道法寄托,只是都是散修和异派的道法。”

    “自己在松云门里才打开局面,获得不少人欣赏,但反扑也很大,自己要是污染了道法,不再纯正,在这时就是大把柄。”

    “京城时自己取的都是剑术,现在更不能为了短利而坏了大事。”裴子云一心二用,喂着怀里这只悲惨的小萝莉,并且思忖。

    “而且道法不纯,修成阴神也要遭到排挤,寄托也许本门有,可这些都是师长的遗物,最关键是这些寄托的主人都在福地,自己取着用,立刻会惊动原来的主人,泄密的几率很大,原身被发觉有梅花,这个原因就占了六成以上。”

    “哥哥,我饱了,不用喂了。”突裴子云怀里这只小萝莉开口说,裴子云这才回过神,见碗里的肉粥已只剩一点了,此时小萝莉已经喂得饱饱的,小肚子微微凸起,此时伸小手拦住了裴子云喂粥的勺子,已有了些力气。

    “公子,还是我来吧,我去领着小姐去洗个澡,刚才已送了小姐的衣物来了,这样邋遢着,公子抱着也不舒服。”嬷嬷早已将着肉粥吃着干净。

    “等下,过会我会送你回乡下。”

    “除了伙食,你家小姐每月月钱1两,你700文。”

    红楼梦内,老夫人每月20两,当家正室20两银子,嫡孙正室10两,公子小姐2两,这写的背景还是清朝,银价已经便宜了,在明朝这月钱的价值还得贵上一倍。

    这可是堂堂国公府的规格,可见一两这数目很不低了,哪怕是官人,正经儿女都只有这个份,这嬷嬷是明白人,顿时眼亮了,清楚解元公是认真对待,更清楚大户人家的龌龊,有这银子才算是盘活了,连忙接过这只小萝莉,带着重重拜下:“谢解元公。”

    然后才在仆人带领下而去,给小萝莉洗澡。

    见着嬷嬷很明白很领情,裴子云也很高兴,许多人认为我给家人待遇就行,给什么银子就分的太清,其实这是独生子女家庭才有的思想,别说大户人家,就是几个兄弟姐妹,各种各样事就很难说清楚,总之一句话,你真爱她,给银子给小厨,比什么都强。

    裴子云这样对这只小罗莉,自是诚之又诚了。

    此时小萝莉抱走,裴子云在房间踱步,到了窗口,将窗户推开,一阵冷风卷着雨丝扑了进来,打在了脸面上,使人一清爽:“去年四岁,今年小罗莉才五岁,就算是三叶二果之一,也是以后的事了。”

    “现在是目前危机最要紧,既要道法纯粹又要快速突破天门,怎么办?”裴子云转了几个圈思虑着。

    “有没有既是本门内,又可能有寄托的人,这样取得,才符合我现在的要求。”

    “符合这个要求,只有在叛逃出本门的人身上下手了。”

    “对,门中自有叛徒,谁能都不能保证一个门派全部忠贞,但大多数叛徒都是被追杀,且对我现在有增益只有成阴神的人,这就少了,实在太少了。”

    “原主在师门只是外系,连内门都没有进,这方面知道不多,应该问问人,现在师傅可是内门上一代的嫡传,应该知道内情。”

    想着,裴子云就出了门,看天还是阴得重,雨小了些,星星雨雾还是洒落,本想直接去,突想起初夏委屈的脸,脚就一转,去了厨房。

    “公子?”厨娘很是诧异。

    “这次给我弄些小东西。”裴子云说着,厨房原材料都有,很快麦粉、鸡蛋、蜂蜜糊成了糊,裴子云就上去,灵巧的手一下就搓捏成兔、鸡、鸭等,又洒点葡萄干和桃仁。

    下面的事不需要裴子云了,厨娘熟练了烤熟,不久甜香四溢,金黄焦脆,裴子云就取了一盘去房间。

    这时罗莉初夏写完了字,对着窗口出神,见着裴子云端着盘子来,顿时跳了起来,又故意侧着脸。

    “师姐大量,来,吃这个。”裴子云讨好。

    “哼,看你这诚恳,我就原谅你了。”罗莉初夏说着,伸手去抓,咬着清脆有声,看样子很享受的摸样,一手还抓着裴子云衣角:“以后不许不理我。”

    “是是!”裴子云连忙应着。

    过了会,和虞云君出去,两人沿走廊而行,眼见前面是小池,她停了脚步叹着:“这孩子麻烦你了……”

    “没事,师姐还小着,我让点她。”

    “还小?”虞云君想说什么,又忍住了没有再说,只是问着:“你现在找我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您在门内熟悉,我想问问,门内最近几十年,有没有叛逃或流落在外的,特别是成就阴神的人?”

    “唔?”虞云君怔了一下,突然一笑,说:“你怎么突然之间问这个?”

    但她不等裴子云回答,就说着:“叛逃的总有,不过能活下来很少,成就阴神的让我想想,近几十年,还真有一个。”

    说到这里,虞云君似不胜感慨:“一位姓张的师叔,你应该叫师叔祖了,和前前代掌门争位,不成,愤而出门,去了南蛮。”

    “这人曾经也是门中天才,出门据说有内情,没有遭到门中追杀,后来因事遭了劫,就没有消息了。”

    裴子云停住了脚步,若有所思,这很符合自己要求,虞云君侧目看去,只见这少年英俊也罢了,这时大袖飘飘,踏着高齿屐,神态风流,难怪着……想到这里,不由叹息一声,没有出声,只望着朦胧雨雾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