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十二章 卜算
    “你有信心就好。”虞云君很是满意。

    裴子云见话题结束,又见着画卷墨汁已干,这画有着轴,就卷了起来,还有一封信递了上去。

    “师父,你想必知道我那个青梅竹马的叶苏儿的下落,麻烦你为我将这两样转交给她。”

    “以前我才学不显,功名不就,修行不足,哪怕是寄了,怕也会被她的师门拒绝,以免打搅了她修行。”

    “现在,应该可以了。”裴子云说着,带着一点惆怅。

    自己有着原主记忆,又有着前世阅历,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别以为道人就没有门当户对的观念,事实上更严重。

    听着裴子云这话,虞云君只是叹了一口气,这其中内幕,她调查时就清清楚楚,那叶苏儿也是天赋异禀,只是入了那门,将来婚嫁,哎……这些事,虞云君心里叹息了一声,没有多说,接过信件和画卷,转身离去。

    裴子云走到窗口,向窗外看去,远处青山层叠飞鸟疾行,心里一声:“叶苏儿,你现在过的好吗?你怎么就轻易相信道姑,离我而去了呢?”

    潜稷山

    潜稷山是一处胜地,连绵百里,山高水秀,层峦叠蟑,深林幽谷,山上的庙宇寺观不下百数。

    其中一处在深山中,绿水成荫,远远看去,似能看清楚远处小鸟在飞,两侧山峦一山似龙一山似虎,相互呼应,只这是两座小山,这是祈玄派的一个小小地脉分支,这分支末叉气上建着一座道观。

    这道观虽建在这地脉气上,没有一丝一毫福地样子,显的很是普通。

    一个道人向着这里而来,看上去十七、八岁,羽衣星冠,袍袖翩翩,身似春柳,面如中秋,神采过人,如果是裴子云会立刻咬牙切齿,这道人正是将来成就肉成真君的谢成东。

    此时谢成东领着一个小道童,小道童抱着一个箱子,箱子上铭刻着一些道纹,两人进了道观,一个蒙眼道人正跌坐在内持着手印,见谢成东进来,就笑着说:“我道是谁,原来是谢公子来了。”

    这瞎道人这般说,谢成东也不恼怒,一笑:“你说天机发生了偏移,我去命人取得了这只灵龟,你来看看,这只灵龟成不成。”

    谢成东挥手,身后道童抱盒子向前,将盒子打开,盒子内一只黝黑的乌龟,被一条银锁链绑着,这银锁链上带着银的符印,这灵龟很是凶悍,随盒子打开,似乎惊醒,伸出脑袋在咬着锁链。

    咔嚓,咔嚓,灵龟咬的凶悍,锁链丝毫不动。

    道童看着这凶悍的乌龟脸有些发白,将乌龟端上前,放在瞎眼道人面前。

    这瞎眼道人身上似带着一种强烈黑气,道童靠近,一种强烈厌恶出现,就连忙退去,一种反胃在内心弥漫,见到毒蛇一样,脸上带着惊恐。

    这瞎子伸出手在这灵龟身上轻轻抚摸,抚摸着上面每一丝的纹络,乌龟本来凶悍,只是这瞎眼道人摸上去时,雷打中了一样将着整个脑袋都缩了进去,身子在颤颤抖抖,见到了天敌一样畏畏惧惧,四肢在动想要逃走,只是被瞎道人抓着,怎么都动不了。

    这瞎道人将脸上蒙眼的黑布撕开,将着头发往后拢了拢,露了下面的面目,眼中眸子没有了,就二个血淋淋血洞,而面上尽数布满了恶疮,身上似乎环绕着一股浓烈的恶臭,见着就让人躲避不及。

    看着这瞎眼道人的模样,这道童惊吓的连连退了好几步才停了下来,背靠墙壁,不敢置信,而谢成东习以为常,说:“你出去守着门口,我有要事要跟道长说。”

    “是!”听着谢成东的话,小道童忍着对瞎道人的恶心施了一礼,出门而去,看着道童出门而去,瞎道人才开口:“谢公子,这个灵龟可以,只是公子,自二十年前我被你父所救,这些年为你父占卜,为你占卜,特别是行了盗天之法,虽有地脉福地的庇护,可这罪孽还是循着来了。”

    瞎道人只是叹息。

    “你的功劳我都记着,若是没有你,我也不会获得机缘,有着现在成就。”谢成东认真的说着。

    “谢公子,别的我别无所求,我这样下去,数年恐怕就要寿元耗尽,到时必定要坠入幽冥,罪孽缠身,只求公子成道,来日救赎,我就心满意足了。”瞎道人说着话时,两个眼睛剩下血洞流出血来,变成两行血泪。

    “你放心,你为我这般谋划占卜,有着来日,我必救赎于你,这事我应下了。”谢成东的脸上满是自信刚毅。

    “公子应下这事,我就放心了。”瞎道人笑了起来,拿起灵龟,灵龟似感觉到了大难临头,身子在龟壳中挣扎,在颤抖。

    这瞎道人也丝毫不在意,伸出手在灵龟的龟壳轻轻敲了几下,这灵龟似乎重击一样瘫软,头自龟壳伸了出来。

    见到乌龟这模样,瞎道人自袖子里取着一把小刀往乌龟脖子一割,血自脖子流了出来。

    瞎道人取一个玉盘将灵龟装好,这灵龟还是没死,恶狠狠看着瞎道人,只是随着时间渐渐身躯失去活力,灵龟血尽数滴入盘中。

    “公子,还请稍避,我要立坛,为避免不吉,希望公子避开。”瞎道人行礼,谢成东有着经验,笑着出门而去。

    瞎道人这才起身,取着灵牌,将手臂的衣服拎开,露出了手臂,手臂上全是伤痕,一道一道,用着小刀将手臂划开,血从着瞎道人手臂上流下,滴落在玉盘中,灵龟血和瞎道人的血混合在一起,变得混淆。

    瞎道人手轻轻拂过手臂,正在流血手臂伤口就愈合了起来,但怎么都合拢不了,似乎有一股黑气在不断阻止。

    玉盘拿起,用着玉笔点着血液在灵牌上写字,这些字扭扭曲曲,看不清是什么字,写上去就有着一股神秘味道,写完这才立坛,将灵龟取来取血画着,血写在龟壳上就消失不见。

    用手一指,法坛前一个火炉一瞬间就燃了起来,冒着碧绿的火焰,这瞎道人将龟壳向法坛里一扔,就燃起大火将龟壳烧在其中。

    “噼啪!”

    首先是乌龟的肉被烧急,在殿内弥漫着臭味,等血肉烧尽,这些火焰丝丝附在了龟壳上,良久,就听着一声,龟壳炸裂,火焰熄灭,只剩着几块。

    瞎道人上前一看,脸一变,惊呼了一声。

    谢成东在外听着惊呼,就闯着进来,见着瞎道人面无血,问:“可是有着灾劫不成?”

    瞎道人摸着龟壳,脸一变:“公子,应州和松云门的气数,发生了偏移。”

    “什么?”谢成东脸也一变,向前一步:“应州?难道是济北候,这还是说的通,可这松云门怎会现在出现在这天下变数中?”

    “松云门出现在天机里,按照原本天机,或在十年后,但现在就出现了,所以才说天数发生了偏移。”瞎道人冰冷冷的说着。

    “不过是区区一个中小门派,如果是十年后龙气一次变数,出现在其中也可以理解,现在天下鼎定,怎会突然有影响天下的变数?莫非这门比三叶二果更重要?”

    “先生,你曾说过,这天下气运从不凭空消失,也不凭空出现,现在出现这事,是为了什么?”

    谢成东有些不敢置信,连忙问。

    瞎道人沉思:“这天地间气数早已恒定,大变必有原由,比如说这三叶二果现在只有三叶一果,是因我受你父所救,为报大恩,行这一生只有一次的逆天,夺了机缘。”

    “这三叶二果中的唯一男性,本来就有着把余下三叶一果收入后宫,成就天命的大任,我将这人的未来灵机和气数,尽数转移到公子身上,才能改变天数。”

    “那有没有第二个先生?”

    “绝无此可能。”瞎道人斩金截铁的说着:“天数不容亵渎,可以说千百年来唯我这一例,可我也因此遭了天谴。”

    “不过虽不是此种事,可我还是感觉不对,受了天谴我窥探天机的力量已削去大半,但与公子气数相连部分,我还能隐隐感觉,这偏移对公子很不利,且有一个说不清道不明迷雾在里,使我看不明白,要想真正得知原因,需要着人去暗中去。”

    “是么?那我去一次,我倒要看看松云门、应州、是谁引动天机大变,又是谁想对我不利。”谢成东说着。

    “公子,您得了原本天命,这些年一直一往无前,气运鼎盛,获得诸多机缘,埋下诸多棋子,可也把气数用去不少,现在您应该在潜稷山静修,让这些机缘徐徐恢复您的力量和气数,积蓄天命,此时不应出击。”

    “您别忘记了,您终是篡夺而非正统,这里面就有着破绽,万一不谨慎,或可能功亏一篑!”

    听了这话,谢成东有些皱眉,问:“先生,你这些年数次窥视天机,又曾行此,不能出这观,莫非现在可以了?”

    “公子,怎么可能,我不能离开道观,一旦外出立死无疑,您现在也是最要紧的时刻,不能脱身,更不能使唤着祈玄派的人,不然很可能反为祈玄派嫁衣。”

    “我有一个弟子石穆钟,您也见过,虽没有窥探天机之能,也得了我几分卜算本事,可以去辅助公子,勘察出异常的原因。”

    说着,瞎道人脸一青,哇一声吐出大口血,血腥臭一片,显又有反噬,见得瞎道人又是吐血,谢成东脸转柔,叹着:“我明白了,先生好好修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