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十一章 源由
    朝阳

    剑舞显寒光,江海凝清光,片刻裴子云的长剑停下,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取出了长笛吹奏。

    萧笛相通,吹起来没有大问题,随裴子云吹奏,笛声婉转,游于山谷幽静之中,最奇特是这笛声听起来似乎凝聚不散,练剑肃杀之心渐渐平息。

    “兵者,凶杀之器也。”

    裴子云行在山谷幽径中,戴黑木小冠,穿白长衫,袍袖翩翩,屐声清脆,这时已是浓春,想必京城已经是殿试,昨夜一场雨冲得山谷清新,阳光映照,路侧石斛、萱草、桑椹等花点缀,宛是图画。

    此时暗暗思忖:“难怪剑道精深者少,这杀人之术同样损耗自身,伤身伤神,须养生来安抚,青松道人30岁后,就寄情在萧画两艺上,渐渐凝聚纯化,才能在剑道者更进一步。”

    “青松道人始于杀戮,养于萧,凝于画,以剑入道,萧画与剑不可分,所以我才继承了这些。”

    想到这里,看了一眼。

    “萧艺:精通。”

    “画艺:精通。”

    “松风剑法:宗师6.5”

    “青松道人的经验值我已经全部消化了,也只到这步。”裴子云叹了一声,回到房中,取墨砚轻轻研磨,书法重耐心,心性,研磨也是调神,取过一副空白裱好的画卷铺上,沾了点墨,思忖起来。

    稍过一会,脑海就有了打算,京城自己也曾高山远望,见得京城全貌,这一想,就是下笔画了起来。

    城上有旗,城门一群人赶着牛车,几只驴子在闹,远处街道人来人往,一个老者在大街上追着一只公鸡,有一个小贩挑担子,京城绘成一卷。

    思念、寄托、凝聚,随画卷在笔下流淌,京城示意图渐渐勾勒成形,将自己在京城所见一点一滴画出,宛要活了起来。

    裴子云渐渐投入,似又是回到了都城,在街道漫步,周围街道、人群都渐渐浓缩其中。

    五米纸上繁荣异常,城墙、运河、码头、皇宫,小小到一个摊贩及贩卖货物,店上的招旗都分厘不差,只是看着就能体会到京城种种。

    “子云!”只听声音,门没有关上,虞云君在门外呼了一声,没有应答,就向里面一看,一个翩翩少年正在运着笔在写着,又或是画着。

    虞云君有些好奇,推开了门进来,房间中也清雅,裴子云身后是一个书柜,书柜上有着不少道经,此时虞云君没有关注这些,而近了裴子云向桌上看去。

    桌上一副京城图渐渐完善,宽广,雄伟,详细,浩大,描绘出的是一幅盛世,繁华扑面而来,只让人眼花缭乱,见着似就能看见京城,虞云君也不由屏住了呼吸,生怕惊扰裴子云,毁了这一副画作。

    虞云君是大家闺秀出身,家中诗书传家,可以说见着裴子云下笔,宛数十年沉浸此道,心里一惊:“这徒什么时连丹青都有这气象?”

    近了看着,裴子云正画着就闻到了一股幽香,此时不动,持笔继续,见得这神态,虞云君专心看着,就是恍惚。

    仿佛是在楼上,室内青铜灯散发柔和晕黄的光,地上铺一张镶边苇席,少年正北而坐,面前是木案,此时挥笔而书,而自己跪坐在一侧,只是凝神看着,似乎就这样已经幸福,已经喜乐,心意已平。

    “余郎!”

    虞云君一口几乎喊出,这时裴子云一笔画下将最后一个角落勾上转身,她却回过神,他并不是当年的人了,逝者再也寻不回,就算转世了,也没有记忆秉性,一阵茫然突袭上心去,定了定神,将心情收拾,她这才赞叹着:“好画,这可是京城绘画图?”

    裴子云把笔放在一旁,晾着图,行礼:“是,师父,这的确是我见得京城繁华,有感而作。”

    听着这话,虞云君就带上了笑:“子云,我一直知道你是大才,见得你诸多惊艳之处,今日不想你又展示着一手画技,这画真是精彩。”

    听虞云君的话,裴子云也笑了起来:“师父,这与我剑道修行是有关系,剑炼之,萧养之,画凝之,我这番出行明白了其中三昧,作画就是凝得剑意,画有多深,剑就有多凝。”

    裴子云这时细细道来:“我这画还不算很强,只能算登堂入室,却还算不得炉火纯青。”

    虞云君一侧听着裴子云的话,拍手:“子云,你已有着以剑入道的根基,就算不修道术,怕也能入道,可为什么历代道人很少以此入道?”

    “是因这剑道是杀伐之道,气盛伤寿,哪怕配合内养成了根基,怕也难长寿,你可知道,根据记载,很少剑客活过七十?”

    “就是此因。”

    “原本我还想提醒你,现在你养于萧,凝于画,将来成就不可限量,已经自己发觉了这弊端。”

    裴子云正要说话,虞云君正言说:“阴神之道,还在养身,这才是正道,你师父更倾向道术,剑道我也没有可教你了,只是切勿迟了道法,开得天门才是正经。”

    听着虞云君的话,裴子云思虑一会,笑着:“多谢师父指点,我明白,修行才是根本。”

    “剑道是护道之基,道法灵慧则是长生之本,二者都不可或缺,唯两者并行,才能长生久视,不受灾祸。”

    “真是可教,两者才是根本,可多少修行之人看不穿?要么只行一端,求得精神剑术,没有内息养的长生,终难免化成灰烬,若只修的道法灵慧,遇见人道灾劫,没有护道之基,怕也难免成一捧黄土。”

    裴子云听着虞云君的话,深有同感,前世自己精深股市这就是求道,自股市获取大笔财富,这是得道,但没有护道之基,终沦成某个大机构的操盘手,为人嫁衣,与着修道何其相似,就有感慨。

    稍过会想起了宋志,原主记忆里,无论出了多少事,掌门就是偏袒,此时心里想了想,迟疑了一下。

    虞云君见着就问:“你现在还有着什么心事?不妨说给我听听。”

    “师父,敢问,宋志和掌门是什么关系?虽是师徒,但我看出来,这两人似有着特殊!”裴子云神凝重问着。

    听着这话,虞云君踱了几步,才叹息了一声:“你也看出来了啊,他们关系,虽现在只是师徒,但事情要追述到几十年前。”

    “掌门年幼孤苦,是本门一长老把他接了进去,既是师又是父,抚养长大,最后成绩优秀脱颖而出成了掌门。”

    “这长老勉强修道阴神,但无缘嫡传,故选择了转世,被掌门寻着,就是现在的宋志。”

    “掌门亲自出门寻了宋志,且核验无误,纳入门中。”

    “只是这宋志虽确认,但不破天门不成阴神,记忆没有恢复,性情也和以前不一样了,掌门念情,就是把恩情还在他身上。”

    “前世你为父,这辈我为师,仙门中多有此事,这倒并不稀罕,若来日我遭劫转世,也需要你为我护道。”虞云君正说着。

    裴子云才是明悟,仙门师徒,更有关系,谁也不能保证一世成道,这师父徒弟都是气数紧密相关,纠葛其中,当下稽首:“来日师父若有难,徒儿必定护持,引着师父入道。”

    听着裴子云的话,虞云君点了点首,谁能保证自己永远不会陨落?有徒弟,来世就能获得更多照顾。

    裴子云起身,就明白过来,掌门和宋志还有这样的隐匿内幕,难怪前世一直到最后,这掌门都鼎力支持着宋志。

    这不仅仅是对师父的养育的尊敬、敬爱,更有养育一个孩子长大的父爱,这样复杂情绪,割舍不断,难怪会这样。

    这话题不必多提,虞云君却冷哼:“虽说这样,可宋志成嫡传,你不行,掌门实在是太过份了,就算有私情,也不能跨过红线,这一点我已向得祖师汇报,只是我们也得争气,你早日开得天门,掌门就再也不能阻拦你成嫡传。”

    “哼,掌门原来一支不过是普通长老,不是嫡传,要是学他现在作派,当年他就当不了掌门。”虞云君说着,对掌门有着怨气。

    一听这个,裴子云大笑了起来,向虞云君说:“原来还有这番内幕,我要迅速突破天门,达成阴神才是,不负师父所愿,与这宋志争上一争。”

    裴子云话声刚落,眼前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浮现出一行红字。

    “任务:突破天门,成就嫡传。”

    虞云君听了就鼓掌:“你有这心思,为师很满意,期待你突破天门一日,你是我的唯一弟子,我这一脉资源都会为你倾斜。”

    “只是你不要大意,其实按照本门道法,循序渐进,大部分都可修到重,但突破天门并不是理所当然,事实上大半弟子都在天门之外徘徊十几年,甚至终身,连师傅我也是才突破没有几年。”

    有着原主的记忆,听了虞云君的话,裴子云思忖了一会,笑着:“师父,我明白,不过我必不负所望。”

    “相信我,这天门之关,还难不倒我。”...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