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十章 夜问
    夜渐渐黑了,一点点山风自山峦叠耸间拂过,吹着山上树叶,一个人影自着房间而出,摸黑潜过道观,潜到掌门房间门口才小声敲门。

    “师父,睡了没?”门口有着宋志的声音,听着里面没有动静,伸手就轻轻一推门,门“几噶”一声响开了,宋志进入了掌门房间。

    “噗”

    房间里一根蜡烛就点了起来,散发出莹莹的火焰,掌门跌坐在榻上,原来是伸手凭空一点,房间内蜡烛就点燃照亮了房间。

    宋志见此情况是一点也不惊讶,就上前施礼:“师父,弟子心里有事,打扰师父修行了。”

    “你是不是为着裴子云之事来。”掌门睁开了眼睛。

    “是,师父,我心里不甘,裴子云不过是好运,恰立了功,不想今时只要开的天门就能入得嫡传,想我宋志在师门十多年,立下种种功劳,才有今日嫡传弟子的身份,我不甘心。”宋志沉默了一下,拿定主意扬起脸说着,目光带着不甘。

    “我知道你心里所想,凭什么一次大功就抵的你十多年积累,你是真看不明白,还是假看不明白?宋志,我的好徒儿。”掌门叹了口气,又合上了眼,淡淡的直指宋志心底说着。

    听着掌门的话,宋志一阵惊慌,其实他哪能不明白,自己哪怕真的辛苦十多年,也只是苦劳,最多算得上薄功,可裴子云哪怕只一件,这功劳却是非常大,大到连祖师和整个福地以及门派受益。

    别的不说,朝廷既已册封真君,那年年地方官府就有关照,这可是恩泽几百年的事情。

    宋志心里小心思此时被掌门戳破,就吞吞吐吐,好一会才说:“师父,我知道裴子云有着大功,可是我现在……”

    掌门的神有些莫名,叹了一口气,宋志的话还没有说话,掌门又睁开眼,打断了宋志的话,轻声:“痴儿,你又何必呢,一切修行不开天门,都是虚妄,不得长生都是镜花水月。”

    “师父,你可得帮我,我也知道这道理,但是不成掌门,哪有足够资源成就仙道,若不成掌门弟子,又如何能得到更多指点,我虽有私心,但我来日成了掌门必能带着师门迅速进展。”

    “哼,这些话不用说了,我只问你,你何时能开得天门?”听着宋志的话,松云门掌门神带一点冷清问着,这徒弟花费无数心血,却卡在这里。

    “师父,我。”宋志说了半句,就说不出口,哑然而止,见宋志欲言又止,神慌张焦急,掌门神莫名。

    记得二十年前,自己师父临终抓自己的手说:“我此生未成,还望来世一定要度我,切记,切记。”

    一闭眼,还记得当时师父当时期盼眼神,松云门掌门深深叹了一口气:“要立掌门大弟子,必须破得天门成就阴神,若你连这都不成,我凭什么立你为大弟子?”

    “可立嫡传也须破得天门,成就阴神,我不还是绕过了?”宋志带着不甘说,挣扎着想要争一争,有些不服气:“且还有人提议立裴子云为嫡传,有不少长老支持晋升,甚至赵长老还提出要立裴子云为掌门弟子。”

    宋志喃喃,这是他最大的恐惧。

    “哼,这能一样?你有何德何能,还不是我鼎力支持,事事配合,你才能立下些小功苦劳,你可知道,我这掌门也不是事事都能专权,提前立你成嫡传弟子,已使人说些闲话了。”

    “而裴子云有着大功,虽半路有赵师弟保护,可之前杀得散修,杀江湖武人,杀骑兵,哪一样不是他自己争下来?”

    “这样武功,已经惊艳,而文治谋略更是惊人。”

    “中解元,写名篇,救总督,献平倭策,为祖师谋得真君,这样件件事迹和大功,我阻止晋升嫡传,已坏了祖师心意,恶了一些长老了。”掌门说着,连自己都觉得心惊:“不是为了你,我何必压着,不让立刻成嫡传?现在是有规矩可以卡,谁都明里说不上话,可裴子云要是先你一步,你觉得还有机会?”

    掌门说着,言语中带着怒气,前世恩情,自己千辛万苦寻得师傅的转世之人,可不想今世扶不起,卡在了开天门上,一转眼已经数年,结果给裴子云追了上去,这种种情绪在心中弥漫,变成了怒火倾泻而出。

    “不,师父,你是掌门,你掌握大权,还不能将我直接立成掌门大弟子?”宋志听着掌门的话,神惊慌的说。

    “掌门大弟子,我是掌门,的确有最大一块决定权,可嫡传长老和长老也是一块,而且还有福地祖师的意志,真能直接给你,我还不为你铺路?”掌门摇着首,这些事情可不是一言堂。

    “师父,还请助我。”宋志跪下恳求,听着这话,掌门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你别妄想了,祖师虽尸解,可都在福地内,这次裴子云立了大功,很得第一代祖师欢心,要不是我压下,早就成嫡传了。”

    说着,掌门突想起了几十年前师父对着自己大恩,叹口气:“罢了,我就再厚着脸皮给你铺路,你去灵犀洞感悟道机,争取一年内破天门成阴神。”

    “裴子云是天才,现在也已第七重了,我怕没有一二年就能破了天门,只要过了,我就很难压制了,这是规矩,谁都阻止不了。”掌门脸有点凉,冷冷说着:“等你成了阴神,符合了规矩,我就拼了一切,强立你为掌门弟子。”

    “是,师父,我必不负你所望,必先裴子云一步突破。”宋志听着掌门的话,就是大喜。

    这时虞云君却径自踏上了石阶来到了一殿,在门前稽首,这才轻步进殿,殿里殿外迥然不同,殿内空旷幽暗,除了祭台祭器,只有着一张张丹青遗容,神龛前牌位字号都不一样。

    第一位自然是首代祖师山倾真人,以后列图都是能入嫡传,分享福地的祖师,每代只有三人。

    至于别的长老,哪怕成了阴神,尸解后只是居住不能分享福地,要长进就千难万难,有些就转世重来。

    不成阴神,连转世资格都无,只有随着地府安排。

    虞云君向山倾真人默默稽首,抵达一图前一躬,取一柱香插在了香炉内,一挥手这香就燃了起来,点点烟雾飘起散开,消散在虚空中。

    随着灵香消散,虞云君祈祷,虚空中就有着点点灵光出现,化成一个人影,看上去是个仙裙翩然的垂髫少女。

    “师父,我有要事禀报。”虞云君行礼说着。

    “灵香沟通福地,必是有事,可是门中发生了大事?”少女就开口问。

    “祖师,这自然,我徒裴子云灵性非常,更为第一代祖师谋得敕封,原本我们与几位师兄都上禀掌门请求收入嫡传,不想被掌门以未入天门拒绝,但宋志之前未破天门就以对师门有功提拔嫡传,此事还望师父明鉴。”

    “敕封这事我们都已知道,真君还在受礼,此时有数百里内的鬼神仙人群起来贺,至于这事……”少女听着神有些惊讶,平日苦修,阴阳相隔并不干涉,听着虞云君禀告,神一变,有些迟疑。

    “是,不止这个,根据裴子云所说,怕有着人暗害暗中藏下道符,圣狱门道人偷袭不成,暗示就是我门的人暗中沟通,传递消息。”

    “我得了消息,才请赵宁师兄与两位长老一路暗中护持裴子云上京。”

    “什么?”少女听着前面事宜还算是平静,听到有人暗害,这才惊疑,宗门事宜只要符合规矩,这些祖师平日并不干涉,但有人背叛宗门,门中祖师所设法规就是为这些人而设。

    “我知道了,现在福地大庆尚未结束,群仙还没有散去,过了这段时间,这事我会和别的祖师沟通,只是现在没有证据,不必去管,等下次露了痕迹再说。”少女薄怒的说着。

    “师父,我也没想怎么样,只是汇报一声,我没有猜错的话,必是宋志,或门中有着别的门派暗子,但实力不够暗藏道符。”虞云君叹了一口说着。

    “不管怎么样,掌门就是掌门,他有些私心除非坏了大局不然我们也没有办法,现在硬是要拦着册立嫡传也只能这样了。”

    “我观裴子云福泽绵长,你得此徒,不但是你福泽,而且也是我这一脉的福泽,你要支持,倾斜我们这一脉资源给此子,只要让你这弟子破了天门成了阴神,那掌门都不能阻止。”少女思虑了一会说着。

    “有着福地祖师看着,大局不会乱,只是小节你们要注意防备,许多事说大可大,说小就小,你们要小心。”

    “是,师父,我必谨慎处事。”虞云君稽首,随着话音落下,这个少女就消散隐匿不见。

    “哼,这事已有祖师看护,我看你们师徒如何使得幺蛾子,只要裴子云这次突破天门,成就阴神,不但是嫡传,就是掌门弟子都可以争一争!”虞云君起身笑着,心里是放心了不少,对裴子云充满了期待。...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