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零七章 留个心念
    这价格不算贵,有个举人十一月初二由家启程进京,半途或上船,或水行,全程二千里,费六十三天,用银一百多两。

    这是全程水路,抵达了港口再转陆,自是快捷舒服且便宜。

    “这是二十两银票,还有给你银子。”裴子云银票递出,掌柜笑眯眯将银票检查一番,笑着对着小厮骂:“还不给公子上茶。”

    “不用,多谢,我收拾行李准备上船。”裴子云转身而去,小厮看着小声嘀咕:“要是我也有这样多好。”

    “还不去拉客,看什么看,不要给万荣商行把生意抢走了。”掌柜看着小厮还不出去就骂,小厮灰溜溜出门而去,招揽顾客。

    长公主府

    一个年长丫鬟正给长公主轻轻敲着肩,她跟了多年,很得长公主欢心,长公主手里握着书卷,正慵懒看着。

    “报!”

    一个侍卫到了门口禀报,长公主说着:“宣进来。”

    “郎侍请进。”通禀宫女说,引侍卫进了房,小郡主这时正巧过来寻着母亲,还没进门,就听到了郎侍禀报的声音,就压低脚步,靠着听着:“长公主,我已探查得知,裴解元的确是已准备船票,明日就走。”

    听侍卫的话,长公主点头示意,小声:“想到此人这样爽快,今天拿了圣旨,明天就滚了,走了也好,免得我儿思念。”

    “什么,他要回去了?”只听一声惊呼,小郡主自门冲了出来。

    “你先下去吧,此事我不希望外面有任何风声。”长公主无奈一拍额,看着朗卫说着。

    “是,长公主殿下。”朗卫转身出去。

    “你这丫头,人已走了,正好不要再见了,你再闹,明天我就找你皇上舅舅,把你嫁出去,我也省心。”看着闯进门小郡主,长公主伸出手指虚点了一下,说着。

    “啊,娘,不要嘛,不要嘛,我现在还不要嫁人,不要嫁人。”听长公主威胁,小郡主连忙上前撒娇。

    “你再跟我提半字裴子云,我就去跟你皇上舅舅说,你忘了他吧,我就不该带你去见他。”长公主长长叹了一口气说。

    “娘,我哪不知道这些,只是心里难以自抑,或真是您说的,我当初就不该见着他,不然现在也不会为难,这样痛了。”小郡主轻轻捂着胸口,有点喘不起气。

    看着小郡主,长公主一脸心疼,难相思,更难单相思,最最难是连单相思都不能,此时长公主轻抚自己女儿,轻轻安慰着:“别怕,疼了一阵,就不会再疼了。”

    说着这话,她的语气惆怅。

    “娘,我明日去送送,或以后再也不能见,娘,我不奢求嫁给他,只是看看,见上最后一眼,以后我就忘了他。”小郡主哽咽着,抹着眼泪:“娘,以后我听娘的话,再也不见他,恐怕也见不到了,娘,你就随了我的心意吧,隔着那么远,再也见不着了,我好难受。”

    听着女儿这哽咽,长公主一摸脸,自己已流出泪。

    第二日清晨,白三厨和女儿带着行礼和裴子云乘着牛车而去。

    “公子,码头到了。”车夫喊着,白三厨和白压取着包裹自车上跳下,车费已付过,直径向船而去。

    小郡主早早就在牛车等候在码头,此时见着裴子云出现,眼就是一亮,已是泪眼模糊,只是拭泪死死盯着。

    长公主没有说话,眼中微波凝视着小郡主,眼神里带着温柔,又带着对天家的凛凛敬畏,别当天家人就不敬畏了,就算皇帝都敬畏皇权,常为自己大权而动容,何况是皇子公主?

    小郡主却万难体会母亲此刻心境,见裴子云身影渐渐远去登上客船,再也见不着,突血色全无。

    长公主轻轻拍着女儿背,拉着女儿的手,感觉手指冰冷,连忙将其捂住,良久,见女儿颤抖着,就不肯再落泪,顿时眼圈发红,说着:“你这小笨蛋,你这样子是要急死娘啊?”

    说罢拭泪,小郡主笑一声:“娘,我没有事。”

    “你这样还没事?这样的人,或你一开始不见着,才会幸福。”小郡主没有哭,长公主却不住拭泪:“娘只有你一个女儿,你这样子要娘怎么办呢?”

    “娘,求您帮我留个心念,我以后真疼了,可以拿出来看看,就和娘真想疼了,就去那个房间坐坐一样。”

    听了这话,长公主一下捂住脸,泪水止不住往眶外涌,良久才擦了擦,才吩咐着一个丫鬟。

    这丫鬟看了看时间,匆忙上去,这时白三厨和白压正在把行礼搬到房间里去,这两间特意隔在一起,而地主裴子云穿着一件灰绸袍,摇着一把湘妃竹扇踱着步看着笑,这时丫鬟寻上来,裴子云不由一怔。

    “你说长公主索个亲笔诗?”裴子云爽朗一笑,没有言语,沉吟了一下,笑:“长公主有命,我怎敢违拗?”

    “不过诗词自有天数,写一首少一首,恰逢离别,我只有勉强为之了。”说着站起身来,铺上了纸,只见裴子云略一思索,援笔疾书: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笔走龙蛇,就算这丫鬟都觉得妙,只见裴子云写罢轻轻放笔,吹了吹一笑:“你转告长公主,此相助之恩,只要我在世一天就忘不了,有什么事,尽管一令召我就是了。”

    说罢,这丫鬟是公主府的人,极懂规矩,只带耳朵不带口,取了纸,端端正正地给裴子云蹲了个万福,就退了出去。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稍过一会,长公主见了这亲笔诗读着,就是长长一叹:“唉,我倒是后悔从了你问他要这诗了。”

    话才落,小郡主终痛哭出声,一声声满是无助。

    “开船!”只听船老大一声呼喊,船工跟着大喊,就是起锚,开船而去。

    船来船去随风而动,路上太平,已然无事,接连二十天,就到了州府,裴子云自船上而下四下张望。

    一路谨慎,圣旨有龙气可防道法,只是不能防剑术武功,此时也得小心,当下就先喊了一辆牛车去了傅府。

    一到府门口,虞云君就迎了上来,却不说别处,只笑:“这就是你在京都带来的人?”

    “是,这是白三厨和白压,原本不叫这名,我看她厨艺好,改的,路途疲惫,你们就先在这里休息,这是我师傅家,与我家是一样,回头再送你们两个去我家,白三厨,你擅长管家,以后就在我家当个管家。”

    裴子云说着,前面是和虞云君说,后面是和白三厨说,见她们进去了,一辆牛车驾过来,就上了车。

    “圣旨到了?”虞云君上了车就问,又说着:“去青云观。”

    “你怎么知道?”

    “哼,这道旨意有龙气,又和我松云门有关,靠近就知道了,我们去青云观,这次连掌门都难得出了山门,在青云观迎接呢!”

    牛车过胡同,又转两个弯子,行了数里,就是青云观,裴子云远远听见有着钟声,这是迎礼。

    青云观敲起了钟声,一个老道带着几个道人现在青云观门口,是掌门和几位早已闭关已久的长老。

    青云观普通道人都议论纷纷,不知道为何,赵宁赶来,身上有一些血迹,衣服有些风尘仆仆,见掌门就上前:“圣狱门真可恶,居有着两个长老出手,若不是我和两个师弟一同暗中护佑,怕这次上折之事,就要坏事。”

    “哼,圣狱门行事越来越嚣张,我松云门此次已得了敕封,迟早要给圣狱门一个报应。”

    掌门听着这话,说:“此事稍后再提,裴子云取得圣旨,已要到观门,我们候旨就是。”

    “是,掌门。”众长老都答。

    青云观门前有两颗大树,裴子云跳下,清风拂过,一道人领着诸多长者而立,赵宁在其中,裴子云认识是掌门和诸位长老。

    几人都是迎了上来,裴子云上前行礼:“见过掌门、诸位师伯。”

    一个性子急的长老就上前说:“你怀里就是圣旨?还是直接去山门,早一分时间,早一分稳妥,别的事你们可以稍晚说。”

    “是,师兄,我们让裴子云回山门宣读圣旨,这样才真正得了封!”虞云君脸上带着笑容。

    “龙气盘旋,法术不近。我们一同去山门宣旨。”掌门看裴子云身上包裹,神色也是惊喜,修行不知道多少年,此时都是克制不住,身子有些颤颤。

    “现在就走?”裴子云一怔。

    “现在就行,山门是松云山,你还没有去过吧,这次正好领着你去。”掌门笑着,一挥手,几辆牛车驶出,都是道人驾车。

    见这情况,也由不得多说了,裴子云只得上车,暗暗腹诽,当下牛车出了府城,沿官道而行。

    直奔了百里,接近黄昏,来到了一处,只见山底有湖,芦苇茂密,这山看起来并不太高,隐隐有着道观和塔。

    掌门不禁面露微笑:“这就是松云山,自这处凉亭上去,就是本门的山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