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零五章 天人之姿
    裴子云略思虑就笑:“这舞剑没有歌舞伴奏,很是无趣,没有滋味,怕长公主不会喜欢。”

    裴子云话才落音,长公主身侧持剑侍女上前:“婢女以前学过剑舞,可在一侧伴舞。”

    裴子云行着步说:“只是虽有伴舞,没有声乐也是不足。”

    长公主白嫩手指捏着茶杯盖说:“解元,可别得寸进尺。”

    言语中已有些不悦,低着羞涩的小郡主,这时红着脸:“娘,我会奏琴,我来伴奏就可。”

    听小郡主的话,长公主怔一下,注视女儿,就知女儿没有听自己劝,沉默了下,这不是和女儿争持时,让外人看去不好,笑说:“我女琴声是一绝,就让我女来伴奏即可。”

    小郡主将琴摆好,校对琴弦,拨弄几下,听着一个简单旋律,低声问着:“不知裴解元要弹奏何曲?”

    “《剑客行》,不知郡主可会这曲?”裴子云问着,这世界剑客常见,因此就名家曾作的名曲《剑客行》,为此世流传。

    “此曲我自会。”小郡主脸上露出些自信,轻抚琴,场内琴声响起,裴子云随琴声拔剑。

    只是一拔,长公主就觉得眼前一碧,顿时心一惊。

    琴声由柔转刚,由静化动,厮杀争斗,刀兵铁马之声,随小郡主琴弦响起,裴子云出剑,剑华凝光,银光惊绚,或大江东去,又宛点点繁星,整个天地也似随着剑而舞。

    就在这时,长公主侍女也上前而去,迎琴声翩然起舞,时而起身侧旋,手中红巾飞扬,时而急速漫步,伴随剑光闪避,时而慢移轻挪,跳跃而起,只感觉剑光舞姿完美并存,琴声容洽,众人都看痴了。

    长公主持着茶杯,看着裴子云剑术配合舞蹈琴声,眼中异光闪着,似乎回到年轻时光,桃花飘零,就偏过了首,又似看不够,移着目光回来。

    琴声越来越急促,刀马兵戈已到了最后,裴子云剑光也越来越急,风吹桃花花瓣落下,剑光闪动之间,尽数粉碎。

    小郡主的手指一收,一声铿锵之声,就是停了下来,额上一些细细汗珠渗出,小侍女忙取手巾上前轻拭。

    琴声一停,剑光一手,长公主侍女收起舞姿,额上身上已透着湿意,场内寂声,稍后才赞叹起来。

    长公主暗暗摇首:“这种剑法,这种天资,当女儿夫君只会带来悲剧。我公主府,再也不需要一个天才,黯然凋零,空使得余下冷恨。”

    “我儿要寻的是才能有些,却不惊艳,性格温和中庸的男子。”

    想到这里,长公主或是累,一股隐痛又袭上了心,脸色苍白带着倦容,轻轻啜着茶,手也微微抖动。

    “皇兄不会亲自下旨杀了贞郎,但奈何有不少人认为贞郎有着威胁,这里面的隐情,我是一辈子都弄不明白了。”

    这些只是一念之间,稍后,长公主鼓起掌来,笑着:“真是令人惊叹,不过舞剑就这样惊艳,我想看看你的厮杀之术。”

    言语里带着不容质疑之意。

    裴子云还没有答话,长公主就吩咐侍卫领剑客而来,稍过一会,一列剑士就配着木剑而来。

    侍卫上前将一柄木剑递与,见着侍卫递上剑,裴子云叹息一声,知道无法拒绝,接过木剑挽了一个剑花。

    即使是木剑也可杀人,梦中青松道人就曾以木剑对敌,杀贼十数。

    这时天突阴了,点点小雨下了下来,长公主也不以为意,轻轻伸出手,撑着脑袋,慵懒笑着说:“一对一开始吧,裴解元可有着意见?”

    裴子云环视一周,这些剑客手持木剑,并没有感受到剑意,这时自己也有些情绪,就笑着:“长公主殿下,一对一甚是无味,不如一齐上就是。”

    听着裴子云的话,长公主还没有发话,小郡主惊呼了一声才发觉不对,连忙捂住了嘴,长公主看了一眼小郡主,又似笑非笑看了裴子云一眼,笑着:“裴解元有这样的自信?”

    “自然。”裴子云从容说着。

    “好,既你有这样自信,我自许了。”长公主轻轻磕着茶杯说。

    领队的剑士,早已眼中带怒火,怒气冲冲,如果不是长公主殿下面前,怕已经持剑上来砍着了。

    “请!”裴子云施礼。

    “请!”这群剑客是长公主侍卫,都精挑细选,也是施礼,并没有一拥而上,还是有风度,一个剑士就自队列中而出,看着裴子云说:“要想一挑我们全部剑士,还得过我这关。”

    这个剑士眼睛奕奕,放着精光,持木剑就上,这时众人都看得分明,这人虽持着木剑,但剑法森严,透着凌厉狠辣,不但剑法不错,而且还有着军中杀敌的有我无敌之气,一剑中了,虽未必死,但也必负伤。

    这时裴子云上前,持着木剑轻轻一挑,剑士只觉腕上一痛,木剑就脱手而去,眼中看着裴子云,惊呼:“不可能。”

    “一起上吧,你不是我对手。”裴子云剑光一闪,木剑自这剑士喉咙掠过,剑士只觉得一寒,大叫一声,连连后退,其实就是喉咙多出一根红线,只划破了一点皮,连血也没有。

    紧接就是上前,这些剑客见得裴子云舞剑,看起来简简单单,对面剑士却避让不过,都明白过来,遇见高手了。

    一人就大吼一声,提起剑向前刺去,虽是木剑,嗤嗤有声,足见火候。

    裴子云更不避让,木剑刺出,后发先至,噗一声,同样刺中这人的手腕,这人根本没有受伤,但看着木剑脱手而出,不由震惊,神情甚是可怖。

    余下剑士顿时就是结阵,人群攒动,将着裴子云围在其中,一齐上前:“杀!”

    军中结阵,胜过高手无数,多少剑客豪杰都饮恨其下,而裴子云漫步而上,木剑点出,这些剑客持剑而上,还没有来得及近身,就只觉手一麻,木剑就已脱出。

    裴子云疾步一圈,在剑网中穿行,所到之处,剑士人人腕上一痛,木剑一柄柄落地,这些剑士其实没有受伤,更是精锐,即使砍去了双手双足,也不会示弱,这时却惊骇愤怒瞬间涌了上来,似乎毕生的信念都粉碎了。

    有人全身发抖,更有人呐喊一声,眼红着就要上前拼命,围观的人群也是都不敢置信。

    保护在长公主身侧侍卫,握紧了长刀,只觉得牙根发麻,鸡皮疙瘩,这样剑术,若是刺杀长公主自己等人恐怕防不胜防。

    长公主也怔了,不敢置信,才明白过来,殿指挥使所说危险,这样武功,真是可怖,倒是小郡主睁大着眼睛不敢置信,舞剑炫丽就罢了,这样多的人不是一合之敌,大眼里充满了倾慕。

    “住手!”长公主见着有人红了眼,立刻喝令,这些人毕竟是军中精锐,听着命令,这才清醒过来,退了下去。

    裴子云持着木剑在场中一停,刚才这效果,其实自己也没有想到,不知道为何突有着一丝灵机,就破着剑阵,这时就明白,自己在剑法上,已进入了宗师境界。

    这些剑客脸上都是通红,长公主看着,冷着训斥:“你们真是无用,都给我下去吧。”

    虽不是这些剑客的错误,但裴子云才十六岁,这些剑客都是十数年的训练,简直是活在狗身上了。

    “是,长公主。”听长公主的话,这些剑士脸涨红,都是退下。

    “你文采可中进士,武功可封侯拜相,还要逍遥做个自在道人,真是让人羡慕,见着你,我宛见得谪仙了。”长公主平静下了心情,叹息了一声。

    没待裴子云回答,长公主又说:“这样之才,怕也只有谪仙人了,你以后横舟于江湖,得了诗词,得专门寄给我才是。”

    说着,把一卷旨意交给了裴子云:“本是有专使传旨给你松云门,不过你如此武功,又知晓你心里焦急,这旨意你就直接带回去,正式的官府公文,会有朝廷下至州府,这个你不必忧虑就是。”

    听着这话,裴子云欣喜,认真拜下。

    圣旨有着龙气,万法难侵,自己就有保护,道法难伤,而没有了道法,自己剑道宗师修行,十步杀一人,回途谁可阻之?心情就是一快。

    “谢过长公主殿下。”裴子云带笑施礼,长公主侍女自长公主手上接过圣旨,移着步子而来。

    裴子云正了正衣再拜,这才接过圣旨,又对着长公主和小郡主深深作了揖:“打搅长公主久矣,学生本野外之人,不宜久在朝堂,就在此别过了。”

    见着下了雨,也不矫情,问着侍女取来了油伞,再当众换上木屐,踏着雨丝飘然而出。

    阴沉天光中,裴子云一袭白衣,行在雨下,点滴不沾,看上去毫无杀气,只是渐行渐远。

    长公主目视良久,忍不住赞叹:“真有天人飘然出世之姿。”

    回看着小郡主怔怔出神,暗里叹息一声,吩咐着左右退下,见人都退下,长公主才是轻轻的说:“我儿,此子你不要再见了,这般人物,才华太过,杀性太重,将来必定卷入事端,不会有着太平日子,对你性子来说,并不适宜。”

    “更何况我们是天家,你被皇上赐封郡主,更不适宜,此子入不得我们皇家,按照性子恐怕也不会入我皇家,要是强留,徒生杀戮遗恨罢了。”长公主看着裴子云离去,一声长叹。

    小郡主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面无血色,紧紧咬着唇,眼中带着委屈和倔强,似就要掉下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