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九十九章 黯然回首
    夜晚

    天空乌云有点密,遮蔽了星辰,一片黑压压,皇宫正门城上点缀着五彩花灯,最大的是二龙戏珠灯,映得一片通明。

    难得与民同庆,所有带诗谜的灯都悬在城上的走廊,星星点点颇有情致,最关键的是,就算是城上,由于有着地龙,暖气氤氲,能看灯能看民又不受凉,一些皇子或者公主郡主正在猜着灯谜,赏着远处烟花,看着下面的街道。

    墙上每隔五步,就有一个侍卫,今日喜庆,这些侍卫虽带着刀,但都穿着大红外套,显得喜庆洋洋。

    “皇上驾到!”

    随着一个白面无须老太监在前面大喊,这尖利声音响起,喧闹人群立刻安静。

    太监穿着大红袍,提着花灯在前引路,身后跟着几个小太监打着灯笼,其后是皇帝,中年,身金黄袍,披大红披风,身侧有着十数个带刀侍卫跟随。

    皇帝出现,正嬉戏打闹的皇子、公主、郡主都安静下来,领首贵妃就上前一步:“参见陛下!”

    场内的人都跪了下去,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皇帝让众人起身,见时辰差不多了,就吩咐:“开始罢!”

    “尊旨。”

    顿时三声炮响,侍卫亲军穿着甲衣叮当作响奔出,立刻离城门拦截出了三百步,这是任何弩弓都不及的距离。

    就算是与民同庆,照样得有皇家威仪和安全。

    下面成千上万的观众瞬间静了下来,只见城门上,突大乐而声,龙旗上城,看得人眼花缭乱,侍卫更是金盔银甲,威风凛凛,中间太监拥着黄舆停在了城上。

    灯光明亮,虽隔了几百步,还能隐隐看见黄舆下一人,戴珠冠,金龙袍,微微带笑,虽已年过五十,但看上去还健康。

    顷刻之间,人群和大片麦子一样俯拜下去,山呼海啸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礼毕,皇帝挥手还礼,只见满城喧闹,锣鼓爆仗,天暗了下去,皇帝看了一眼皇子、公主、嫔妃,笑着:“你们不必拘礼,自己去玩,今天朕不怪。”

    这些皇子、公主、郡主这才起身玩耍,一些只有五六岁小皇子和公主吵在一块,倒比起平日里多了一些热闹,多一点人味。

    皇城往四下看去是一片大广场,皇宫太监侍卫赶着牛车,搬着烟花,稍后皇帝一声令下就可以燃放。

    远处一排排街道,此时大红灯笼照亮,点亮了京城夜景,可以清晰看到远处街道,花灯,烟花,来来往往的热闹人群。

    这些虽有趣,但看多了也就这样,皇帝只在城略看了一会,就是转身欣赏着城上的花灯,今年花灯样式比起往年多了不少,灯谜也都有趣,皇帝看着点着头,太监看着此情景,就在笑。

    皇帝一路行着,他已经没有太后,没有皇后,这时妃子地位最高就是代行皇后的贵妃,时不时的也有嫔妃接着话,有着平日里没有热络,正说开心,皇帝突想起了一人,问着:“长公主何处去了?”

    一个太监有些颤颤抖抖上前:“陛下,长公主领小郡主带着侍卫们去外面赏花灯去了,小的不敢拦。”

    听着这话,皇帝脸一变:“皇家贵胄怎可以轻易去这样灯会,要是有事,那可如何是好,快唤回来。”

    皇帝的话才落,传来长公主的声音:“陛下,你何必发火,我只是出去逛个花灯,已经回来了。”

    长公主前来,身侧带着郡主,小郡主则抱着一盏花灯爱不释手。

    见到长公主,皇帝板着脸呵斥:“你怎么这样不小心?”

    这是自己唯一的幼妹,附马因自己大业战死,只有一个女儿,担心居多,哪是真骂,长公主就笑嘻嘻的说:“皇兄,我就是出去玩会嘛,有侍卫护卫,你还担心我有什么事?”

    “叫陛下!”听长公主的话,皇帝一阵无奈,板着脸说。

    自己的这个幼妹,平时宠爱居多,结婚后和附马感情不错,自附马夫去世,这妹妹的性格就有些变化无常,借着身份办事,添点钱奢侈一些,只不涉及大事,都能容忍,毕竟自己只有一个妹妹了。

    “皇兄,这样节日,您就不要吓我了。”长公主装着受到了惊吓,已渐中年,还有着小鸟依人的模样。

    “真拿你没办法。”皇帝看着苦笑,不好再训责,转板着脸问:“长公主,你出去胡闹够了,这样开心回来是有着什么好事情?”

    “陛下,自然有着好事,你看我寻着的东西。”长公主递上一卷书稿,还有着墨香,是才刚写,皇帝说:“寻着什么好东西了献给朕。”

    说着接过就看了起来。

    “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初念着还带着笑,念到众里寻他千之时,突双眉紧蹙——少年时和皇后邂逅相逢,素手侍奉的温情,端汤的纤纤素手,有时批阅文件,突回过神来,发觉皇后还坐着绣花,那看着自己的脉脉柔情……

    一瞬间皇帝痴了、怔了……似乎皇后的音容面貌恍若昨日,记得自己决心造反时,她神态自若,低眉说着:“相公决定的大事,我怎能插口,相公要是能成,妾身只跟着享福,要是不成,自然就只有跟着您去了。”

    一切的一切,转眼之间就落到那个细雨黄昏,她恋恋不舍最后目光……转眼已经过去五年,这些心疼的往事——他故意忘记了,但只一提醒,立刻如此鲜明,鲜明的让他立刻渗出了泪,连忙擦了,转过:“长公主,我们单独逛逛!”

    老太监上前:“陛下不可。”

    皇帝板着脸说:“朕跟长公主单独说说都不行么,难道还有人在此行刺朕?”

    贵妃在一侧,有些神莫名看着长公主,皇帝对长公主的纵容,敬爱,真是令人羡慕,更对着拿上来的文卷看去,皇帝刚才梦中一样的表情使她吓了一跳。

    行了几步,皇帝才持着书卷问:“谁人之作?”

    “应州解元裴子云。”长公主轻声应答,刚才皇帝惘然回顾的表情落得了她的眸中,就知道这词已打动了皇帝的心,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半点喜悦,只是有些心疼,皇帝其实是情种,只是对皇帝这职业来说,似乎太过奢侈。

    “裴子云,裴子云,可是应州将进酒的裴子云?”皇帝想了想才想着起来,也是听闻过裴子云的名字。

    “是的,正是此人,刚才我遇见这人,指着灯谜要他猜了,一会就猜着出来,随手指着灯火阑珊处,让着作诗,行了三步就成了此词,我也恍如见到贞郎,这人真是才思敏捷。”长公主说着。

    “此人既有如此才,又在春闱前赶到京城,想必是来考进士,不会是来求着长公主想走捷径,其实单凭这词,朕就得取中,少不了一个三鼎甲。”皇帝似真似假说着,脸上神看不清楚,只听着语气,心情似很是不错,又似乎不好。

    “咯咯、只怕陛下你取不了了,此子已入了道门,这次来确是求我办点事,不过可不是科举的事……”长公主大大方方说,也不遮掩。

    皇帝听着就看了周围一眼,说到这事,刚才情思已不在,打断了话,沉吟一会说:“宴后说给我听,现在灯会,尽情游玩才是,不谈事。”

    “是,陛下。”长公主就行礼。

    随着皇帝一声令下,广场中烟花绽放,整个皇城门就是变成了烟花海洋,红的,黄的,蓝的,紫的,美丽烟花布满整个天空。

    一个小公主被一个嫔妃抱在怀里,小眼看着远处的烟花,嘴里嘟喃:“好美,好想天天都看。”

    一个稍大一点皇子则答着:“妹妹,这可是一年灯火才有一次,要看还在等到来年才行了。”

    “母妃,我不嘛,我不嘛,我要天天看。”这公主抓着嫔妃衣服就撒娇,嫔妃无奈的摸着哄着。

    元宵灯会,一年一度的盛景,在京城随着皇城前的烟花升起,原本欣赏着花灯的人群都向天空看去。

    裴子云正沿着街道回去,也抬首看着天空烟火,宛回到了地球,就是无言,良久,摇了摇首:“长公主既答应了,明天一早千两黄金就得送上,还有季侍郎处,也得奉上黄金百两。”

    “余下的黄金,尽数换成银票罢。”想着,裴子云丢下莫名的惆怅,向着家而去。

    烟花燃毕,大太监就上前禀告:“陛下,还望陛下移步开宴。”

    随着礼乐响起,皇帝起驾,众人都起身入宫。

    这时宫女太监,都轮流不息的上着菜品,保持着温度,免得凉了。

    长公主跟随在皇帝一侧,领小郡主一同入座,随皇帝令下就是开宴,热热闹闹,喜庆万分,时不时就有皇帝对成年皇子考核,诗篇,文章,只是随意,错了也不批评,答好就有赏赐。

    宴完,皇帝起驾,入得御书房,稍后就有小太监递上醒酒汤,皇帝进了书案,一叠裴子云资料已堆在了案上,拿起看了起来,稍后说:“宣长公主进来。”

    “宣,长公主觐见。”门口小太监高声喊,紧接一个太监领长公主入门进入了御书房中。...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