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九十八章 一夜鱼龙舞
    很明显,谁也不信裴子云是代表个人,买个官甚至问个考题都不值这个数字。

    长公主就伸出着手指,敲打桌面,有些迟疑,一些无关要紧小事办了就办了,可涉及朝廷大政,哪怕是自己都少不了陛下大怒。

    圣上恩宠才是自己根本,要不看皇帝孙子,一个郡王,没有太多圣眷的话,说勉强糊口夸张了,但不许干政的话也就那样了。

    “娘,今年什么时去看元宵灯会,去年说的带我去看,可去了宫里不陪我,今年可不许耍赖。”一个少女声音响起,紧接一个十五六岁少女进来,拉着长公主撒着娇说。

    长公主看着自己最小的女儿这样撒娇,就笑了起来:“乖女儿,你这家伙,我不是为你着想多去宫里,哪还有你皇舅舅的宠爱,锦衣玉食。”

    “我不嘛,我不嘛,今年你一定要陪我去,今年一定要陪我去。”少女撒起娇来就是拦不住,长公主只得答应:“好,好,我陪你你。”

    小姑娘上前就是在长公主脸上亲了一口:“多谢娘亲了。”

    长公主伸出了一根手指在额上轻轻一点:“你这家伙就是调皮。”

    接着就略沉思了一下,才对管家吩咐:“你去准备帖子,给裴子云发贴,让他一起参与灯会,为我女儿分忧解闷。”

    “是!”管家应声答着,自是清楚,这事还得当面问清楚了才行。

    裴子云离开公主府,并没有直接回家,是去了钱庄,就寻着一个钱庄,看起来门面不大,但院落很大,进了钱铺,就说着:“我有黄金,换着银票。”

    掌柜伸出脑袋,说:“拿来看看!”

    “就是这个。”裴子云丢上去一根金条,这掌柜接过,内行反复细看,又说:“按照规矩,得切开看。”

    “切!”

    切开看了,查看成,这掌柜才说着:“成九七,十两。”

    “九八!”

    “我知道是九八,可减一这是钱庄的规矩。”掌柜抬起首说着:“您是举人,可天下都这样,我并没有欺您。”

    “那好,换成银票。”

    “折九八官银一百十两。”

    话说裴子云试了下水,又继续去别家,整个中午到下午,问清楚了钱庄情况。

    才吃了点东西回去,已经近黄昏了,门口就见到一个仆人拿着请帖,一见到裴子云就是上前:“公子,这是元宵灯会的请帖。”

    这仆人穿着华丽,为人恭敬,很有礼数,带一丝儒气,似乎也是读书出身,接过帖子,帖子很华丽。

    裴子云接过帖子就是沉思,让自己参加灯会,是为了确定事情?

    上元节灯节是每年正月十五,这是最重要节日之一,京都处处都挂灯结彩,皇室、官府、民间团体与个人纷纷出资兴建灯轮、灯塔、灯楼、灯树等大型灯会饰物,用以助兴。

    除传统猜灯谜,商会更组织耍龙灯、舞狮子、神鬼巡游、踩高跷、太平鼓表演,将这狂欢气氛推向。

    听说连皇帝都带着诸妃高坐承天门观看城下万千民众灯会盛景,这些都是前世的记忆。

    既要去这灯会,自要有准备,裴子云想着,辞了牛车把四盒搬进去放好,点了蜡烛,就沉思——武斗不可能,极有可能文试。

    正研磨,突听院子外面有声音,眉一皱,有人袭杀?取着剑靠近房门看去。

    外面有着一个鬼鬼祟祟的人正翻着墙,裴子云屏住呼吸看去,这人毛手毛脚墙上往内爬,鬼鬼祟祟,见着里面有灯,动作就小了。

    “毛贼?”这毛贼偷偷摸摸向房子摸来,靠近了就用手指戳窗纸,想看一看房间内的情况,裴子云一开门,这人一下栽进房,在灯光下显出模样。

    原来是张成,裴子云冷笑:“白天不服,晚上夜入举人宅邸,你知不知道这可是大罪,你卖房四百五两银子,我只要一诉讼上去,你分毫不剩,你信不信?”

    听着裴子云的话,张成还不服气,大喊:“凭什么,这可是我的房子。”

    裴子云也第一次见到这种泼皮,心里暗暗后怕:“我真是好运气,他是现在才来,要是我出去了,他又提前来了,岂不是又被发觉了?”

    “这种泼皮,就得治狠了。”

    想着,就叫人报了官,递举人帖子上去,没多久就有一个捕头前来。

    捕头来了,张成才有些畏惧,一般出事都是衙役来,张成混着认识几个衙役,想着事情不大,不想是捕头亲来,就有些怕了。

    裴子云上前把这事说明,又厌恶说着:“这种泼皮,你得治一治,至少不能让他打搅了我会试。”

    说着,丢上五两银子,这捕头听着这泼皮前天才卖了房有几百两银子,又得了这赏银,就狞笑了起来:“举人放心,我必治的他老老实实。”

    说着,就将张成这拖走,张成这才发觉不妙,惨叫了起来,一声接着一声,这捕头不耐烦,一尺就打了上去。

    “啊!”这张成真正惨叫起来,立刻脸肿了一块。

    看着这个,裴子云冷笑一声,如果估计的不错的话,这张成没有银子不过是吃了点苦头就放出来,有着这几百两银子,善点的也要脱层皮,不善的话直接会被打死,钱财给这些衙役捕头私下分了。

    这就是这种社会下,钱超过身份的下场。

    要是他不贪婪,还没事,现在怕是有杀身之祸。

    回到房间,裴子云检查着金子,白天这人偷着进来,这两千两黄金肯定曝光,只是现在去钱庄换银,说不定长公主就有调查,还是等等,不过黄金藏起来才是。

    这几天一眨眼即过,元宵节,只听外面早早就有鞭炮声震天响,自将着张成送官,就是一片安静。

    就有着人来敲门,一个侍卫持狼面具敲着门:“公子,晚上邀约改了,是要用着这个面具。”

    裴子云有些疑惑,侍卫就是递出了请帖,和以前一摸一样,裴子云才打消疑问,却见一个猪头面具递了过来。

    这面具是一个花猪面具,很秀气,似乎是一个女子涂鸦所作,不由哑然一笑,接过了面具带上。

    外面鞭炮声,家家户户张罗灯笼,各灯笼一路而去,不少人都带着面具在准备着出门。

    侍卫在前,裴子云在后,往人群里挤进去了。

    人来人往到处是面具,男男女女都有,路侧有着不少花灯,书生猜着灯谜,一些小商贩则卖着彩灯,好不热闹。

    这狼护卫继续向前,很快遇到了一行人,一个女子带一个少女,戴着面具嫦娥、仙女可爱造型,两人正对一个非常漂亮灯笼冥思苦想猜灯谜。

    裴子云见周围几人都是狼面具,看上去游玩,实际上保护,心里就是一凛。

    身侧陪伴的狼护卫就上前跟着一个狼面具交接说了几句话,似见着夫人也说了几句,这护卫才过来:“裴公子请,夫人请你上前说话。”

    裴子云一听,就是明白过来,这夫人就是长公主,上前:“在下应州解元裴子云,参见长…夫人。”

    嫦娥面具如栩如生,似乎是某位大家所画,见裴子云上前,就隔着面具说着:“我这个灯谜,我猜不透,你来给我猜下。”

    “这真是不见外啊,才见面就直接使唤人!”裴子云暗暗腹诽,随着长公主手指就是看了过去,这盏八角灯笼上,写着一句灯谜:“半醉半醒过半夜”

    裴子云见了,他接受着数个进士的才学,不假思考就脱口回答:“三思三量通三关。”

    一个老者出来笑着:“恭喜公子猜对了,这灯是你的了。”

    说着将灯递着上来,夫人一侧的少女就嘻嘻两声,将着花灯接过,开心收着。

    嫦娥女子,此时看不清表情,言语中透着笑意:“裴解元,你的确有点才华,只是你献上重礼,是有何求。”

    嫦娥女子用手指,轻轻点着剩下的花灯问着。

    听着这话,裴子云才明白,这长公主忧虑何事,必是自己献上的黄金太多,对方忧虑自己所求事情太大。

    自己还是没有经验,不知道分寸,听着季侍郎说重金,自己就献上了一千两黄金,恐怕对方以为自己想搅合进政事。

    沉默稍许才笑着:“夫人,我所求不多,既不想得考题也不想当官,我入了道,想着推举本门祖师真人成真君,总督已上得折子,由季侍郎上递,还希望夫人略相助即可。”

    听裴子云的话,长公主一笑,原来是这事,这封赏之事,要是活人的爵位特别是世爵,这自己开不了口,但对神灵,说简单也简单,说麻烦也麻烦,不过只要是正祀,又有官员上折,自己就能说得上话,这也不算是大事,其实有六百两黄金,自己就可以答应了。

    长公主沉思片刻,才笑着:“这可以考虑,不过简单答应可不行,我闻你有大才,你以此灯会作个诗词,要是让我满意,这就是小事。”

    听长公主的主的言语,裴子云笑了起来,恰这时有人舞龙,这龙红扑扑的,在周围灯笼映射下闪闪发亮。

    远处广场大道烟火,烟火一簇簇银光闪烁,不远处,又有仙女,仙子面具的人群正在向前表演。

    裴子云就指着说着:“这有何难,我三步就成。”

    说着踏行三步,吟着:“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蓦然回首,那人在,灯火阑珊处。”

    裴子云最后一指,指在灯光阑珊内嫦娥和仙女造型两人,此词一出,嫦娥面具长公主一瞬间哽咽了,没有出声,仿佛见到去世驸马正看着自己,当下就痴了,沉默许久,才说:“三步成此绝词,今日才知真有天人也!”

    “你取下面具,有资格让我记住你。”长公主停了一会说。

    裴子云迟疑一下,取面具而下,远处灯火阑珊,烟花绽放,花灯照耀下,裴子云一片从容,仙女面具下少女见了,露出来的耳朵立刻涨的通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