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九十二章 齐爱果
    小镇

    天空下着雪,浓云阴沉沉压在天上,白盐雪粒打得人脸上生疼,呼啸风吹了一夜,天气骤间变得异样寒冷,路上的人都冻搓着手,鼻子都红彤彤。

    快新年了,裴子云坐在客栈里,看着窗外飘落的雪,远处山川耸叠,雪白一片,听见了隐隐有些哭声。

    “老板,怎么了?”老板在贴着对联,这时快过了,很少有客人,老板宣布今天来吃饭住宿的人都是八折。

    这时听裴子云问,叹了一口气:“是一对母女,半途男人病死了,既死了人,又没有钱回去,在哭。”

    “母女准备卖身买了棺材葬了男人,哭声打扰了您!”

    裴子云听了没有言声,出门而去,一股寒风立裹着雪打了上来,裴子云看去,不远小河冻了,冰上的雪烟雾一样旋舞着。

    裴子云看见檐下蹲着两个人,没有上前,良久说着:“老板,老板!”

    老板赶了上来:“公子,你的菜快好了,有什么吩咐?”

    “普通棺材我记得三两就足了吧,住你店有几两也可以了吧,给你这个。”说着裴子云自怀里取出两锭银子丢了去。

    老板接过一看,两个五两,只一看,老板就见得系细,边起霜白,底白细深,稍一咬,里面是微白色,这此九八成最上品的官银,当下说着:“公子,你这是?”

    “给这对母女送去吧,还你的住店,买口棺材,余下当盘缠好回去。”

    这话一说,老板的笑凝固了,接着又真诚了许多:“公子真善心,不过这住店费我不要,这店传到我手里已五代了,有客死到店里,我向来不收店费,公子放心,这银子我送去。”

    裴子云坐着点首,这时一个伙计端酒菜就过来,说:“公子,您酒菜来了。”

    裴子云点了点示意,伙计端着盘子就是下了楼。

    裴子云就用饭,凝看着远处雪花,自多日前杀得倭寇,焚了道符,这一路上都是没有贼人来袭。

    回去?

    出了这样的事,回去就不能完成请封任务,到时门中必会替换人来作这事,大功算谁?

    这失了分,到时入选掌门弟子就失了时机,这事不能后退,只得前行。

    想到这里,还是有些郁结不能散去,脸上就显得有些苦闷,取酒斟着一口饮下,只觉得一口火辣自喉咙咽下,就着菜,吃了几口,眉才是舒缓开来。

    “这位公子,我观你心气郁结,似事情不顺,可否赏杯酒喝,贫道也好为公子解得心结。”一个声音传来,裴子云抬首看去,是一个道人领着一个道童,站在裴子云面前桌前说。

    “这道人来得奇怪,看他要说什么再做定计。”这样一想,就说:“道人请坐,只管喝酒就是。”

    这道人就在裴子云面前坐下,举箸拈了一粒花生米,焦香崩脆,又直接饮了一杯,显极是爽快。

    裴子云一笑,也自斟了一杯饮了,见道人身侧的小道童,这小道童梳着发簪,显得秀气,脸上冻得红扑扑,面无表情,一种熟悉感就是传来,让裴子云皱眉。

    “此女童是谁,有些眼熟,而且看她表情,似乎对我不善啊!”裴子云心里惊疑,迟疑了一会,裴子云笑了起来:“道长,你怕是来骗酒菜吃喝吧,不过这算不上什么,我心情有些不好,道长你要喝酒,自是请便,这风天雪地,我们两人正好作伴饮酒,说些话。”

    “伙计,上碗筷,多添几个菜,给这两位置备。”裴子云转首对着伙计喊着。

    “好,客官稍等,马上就来!”伙计应着,稍晚就取着碗筷酒杯上来,小道童也是坐了上去,取碗筷夹着菜吃着,似有些饥饿。

    这道人取过酒壶,给自己斟上一杯热酒,仰头饮下,说:“酒不错,你刚才给了母女一些银子?果是心善。”

    “新年将至,还住在客栈的就都是沦落人,我手上有,何吝啬一点善财呢?”裴子云几杯酒下肚,见道人若有所思,遂笑:“这就是人心一点戚戚感罢了,心善谈不上,或者说,人裕多近善,人贫多生恶,人都是有善恶,哪能非黑就白。”

    “人裕多近善,人贫多生恶,人都是有善恶,哪能非黑就白。”道人点首,叹着:“说的精辟。”

    “这天下多乱,人竞相食,自谈不上善根了,我道人也深受影响。”

    “现在天下终安稳七年,善种自太平而生,公子,你说这天下太平,能持久多少时间呢?”

    裴子云“咕”一口饮了一杯,吃了些菜,看着飘落的雪,笑着:“道人,你好奇我的看法作甚,要我说的话,这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千年以来,来来往往。”

    “哈哈!”这道人就笑了一声:“公子说笑了,这天下大势的确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只是对你我个人来说,生在太平,还是乱世,有天涯之别。”

    “我大徐朝自前朝崩坏,收拾江山,今年已是第七个年头,朝廷安稳,真是天下之幸,百姓之福。”

    裴子云听着这道人的话,笑了一声:“这天下还远不到安稳时。”

    顿了顿,又说:“为人者,三年就可稳固,故古人云,三年不改父道。”

    “为王业者,三十年才可称稳固,大徐开朝不过七年,至少还得有二十年太平,这天下才算真正稳固了。”

    这道人听了,笑着:“公子的确看的透彻,当今圣上身体有些不稳,急于扫清天下龙蛇,为太子铺路,这就有着祸端埋伏,这天下气数就有着变数,公子对此,又如何看呢?”

    裴子云一凛,“国”的咽了酒,哈着酒气笑眯眯:“道人说笑了,我大徐初立,今上四十五登基,到现在七年,正是春秋正盛,望皇上保养身体,执政二十年而无忧,自天下享有太平。”

    “公子说的不错,是这道理,只是公子前面还说天下未定,现在又说盼皇上御宇二十年,是在说,没有这二十年太平,就有祸患深种?”

    “如果这样的话,公子和贫道意见一致,这天下气数还在变化,我观公子这大才,看的透彻,将来必能风云济会。”

    裴子云冷哼一声:“我观道长你更明白,道长是想弄潮,还是起风?”

    这道人听着裴子云的话,喝着酒笑而不语,然后起身:“酒差不多了,看,人家母女谢你来了。”

    话说母女过来,母亲抬起首看了裴子云一眼,就千恩万谢。

    “我男人上州赶考,还是不中,无脸回乡,我娘两个听了消息,赶着来,结果在这客栈找到了。”

    “已经病了一身,我伺候着,还不能挽回,只见了最后一面。”

    “身上带着银子都花完了,不想遇到公子送过来十两银子。”

    说着,哭了起来,裴子云安慰了几下,得知她家里还有一个儿子,还有数亩地,估计着银子足使她们回去了,也就说着:“不管怎么样,买口棺材送回去,也算落叶归根了。”

    老板这时就上来劝着她们离开。

    裴子云是大客户,出手阔绰,老板又烧了一大桶的热水送到房,裴子云入了桶泡着,然后老板还不时添水。

    “真是麻烦老板了。”

    “哪有的事,比不上公子善心。”

    裴子云出了点神,问:“你们这一路,民情怎么样?”

    “还好,首先是治安好,前几年乱,杀来杀去,盗贼满地,我这店虽说是五代传下来的,也关门不开,现在天下太平了,才过些好日子。”

    “别看那对母女有些惨,前些年,死在路上的都来不及埋。”老板说着,肌肉抽动,显是想起了惨相。

    “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裴子云点首说着起身,老板就退了出去,过会收拾出去。

    裴子云躺在被子里,见还有一部老书,一看是小说,歪在床上随便翻看,渐渐睡着了。

    夜渐渐深了,风吹响,突屋檐下一道闪光出现,自窗而入,里面传来裴子云一声惨叫,似乎是哀嚎,转眼没有了声音。

    房内外沉默许久,雪花不断飘下,良久,里面突传来裴子云声音:“道长,你为什么不入内呢?”

    “啪啪”外面传来鼓掌声,显出一个道人:“解元公你这样机警,避得袭击,我怎能自陷险地呢?”

    听着这话,裴子云推开窗户:“白日和道兄谈论国家大事,不想道兄晚上就要来杀我,不知何人透漏了我的消息呢?还望道兄坦白相告。”

    这道人已携着童子远去,听着声,笑着回身作了一揖:“解元公你用剑对着我们,我怎好告知是谁在你身上作了记号,使得我们知道行迹呢?”

    “道长,若是你不想说,早就不答了。”

    “说的也是,这是堂堂正正阳谋,你向身侧寻,必寻着埋下道符之人。”说着道人就要远去。

    “是了,我和宋志相恶,必便宜了外人,这是明目张胆阳谋,可惜我真的只有受了,因为我怎能容忍陷害我的人没有报应?”

    裴子云惆怅想着,突灵光一闪,这道人所领道童正是江侧袭杀自己的首脑女儿,自己在驿站见过。

    只是那时就有着眼熟,难道是原主认识的人?

    就喊着:“道长慢走,可否告知你所领小姑娘名字?”

    “齐爱果!”道人答道,一大步踏出,就消失在了雪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