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九十一章 火烧山神庙
    十几息,一群人压抑呼吸,已摸到了庙的台阶前。

    没有任何冒进,所有人都沉默,一瞬间挥了挥手,侧面两队进行交叉而进,互相掩护。

    中间突破者,以极轻步伐,迅捷抵达阶梯,谨慎地蹲下,等待着命令。

    “杀!”无声命令,“轰”一声,破庙大门撞开!

    随着大门撞开,数个身材魁梧武士拿着长刀冲入,同时怒吼:“杀!”

    两侧,同时有人袭击。

    交叉同步攻击,看着的裴子云渗出冷汗,现代火力的奥妙就是同时进行各个方位的攻击,使敌人一瞬间毁灭。

    而这攻击就带着这味道。

    但是庙内一片宁静,二十余个武士跟着前面这人鱼贯冲入了破庙大殿!

    刀光闪亮,本来阴沉的破庙,瞬间杀机笼罩!

    但下一刻,刚刚冲入气势如虹,就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杀仇敌的首领,不由一怔。

    “嗯?没人?”首领站在主殿里,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大殿,心中不由的沉了一下:“难道是情报错误?”

    但转念间,眼一转,看到在主殿祭台前正燃着香。

    燃香正散着香气,刚刚插上去不久,在有些主殿中正散发如豆红光,整个主殿显得空空,有些诡异。

    “给我搜!”首领怒吼了一声。

    首领突脸色大变,转头看向燃着的燃香,惊呼:“不好,这燃香有毒!”

    话才出口,燃香点着了香炉中某个,突“轰”一下,一个火球炸开,这火球烟火一样,向四周喷去。

    “轰”几乎是瞬间,整个庙宇一着火,就顿时化成了火海,几个靠近的人来不及躲闪,就惨叫了起来。

    “快撤!”所有人都奔向外面,但四肢发软,全身无力,可是首脑毕竟是有着精深武功,呐喊一声,提出一口气,就要冲出。

    裴子云早有准备,一声不吭张开手中的弓,将弓弦拉起,静静看着门口,这弓是特问县令要的硬弓,弓力达到两石,弓弦上箭也是特制过的铁镞箭。

    这种军中重器,整个县衙才三副!

    门口冲出一个人!

    裴子云弓弦声响起,一支箭划破火光,这人呐喊一声,拼死一击,火光飞溅。

    “好!”裴子云叫了一声好,“噗”又一支箭射出,这首脑终再也无法完全格开,闷哼一声,中了箭,沉重摔到在地。

    箭尖用透甲钢,射石不卷,破甲力强,射中就算不死,血流不止,很快会失去战斗力。

    “轰!”裴子云布置许久,这火凶猛,瞬间焚得周围一片通红,这首脑落地,就烧着了,哑叫一声,向着裴子云冲锋。

    “知道绝无幸理了?”

    “噗”长箭深入,自胸透背,这首脑闷哼一声,以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着这箭,又看看裴子云,全身抽搐跌下,鲜血不断自身上流了出来。

    “快,快,破窗出去。”

    有些人自窗户跳出去,才在半空,只听“噗噗”声,这些人可没有首脑的本事,顿时长箭入肉声令人心寒,半空中,尸身摔在地,已是气绝。

    “轰!”大火已烧透顶蓬,大梁坍塌落下,封锁了一切逃路,熊熊烈火映清裴子云冷笑,丢下了弓,拔出了剑。

    “一齐围杀!”逃出了火海的最终只剩七人,一人呐喊的说着,眼球血红。

    三十人,一瞬间只属七八个。

    这些武士一声呐喊,举长刀扑上。

    “去死!”裴子云冷哼一声,庙内点燃的就是迷香,受了烟熏必四肢无力,火伤也是要命,这些人已不足为患。

    “八嘎”这人似乎是扶桑武士,武士刀竖劈下来,裴子云的身形流光一样泻入贴身,才交错,这人握住喉咙说不话来,指缝间就是血流而下。

    后面的人没有理会,生死关头,二个武士就算力竭,这时拼死一搏,配合得丝丝入扣斩下,带上风雷。

    只要将裴子云缠住,后面兄弟自会格杀此人。

    “地陷术!”一声惨叫,一个武士右腿陷入了一尺地洞,冲的太猛,顿时整个右腿硬生生折断,肌肉撕开,露出了白森森的腿骨。

    合击顿时露出了破绽,剑光一闪,这剑随着人身而冲上,非常阴狠,左面武士胯下割开,那个器官切成两半,腔内脏器外挤,顿时惨号,丢刀,摔落。

    裴子云接着一跃而起,剑迎击扑来的刀光。

    “铮”对方全身一震,刀脱手而出,“噗”一声,这人半空中中剑,身体重重摔向在地。

    “射!”没有任何声音,一个人射出十二颗铁蒺藜,带有芒刺淬毒暗器,裴子云没有阻挡,只是脚一跳,本来落下身体改变了方向,拦截在面前,噗噗连声,这些暗器全嵌入体内,几乎成了蜂窝,摔落便断了气。

    接着,人化成流光贴近,剑光落下,鲜血飞溅。

    一个武士呐喊着,刀光砍下,神色癫狂,似乎接受不了眼前事实,接着剑光已掠过头颈脖,一颗脑袋飞起,鲜血飞溅。

    “饶……我……”最后一个见此情况,立刻跪下:“别杀我,别杀我,解元公勿要杀我。”

    用正宗的大徐话,裴子云脸色就是一冷,上前用剑一挑,这人面纱挑掉,露出真容,是个三十余岁的男人。

    裴子云还没有逼问,这人就一五一十将着事情说着:“解元公,不是我要来,是这些倭寇半路劫走了我,逼问带路,还望公子饶过。”

    听着这话,裴子云冷笑,真是贼人劫走,还戴着面纱,穿着夜行衣,只一东,剑在脖子上慢慢划过,这人就有血自脖子上流下。

    这人挺直了脖子高喊:“解元公,我真的不知道,一个道人取了一百两银子给我,我就干了,还望解元公饶命啊!”

    “杀!”这时后面断了腿的武士,突呐喊一声,一刀杀到,裴子云一惊,就是一个翻滚,但这武士并不是杀裴子云,对着刚才男子一刀,噗一声,鲜血飞溅。

    裴子云沉默,自己大意,持剑而上,这断腿的武士刚才跃起,已耗尽力气,见裴子云逼上,就惨笑一声,刀对着自己脖子一拉。

    “蓬”,鲜血飞溅,这人扑倒在地,身子颤抖,一滩血慢慢扩散出去。

    刚才被刀看中的带路人还没死,裴子云快上前,将手按在此人身上,一道白光闪过,这人就嘟喃着说:“解元公救我,解元公救我。”

    “是谁要杀我,道人是何模样?你说出来,我有仙法,可以救你。”裴子云说着,运用甘霖术,伤口愈合了一些。

    这人欣喜挣扎了起来:“谢解元公,其实我是济北侯的人,今夜一个道长持密碟暗令,命我配合……”

    这人还没说完,突脸色一灰,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露出惊悔的表情,再也说不出话来,张口就喷出了内脏碎片和鲜血,瞳孔扩大,扑倒在地,再无生机。

    “脏腑破开,只能回光返照,甘霖术暂时修复,但诈出内情可以了。”裴子云收回了手。

    大火还在燃烧,肉焦香扑鼻,裴子云将死在外面的人一一剥下面罩,沉思:“有扶桑的人,有军人,还有江湖人么?”

    “济北侯,你我之仇,不共戴天。”

    “宋志,看这样子你勾结了济北侯,或者说,把定位我的道符告诉了济北侯。”

    “那道人是谁?”

    “松云门、圣狱门,还是别的道门?又或者是散修?”

    将身上的道符扔进了火中,古庙火光冲天,看燃烧着的火焰,大火整整烧了一个多小时。

    裴子云看着火光,他在等着庙里火焰烧光,不管怎么样,要是直接离开的话,说不定引起山火——不远就是村子。

    自己又不是杀人狂,放火狂,自不能这样。

    远处村子似乎发觉了,有锣声敲响,隐隐只见人影,犬吠之声遥遥叫着,但是等了许久,也没有人上来。

    火渐渐熄灭,裴子云喊了下系统,火光照在饱满的额上,在眉心突现出梅花虚影,其中一瓣白色,又一瓣淡红,若隐若现,接着,就是眼前出现一个小小白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

    “松云归元诀:第六层。”

    “道术:三十一种,精通。”

    “松风剑法:精通(完成度35.1%)”

    “都进步了啊!”松云归元诀第六层并不意外,这其实随着新陈代谢而完成蜕化,现在时间也有数月,自可晋入第六层。

    道法由掌握变成精通,也不意外,在多场杀戮中,道法渐渐娴熟,这种提升对已经有着十几年前主经验的自己来说,是潜力渐渐开发出来的表现,再正常不过。

    最重要的松风剑法,自晋入精通后,哪怕有原主经验,也增长缓慢,经历了多次格杀,但也只到了35.1%!

    “果然,这所谓的系统其实不是真正系统,就算这样被刺杀,也没有生成所谓的任务。”裴子云翻动着看着,有些叹息。

    “也许,只有原主执念深刻的地方,才有所谓任务?”裴子云看着系统目前最后一个任务,红字描红“任务:建立勋功,外门三杰”上,暗暗想着。

    这时火焰渐渐熄灭,看来不会造成山火,裴子云不再迟疑,转身跳上了马匹,驾一声,奔入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