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八十九章 六骑
    芦苇丛一侧是马路,马路一侧就是松树林,此时松树林中,雪花堆在松树叶上,时不时掉落。

    六人牵着马匹,一动不动在松树林中待命,领队双目炯炯,高颧凸腭,带着杀气,突转身问:“道长还没有来吗?”

    “是,我这就问问!”一骑取着信件,用一只信鸽放飞,飞入空中。

    这时,骑兵就听见芦苇丛中杀声,领队就是冷笑,说:“此人必已遭遇了这些江湖武人,果是暗间最好用,只稍派人挑拨了下,这群人就咬了上去。”

    “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了些消息,在江湖传言福县的事是我们侯府勾结倭寇,实是可杀。”

    “可他们既这样义愤填膺,为什么不直杀倭寇,或找到我们侯府,说白了,他们也不过是欺软怕硬。”

    “幸道长传了消息,利用得这些人,不然藏在暗处也难清剿干净,特别是有着他们袭击,无论死多少人,都有替罪羊了,查不到我们侯府。”

    众人听了,都是赞同:“大人说的不错,而且这些武人虽不及军中,能在福县逃出来,也算是二三流,要想杀光可不容易。”

    “这两方面斗的你死我活,我们就可趁机杀之。”随着这人声音,众人笑了起来,使得计谋,驱狼吞虎,谁胜都难逃一死。

    “嘘,杀声停了,这样快?”队长脸色一沉,一挥手,所有声音全部消失,一个个看去,气氛顿时肃杀。

    船上没有了人堵,水渐渐涌入,裴子云将湿漉漉衣服换下,披上干净的蓑衣,取了携带银两和公文的包袱而下。

    路过一处,就见得芦苇丛中就有着一个酒坛子,还有一只死鸡,雪打打在了芦苇上,隐隐见地上都是摔碎的碗,明白这是贼人发血誓来袭杀。

    裴子云踏着雪,这芦苇中出去,白茫茫一片,刚刚经了一番厮杀,见着雪景,就有诗意:“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才第三句,裴子云脸色大变,向下一伏,只听“嗖嗖”数声,弦声响起,数支矢划破了雪,却全数射空。

    下一刻,马蹄激响,六骑自林中奔出,领队的人大笑:“久闻解元公诗满天下,果不然其然,只是今日终将成绝篇,杀解元公者,洒家是也。”

    这六骑彪悍带着杀气,裴子云就是一叹,拔剑而出,长剑寒光顿起。

    击杀数贼就想要乘船而去,不想船沉了,因此就一些吃食休息而出,就来了六骑,当下就向后疾退。

    骑兵是平坦区域杀敌利器,但在芦苇和林中就受限制,这六人就是奔袭,速度极快,“是也”才说完,已扑到人前,长刀所向,列队而下,风雷骤发,毫无破绽,多少武者斩此刀下。

    “闪光术!”

    “蓬”一下,一道强光刺出,瞬间迷住双眼,连马匹都惊恐嘶叫,阵列露出破绽,裴子云不退反进,向前杀去。

    “铮”长剑化成流光,穿过,贯入一骑右肋,“噗”里面穿着重甲,要是普通剑尖,刺之不入,但这时虽有阻挡,异光一闪,穿了过去。

    “呃……”这骑全身一震,向前一栽,人影才分开,挥手一下,暗器穿出。

    “不好,此獠还有妖法,列阵。”队长大声,可刚才一剑已经感觉到了重甲,自是不对人,暗器奔射马去。

    只瞬间,照明术效果就过去,这些人看着射来的暗器怒吼,不敢置信,大骂:“贼子安敢。”

    “噗噗”三马中着暗器,痛苦长嘶,裴子云倒退而去,钻进芦苇丛。

    “不好,此獠进入芦苇丛中了,速追,等到此子逃走,就麻烦了。”三匹战马不听话在发狂,队长就喊:“下马,杀。”

    队长在马上一跃而下,落在了地上,毫不迟疑对着伤马一刺,“噗”,鲜血喷了出来,紧接脸上带着就是带怒意,奔马袭杀,截断退路,骑兵对武者,毫无压力,不想是被此獠用妖法闪住眼睛,就是摸着长刀,脸上满是冷意。

    “队长,此獠进入了芦苇,情势不明,我们还是不要进入,等着道长前来,再杀此獠。”一个骑兵就有些忌讳进入芦苇,说。

    “我们受的侯爷大恩,怎能轻易放弃?”队长冷冷哼着:“此獠经历这番厮杀,体力妖术都应快要耗尽才对,刚才必然是缓兵之计,不要怕。”

    裴子云此时快速拾起取着兵器埋入地下,下着雪,将这些刀侧放,埋入土中两三分,剩下刀锋都在土外,盖芦苇,只要这些人敢进芦苇,就要给得这些人好看,裴子云冷笑。

    五人慢慢分散进入芦苇丛中,这几人都是精锐,随时都用着口哨传达位置,相互呼应着。

    裴子云隐藏在之中,听着口哨,这些人居精通搜索追杀,形成了搜索网,只要杀得一人,立刻会被包围,这样手段已不是杂牌武人,更是训练有素的精兵,只要一个不慎,说不定就要满盘皆输,被杀在此时。

    裴子云沉默,思索破局,雪花下在地上,突就有响动,芦苇扰动蕲艾,裴子云身影一动,猫一样潜了过去。

    就见一人警惕的看着四周,不时吹着口哨与队友呼应。

    裴子云吸了一口气,暗中窥视,顿时心一凛:“是军人!”

    不仅仅是因此人穿甲,更重要的是气质。

    武人,盗贼,刺客都杀人,但是他们和军人的区别是——军人是公开杀,不需要考虑惩罚,而别的都需要隐藏,因此这种堂皇杀人,有我无敌的公门气质,实在太好分辨了,一闻就出来了。

    这人近了,在吹出口哨后一刹那,裴子云是瞬间扑出,一剑刺出。

    这人顿时本能一凛,但根本来不及,“噗”就刺穿,就要喊,裴子云伸手在他的脖子上一抹,这人立刻跪倒在地,捂住脖子想要发声,却捏住了嗓子的鸡公,叫也叫不出来。

    远处传出一声,余下的人都警惕看去:“这里的响动是野鸡。”

    一个声音惊呼,接着又听见一声哀嚎:“不好,此獠居在芦苇中埋下了刀,大家小心。”

    裴子云暗喜,感觉到身体的疲惫,法力损耗快要殆尽,只是一趟京城之途,不想居会陷入这样的境地,接连大战。

    口哨声响起,只有四声,就听草丛有些骚乱,裴子云并不躲远,蹲在芦苇下,茂密的芦苇之中,最适合暗杀。

    四人隐隐的靠近,裴子云听着脚步声,一剑刺过芦苇,一人就闷哼一声,紧接着才是有着反应:“此贼在……”

    裴子云狠狠将剑一扭,只听一声惨叫,此人内脏搅碎,口中喷血,扑倒在地。

    “三个!”裴子云默数,这些人一同骑马平地战阵来杀,道术几乎用完的裴子云自不是对手,可是这是芦苇丛,可以偷袭,可以暗杀,可以设伏,这就有着生机。

    一个人就扑了上来,大喊:“不要怕,此獠只是偷袭,设伏,必已经使不出妖法,结阵杀了此贼。”

    裴子云冷笑,他可不止偷袭,六人群殴又精通配合,自难以对抗,这是人体极限决定,但只有一两人就显出了差距。

    “死来”裴子云怒吼扑上去,剑光一闪。

    “铮!”对面这人同样一刀,带着凛然杀意,刀剑相撞,裴子云冷哼一声,这人力大,几乎是天生神力。

    话说第七八重可生大力,力可挽重弓,举巨石,穿上盔甲,战阵里可杀进杀出,但是有些人天生就有。

    “可天生就有,不意味着能抵御道术。”奋起余法,又是一点。

    “铮!”这一点,这队长突觉一股异力沿倒袭上,一瞬间,身体一软,这一麻痹的时间自非常短暂,可生死搏杀,就在这时。

    “噗”寒光自心而入,雪花飘落,背后一道血喷出,裴子云也一冷哼,嘴角流出了鲜血,后面还有着两人。

    “队长!”两人同时喊着,一人猛扑:“杀!”

    刀光寒意,又一人却是转身就逃。

    “涛子,快来,此人已不……”

    裴子云长剑再发,火星飞溅,刀偏了一寸,下一瞬间,剑光直入,这人闷哼一声,只感觉寒意透过了心扉,低头看去,长剑已穿过了甲,在背后透出,顿时摔倒在地,没了呼吸。

    “不对,此獠武功妖法计谋都是上乘,必须要禀告侯爷,非要以精锐围杀才行,否则再难袭杀。”逃的人想着,逃出芦苇,马匹就在眼前,刚打了一个口哨,一匹骏马就奔过来。

    就要上马,听到“缚”,脚下似乎生了根一样爬不上马,听一个声音冷冷:“是谁派你来?”

    这人停止爬行,一言不发,一声大叱,奋力一击,刀光直落。

    “嗤”一声裂帛,剑光切开,这人身不由己摔出,已中了一剑。

    “说!”裴子云逼上前,这人惨笑一声,拔出一把匕首,对着自己心脏一捅,就倒在了地上抽搐而死。

    “死士!”

    看来这人虽逃,却只是权宜之计,并非真的怕死,裴子云默然无语,雪花飘落,打在脸上,化成水迹在脸上流下,蓑衣早就在之前搏杀中脱落,出去吟唱:“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跳上一匹骏马,就奔驰而去,话说裴子云实在怕了,再来一波,哪怕是江湖武人,已经油尽灯枯的自己,怕也撑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