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八十四章 不孝不义
    傅府

    “轰”天空中突一声雷,一道闪电撕破天际,冬天出现雷鸣闪电可是难得的事,裴子云躺在床上,就是一惊,坐了起来,眼角就见得一道人影推开门悄悄进来,当下就不假思考,抓住剑,一个起身,喝问:“谁?”

    大拇指推着剑柄,随时就可以拔剑而出,将此人斩于剑下,这黑暗人影被裴子云给惊住,抬起首,就看见了裴子云充满杀气的双眼,惊呼了一声:“啊!”

    听到这呼唤,裴子云反应过来,忙将剑放在一侧,用火石把灯点上,灯光一亮,就看见小夏师姐正哭得稀里哗啦,给吓到了。

    裴子云忙上前想要安慰初夏,小萝莉转身就哭着跑了:“哇,坏人,坏师弟。”

    裴子云不由无奈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刚才做了一个噩梦,被雷惊醒,又发觉有人潜入,这才是拔剑,不想是初夏,这小萝莉可最记仇了。

    过了一会,门外响起了虞云君的声音:“你刚才做了什么,小夏吓到了,一路哭着回去了,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肯说。”

    裴子云忙起身迎接,苦笑:“师父,我刚才噩梦,被雷惊醒,起身见有人影潜入,就拔了剑,怕是吓到了师姐。”

    裴子云实话实说,虞云君听着这话,摆了摆手:“你师姐最是顽皮,吓一吓也好。”

    说着,虞云君收敛了笑,踱了几步:“你的平倭策,我已报着上去,你这策的确精辟,你也向总督请求给祖师加封真君,这就是你的忠心,师门已有命令下来,州里请封只是第一步,希望你多做谋划,尽力催成此事。”

    裴子云听着这话,不禁就是一喜,知道自己做的这事,已入了松云门上层的眼目,就要说话。

    虞云君又说着:“总督上封请封,已命廖阁完成,师门已知道,按照惯例,总督将会派廖阁去,这事也简单,只是门中有人就有心思,想让宋志护送廖阁去,被我拒绝了,这次是你谋划大功,有人跟你说别的话,你不要理会,直接跟我说就是了。”

    裴子云一听,瞬间明白师父的关切,宋志恐怕也觊觎大功,给师父给一口回绝,连忙说着:“多谢师父爱护,我自是懂得,不会被人蒙骗。”

    “你一直聪慧,我自然放心,只是你年轻,经历少,还是容易吃亏。”虞云君就笑了。

    “谢谢师父关爱。”裴子云说到,心里出现一股暖意。

    虞云君摆了摆手:“对了,这次你护送官员去京城,这事本不大,不过路途遥远,或有不少麻烦和风险,我已经安排人从青云观送法器过来,到时你一起带去,也算是历练,多长点见识。”

    裴子云就是上前深深一礼:“多谢师父”

    总督府

    总督高坐其上,廖阁施礼,呈上奏章:“大人,请封奏章已写完,大人请看。”

    总督取来一看,读完就是笑着点首:“你办事不错,这事还需活动,到时你替我上京,跟我故交好友都去说说,谋划一下此事。”

    廖阁一听,就是大喜,这可是美差,上得京城,为总督促成这事,势必要跟着京城的官员打着交道不说,就单一个脸熟,将来仕途就能少不少阻碍,这就是栽培,当下跪下行礼:“大人恩重,万死不辞,必定为大人完成此事。”

    总督听着一笑,取着茶喝了一口:“廖大人,你先去偏厅等候,我有人要见,稍晚再见你。”

    “是,大人。”廖阁就是兴高采烈的退下而去。

    “裴先生求见!”不一会,有人禀告,总督点了首,说着:“请进!”

    就有脚步踏雪声入内,外面落雪沙沙声,炉子上水壶的咝咝声都清晰可辨,片刻,就有一人进来。

    裴子云身穿灰色锦袍,腰中束一条绛红带,靴子踏得雪吱吱作响,入内稳了稳神,趋出一步行礼:“见过总督大人。”

    “裴解元请起!”既裴子云不肯投靠,总督自不称先生,笑吟吟说着:“你来的正是时候,坐,这请封折子已写好,我准备上递朝廷,只是你也知道,这成与不成,还是要看着圣上和朝廷。”

    “不过按惯例,只要有着正当理由,上得这种奏折,一般是不会驳回,我会派得廖阁取你门中祖师案卷,确认正祀,上奏功德,以此求封,到时你就等好消息就是。”

    “多谢大人,大人派廖阁上折,我想着一同上京,见识见识,顺便也可保护廖大人的安全。”

    总督听着裴子云的话,不由一笑,说:“你这是不放心我啊,不过这一去也好,年轻人多走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嘛,自可增益学问。”

    总督思虑了一会,又说:“我在京城也有不少朋友,我为你写一封引荐信,到时你有着困难,拿信去就是。”

    裴子云听着这话,笑着:“多谢大人。”

    说了几句话,裴子云告辞了出去,总督送到走廊,看着他离去,一阵风裹着雪,他掖了掖袍,转身回去。

    侯府

    雪花飘飘,一阵怒吼,使外面的亲卫身体一颤,又不敢出声。

    “父亲,你知我所愿,何必逼我,侯府之事有大哥,朝廷有事有着二哥,何必逼着我参与进府内之事?我心不在这,逼也逼不来。”卫昂正在书房朗朗说着。

    书房内外的人都同聋子一般,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环列四周,严禁出入。

    “既你不愿意为府中事宜出力,那松云门你也不要去了,还有裴子云你也给我断了来往。”济北侯脸色发青,在书房里徘徊几步,对卫昂说着。

    卫昂听着济北侯的话,就是一怔,说:“父亲,我不愿参与府内之事,和松云门以及子云何干。”

    济北侯大怒,将手上案卷甩了过去,打在卫昂的脸上,卫昂接过案卷一看,是最近裴子云为总督出的平倭策,又是一怔,说:“父亲,这平倭策真是裴子云所做?真是大才,大功德一件,为应州百姓谋得福利。”

    济北侯听了,气急而骂:“老三,你爱逍遥,我送你去了松云门,事事依你,不想养的你看不清轻重,这倭寇平灭,军权削去,我这侯爷还有着什么用处,岂不是变成了随手拿捏之物?你见有利于百姓,可见侯府根基削去?没了侯府你还拿什么逍遥?”

    卫昂听了,顿时沉默,过了许久,这才说:“父亲还请原谅,恕我不能为府中出力,特别是此事。”

    济北侯听着卫昂的话大怒,只是似想起了什么,压抑怒气:“既你不愿意为我出力,那松云门你也不要去了,现在裴子云帮助总督,就是我之大敌,我必杀之,这松云门我也要停了供奉。”

    “父亲,你既做了决定,我自当遵从,何必再说。”卫昂一咬牙,说着。

    “好,好,你倒有骨气,既这样,你给我禁足在院子中,哪里都不许去。”济北侯气的脸都青了,恨恨说着。

    “是,多谢父亲安排。”卫昂施了一礼,接着就转身而去,济北侯看卫昂离去,再也克制不住,狠狠将着茶杯摔在了地上:“混账。”

    沈直在外面候着,听房间内传来摔碎杯子的声音,暗道不好,侯爷父子必闹翻了,沈直正在屋外焦虑,卫昂就从房间走了出来,连忙迎了上去:“三公子,何必这样呢,答应了侯爷岂不是好,何必要跟着侯爷对着干。”

    卫昂听沈直的话,就摇摆着手,向前面去,好一会才说:“沈先生,你看着我从小长大,知道我的兴趣,家里有着大哥二哥,又有着父亲顶着天,何必要我再掺和进来!”

    “更何况是这种事,这富贵我觉得血腥。”

    沈直昨夜就知道济北侯要说事,今日等候,见着卫昂这样说,劝:“三公子,我知道你的聪慧,你不想争,只是有些事,自古两难全,总得选一个……不管怎么样说,你和侯爷是父子,怎么都扯不开。”

    “哎!”卫昂深深叹了一口气,打断了沈直的话,问:“可是我就不想选,只想逍遥自在,你说我是不是不孝不义之人。”

    沈直看卫昂,觉得诧异,问:“公子,你为何会这样想?”

    “父亲,师门,好友,只能取一,哈哈!”卫昂缓缓踏着雪,走了几步,突笑:“对父亲,不能为父分忧,对师门好友,我又只想独善其身,这难道不是不孝不义?”

    “公子”沈直唤着,神态凝重:“世上哪有两全事,公子一直逍遥不理外事,也是有着侯府,现在在侯府有着危机,公子是不是要思考下你的立场?师门朋友终是外人,这侯府才是你的根基,你安身立命之处。”

    听着沈直的话,卫昂许久没有出声,沉默许久。

    看着卫昂,沈直明白,卫昂的心在徘徊,在痛苦,就又说:“对,裴子云是有大才,但才能是一把凶刀,现在刺在侯府身上,才能越大,危害越大,公子有没有想到这点?”

    沈直的话长枪利剑一样,刺向卫昂的心:“这仕途官场,许多是有进无退,你难道想看着你父兄,你母亲,满门抄斩?”

    说到这里,沈直一字一句的问:“我有些手段是阴狠,可纪国公呢?”

    “纪国公为圣上南征北战,身负十一创,却被抄家灭族,全门一百十一口全部斩首,他光明磊落,忠心耿耿,得了什么下场?”

    “你念着裴子云,裴子云可念着你?”

    卫昂倒退一步,突心口一疼,一口血冲到了喉咙,他咬着牙,转身离去,一口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