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八十二章 圣旨
    良久,一个倭人禀告:“首领,我们已攻破了镇子,掠夺大笔钱财女人,该如何做?”

    “这么快就打破了镇子?我们损失多少,是否还能破县?”这首领说着。

    “首领,这镇子只有民团,又有内应,损失了些我们就打破了,但县城我们没有内应,不过可以一试,要是有强烈抵抗,我们可攻打别处。”这人就这样说着。

    “好,就这样打。”这个首领这命令。

    大火熊熊,狼烟四起,周围镇县都是惊恐,调集厢兵,同时派遣人马向着郡里快马加鞭,都是惊恐。

    “驾,驾”

    清晨就有着马匹直入州府,总督正睡的安稳,就有管家敲门,听有紧急军情,披衣到了议事厅,传令官就取着紧急军情上报。

    总督接过一看,脸色瞬间就是变了,大骂:“倭寇居袭击了沿海。”

    “快,快给我备官服,召集诸将议事!”总督发布命令说。

    等济北侯到了总督府,不少文官正和几个将军在探讨着军情,见济北侯到来,连忙上前施礼。

    济北侯略一点首而入,对着总督略一施礼,本来议论的大厅变得鸦雀无声,总督见此威慑,突一阵紧张,感受到了积功十数年的济北侯的威风。

    “自己终是文官,不能和这相比,不过我有朝廷,有着名分。”总督暗暗想着。

    “总督大人,此事紧急,还望大人迅速决断,让侯爷领兵出战,主持剿灭倭寇事宜。”就有一个武将上前请命。

    这时,一个叫赵悍的副将上前,说:“此事万万不可,倭寇肆虐,总督大人亲自节制诸军,领着侯爷,还有诸多武将以及大军,前去扫荡,这才是正理。”

    济北侯冷冷的扫了一眼,没有说话。

    文官也都是上前说:“总督大人,应当这样,现在倭寇袭扰,糜烂数郡,还需大人清扫才是。”

    “那就这样,我亲自节制诸军,明日一早就领军出发,只是今夜也必须发布命令出去,命令诸卫动员。”总督也读过兵书,突发事有些慌乱,只稍后就是镇定了下来,发布命令。

    书记官在一旁记录着,总督这时思虑了一会,回过首:“这次出击,我调取州府两卫,留下一卫,同时命水师出击,陈将军何在,现在立刻回去整理水师军备,一早就出发!”

    “是,总督大人,我立刻去准备。”水师陈将军披甲衣上前接过了军令,就出门而去。

    “来人,我要草拟奏章,我要上报紧急军情。”总督吩咐,这倭寇之乱,必须要出动兵马准备,同时上报给朝廷。”

    “明日诸将汇聚,出发剿灭倭寇,必要打一个好仗。”总督大声说。

    “是,大人。”这些将军都向上前领命。

    济北侯冷眼旁观,也不说话,回到侯府进入书房这才大笑,自言自语:“哼,区区文人也能领兵?”

    “单是我军中有人报告行踪,就能使你无功甚至挫折。”

    “这种情况都能胜,你得军神才是。”

    “吃了败仗,朝廷就不得不用我,这大事终成矣,只是这赵悍,忘了当年我的提拔大恩,投靠总督,还敢坏我大事,该死。”

    济北侯在房间内踱了几步,心里就有些不畅快:“来人,给我请着沈先生来,我要请沈先生喝酒。”

    “是侯爷。”外面一个侍卫就是应答。

    稍过了一会,就有着人送着酒菜,摆在了桌上,沈直就从着门外进来,说:“给侯爷请安,今日这时候唤我起来,可是计划成了?”

    沈直身子前倾问。

    济北侯饮下一杯酒,说:“爽快,是这样,今夜倭寇袭击诸郡,刚才就有着召令,虽说早有定计,可赵悍却使我大怒,韩武也罢了,这赵悍是我一手提拔,还敢反我?”

    “你说我要怎么样才好?”济北侯沉默了一会,看着沈直问道。

    沈直悠闲,取着一杯酒喝下,思虑一会,笑着:“要是韩武,我一时还没有办法,这个赵悍,杀之不难。”

    “哦,计出何出?”济北侯眼一亮。

    “总督第一次出征,颜面非常重要,赵悍受侯爷提拔,出于侯爷军中,他是反了,可他手下,未必反。”

    “使一人在此人马中下得泻药,使明天马不能准时到达军营,到时总督是杀还是不杀呢?杀则寒了投靠的大将,不杀则坏了军纪。”

    “真是好计谋。”济北侯听着这计谋,眼前就是一亮,笑着说着。

    “今日本来我想要临时节制兵权,不成想赵悍坏了我的好事,那就这样安排,送他归西。”

    听济北侯命令,沈直起身一躬:“是,侯爷。”

    第二日

    总督细细观望,见每隔半箭之地挺立兵士,腰刀持戈,目不斜视,到行辕门口时,气象森严,一面大纛旗高矗,周围守着军校。

    “这样精兵,长久把持在诸侯手里,自不是国家之福。”总督暗暗想着,更坚定着自己夺权的心思,这时济北侯大步出来,踩得石板铮铮有声,微微一礼,也不说话。

    “传诸将进见!”总督淡淡吩咐,军校答应一声,起身传令,就有人敲鼓,正门洞开。

    “末将拜见总督,侯爷!”陆续有将校拜见,全部有四十余人,太阳渐渐升起,已过了军令时间,诸将差不多到齐,总督扫过人群一眼,眉头不禁一皱,人数不对,少了一人。

    就是问左右:“还有哪位大将没到?”

    左右禀:“大人,还有赵悍将军没有到。”

    远处有着一人,正持刀披甲奔来,到了现场,上前跪下请罪:“总督大人,今日马匹不知何故,狂躁不安,出着城门就甩着我离了远处,只能奔驰而来,还望大人饶过,让我杀敌赎罪。”

    这时济北侯冷哼一声:“领兵打仗,有将迟到就是该死,要是换我带兵,早就杀了。”

    听着济北侯的话,赵悍脸色一白,全身发冷,向前说着:“侯爷,我确实有着缘故。”

    总督身后执法队队长,靠近总督低声:“大人,迟则生变,军纪法纲,不容侵犯,否则这群大头兵下次就敢不上战场,还望大人慎重。”

    听着这话,总督脸色不由一青,这赵悍是自己新投靠的大将,不想居出了这事,脸色就有些发冷不甘。

    这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大声:“赵悍,违背军法,杀。”

    赵悍听到这话,脸色发青,执法队扑出两个人,一人一边,拖着赵悍就是往着一旁而去,赵悍嘴唇颤抖,想要说什么,最后什么都没有说,被执法队拖到一侧,就是一刀,一颗人头落下。

    总督看了赵悍的人头,又深深看了济北侯一眼,转过身:“出发!”

    随总督出发,州府就有鸽子飞出,次日,倭寇就集体撤退,等总督至大半,就有着消息传来,倭寇已撤了,总督就是大怒,一时间退不得,进不得。

    总督在帐篷内,这时就有着传令兵直入帐篷,大声报:“总督大人,有圣旨到了,已到了军营外五里,还望大人准备。”

    总督听着这话,就是站了起来,问:“什么?圣旨来了,快快准备接旨。”

    军营就是忙碌起来,都召集了起来,以总督为首,济北侯为辅,济北侯脸色如常,心里欢喜,暗想着:“不愧自己做了这么多谋划,这圣旨终于到了。”

    “圣旨到!”太监在香案上首南面而立,见总督和侯爷疾趋而出,伏地叩首说:“臣恭请圣安!”

    “圣躬安!”太监答,说罢展读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诰曰:卿所上平倭策,甚合朕心,着卿节制诸军,按略行事,以图大功……钦此!”

    济北侯越听脸色越冷,这诏根本不是侯爷想象里给自己兵权,而下命给总督大权,命总督主持开海禁,还节制兵权。

    总督听了,忙连连叩首,说:“臣何德何能,受皇上深恩,惟当以国为家,忠于厥职,定扫除倭寇,清得海防,方尽皇上托付!”

    总督上去接旨脸上带着笑意,济北侯脸色一冷,回到帐篷就唤人,很快就有着侍卫进到帐篷,济北侯就是冷冷咬着牙说:“圣旨里说了平倭策,给我去查,是谁献上了这平倭策。”

    两天后,总督和济北侯都回到州府,侯爷匆匆进了房间唤着沈直,沈直一进门,就是禀告:“侯爷,已查清,坏大事者是裴子云,此人向总督献了平倭策,总督快马递给京城。”

    说着,沈直就取了平倭策全文上前:“这是原文!”

    济北侯取了,只是一看,就脸色一冷,这文就是断了倭寇的根,只要施行此策,这安州沿海再无倭寇,就是暴怒,一挥手,将桌上文件扫了一地:“这事,我们怎么不知道?”

    说话语气阴狠,沈直知道,这是怒极的表现。

    “侯爷,总督府虽有我们的人,但是这次似乎早有防范,没有经过文书室,就直接向京都发了折子,而且走的还是紧急通道——您知道,这是朝廷安插在地方的通道,我们拦截不住。”

    济北侯听了,咳嗽两声,突一击案,已涨红了脸:“现在怎么办?”

    “侯爷,现在只有暂时潜伏忍受,等待机会了。”沈直也脸色苍白,还有着镇静,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