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七十九章 高了点
    半个时辰,水师陈平将军才赶过来,见了面就谢罪。

    州府令尹也领着衙役匆匆赶来,登上船脸就微变,船上不少血迹,进入楼层,地上也是大片血迹,还有着官员举子的尸体,一下子就是身子一震,倭寇竟敢袭击这里,就是身体发冷。

    总督冷眼看了一眼令尹:“这些刺客居还混入了舞女中,查,一定要给我查个水落石出。”

    见总督脸不善,令尹忙上前应着:“是,总督大人,我必带人深挖下去,查出是何人和倭寇勾结。”

    陈平跪下也跪下:“总督,我们必全力以赴,调查清楚。”

    总督坐在凳子上脸发青,没有说话,好一会才说:“陈将军免礼,是这些倭寇太猖狂,没想到前些日子攻破福县,这些日就敢来州城袭击我,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事,尔等不必自责。”

    说这话时,一队甲兵奔了上来,隐有森森之气,为首的一个校尉叩拜了下,见地上躺着的兄弟,眼睛通红,只是都没有说话,起身上前分列总督四周。

    这些人都是负责保护总督的精锐,隶属朝廷,归总督个人指挥,到了这时,总督才松了口气,叹说:“这些为我而死,我必厚葬!”

    这队长和甲士都是跪下,呼喊:“谢大人。”

    总督又吩咐:“封锁现场,等州城的人来船上勘察。”

    又对着裴子云:“裴解元辛苦了,先回去休息罢!”

    这才起身离去,回到总督府,总督见有人迎接,吩咐:“且慢上茶,你取裴子云文档来。”

    又说着:“唤幕僚们都过来。”

    见着人都出去了,总督带着灌了铅脚坐上椅上,整个人才松了一口气,不觉两颊微微下陷印堂发暗,今天在生死之间徘徊,冷汗渗着内衣,在重重甲士的总督府,这才放下心来。

    此时天渐昏,蜡烛高烧,一碗滚热参汤喝下去,总督才觉得精神一振,眼中闪烁着寒光,凝望悠悠的烛光,慢慢又黯淡下来。

    “没有证据啊!”

    出这事,总督其实第一怀疑就是济北侯,自己代表朝廷与侯爷争权,没想到居爆发了倭寇袭击的事,内心就有怀疑,只是现在没有证据。

    “济北侯位在侯爵,自己轻易动不了。”这样想着,就听到外面声音,就有幕僚鱼贯而入,进入房间分列而坐。

    总督脸不好,冷着脸,说:“今日倭寇袭击本官的楼船,我找你们就是为了这事,你们有什么看法?报上来。”

    在场幕僚都是一惊,一位五十多岁清瘦老者上前问:“总督大人,情况还望细细述说,我等才好为大人分忧。”

    “还有,陈大人呢?”

    陈大人其实是总督谋主,幕僚中也只有他才推荐获得了官身,所以称个大人。

    这人姓索,举人,是幕僚团中地位最高者,总督也给三分颜面。

    “哎!”总督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将事情细细说来,说到陈先生为了自己被杀,也不禁流泪,这是自己左膀右臂,不想被倭寇这些贼人杀了,也情不自禁。

    “什么?倭寇居然敢袭击大人,真是该死。”这些幕僚一惊又一喜,这陈先生是总督谋主,也让总督手下幕僚都没有办法表现,听说陈先生死了,都是暗喜,纷纷上前表着忠心。

    “大人,我怀疑这事,极有可能是侯府所为,要铲除掉大人这颗眼中钉。”一个幕僚就是上前说。

    “非也,大人,我倒认为这是州府有着倭寇眼线,大人一去宴会,贼人就知,这才来偷袭。”

    “大人,我倒是认为这些事情不是关键,而是如何处理这次刺杀带来的影响,如今倭寇深入安州,甚至能进入安州刺杀,那么别的县城呢?这事影响极大,还望大人上书朝廷,着重兵围剿。”

    “大人,我认为应当禁海,同时在入海口布置水师,以防止倭寇再度逆流而上,突袭州府及沿岸地区,不然贼寇深入,恐怕影响还不止此。”

    各样说法都有,还说和济北侯和谈,一起对付倭寇,相互都在辩驳,讽刺,没有个共同口径。

    听着场内纷乱的谈话,总督不禁揉了揉太阳说:“索先生,你和几位一起将这些事情整理一下,明日汇总整理给我,我有些乏了。”

    场内几位幕僚,都是一怔,纷纷扰扰的话都是停了下来,领头的索平心里叹了一口气,知自己等人的话,不入总督的眼,心情莫名。

    见着场内众人都是退下,总督将茶杯狠狠摔在地上,仰着脸,半晌叹着:“出这样的事,我怎么和朝廷交代?”

    “皇上英明神武,可是身体不是很佳,正是要为太子削平荆棘之时,能容我久久不能解决么?”

    “相公!”

    总督忧思良久,听到熟悉声音响起,一个温柔手轻轻捏在了肩:“夫君,刚才听着下人说,韩将军身上满是血护送相公回来,进来时发现跟你出去甲士都没有回来,又唤着幕僚而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总督夫人说到这里,声音就是一颤。

    总督经历刺杀,心神也是不定,但不能在夫人面前露怯,笑了笑,说:“夫人勿要担心,只是一次倭寇刺杀,转眼就平了,我无事,已派人出去调查了。”

    总督看上去神闲气定毫无压力,只是地上是有着一滩刚才摔碎的茶水,还有着茶杯碎片。

    “啊?倭寇。”总督夫人万万想不到,在州府的楼船上居有着倭寇袭扰,一惊喊了出来。

    这一喊出来,发觉自己大惊小怪了,压低着声音:“相公,这是内河,远离海岸,居还有倭寇夜袭,难不成倭寇已侵袭内陆了?”

    听着自己的夫人的话,总督是一摆手:“这绝无可能,倭寇势弱,攻破福县都是靠偷袭,哪能真正深入内地?”

    “而且这次袭击楼船,城中守卫一支援,这些倭寇都退了,可见数目其实非常有限。”

    “不过能在内陆袭击,我不排除有着人暗中帮助啊。”

    总督夫人伸出手轻轻捏着自己丈夫的肩:“早劝你不要争这个总督,安心做个京官多好,何必来地方插这浑水。”

    “杜娘,我郭家虽从龙有功,但只是文官,而且家里三兄弟都当了官,我要是不去地方为皇上分忧,怎能当这三品官?”

    “可是你贴身近卫战死,连陈先生都是没有来,怕已是遭难了。”杜娘幽幽说,总督一叹,回过伸出手握住正在给自己揉肩的手,说:“杜娘……”

    总督嘴里的话没有说出,两人无言,相望而视。

    “大人,资料已按照你的要求带过来。”一个文吏敲门。

    “进来。”总督坐正了身子,让自己夫人避开,文吏持一份案卷以及一份书卷,就是奉上。

    这档案中印着朱砂印子,贴着封条,总督接过这档案,这文吏才是退下,到了门口。

    总督持着案卷展开,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小字,总督一路看下,神微变:“原本以为此子与候府三公子相交,是攀附济北侯,现在看来又不似。”

    总督夫人自屏风后面而出,问:“相公,你在说谁?”

    总督笑了笑:“我在说新晋解元裴子云,今日文宴幸此子斩杀刺客,不然你相公我恐怕就是见不到。”

    总督开着玩笑,刚才话题太过沉重,是在找话在说,缓解气氛。

    “此子既然救了你,为何还要调查?”总督夫人有些奇怪。

    总督是冷哼一声:“也许是使间呢?一人黑脸一人白脸,来取得我的信任,而且此子这样武功,不得不防。”

    “我想起来了,这几日城中盛传《将进酒》,就是此子所作,最近官宦人家的夫人来拜访,都谈到此人,我就听说有不少家中小姐都抄着诗篇,央求家里嫁给此人,不想还有这样的事。”杜娘惊奇说着。

    “此人的确有些诗才,今夜吟了一首诗篇,不在将进酒之下,只是还没来得及询问诗名,就有贼人袭杀,这些贼人,真是可恶。”

    总督拿着档案继续看,档案自裴子云考中秀才前多是传闻,更多则是秀才后的事,这些调查还算详细,也有裴子云入道籍的事。

    总督眉挑了一下,此子居已著书。

    这是傅举人今日送到书商刻版,准备出版的书,按书商交代是裴子云新作。

    总督拿过了书一看,就是一呆,细读了几章,表情凝固了,沉默良久,叹着:“此人著此篇,以后学大学者,必备此书。”

    又说:“十五中解元,著师说、将进酒、中秋,再有此大学注集,日后不但名传全省,还可轰动天下。”

    “可惜入了道门。”

    总督夫人却说着:“相公,这难不是好事?要是此人不入道门,就算以夫君之贵,也难驱使此人,现在可请之幕僚。”

    “幕僚?为何要请此人,难不成夫人还听说他还会政略或军略不成?”总督疑虑的说。

    “夫君,此子有这才华,又年轻,只要取着用,必能有帮助,再退一步说,看相公刚才会完幕僚,就摔了茶杯,怕夫君并不满意他们的意见,要重新募集,就算他不会,也是千金买骨了。”杜娘笑着说。

    听着杜娘的话,总督一怔,反应过来,伸出手握住了自己夫人:“那怎么能请之幕僚?”

    “这样的人,是不愿意当幕僚,我请来当先生,空闲指点下盼儿。”

    这次是杜娘惊疑:“先生之礼?夫君,哪怕有救命之恩,是不是高了?”

    “是高了点,可这看以后,这大学注集一出,哪怕没有别的作品,此人也可养望,二十年后必成宗师,我能结个善缘,不但与我,与子孙都大有裨益。”

    听着自己的夫君这样说,杜娘先是一怔,接着恍然大悟:“相公,你真是狡猾。”

    “哈哈”...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