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七十七章 七杯七步
    州城

    一艘楼船靠在岸侧,天略暗,波光粼粼,楼船上则是有着一些甲兵在甲板上列队,皮甲长刀碰得叮当响,立时显得杀气。

    总督在这船楼最顶处眺望,夕阳西下,总督叹息一声,扭首过去向一个官员问着:“济北侯最近有没有动静?”

    “大人,济北侯在都督府吃了亏,回去大发雷霆,余并没有动静,现在侯府一系都在收缩力量,只是昨日侯府三公子卫昂似乎被刺客袭击,但都被近卫斩杀,并无大碍。”官员一五一十的说着。

    “嗯,这个事情我也知道,这些贼人真是胆大包天,居敢进州府行刺,这次宴会,保护人手都安排妥当?”总督问着。

    “大人,你放心,这次文宴都是安排兵甲守卫,宴会里更有巡视,宾客都是检查过,绝不会有着携带武器蒙混过关的情况。”这个官员禀告。

    “嗯,那就行,给我监督济北侯,他儿子被刺,又吃了大亏,这时济北侯这样安静,我总是有些心不安,这两年争斗,虽不是死仇,但我也是摸清楚了一点此人的性格。”

    “此人坚忍,要不动,一动就是绝杀,不可不防!”总督摸着胡须说。

    “大人,小心是必然,但请您放心,监管必是到位,只是现在辰已快到了晚宴,还请大人准备开宴!”这个官员笑着说。

    总督爱文,更有着拉拢文士的想法。

    或承平百年,总督大权根深蒂固,用不着此举,但是现在建国伊始,特别是涉及到了与开国大将的斗争,争取士林就非常重要——不因是功名,实因大部分举人都是地方郡县的士绅。

    上次济北侯文宴,新晋解元公写下将进酒,总督深以为憾,不过这文宴早定下,听说解元公最近推辞了不少宴会,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来,这官员看总督下去,摸着胡子想。

    牛车在道路上小跑着,在这牛的脖子上系了一个铃铛,“叮叮当当”作响,裴子在牛车上,微微闭着眼睛,腿上摆着一把长剑,似乎是在休息,又似乎是在准备,蓄养着精神。

    “吁”随车夫声音拉紧了缰绳,停在河侧,不远处就是晚上总督宴会楼船,这车夫就对着车内小声:“解元公,已到了宴会大船的岸上了。”

    随着车夫这一声轻唤,裴子云才睁开了双眼,稳定了心神,今夜必有刺客袭杀,前世记忆是总督遇刺不成,具体情况封锁没有外露,自己就没有办法,只有走一步看一步。

    “你去找个地方休息,晚上宴会结束再来接我。”裴子云对着车夫吩咐,晚上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不必让这车夫牵扯其中。

    “是,解元公。”车夫应着,赶着牛车去寻个落脚地点。

    裴子云摸了摸剑柄,手持请帖向着宴会楼船而去。

    船下一个官员,带着几个文吏守在岸上,两行甲兵列着,还有几个衙役也在站在一起守着上船的路。

    前面就有着几个官员持着请帖上前,被甲兵拦住,这官接过请帖查勘,甲兵检查一下是否携带凶器,这才让着过去。

    “学生裴子云。”裴子云递上请贴,一拱手。

    “原来是裴解元。”这官凝视着这位举人,看上去刚刚十六岁,浑身上下干净利落,谁能想到能写出将进酒,名动全州呢?

    当下笑着:“还请裴解元解剑。”

    裴子云虽是举人可以佩剑,但这是总督文宴,不能携带,裴子云一怔,就取下了佩剑,自有衙役上前接过,才让裴子云上船。

    到了船上,这船上很大,船楼有着四层,都木制,四周都有甲兵把守,有着彩旗随风飘扬,一些官员举子正在船侧吹风说话,一副太平盛世光景。

    进入船楼,这里面还有一个台子,舞台上,舞女红长凌在手,正翩翩起舞,台下不少官员都坐在桌子上,看着表演。

    裴子云是细致的观察着四周环境,窗户都是大开,有风吹进来,二楼没有天花板,而是空的,二楼可以正好看着一楼起舞,四处张灯结彩,挂着灯笼和红布,热闹非凡。

    只是裴子云是紧皱眉头,这环境,根本不利防护刺杀,或是根本没有想到有着倭寇自河道逆流而上,半夜偷袭,这事不能直接说。

    迈了几步,细细打量,这宴席上除了官员还有一些名士,举人,甚至几个秀才,有些是上次侯府文宴时见过。

    一个男子就是迎了上来,施礼:“解元公,真难得一见,上次侯府文宴,见得解元公风采真是三生有幸,不知道今晚解元公是否有大作。”

    裴子云看去,名士李时,在州府颇有文名,上次在济北侯府就有此人,傅举人专门介绍过,听着这样问,笑着:“原来是李先生,有没有诗篇,还得喝上几杯酒才行,无酒亦无诗啊。”

    “哈哈,解元公果真豪迈,还请这面坐,都是州府之士,我们一起谈诗论词,谈经论典真是适宜。”说完李名就上来拉裴子云坐在一起。

    夜渐晚,酉时刚过,众人还待继续论说,突听有人喊着:“总督大人到!”

    “看来现在不能谈的尽兴了。”李名微笑叹息一声,却见数个甲士排列,一个官员转身出来。

    这时鼓乐吹打细细传来,裴子云眯着眼,望着此时夕阳,一片血红的水,排浪一层层击拍船舷,两个甲兵钉子一样按剑而立,别的亲兵列队站在两侧,霎时就有着森肃威严。

    顷刻间一行人行礼:“见过总督。”

    总督微笑:“生受你们了,快快起来,今日只谈文章,不论品级。”

    又说了几句话,就宣布宴会开始。

    随着开宴,上菜的人都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等酒上,就是有人上前,持着酒杯说:“解元公,刚才就听到你说,无酒不成诗,现在酒上来了,我敬你三杯,可有好文章。”

    这人声音很大,语言带着挑衅,这几人听闻到处有人歌颂解元裴子云文采非凡,就很是不服气,刚才听见裴子云一番话,就要上来敬酒要求得文章。

    裴子云撇了一眼,这人长的五官也不怎么端正,上来说话里就是不对味道,裴子云冷冷一笑,说:“作诗不但要有酒,更要有心情,不过见着你,我就没了心情,有酒也无诗。”

    这人本身就是带着挑衅,说话阴阳怪气:“什么心情不好,什么有酒无诗,怕是没有诗的借口。”

    这声音说的极大,裴子云厌烦,这无论前世地球还是这里,总是见得不少这样的人,只要你好,他就要嫉妒,想着办法挑刺。

    “无知之徒。”裴子云微微抬起眼皮,讽刺一句就是不理,你叫我作我就作,你是什么人?有这面子么?

    这喧闹也引起了前面注意,总督抬起了眼皮问:“那少年何人?”

    “大人,那少年就是前些日子在侯府大放异彩,写下将进酒裴子云裴解元。”总督身侧的官员就笑着说:“其实您以前见过,现在隔着远了。”

    文宴上文人相轻自是常事,总督并不在意,就吩咐:“请解元到我这来。”

    随着总督吩咐,一个侍卫去请裴子云:“解元公,总督大人有请,还请前面一叙。”

    裴子云这才欣然应允,刚才挑衅的之人,眼神炙热看着,满是不甘。

    裴子云近了,前世今生才算是真正意义上见得总督,这是一个文雅男子,身材挺拔,四十多岁,带着一股书卷气,又带着手握权柄威严,看着裴子云上前来,笑着说:“解元公,前些日子就听闻你在济北侯府三杯成诗,作《将进酒》,流传州府,简直是洛阳纸贵,不知道解元公今日来,可有什么大作?”

    就在这时,听得一个声音:“总督大人,刚才解元公入门来,说有酒有诗,必有大作。”

    原来是刚才那人跟了上来,远远听着裴子云的话,就急不可耐。

    “括噪,总督大人说话,哪有你插嘴的分,给我速速退下。”总督大人身侧的官员就是上前大声训斥,这人才发觉自己犯了错,冒犯了总督,连忙退回坐下。

    总督大人也不为意,笑着对着裴子云说:“解元可是此意?”

    裴子云笑着说:“将进酒,杯莫停,前次饮酒三杯才有诗意,现在总督大人要是斟酒三杯,我也可作诗。”

    这对总督说话就显得狂妄,官员脸有些变化,就要上前训斥。

    总督是知道裴子云已入道门,其实并不继续在仕途上进步,当下伸出手轻压了一下,笑着:“这有何难,不过三杯太小气,上次你饮了三杯,就得将进酒,来,我今日亲斟酒七杯,不知道你饮下能做出何诗来。”

    总督自身侧的人手里,接过酒杯,连斟七杯,说:“请!”

    “哈哈,这酒粟于田,去秕臼,量以斗,盛以囊,浸泉水,药为曲,酌之杯,君子是要多饮几杯。”裴子云笑了一声,接过酒,“啯”一口,就饮了满满一杯,顿时全场叫好。...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