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七十四章 议倭寇
    卫昂吸了口凉气,话说越是读书的人越能知道厉害,怔了良久,才说着:“裴兄你要著书,可要我帮助?我要求也不多,只要你写完,给我稿子一份,让我先读即可。”

    裴子云想了想:“我在这谢过卫兄,我确有需要卫兄帮忙之处,这本是大学注集,现在还不完善,需专治大学的名家典籍。”

    “抄本印本,贡院里多的是,并不稀罕,只是我需名家亲笔,想要从中学习神韵,获得感悟,一举将这铸成精品。”

    卫昂听裴子云的话连连点首,叹着:“裴兄之才,来日必名传天下不在话下,我只有期待了。”

    “你这需求,就由我来帮忙,放心罢!”

    过了些时间,殿外雨就是停了,殿内都蜂拥而出,卫昂跟裴子云告别,匆匆回侯府,回到府中,门口府卫就是施礼:“公子!”

    卫昂略点了一下首算是还礼,入得院子,丫鬟正巧拿伞里面出来,一出来就说:“咦,公子,你回来了,我刚担心雨还会下,正准备去贡院找你呢,没想到你就回来了。”

    “公子我这么大的一个人了,你还用担心公子我?我无事,等会你去叫沈先生到我小院,我有事寻他。”卫昂坐回了位置,取出冷茶就喝了下去。

    “是,公子,我这就去请沈先生。”丫鬟向路而去,沈先生一般都在书房处理着事,要去寻也很方便。

    见着她去唤人,卫昂取出笔墨纸砚,开始研墨,没过去多久,就有着脚步声,门前就响起了丫鬟的声音喊道:“公子,先生已到了。”

    “请进!”卫昂研墨说着。

    门被推开,丫鬟领沈直进入房间,卫昂一看沈直进来:“你先下去,我有事跟先生说。”

    “是,公子。”丫鬟乖巧答着,倒退出门,转身将门带上。

    卫昂随口问:“先生,最近在干什么?”

    沈直却不回答,笑着问:“公子可是想通了,想参与府里的事了?”

    卫昂拒绝:“我还是读我的书,参我的道,先生勿要激动,我找你是有要事,我今天和裴子云一起去贡院,见他写了一本书,虽只是粗稿,但我翻了几篇,简直是言之凿凿、词意透辟、茹古涵今,能开得一处门径——我写给你看。”

    “公子,你若说诗词,我倒信,但你说此子现在就要著书,我却不信,著书立传,乃是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之重,裴子云年方十五,就算中得举人,写出《将进酒》,但要著书,却是太难想象。”沈直听了,就说着。

    卫昂笑了:“先生勿急,你知我从小聪慧,虽非过目不忘,但许多文章我只要看过一遍,我就记得。”

    “这册精深,我记不全,但短时间内记得几篇不成问题,我写给你看,你知道了。”卫昂墨研,拿起了纹龙狼毫笔,就写了起来。

    宣纸上,用的是小笔,写的很快,一刻钟不到,就写罢,吹了吹墨,拿着读,就是叹:“这篇文章字字皆经,沈先生,你来一看便知。

    沈直拿起宣纸一看,就叹:“公子这字又有着进益,不看这文单看这字,就是养目。”

    说完这才看着下去,先不以为意,渐渐脸有点变化,认真起来。

    “呼”沈直读了一遍,深深吐了一口气,也不说话,继续又读了一遍,最后读了第三遍,才放了下来,脸凝重之极。

    “三公子,你还不知道这篇厉害!”

    “此篇虽未成,但已见格局,要是成了,以后学大学者,必让道此子,看来我还是小瞧天下英豪,裴子云真是奇才。”

    “还请公子和此人多多亲近。”沈直拱手说着。

    “哈哈,沈先生,我也是这般想,只是裴兄还求我帮他寻得治大学的名家,想寻得原稿观摩,我平日不管事,许多事办不到,所以还请先生助我。”卫昂就把要求说了。

    “我就说公子你就这样寻我来,原来是为这事,我必不负公子所望。”沈直收敛了笑容,正说着,眸子就出现一丝幽。

    沈直出了门,就失了笑容,唤人吩咐了一声,就直奔着一处,这一处只有三间房,座落在侯府西侧,进来到处是大柜,柜内都是一分份文卷,一个个标着不同标签。

    沈直打开一个,取出一份文卷,标着裴子云,细细看了。

    良久,就有着府卫敲门,是刚才沈直命人去请着州内最大书商而来,这老板进门来,脸都是发白,上前跪拜:“大人,不知道您请我来,所谓何事?”

    沈直伸手将折扇打开,扇了扇:“你不要害怕,我家公子在寻专治大学大家名作的原本,我思来想去,也就是你能找到,因此命人请你来,你若将这事做好,好处不会少了你。”

    这书商抬起首,就看见了沈直的笑容,带着儒雅。

    沈直一招手,一人就端着银两上来,沈直指着十锭银子说着:“侯府赏罚分明,这是一百两银子,你先拿去作定金,若你寻到了书,公子满意,不会差了你。”

    这书商看着这十锭银子,脸上也一喜,看来候府寻着自己没有坏事,是要和自己做生意,一时间就是欣喜。

    刚才店中与人对账,突被府卫唤了过来,还以为自己得罪了侯府,吓的全身颤抖,不想是要找书,就谄媚:“多谢大人,小人必给大人找来。”

    沈直点了点头,对着书商的反应十分满意:“找到就尽快送到侯府来。”

    “是,大人。”书商连连应着,见沈直挥手,这才退了下去。

    侯府大门有车马急行,府卫迅速在门前停下分布两侧,驱散闲杂人等,济北侯才在府卫保护下下来。

    一人才刚引着书商出来,听着外面声音,知道是侯爷回来了,拉着书商回避,只是还没避开,府卫进来,就与书商跪在一侧。

    府卫护卫,侯爷过来。

    书商抬起头,就见一个中年男人穿着蟒袍,在府卫保护下一路前行,在身侧而过时,一个近卫扫了一眼过来,这书商只觉身子一冷,低下脑袋。

    过了一会府卫离去,仆人才站了起来,扇了扇灰:“起来,侯爷已经过去,我送你出去!”

    这书商也擦了一把冷汗,刚要离开,又见一些偏将副将而来,脸沉凝,甲叶连声,带着肃杀,这书商看着,大气不敢喘一下,跟着下人出门。

    侯爷一回到府中,就是直接奔往议事厅,进入大厅,侯爷是直上坐了主位,脸发青,向着府卫说:“给我请沈先生。”

    “诺”这府卫一行礼出去。

    片刻,十数个偏将云贯而入,见着侯爷,单膝跪下:“拜见大帅!”

    甲衣碰得一片响。

    “起来。”侯爷环视了一下左右,带着一丝冷峻,见着这批偏将分列左右,恭谨如前,才稍缓了些脸。

    这里是侯府,不是军营,稍过一会,丫鬟端着茶而入,给侯爷和这些偏将上茶。

    场内一片寂静,没有人说话,一个丫鬟略抬起了首,见侯爷脸铁青,这些偏将也是带着杀气,丫鬟不由兢兢战战不敢直视,听闻着以前婢女就有伺候侯爷时摔碎茶杯,拖出去打死,想到这里身子就是一颤。

    茶端在桌上,侯爷一挥手,丫鬟都是退出,除侯爷贴身府卫,府卫都是退下把守四周。

    一个络腮胡子偏将,上前一步:“侯爷,今天这事,分明是都督府在打压我们一系,开始剥夺我们军权,自朝廷派了总督,这些人都忘记侯爷的恩惠,反过来对付侯爷,洒家实是难受!”

    一个副将也上前一步冷笑:“侯爷,此事必不可忍,我们必须想着办法反击,不然侯爷大权就要剥夺,到时谁知道会出什么事?”

    这些人说话时都带着杀气,原济北侯主管安州,现在将大权交出,这济北侯一系都渐渐冷落。

    一个平日里颇被侯爷器重的谋士,就向前一步:“侯爷,天下平定,大局已定,由武渐文,现在不止我们,还有别的侯爷都在交权,我们抗衡不得,现在顺应大势交权,以后还能保住富贵。”

    一个偏将出列,对这人大骂:“竖子,你此举是要置侯爷何地?”

    场内分成两派,一派不能忍,一派交权保平安,侯爷脸不好,听到自己属下还在争论,一时间就是怒火冲心,大怒:“都给本候退下,谁也不许争吵。”

    场内的人都脸变化,不敢说话,一时间安静,过了一会,一人才是上前:“侯爷,最近倭寇猖獗,侯府封地也受到不少影响。”

    场内议论起来,都眉头紧皱,半个时辰议事才算过去,诸将一一退下。

    一卫上前禀报,侯爷才露出一丝微笑:“让沈先生过来!”

    殿内空空,这人转到候客厅,沈先生喝茶看书,上去:“沈先生,侯爷已议事完毕,请您过去。”

    沈直把茶杯放下:“我现在就去。”

    说完进了议事厅,侯爷见着沈直进来,就说:“沈直,今天这些事,哎。”

    沈直就低声说:“侯爷何必发怒?天下已定,这些人虽是侯爷一手提拔,也起了心思,却是正常。”

    侯爷沉默片刻,却问:“事情办得怎么样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