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七十三章 大学注集
    裴子云看了一眼礼物,接过茶呷了一口,淡淡问:“又有人送礼了?”

    管家黑胖身材,对裴子云更是敬重,小心答:“是,还有请贴。”

    说着呈上,裴子云接过略看一眼撂下,说着:“放出风声,就说我准备精研学问,考进士,少些应酬。”

    当了道人自然不能进一步科举,但大部分人不知道就可以了。

    这些日子,州府都在盛传安州出了一个大才子,裴子云在文宴上作将进酒,一时间读书人都在抄录这诗,久久品味,用名士张安之话,这诗有仙气,百年未出这种名篇了。

    傅府每日都有着宴会邀约,都要请着裴子云去,裴子云一一推辞,说受了些风寒,这名声传播要的就是一个贵、稀,要是和大白菜一样就不值钱了,所以尽量推辞,选择贵重文宴去,几个月一篇足矣,在地球上叫饥饿营销。

    “第一步完成了,现在是进行下一步。”

    傅府的藏书都不错,只是自己要取得名声,光诗词还不够,还要著书立志,参照着前世记忆,不由暗暗庆幸。

    只要一想,自己读过的知识,就历历在目,这应该就是梅花的作用,话说原主记忆,除了故意不给之处,别的也和归档一样清晰。

    仔细自记忆里搜索,除了诗词,就是自己读过的注解。

    “想不到前世炒股失败,舔着伤口,想自故纸堆里寻些安慰,却得了不少珍贵的宝物。”

    “比如说大学注集,这可是集后世研究之大成。”

    “论著不是越多越好,事实上只要有几篇代表作就可。”

    裴子云在楼上苦读,铺开一张纸,磨好墨,挑了支写小揩的笔,沾墨点了点,再在纸上运笔,凭对大学注集的记忆,默默写文,写得很快,挥笔刷刷写下来,一天就能写三千余字。

    这天写完,把笔丢进笔洗,裴子云取出一看,已经厚厚一叠了。

    “大学注集已默写而出,但肯定和这世界有不同之处,要在这世界成就开山怪,就得取得更多文意进行对照,润。”

    想着,就自书房出来去寻傅举人。

    傅举人正在院子的亭子里晒着太阳,手里持者一本书看,裴子云见到请教,傅举人听着裴子云,思虑了一下,这才回答:“你的意思,是寻着更多微言大义的书要看?”

    裴子云答:“是,傅叔,我这些日子,思虑大学,有了一些初步构思,就想着再多读些书,写一些文章。”

    “贡院藏书最丰,历经数朝,你是举人可自去。”傅举人指点说着。

    裴子云告辞,回去把书册用纸线订了,想了想,又包了油纸向贡院而去,见着贡院书库,不时有人自书架上抽出典籍,拿至案前读书,裴子云大略通读了一下,书还可,只论述还是少了,重新进入书库寻着书,过了一个时辰才出来。

    列了一个目录,这些书就堆在案上,手里拿着几本书,这些书都是大学注,裴子云自一个油包内,取得几篇已经抄录的文章,对照贡院文集。

    “此世先贤,经过千百年演变,也自成格局,自己抄录大学注集,在此世界虽还是宗师格局,可还要根据此世界精益求精。”

    “不过单是自己,这千卷万册,要看到什么时?”

    “我当然不会矫情,可这这书库所藏都是抄录,不是原本,自不能吸取增长学识了。”想到这里,裴子云的叹了一口气,按照原主记忆,此世界仙道第三个肉身成圣者,就在这十数年内出现,而给自己的时间实在不多了。

    “裴兄,原来你也在。”裴子云正叹息,突听见了一个声音,裴子云看去,卫昂正手持折扇进来。

    “卫公子,你也来借书?”在外面,松云门弟子多数以世俗相称。

    “是啊,自上次文宴,读了子云你《将进酒》,只觉得再看别的诗词,就觉得索然无味,就来贡院借几本文章回去看看,不想你也在。”

    裴子云哑然失笑:“是啊,我只是来,都已看完,卫公子,既是巧遇,就一起进去,我还书,你。

    “行。”卫昂也不啰嗦,和裴子云进去。

    过了半个时辰,卫昂找了书和着裴子云出门,只是这天气说变就变,卫昂就是抱怨:“这天气,早知道出门时坐车了,我们要赶紧,不要等会下雨淋湿了就不好了。”

    说着出门,两人才行一会,本来想寻辆牛车,结果天上就是下雨,裴子云和卫昂只得去躲雨。

    这附近没有躲雨的地点,两人都将书塞进了怀里,向着前面跑了一会,一个小祠出现在面前,于是都躲进去。

    两人向着周围一看,不少人在大殿前躲雨,中间有二三个书生也在躲雨,一个书生就是骂着:“这天气真是晦气,刚才还是好天,没想到突就下雨,还下的这样大。”

    “哎,下这么点雨算什么,你听说了没有,在东面沿海的几个县,都受了倭寇袭击,连福门县都被打破县城,县令殉国了,主要是那里灾情严重,有不少人响应倭寇,杀了不少人,还有不少女人被劫走了。”

    卫昂听着这话,脸也有些不好,书生还在说话:“倭寇不会打到州府,我听人说,这些倭寇里有着妖人,所以才能四处出击,劫掠沿海。”

    “都别说了,我们去拜拜神,求神保佑,这剿灭倭寇,还是要看朝廷。”又一个书生说着,就是向着殿内而去。

    “这样,那我也得拜拜神才行,求神仙保佑。”

    “走走,躲雨无事,我也跟你们一起。”

    听着这话,裴子云有些诧异,现在大徐开国,倭寇也敢侵犯?

    原主记忆,这时还在村里读书,并不知道太多消息,也不关注,现在听闻,才发觉这世界有倭寇,还有妖人?裴子云暗想,莫非这个世界也有着日本阴阳道的阴阳师?

    裴子云想着,感觉肩上被卫昂拍了一下,回首,卫昂叹了一口气:“民间疾苦,我们也去里面拜拜,求神为倭寇袭扰的灾民祈福。”

    “求神?”裴子云差点想反驳,这是政事,与神灵有多大关系?但是话才到口中,又想明白了,这世界是有神灵,自然不同。

    两人进得大殿,一个女子在大殿内祈福,这祠奉的是一位女神,这祠不大,但进了祠,里面都用五土夯实,正中一条道用石板,正殿门口是一座铁鼎,香火缭绕,再进去也是香烟袅袅。

    雨天,有些暗,看不清,但见帐幔垂下,隐供着一尊女神,这女子嘴里连连说:“愿娘娘保佑我爹爹能避过贼人袭杀,安全脱难,若是愿望达成,来日必定日日供奉,还望娘娘保佑我父!”

    言语悲切,一时间刚进来的众人都暗生悲切。

    裴子云想起了当年倭寇百年,一时间恍两世重叠,那个世界倭寇之害根深蒂固,不知害的多少人家破人亡,此时见到这场景,也心有戚戚,对这世界多了一份愿景,问着:“这女神是谁?”

    “你问的是不是正祀?”卫昂就笑着:“都在州城这条街上,肯定都是合法,这位是罗夫人,前朝有过封号。”

    “原来如此!”这裴子云知道,前朝所封,除非特旨,新朝也是承认,当下就取着香上前。

    祠侧有个桌子,贴着告示,桌上摆着纸笔,还有个功德箱,祠祝是个中年人,身穿着灰布袍,起身上前来:“这位老爷且慢。”

    殿内众人都诧异看向这祠祝,祠祝四扫一眼,见到众人诧异,就请裴子云到一侧小声说着:“刚才娘娘说了,公子上香,自是欢迎,只是公子携带宝物,气成三,观里娘娘不敢当此一礼。”

    裴子云就诧异:“我身上只带了五两银子,还有几张银票,哪有什么宝贝?”

    “就是公子手上拿着这个。”

    “不过是书而已。”

    可祠祝指的就是油纸包着的文集,就听着说着:“若公子真要见礼,还请将此放在一侧。”

    听着这话,裴子云若有所思,自己两世都没有习得望气术,不能见气,祠祝往往都是通灵之人,能感神灵,才会选中成祠祝,看来这祠祝必是见到了异象,这才阻挠,只好罢了,心中却有了想法,看来这大学注集,就算不修改,在这世界内必也是能开得一方格局。

    卫昂已施礼完,见裴子云回来把书放在一侧,说:“我来拿着。”

    说着把着裴子云的书接了过去。

    裴子云并不在意,这些本是要发表,这卫昂相交也有段时间,却是不错,不至于抄袭了。

    上前取香奉神,裴子云前世自己不信神,这一世求仙问道,有原主前世记忆,上香祈愿没有问题。

    卫昂在一侧,因无聊翻着书,原本只是随意,这一看眼睛都直了,连连一页页翻着,裴子云回过首来,张玠玉看着文稿一会才反应过来,就问:“这书,可是你所做?”

    “当然是,只是这册还不不够精益求精,有些不完善,准备还要磨一磨,才能算成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