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七十二章 将进酒
    酒喝到正酣,裴子云刚跟傅举人碰了一杯饮下,陈近春和虞光茂知道裴子云文采,也就不上来自找苦吃。

    就在这时,沈直是走到了裴子云这桌前,带着两个下人,一个端酒壶酒盅,一个端笔墨纸砚。

    沈直倒着酒陪裴子云这一桌饮了盅,这才笑着对裴子云说:“沈直久闻解元大才,今日恰逢其会,吾有个不情之请,还请解元作上一首诗,也好让我等见识一下解元风采。”

    裴子云正和傅举人、陈近春和虞光茂聊天吃酒说着文章,见到沈直来请,众人也不觉得诧异,裴子云本就有着文采,更中得解元,受人注目,这几日中举文章集册流出,一读下的确精彩非凡。

    本来士林还有着声音,这文册一出,就算是有些人心里不服,也不能明目张胆说出去了——谁都有鉴赏力,指鹿为马可以,你得有着这权力,等闲秀才举人打滚,只会让人看轻。

    裴子云抬首一看,卫昂跟在沈直身侧,见到裴子云看来,对着裴子云眨了眨眼睛,给了一个暗示,裴子云这才反应过来,想必是卫昂给自己这师弟一个铺垫,广播名声的机会。

    这正合自己之意,心中这般想到,裴子云就是站了起来,笑着:“作诗只是小事,不过先生空手请我作诗可不像话,若沈先生愿意奉酒三杯,我就作上一首又有何妨?”

    沈直也是名士,当年曾闻名一时,此时要沈直奉酒,这就有点过份了,一时间场内的众人都有些不快,连一旁指示沈直上前邀请作诗的卫昂也有些惊愕。

    裴子云见到沈直来邀请,心里就有打算,要出名就要有才华,发挥才华的地方,自己将来不会去举仕,不用担心名声过大,此时不必谦虚,这沈直也是名士,若为我斟酒,就证明我更在沈直之上,只要做出来诗篇能动四方,这名声就可攒蓄,第一步就算是达成。

    在场有些静默,亲近些的人,傅举人、陈近春、虞光茂都有些担忧,此举要是能写出名篇,就是名士风流,要是写的不佳,就是狂妄无知,这待遇是一个天一个地,不由渗出冷汗。

    沈直虽仅仅是秀才出身,但久跟着济北侯,挥笔之间大将跟从,谁敢仅仅把他当秀才看?

    许多年没有遇到这事了,沈直盯着裴子云看了一会,这才开口笑着:“不过是斟酒,这有何难,来人,给我拿酒来。”

    就有一个仆人取着酒送这上来,沈直接过了酒,取着三杯一一倒上,双手捧着酒盘上前。

    亲近的几人傅举人、陈近春、虞光茂不由有些担心,此举要是能作出名篇,就是名士风流,要是质量不高,就是自取折辱了。

    裴子云取过这酒,三杯连饮,只觉腹中就有着一股热气涌上,喊:“好酒,给我拿笔来。”

    沈直身后一个下人将笔墨纸砚奉上,裴子云取一个空桌铺上,卫昂就是上前接过了墨说:“裴兄这做派,看来是要出千古名句,我来磨墨就是。”

    卫昂说完就是取过墨,轻轻研磨起来,墨研磨完毕,这卫昂才是推开,饶有兴趣的看着裴子云,裴子云取过笔,就是下笔写了起来:将进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这世界也有黄河,也是著名大河,裴子云直接用了没有改,这正是李白闻名天下的将进酒。

    裴子云每写一句,卫昂就念上一句,才只是三句,顿时人人变色,座上百许人,个个倾耳,场上鸦雀无声。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句念完,场内先是静默,接着就是哗然,卫昂、沈直、傅举人、陈近春、虞光茂都不敢置信看向了裴子云。

    沈直端着酒,上前叹着:“原本解元让我斟酒三杯,我还想看笑话,不想今日才知大才,如天上谪仙不可近看,又如海水不可斗量!”

    “我自罚三杯。”说完就是将杯中酒饮下,又说着:“你文章我都读过,实是命世之才,奈何入了道门,不如还俗罢了,将来必定登科。”

    裴子云说着:“人生短暂,朝朝暮暮,我考取举人只为安慰家人,现在家人安康,我只愿平身游四海,扁舟一方,做逍遥儿郎。”

    沈直听了,目光晶闪,望着裴子云起身敬酒远去,长长吐了一口气,转过脸来,说:“可惜了。”

    傅府

    大徐而立,少有宵禁,眼下虽静街,家家户户灯光大半熄灭,但有些大户人家还点灯,话说宴会而散,一行人各归,虽大半醉了,但许多人还念着将进酒。

    傅举人回到家里,大门悬着灯笼,一个人见着牛车回去,就上前迎接:“老爷回来了?”

    “把裴公子扶进去,给些醒酒汤。”

    裴子云作了此诗,名震全场,无论是敬意还是嫉妒恨,敬酒者蜂拥而上,哪怕修得内壮也只得大醉而归。

    傅举人这时还保持着几分清醒,吩咐说着。

    说着沿甬道进了一处楼,见虞云君已回到小院,房间内点着烛火,傅举人一叹,轻推开门进入房间。

    虞云君正在写文,小萝莉初夏已在床上睡去,听着推门的声音,虞云君抬首一看,笑着:“原来是姐夫来了。”

    “云君,你看看这篇诗。”傅举人说完就是将诗篇递了过去,虞云君有些诧异,这些年,自己虽住在傅府,可是姐夫为了避嫌,入夜从不过来,这次却是破格了,当下就接了,在烛光中看去。

    “好诗!”看着,她倏回身,目中一亮:“是谁的诗?”

    傅举人说着:“这就是你乖徒儿今天所作,你没有看过场面,上百个举人和名士都惊呆了,这表情真是精彩。”

    “卫昂更是把济北侯给他的如意都取来,赠给了你乖徒儿。”

    “此举大是破格,但在场的人都无一反对,连沈直都没有反对。”说着,傅举人长长吐了一口气:“此子之才,不逊于那人,难怪你突心动会收他为徒。”

    听到傅举人这话,虞云君的手就是一抖。

    “那人!”这话里有话,她自是明白,顿时一个少年出现自己的眼前,似是清晰,又似模糊,这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更订着亲事,只是有缘无份。

    虞云君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又仔细将诗篇读着,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读着这诗,不由流下了泪。

    “哎,一样惊才绝艳,一样的少年。”傅举人望着灯光,幽幽说着。

    虞云君无话,原她只是负责观察,寻找可靠苗子,由门中长老引入门,但她最终自己收下了裴子云,这时给姐夫一点,就明白过来。

    “见着此子,就宛见到当年,模样不似,但才气神色,却依希相似。”

    “原来,这就是我的心情?”

    侯府

    入夜,烛光摇摆,扶桑武士跪在沈直面前,沈直这时已经没有刚才的激动,正在写着信,信件写好封住。

    沈直这才将信件递给了这扶桑武士,说:“按照上次地点,去将信件交给接头的人,让他们按照信上要求去做。”

    这房间内灯光也不是很亮,烛火飘摇,让房间阴暗不定。

    “嗨,沈先生请放心。”只听这个扶桑武士这般回答,脸上看不清表情,叩了下,就转身就是推开门去。

    门外同样是三个扶桑武士跟随在后,侯府开了一道后门,门外已备了四匹骏马,扶桑武士领着三个武士登马,一路急行消失在夜中。

    海岸

    夜晚吹着海风,带点海腥味,海水拍打水岸,一艘小船停在岸,上面站着几个扶桑人,一个武士为首,几个浪人跟随在一旁,手里都握着刀,警惕看着四周。

    这时只听马蹄声在岸响起,这几个浪人都抽出了刀,近了在火把下,一个扶桑武士领三个人骑马而来。

    见到这个扶桑武士,船上的武士伸出手示意将刀收起来,并且下船。

    见到这人,扶桑武士也不多说话,掏出信件:“这是沈先生要你们办的事,希望你们尽快办好。”

    船上武士接过,就着火把看着,看完了,面无表情的把信凑着火烧了,回首:“嗨,让沈先生放心,我这就配合。”

    “嗨,拜托了。”这扶桑武士鞠躬说着。

    这船上武士也不多话,登上船,一挥手,船就乘风离去,海风在哗哗而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