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七十一章 扶桑武士
    初冬·细雨

    裴子云坐在窗前听着细雨打窗,一转眼,本来在卧牛村拼死挣扎的少年,现在已经是解元,并且入了仙门。

    叶苏儿,你现在在哪里呢?

    裴子云怔怔地望着窗外,良久深深吐了一口气,话说贡院,裴子云去了几次,发觉除第一天,余下来人不多,多半觉得这些是老生常谈。

    可裴子云听的津津有趣。

    “古代的礼,其实就是梗直,君臣,父子,上下,分的清清楚楚,并且按照这规则排队分果果。”

    “现代呢,还是君臣,父子,上下,还是排队分果果,只是由显规则变成了潜规则,但这一明一暗,就是进步。”

    “不能说没有进步,也不能说改变了本质。”

    “一言而总之:还是吃肉,只是吃相好看了些。”

    裴子云自觉受益非浅,现在虽住在傅府,每天早上卯末起床(六点四十五分),梳洗完毕,用了早点,进行读经。

    午时用中饭,再读经,并且进行一小时的修炼,不是不想修炼,而是内壮阶段,完全靠新陈代谢进行,这不能拔苗助长。

    晚上再读道经。

    不知不觉,就是大半月,进入了十一月,贡院上完第二日,陈近春和虞光茂这两位举人就来拜访,邀请着裴子云出去游玩一叙,裴子云没有推辞欣然前往。

    小萝莉初夏原本也是要跟着一起出去玩耍,被傅举人一声“胡闹”呵斥回去,这世界虽开放些,始不是裴子云原来的世界。

    小萝莉初夏被傅举人呵斥,嘴巴一瘪眼泪汪汪的进了院子,躲进房间。

    当裴子云回来时,小萝莉见到裴子云就一声冷哼,不睬裴子云,似都是这个小师弟的错,害她受了训斥。

    这几日没有了初夏,裴子云安心在房内寻思。

    “要成大功,就要有影响,这世界也喜爱诗词,文人骚客每当闲暇都爱以诗词会友,幸前世自己炒股失败,在家中时光,每日咬牙用古诗打发时间,不这辈子有了用武之地。”

    “有力量才有尊重。”

    “这个世界道门有力量,所以也有着排队分果果的资格,为朝廷立功,就有封赏,这或就是自己的机会。”

    裴子云打开窗,风吹着进来,一时觉得惬意,这日子相比转生而来拼搏就有些轻松,难得休闲,只是自己要掌握先机,时不待我,还需要揣摩,看何处下手。

    就在这时,听门外有仆人敲门,说:“裴老爷,是侯府三公子递来帖子,说明日中午宴请着老爷。”

    裴子云开门,仆人将着一张镀金请帖递上,裴子云打开一看,笑着:“我明天这就是去赴宴。”

    第二日,侯府牛车到了府前,裴子云和傅举人分别上了牛车,一上车,裴子云这才发现,里面是前后两座,备着一个桌子,一个丫鬟服侍,取出一个银瓶,倾一杯温酒伺候。

    裴子云只觉得浑身放松,暗想这侯府真是享受,这一路风平浪静,抵达一处门口,就有人到裴子云面前说:“想必是裴解元?公子已在等您了。”

    听着这人的话,裴子云扫了一下周围,傅举人的车似刚才路上堵了一下还没来,那就先去,裴子说:“带路。”

    这人引着裴子云入去,这不算侯府,只能算是别院,但也面积很大,花园里藤、树、蔷薇搭成花洞,又行了一段,零散种着几株茶树,用竹篱笆扎着,小院中雅静非常。

    引着裴子云而来人到了门前,就是轻轻敲着门:“公子,裴解元到了。”

    “裴兄,请进。”卫昂声音在房内响起。

    裴子云推开门,卫昂正专心煮茶,用一把小扇,全神灌注,裴子云打量了一下,房间内很朴素,多是竹子编制的用品,竹桌、竹椅,竹床,在墙上则挂着一些山水画,或一些诗词,尾上题名都是卫昂,可算一流。

    就在裴子云房内扫了一圈,卫昂茶已经煮好,拿起茶壶,将着桌子上的茶杯都是斟上,见着裴子云还在站着,说道:“裴师弟,坐,还请用茶,尝尝我的茶艺。”

    卫昂伸手将着茶杯往前一推,裴子云上前将着竹椅拉开坐下,取过一杯茶就是小口抿了抿,入口甘甜,带一股清香,前世在地球时也是这般,就是怀念,有着滋味,就是慢慢品着。

    “师兄真是好茶艺,要是每天能饮上一杯,能多活上十年。”裴子云笑说。

    “哈哈,裴兄谬赞了,我这茶艺还不算精,以后我带你去见一个茶道大家,只是在这喝茶也无趣,我带裴兄出去在侯府看看。”卫昂笑着起身领着裴子云出门而去。

    出得小院没有多久,两人一个扶桑武士就是匆匆路过,裴子云看过地方志,这世界也有扶桑,倭寇也是安州一大祸患,见有着扶桑武士在侯府出现有些奇怪,问:“卫师兄,府中怎么有着扶桑武士?”

    卫昂笑着:“不必惊疑,这是家父以前在战乱时收留的一个扶桑武士,当年天下动乱,这武士没有去处,就投靠府中,我父亲宽宏,因此也没有强令改服,就这样留在府中听命。”

    看见扶桑武士,裴子云有些联想,但没有说,侯府很大,跟着卫昂一路闲走,一路上有着不同小院分割,奇花异草,各样奇石假山。

    跟来时不同,没有多久,一个转弯穿过了一个门,一个小湖就是出现在眼前,这湖中还有着一座岛,岛中有着一个亭子。

    卫昂在前引着路,从石板路直上了岛,这岛上不大,长宽不过七米,种着几颗垂柳,两人坐下说了几句,就有一个丫鬟匆匆赶来:“公子,公子,要开宴了,管家命我们赶紧来找您。”

    卫昂也不在意丫鬟,笑着:“开宴了?好,我和裴兄就过去。”

    这卫昂说完就笑着起身,转身跟裴子云:“裴兄,本想带你在侯府多逛逛,看来只有下次了。”

    “这个小事,我们去宴会。”裴子云笑着。

    “公子,解元,你们快一点,沈先生和管家急了,这才叫我来找你。”丫鬟匆匆说着话。

    差不多过了一刻钟,三人才到宴会场所,等在外管家就迎接了上来:“哎,三公子,马上就要开宴,您就不见了,您可答应侯爷今天主持文会,沈先生早在等您,都催了多遍了。”

    卫昂听着管家的话,就说:“无妨,我只是兴致来了,领裴兄在后院走了走,我们进去开宴罢。”

    卫昂说罢,就向房间而入。

    “请,裴解元,里面就是。”管家引着裴子云进大厅,房间内一座座酒席,此时不少文人骚客,名士举人,都带着笑意,相互之间说着话。

    卫昂一进得大厅,沈直迎了上来,压低声音:“三公子,就等你了,等会就由你来开宴,可不要怯场。”

    “不过区区文宴,有什么可畏惧。”卫昂低声答着。

    卫昂上了主位,大声:“诸位,我素来爱文,因此请家父办了这场文宴,请得诸位前来,大家一同谈诗论词,岂不快哉。”

    “当然,有文无酒可不行,来,我们先干了一杯。”

    随着卫昂的一番话,大家都是动起手。

    这文宴是中举必不可少的历程,不少封了爵位贵族都喜欢邀请着举人办宴,这些举人都是未来大徐后备,留下人情以后都好办事,更能加深举人之间关系。

    就在卫昂说话时,裴子云就见到了傅举人也在,还有陈近春和虞光茂,还有着空位,就是招呼着裴子云坐。

    傅举人低声问:“刚才你去哪了?我进了文宴,发现你没到,还以为你得车在路上耽搁了。”

    听着傅举人的话,裴子云是压低这声音:“刚才卫师兄,请我去喝了一盏茶,耽搁了。”

    陈近春和虞光茂也是行礼:“裴兄,有礼了。”

    裴子云还礼,四人都是熟识,这时就有歌女进来,蔓声而唱,傅举人是压低着声音给裴子云介绍众人,指着一个老者:“这是蒋中,前朝举人,也是在家中读书,很有些名望。”

    “还有那举杯的中年人,别看仅仅是秀才,但名震全州,是名士。”

    傅举人对这些名士更有着熟悉,给着裴子云一一介绍,倒是让裴子云开了不少的眼界。

    卫昂开宴,都是谈文论道,行令喝酒,一时间其乐融融,偶尔就有着别桌端着酒来,拼诗斗词,输了的就是喝酒,就是热闹了起来。

    卫昂见到开宴,大家都是喝酒行令,只是他被安排着主持,一时间就是心痒,压低着声音沈直说:“沈先生,要不你来主持,我下去跟人喝酒行令,坐在这规规矩矩实在太无聊了!”

    卫昂这桌没人上来灌这侯府三公子酒,也没有人来挑诗斗词,的确无聊。

    “公子,你既答应了侯爷,您就在这安安稳稳坐着岂不是很好。”这侯府三公子这般洒脱,让沈直也颇是头大。

    卫昂眼睛转了一转,想了一个主意,靠近沈直耳侧说了几句,沈直听了,眼前也是一亮,说:“既公子有这主意,就按公子说的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