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六十九章 脱颖而出
    “百兽戏!”

    裴子云凝神静气,把架子缓缓拉开时,虞云君和赵宁都眼睛一亮,而待裴子云的动作由缓而快,但快到一定程度,立刻恒定时,都不自觉微踮起来,相互看了一眼。

    “这不可能!”这就是两人的想法。

    正常人无论学拳还是学法,都要十几天半个月,这还仅仅是指学个表法,把这表法精熟,没有一年半载三年五年根本没有可能!

    所谓天才无论怎么样复杂都一眼就会,其实就是这表法,但现在,这别的不说,单是这既不快又不慢还保持恒定,就立刻使两人傻了眼。

    “宗师,不,是接近宗师。”拳法使到了这程度,已得了精髓,可以说,单是别的都不修,就靠这入门百兽戏,久而久之,就可以使全身气血神髓融和一片而成就人仙。

    凡人中几百年或会出一个这样的人,这就是所谓的以武入道,以舞入道。

    “内力浅薄,但气运诸窍,养的精髓,入得内壮。”

    “可以说,火候不在你我之下,只是到底心悟还是一场空,必须落得实处,所以才有此相——精纯。”

    场内四人震惊,虞云君大喜,脸上止不住的笑意。

    小萝莉初夏拍着手:“我有这样一个师弟,我以后就可以横着走咯。”

    虞云君伸出手去,往初夏额上一点,说:“你打算变成螃蟹?小夏!”

    赵宁脸微变,又看了一眼,眸子晶然生光,只这一瞬,就明白自己几年教书,反错失了一个修道天才,但此时还能笑着:“你这样悟性,实是可怖,再努力些,就可入外门前三了。”

    “啪啪啪”一个少年从大殿门口进来,刚才这侯爷家三公子卫昂就在殿外看着,一进来就是鼓掌,笑着施礼:“师叔师伯,卫昂有礼了。”

    卫昂跟师叔师伯打完招呼,这才面向裴子云:“昨日裴兄刚来,就见得仪表堂堂,一表人才,今日一见果名不虚传,看来这真是我松云门之福,说不得本门也要在裴兄手下发扬光大。”

    原本这指导,就没有隐藏的意思,在这大殿指导,如果有人愿意来听,也不会拦着,只是这个时辰外门弟子都在修持,没有多少人在,这卫昂在门口听到了指导,见得刚才表现,一时间觉得欣喜,这才进来。

    裴子云听着声音就是抬首看去,人见过面,昨日来总观,就见这人和宋志一起,此刻再见就想了起来。

    济北侯、三公子,卫昂。

    瓜子脸,两点浓眉,目似点漆,穿着不是道袍,而是长袍,原主记忆此人很是低调,只是这时神采飞扬,与记忆不同。

    宋志就笑着:“师兄是解元,以后住在州城,就可和你经常来往,州城有两位师兄主持,想必的确可以发扬光大。”

    说罢,又向着对虞云君和赵宁说着:“师叔师伯,我还有事,就此离去一下。”

    他显得很随和,说着施礼告辞离去,出了门,这才阴沉了下,自己是嫡传之首,是松云门大师兄,可不曾想出现了裴子云这种妖孽。

    看宋志远去,裴子云心中冷笑一声,由于原主蹉跎,又是带艺入门,根本无法争取成为门中核心。

    再说那时晚了,宋志已成了掌门弟子。

    松云门受祈玄派攻击,原主为了抵御,暴露了梅花,这宋志就出卖了原主,换取了松云门成为附庸,自己当了掌教,这深仇大恨,却很难化解。

    而且根据原主记忆,谢成东怕已经在祈玄派中崛起,十数年卷席道门,自己的时间也不多了。

    不入嫡传,不成地仙,自己单是为了生存,就必须抢夺机缘,成为五个之一,甚至登上掌门弟子位置。

    只是自己虽有着前世记忆,可法力自己还来不及攒蓄,更急迫的是,这掌门弟子之位已差不多要落定,自己再不争取,这一旦定下,可就没有办法夺位。

    “这宋志本身据说是门内长老转世,和现在掌教有深厚关系,因此能动员师门的力量,加以统筹,这些年来建立不少功勋。”

    “这卫昂是济北侯的三公子,济北侯跟随圣上南征北伐,建立大功得封为侯,虽现在天下已定,由武转文,但势力依旧很庞大,有卫昂加入本门,办了不少大事,这点是家世。”

    “一个有家世,一个有师门,自己想与他们分庭抗礼,可是不易。”

    “不过,按照原主记忆,自己的确得短时间达成,要不哪怕我修的再好,都很难有机会了。”

    想完,就见着虞云君和赵宁脸都是有点冷,又想:“哼,宋志虽掩饰,但两人哪能看不见?”

    话说虞云君就吩咐:“你既已熟悉道法,那就自己去修罢。”

    “是!”裴子云就躬身答应,出了去。

    见着裴子云出去了,虞云君这才掏出通讯符箓,用手指一点,通讯符箓上就有着灵光闪烁,一个老者出现在符箓之上,虞云君和赵宁都是见礼。

    这老者出现,就是笑着问:“虞云君,赵宁,所谓何事?”

    “掌门,我徒裴子云,昨日授得道法,今日就已贯通,更通了法术,因此向掌门请荐,引入内门。”虞云君就说着。

    “有这事?”这松云门掌门一时间就是一愣,就是沉思。

    “是,掌门,我可为虞师妹作证,我亲眼所见。”赵宁也进了一步说。

    “有这事,看来此子真与我松云门有缘啊,也是近道之人。”松云门掌门就是笑着说。

    “掌门,你看是否引入内门?作嫡传种子?”虞云君问着。

    松云门掌门沉思一会,吐了一口气:“两位长老,这事不妥,内门看修行,嫡脉种子不但看修行,还得看贡献。”

    “要入内门,裴子云哪怕天赋再佳,规矩是破了天门,成就阴神。”

    “要成嫡传,也得自内门挑选天赋,道根,福缘,大功来入手,此子虽有天赋,但终入门太短没有做事,修为也没有达到,这样就是坏了规矩。”

    “而且真是天赋,修行上抵达内门条件只是时间问题,没有必要破格,你们两位长老多多提携照顾就是,还能培养师门情谊。”

    虞云君和赵宁对视一眼,其实虞云君这一脉,推举一个弟子成嫡脉是很自然的事,再说这弟子的确出。

    可掌门现在不肯,不是永远不肯,而是不想在这节骨眼上,给宋志带来竞争压力——嫡脉可是有争夺大位的资格。

    “虽说转世后,其实早不是掌门师尊了,可掌门还是放不下。”想到这里,两人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答:“诺!”

    话说裴子云和卫昂听着吩咐离开大殿,小萝莉初夏也跟在一旁,拉着裴子云的衣角一起出去了。

    三人一同说话,小萝莉初夏有点让人头疼,卫昂却好耐心,一路陪着,半途,卫昂笑着提议:“师姐,师弟,要不你们去我侯府坐坐,不远,也算是尽一下地主之谊了。”

    “好啊,好啊。”小萝莉初夏就答着。

    “多谢卫兄,只是我刚通道法,还需稳固,望卫兄谅解。”裴子云听着这话,拱手说着,他想起了为什么卫昂现在神采飞扬,但以后默默无声了。

    “我记的不错的话,这济北侯后来卷入大案,削爵处死,此人虽得师门庇佑,勉强脱罪,但失去了家世,自是落魄了。”

    “这种人家,却不宜多接近,特别是上门。”

    “小师弟不去,那我也不去了,师弟,我下次再去你家玩。”小萝莉说,说完就是拖着裴子云去玩了,这外门总观,小萝莉也第一次来,就有兴趣,拉着裴子云去逛,裴子云拗不过,就被拖着走了。

    卫昂则笑着出得道观,乘着牛车向侯府去。

    侯府不是很远,半个时辰就到了,就见一排持刀甲士钉子一样站着,卫昂不在意的进去,沿着走廊折过一带假山池塘,突看见了一个陌生的武士,这武士黑红的脸,身材虽矮小但似铁铸,透出剽悍之气,话说就算这样,在府内精锐云集,也并不出奇,只是穿着不似是大徐的人,想了想:“扶桑的武士?”

    卫昂眉一皱,才想着,又见着一人自书房转了出来,这人年四十左右,苍白的脸上带着倦容,卫昂就是一怔,施礼:“沈先生。”

    这人是沈直,名号仅仅是侯府文书,济北侯权重威严,文武将吏参见时都不敢抬头,而此人却一身白衣,纵谈大事,实得侯爷器重,因此连自己这个公子,见了就得称先生。

    “原来是三公子。”沈直见着卫昂,就叹了一口气,卫昂天赋异秉,从小就显出了灵慧,原本侯爷就期盼卫昂将来能出着一把力,可不想卫昂不肯参与这些事,就是劝着:“公子,你有大才,也当参赞府内之事……”

    话还没说完就被卫昂打断:“先生,你不必说了,大哥袭爵,二哥荫官,家中有了两人足矣,而我胸无大志,此生只想逍遥林野”

    说罢就是挥手离去。

    见着身影,沈直只得长叹一声,这种府内涉及继承的大事,就算是自己,也只得点到为止,而且,也不能说卫昂有错。...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