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七十章 提取
    仪式完了,差不多就是中午,中斋并不算丰盛,却很是精洁,香菇豆筋,糖醋白菜,清酱豆腐,裴子云用了碗米饭,拌着菜吃了,见虞云君和赵宁先后停著,也就放下筷子。

    “你旅途疲累,就回房休息!”虞云君善解人意的说着,引得众人微笑,大家都一样,得授道法,哪能不心急?

    “是,那弟子告辞了。”裴子云说着,就有人引着去房间,或者说,这是外门弟子的宿舍。

    虽说是宿舍,其实是一间布置清雅的厢房,木榻叠着干净松软的被子,贴墙没有大书架,但有个矮书架,凑上前一看,架上书籍都是些基本的知识,有道观,也有着道门。

    “这是给外门弟子科普之用。”

    临窗,还有个木案,摆着纸笔砚,裴子云就坐到墩子上去,把玩着笔砚,实际上就是低声:“系统!”

    眼前出现一个白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

    “任务:反击山贼,入得松云门完成,未提取”

    “提取!”

    透明梅花在眉心间一动,“轰”一声,裴子云全身一震,许多许多知识就传递了过来,神识一阵恍惚。

    再醒时,惊讶发现太阳斜照。

    “我接受知识,用了几个时辰。”裴子云站了起来,行了两步,神复杂:“原主,你果是有着步骤。”

    原本裴子云觉得自己对原主非常了解,现在才知道,这记忆有着许多保留,以前只知道大概,这次完成了任务,更多细节才给予了自己。

    “许多知识,原来福地是地气凝聚之所,可地气有限,又怎能多取?”

    “故外门多建道观,香火盛大,的确是有益补充。”

    “要是单靠福地,怕是几代下来,就竭泽而渔了。”裴子云明白了过来:“所以才分得外门内门。”

    “外门就是汇集资粮,给予成长,内门弟子就是精修道法,自己就能开得天门成就阴神。”

    “但没有福地,难成地仙,而福地容纳有限,故成地仙的名额也非常有限,我们松云门,一代不过五个。”

    “可外门内门同样重要,甚至可以说,对师门贡献来说,外门更重要,所以掌门弟子,是五个名额之一,但必须建立大功——因此宋志才花了不少年积累外功,这外门大师兄,往往就是掌门大师兄的第一步。”

    “但是单是外功,也成不了掌门大师兄。”

    “不但要修得道法,还得纯正,原因却是福地有自身性质,松云门功法就是与之共鸣。”

    “要是修的不纯正,就算成就不错,也无缘成为地仙。”

    “原主修过别的功法,所以哪怕有金手指,其实也排挤在核心之外,这是原主后来才知道的事,幸原主也没有坑我,留给我的记忆中只有无关性质的奠基功法,并且这次获得细节记忆,更是精益求精。”

    裴子云看上技能,瞬间浮现一行字。

    “松风剑法:精通。”

    “松云归元诀:第五层。”

    “道术:三十一种,掌握。”

    入门、掌握、精通、宗师,瞬间的经验就使裴子云提升了不少,只觉得浑身神清气爽,原主前世也有过多次吸取道韵,现在都被自己继承了,虽无论是吸取寄托,还是继承,都有损耗,但也一下子顿时使裴子云缩短了至少五年时间。

    “呵呵!”裴子云晚上用了饭,又回去研读。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晨出了厢房,有一个空地,这是外门弟子练习之地,裴子云一眼扫去,见不少穿着道服的弟子都在打着各种形,拳法,腿法,又或再更远处盘腿吐纳,做着早课的修行,热闹非凡。

    裴子云寻着一个空旷,持着剑简略感受下,不由自主,稍输入一点内气,似乎是发丝还细,直接钻进剑身,提剑往前一刺。

    “嗤!”

    轻微破空声响起。

    “果然!”裴子云感觉这一剑和以前感觉完全不一样,似乎内气,角度,速度,都得心应手,简直是修炼了十几年剑法一样。

    “再来!”

    “嗤!”这一次同样得心应手,练习了会,裴子云暗想:“得了经验瞬间涨了一段,不知道练习有没有显示?”

    正想说,突眼前一亮,裴子云看了上去,见数据稍有些变化:“松风剑法:精通完成度0.1”

    “自上次增加了一个花瓣,虽是透明,连这个都能办到了?”裴子云暗想着:“看来,根据权限增长,功能会越来越强。”

    “原本完整的梅花,又有多少功能呢?”

    “咦,这方面又是模糊,原主又隐瞒我了。”原本没有经验不知道,现在有了经验,一想,果是模糊,顿时知道自己被隐瞒了。

    “前世开了天门,通过赵宁入得松云门,但由于功法不纯粹,始终没有真正进入门内核心。”

    “这次就不一样了。”广场上裴子云见没有人注意,停歇下来。

    昨天有着宋志提醒,今天早晨还得给师父敬茶,有问题就可询问,这是师父给与指导,松云门成型已久,自和散修不同。

    “时间不早了,去罢!”

    裴子云去了后殿,就见虞云君已在座位,这次她就不是主座了,或者说主座没有人,只有和赵宁一样分座两侧。

    宋志站在一侧,小萝莉初夏正在煮着茶,这敬茶是个仪式,主要还是在于礼数和指导。

    裴子云就上去接过初夏的茶,斟茶,献茶,行见师礼。

    虞云君接过茶杯,闻茶香扑鼻,用茶杯盖子扇了扇茶水,吹了一口气问:“你昨天已授得法诀,学的如何?有没有疑问,可有不通之处?”

    说着还面带着笑容。

    听着虞云君的话,裴子云在脑海中想了想,自己有前世记忆,更有梅花金手指,若是藏拙,这修为快速崛起反惹人怀疑自己得了福缘法宝,遭人觊觎,不如现在就是表现着天赋异禀,反而安生。

    再说自己出身清白,自己这系也是门内大有力量的一派,根本不需要隐藏,反越是强大越佳——要知道虞云君才自己一个弟子,不似赵宁,已经选了张云,由于名额有限,除非抛弃张云,要不自己投靠上去就永远是候补。

    这也是这辈子自己爽快答应投入虞云君的原因——和原主不一样,自己和赵宁感情到底不深,你都没有名额,我还投靠干什么?

    此时打定主意,说:“启禀师父,我昨夜回去学着道法,一夜已基本学通,没有疑问和不通之处,只是一些高深口诀还不精通。”

    虞云君只是秉着礼数问问,一听这话就是一怔,连着赵宁笑眯眯也不由差点喷出茶来,看着眼前的裴子云,有点不敢置信。

    自己当年入得道法门径,也花了一月有余,这裴子云居说自己一夜已通,就有些惊疑裴子云是不是在说大话。

    虞云君转念一想,或此子说的已通,就是背诵了下来,笑着说:“你说你已都通了,不如将《松云归元录》第一篇背诵一遍。”

    裴子云胸有成竹,前世积累此刻就是用上了,上前一步,思虑一会,就是背诵:“道法会元,天地汇合,地支诸……”

    裴子云郎郎背诵,字字清晰,虞云君和赵宁不由脸一变,面面相觑,一侧的宋志捏紧了手,他受传法,背诵下来足花了五个月,不想裴子云只是一夜就学完,这样天赋入得松云门,自己这个大师兄以后怎么相处?

    虞云君听裴子云背完一篇,就有些陈默,或只是偶碰上,于是等一篇背完,就说着:“你背第七篇。”

    “是!”这裴子云就是立刻背诵,一字字同样清晰,没有半点错误,虞云君有些吃惊,一时间没回过神来。

    宋志见到裴子云这样,沉默了下,问:“你已学完,既已能背诵,却不知道你能不能持咒施法。”

    裴子云笑着:“既已学完,自也能持之。”

    宋志伸出手,拿一个匕首往着手上一割,说:“既师弟这么有信心,还请使着甘露术。”

    这甘露术可以治疗轻伤,是道门常用法术,不过这种法术法力虽不多,但需要着对道术有着精通理解,裴子云一笑,向宋志手上一拂,就有着白光闪动,伤口就是渐渐复原。

    宋志有些不信,用手往刚才划过伤口上一摸,见着复原,一时间脸一变:“不可能,你早已经修了法术?”

    早修了法术,就是暗示带艺入门,这话看起来不重,其实非常重,一旦确定,就断无进入核心的可能。

    裴子云看了宋志一眼,原主倒可以说是,可自己不是,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小萝莉鄙视的看了一眼宋志,说:“我师弟有天赋,哪能修别的道法,再说师弟以前一直都是和赵师伯,你难道怀疑赵师伯?”

    这话一说,宋志脸就一变,赵宁听宋志这话,也是脸一冷:“裴子云是我从小看大,你带艺入门的话,不要乱说了。”

    语气里就是斩钉截铁,笑话,自己看着长大,难道还是奸细?

    赵宁转过身,笑对裴子云:“你的百兽戏已修持到哪种地步?也展示一番。”

    听闻过裴子云夜战张玠玉,还杀得此人,原觉得有些水分,这时一看悟性,就是心惊,莫非自己真错过一个天才?

    “是,先……师伯。”裴子云看赵宁维护自己,差点叫错,这时已入得仙门,自己是虞云君门下,改口应着。...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