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六十五章 拜师
    东安府·岳府

    大厅内,岳秋山安座,但只是一夜不见,头发已尽数发白,禀告的人小心翼翼的退了下去。

    张玠玉死了,这银龙寺和罗帮也毁了,这些都与自己气数相连,大半心血毁的干净,就是一片黯然。

    过了许久,通讯符箓就是亮起,岳秋山取出符箓,真人就出现在符箓中,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是沉默。

    过了些,岳秋山才开口说话,中气有些不足,带着暮气:“师兄,事情已处置完毕,银龙寺和罗帮只留下了种子,余尽数诛杀。”

    “嗯,这事我们就跟到这里,师门已派了别人赶赴安州处理这些事,接下来我们就都不要管了。”

    “师门已有了决断,岳师弟你要有准备,可能师门会重新选派弟子来东安府主事,我也要闭关三年。”

    弟子做下这样大事,折了圣狱门在安州东安府的气数,这当师父这就有着责任受到了牵连,也要付出代价。

    “我知道了!”岳秋山脸一沉,知道事情已无可避免。

    江平县·卢河

    大徐不禁货殖之事,加上卢河是重要干道,虽立国不久,但游弋如鲫川流不息,一条不起眼木制双层帆船,正沿河而下。

    秋雨淅淅沥沥落下,在河上掀点水花,小萝莉跳上甲板,熟练左右穿插,拿一根竹竿线甩出,在激流而下的河里在试着钓鱼。

    云娘看着小萝莉,秋雨宜人,山峦如画,却在怔着神。

    掌门虽没有明说,但是那句“与本门气数似乎相关”就暴露了目的,她在思忖如何去说服裴子云。

    这人有着进士之才,又有武功,杀伐果断,且有计谋,来日就算投入军中,只要起着战事,未必不能拜将封侯。

    就算是现在,中了进士当官发财不在话下,虽隐隐有修仙之志,可也不能保证。

    说实际,道门论富贵自远不及朝廷。

    唯一道门胜过朝廷的就是修法,能沿人仙鬼仙地仙天仙而上。

    可是她在门中身份不同,已经默定是这一代五个入得福地的人,自然知道内情。

    “七品以上官人死后都可能获得恩泽。”

    “五品以上官人死后更可能有专门追赠,三品以上有得谥资格,其得之更胜地仙,只是王朝一灭,这册封也大半黯淡,这才有着道门修行的土壤。”

    “那些不能当官,当大官者,道门有吸引力,可是对裴子云这样的天才,怕是难以诱惑了。”这一想就是头疼。

    只有小萝莉没有忧愁,将鱼竿往上一拉,什么都没有,又继续扔下钩子,试着在河里垂钓,云娘看了看码头,啪的打了下她的额:“还在玩,快,到了,我们上岸见见你的大哥哥去。”

    “好!”小罗莉一下丢了鱼竿。

    数里处·裴家

    秋雨下着,带着阴冷,衙役躬身赔笑:“那小人就告退了。”

    “去罢!”赏了一块碎银,也有一两,这衙役笑容就更真实些了,告退出去,自门前湿漉漉青石路而过。

    裴子云看着雨越来越大,天地昏暗,坐回廊下,拿着刚刚衙役送来的案件判决,就是有点发冷。

    这样大案才四天就有定性,是秀才张玠玉为自己的一己私欲,勾结银龙寺贼僧,罗帮水贼,暗害秀才,袭杀举人。

    裴子云手捏案件判决,浑身发冷,叹息:“不成想圣狱门这样果决,壁虎断尾,更推动上层结了案子,这样快结束,这背后隐藏的力量让我心惊。”

    就微眯着眼睛,看着天际乌云密布,心里想着:“银龙寺贼僧全部处斩,罗帮抗拒官府抓捕,查实为水匪,全数歼灭。”

    “贼首张玠玉剥夺秀才功名,抄家,流放。”

    这内容就是表示,张玠玉、银龙寺、罗帮都被放弃了,自己恐也上了圣狱门必杀名单,按照圣狱门这手法,或不会对付自己,但一旦动手,就是绝杀。

    还有公告也是衙差送着过来。

    “曹三晋升副巡检,唐真因举报有功,上次荒唐也是被人陷害,没有恢复功名,但已允许考试,虽一切要重来,但是皆大欢喜的事。”

    “唯我怕是不经意之间,立了祸端。”

    “祸端有二个,一就是县尊,我给了他不大不小的麻烦,但是县尊是流官,当不长,再说我是解元,以后不属管辖,倒也无妨。”

    “可是这圣狱门,却宛是毒蛇,一发就要人命,我现在的办法是,一或者中了进士,与龙气更紧密结合,受更大眷顾,或可保得平安。”

    “要是当到三品以上,死后按制就有谥号甚至追赠,更是不惧。”

    “但是中了进士,在这世界,就无法修道了。”

    “可不考取进士,就得迅速找个师门当后台,要不,一给圣狱门找到机会,怕就万万难当。”

    正寻思着,就有人敲门。

    裴子云开门就是一怔,只见一处伞下,一大一小正看了过来,大小都梳着未婚的双髻,一沉静,一微笑,都曾在傅府见过,一个云娘,一个萝莉,都是前世的同门。

    “请进!”

    两人进了院,将伞合起抖干,依在走廊墙上放好,裴子云注意她们足上没有半点污泥,且行步轻缓,提步时脚跟会微微下压,很具有仪态。

    三人都不说话,裴子云煮茶,见水响了,拿开茶罐,捏一撮说:“这是含煞春,还不算最好,姑且请用。”

    撮茶向各杯放少许,提刚煎沸的壶向杯中各倾半两沸水,静听着茶叶舒展,认真观察着每个杯中的水,一点一点兑水,坐下笑着:“饮茶以露水为最上,雪水次之,雨水又次之,不过秋天已来,我也正巧收集了些露水,请!”

    云娘看茶水,碧琥珀,满室里茶香,凝视一会,喝了一口,窗外雨水丝丝,大家久久没有声音,最后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你在想什么呢?”

    “我本希望是赵师傅来!”

    小萝莉听着裴子云的话,就是抬起首看向裴子云,两只眼睛大大,充满好奇。

    云娘有些哭笑不得,半晌摇了摇首:“可惜的是,来的是我,不过也没有多少差别!”

    沉吟一下,又说着:“人事繁杂,你可知我的用意?”

    “赵师傅走之前,说过我得了口诀,让我修行还可入得仙门,我四方打听,有了一些线索,且我跟你不熟,如果真要杀我,在傅府就可以杀得,你必不是圣狱门的人,既不是圣狱门,或你们就是赵师傅所在仙门的人,这时来接引我。”

    这不过是一个借口,不过这个时说,就合情合理。

    听着裴子云的话,小萝莉眼睛睁的大大,一脸的惊愕,云娘脸惊疑,这人真是聪慧,只是寻着蛛丝马迹,就找了上来。

    云娘喝了一口茶,思虑了一番说辞,笑着说:“想必你也大概猜到了,我也是松云门长老,也是你赵师父师妹,不过赵师父虽收着你学生,但你们不是真正的师徒。”

    裴子云抬首看她:“请明示!”

    “道门修行,如人之处世,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们原本师徒缘分,不过是教导儒学罢了。”她眉目冷肃说着:“真正师徒,在这世界内,却是气数相连,哪能随意?”

    “更由于名额有限,赵师兄除非舍得别人,要不,你最多格局也有限。”

    “这些以后再说,现在为时尚早。”说到这里,云娘微微蹙眉,转回原来话题,看了看眼前的裴子云:“你可知道你处境很是危险?张玠玉本是圣狱门弟子,你这些手段,虽使圣狱门措手不及,不得不壁虎断尾,但只是损了东安府外围,真正弟子都毫发无损,且你修了道法,怕以后再难中得进士,真的大才中了进士,你的根基也会坏去。”

    “你既已修了本门入门道法,可正式入得本门,我和赵师兄,必可护的你,以及家人周全!”

    听到这话,裴子云起身,深深一礼问:“敢问真人名号?”

    云娘一怔,说:“我叫虞云君,法号云晶子”

    这原主上一辈子就知道,自己继承了这记忆当然也是知道,只是不能说,当下就叩首拜下:“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虞云君看裴子云叩首,心里暗叹,这徒弟坚毅果断,实在让人心折,受了礼,才说着:“你既成了我的徒儿,你我就是一家人,只是入得道门,就不要过度迷恋俗世间的荣华富贵,一切富贵如梦幻泡影,唯有自身修为才是真。”

    云娘沉思一会:“只是目前只能收你为外门弟子,这是我松云门的道规,一切弟子都得从外门做起,以后有了修为或者贡献,自然也能晋升内门甚至嫡传,不过现在裴子云,你现在还得去州内总观定下名分,这样才正式入门。”

    裴子云上前一步,拱手应:“诺”

    小萝莉在一侧也偷笑,走到裴子云面前,拉了拉裴子云:“嗯哼,师弟,我现在就是你的师姐了,以后我会好好的指点你。”

    小萝莉,原主前世记忆就有着深刻映象,是松门初夏师姐,精灵古怪,原主也没少被捉弄,但结果却很惨,被一剑杀了。

    见到小萝莉这样,虞云君就宠爱摸了摸头:“裴子云,你尽快处理尘缘俗世,我自将你引入受的道籍,只要你肯刻苦修持,以后这些都不在话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