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六十章 反扑
    “张玠玉,甚至你一死都不是结果。”

    “你杀了巡检,这是正经官身,大徐初立,正是雷厉风行竖立权威之时,任凭你有多少关系,我只要杀了你,提你人头告官,不但你死定了,你在本郡势力都会连根拔起,连你的家人也逃不了。”

    听着裴子云的这话,张玠玉脸色大变,但是一变又惊谎:“不好,中了此獠的攻心之计了!”

    道法早期,心意最重,这心无战意,反噬立刻迅猛扑至,只见裴子云向前一扑,身影中,剑光一闪。

    生死关头,张玠玉奋起,刀光骤发,不退反进,向前杀了上去。

    “要我死,你也死!”

    刹那间火星飞溅连绵不绝,两人的速度令人目眩,但只一个呼吸,人影分开,张玠玉左肋一震,浑身中了雷击一样,鲜血喷了出来。

    “不,你不能杀我,我是圣狱门内门弟子,你杀了我,必遭报复。”

    “救我,我还有救!”

    话还没有落,剑光一闪,一剑刺入心脏,张玠玉口中喷出鲜血,咯咯有声,指着想说什么,一口气接不上去,顿时气绝。

    裴子云看着尸体,大笑,笑完转身离去。

    卧牛村

    裴子云回到村中,贼人都已逃了,没有来得及逃都被杀尽,村中道路上到处是尸体,血流在地上已凝固了,一股浓烈血腥味扑鼻。

    村里还可见得弓兵检查,见着尸体就刺上一刀,见着不动,才割下头颅,堆在一起,这些都是贼人,杀得贼人就是建功。

    只是哪怕是这几个弓手,心里都是沉甸甸,巡检死了,带着兄弟也死了一半。

    这些还是军人转业的弓兵,乡勇更是不堪,战斗结束,许多乡勇兴奋后醒悟过来,都是虚脱坐在地上,很多人头脑上一片空白。

    更有些乡勇见着弓兵割着头颅都躲开了,杀人是一回事,割头颅又是一回事,有些胆颤,有些胆小再也忍不住,躲在一侧大口呕吐起来,胆汁都要吐了出来一样,嘴里苦水。

    裴子云看去,不但是贼人,还有些村民尸体横平竖直摆在一起,有些是乡勇,也有些是来不及躲避的普通村民。

    村长呆呆看着,脸上的肉不住抖动,内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个乡勇重伤,已经不行了,看到裴子云前来,他流下泪来:“解元公,我家里还有老母妻小……”

    裴子云心中一酸,沉声:“你放心,只要有我裴子云在,定不会让她们有任何饥寒困苦!”

    这人听了这话,顿时气绝,临死时眼中带着对生的渴望。

    周围村人低泣起来,裴子云叹了口气,一个乡勇正给曹三抱扎,刚才袭击,曹三也受了伤,幸伤不重。

    见到裴子云进来,曹三向前走近,低声:“裴老爷,奔逃出去的贼首,可是都杀了。”

    “两个贼人都已杀了,你派人出去将尸体拖进来,只是这两个就不要割头颅了。”裴子云说,想起张玠玉尸体有大用:“特别是贼首,不要也割掉了脑袋,以后还要验明正身。”

    “张大山。”曹三就喊道,刚才还在,一会这人就不见了。

    “到!”张大山拿着一个葫芦过来,擦了一下嘴巴,原来拿酒去了,刚杀贼人,手还有点抖,只是张大山比普通乡勇的胆子就要大的多了,没有吐,只是心慌,就去找酒压压惊。

    “好伙计,有胆色,要是在以前,是当兵的材料。”

    “外面有着两具尸体,你带着人去拖着进来。”曹三安排,见到张大山转身就走,就是喊:“酒,给我留下,我也喝个两口,治一治痛。”

    说完就是从着张大山手里抢了过来,张大山没有反应过来,曹三就踢了一脚,说:“还不快去。”

    张大山才反应过来,叫两个乡勇出着村口,拖着张玠玉尸体回来。

    曹三喝了两口酒,觉得背上的痛缓了些,靠近裴子云低声:“裴老爷,今晚死了这么多人,怎么办?”

    “我刚看了一下,这里面贼人不一般,一伙是银龙寺的和尚,还有一个是州府舵里的贼人,那些和尚里面有个我去烧香的时见过,我听过这些人跟府里,州里有着牵连,我们杀了,怕免不得来日就有人来报复。”

    检查完这些贼人面目,曹三发觉这些人背后都有着干系,这次杀了,免不了来日就有麻烦。

    裴子云在火光下看不清神态,也不回答曹三的话,而是上前低声:“曹三,人都来杀你了,你还能不杀?这也罢了,我们先不说,我问你,巡检死了,你有责任吧?想不想免罪,甚至弄个副巡检当当?”

    曹三一凛,眼神扫了一眼周围,压低着声音靠近问:“怎么做?”

    曹三是战场上退下,杀性重,敢赌博。

    “现在这事,还不太大,贼人袭击乡村,正常报官上去,这些人使得银子,说不定还要治你一个保护巡检不力,将你下大狱。”裴子云贴着耳朵说了几句。

    曹三听着这话,有些迟疑,血腥味涌进鼻子,反着手摸了摸背上,一拍手:“解元公,我干了。”

    贼人杀完,有着村民报信,不少人出来寻自己的家人,就有两人远处寻着老猎户,抬着过来,没有受多少伤,只摔断了腿。

    一个女人裴子云也认识,刚结着婚不久,丈夫入了乡勇,寻着自己丈夫,脚一软就瘫倒在了地上,抱着自己丈夫尸体大哭了起来。

    曹三有些沉默,那男人杀贼时也是勇武,不想被贼人反击,一刀砍死了。

    这些村民出来寻得家人,这一寻,场内哭声连绵。

    统计着消息,老村长脚打着颤,脸色苍白,裴子云就问张大山:“情况怎么样?”

    “匪人死了十七个,但是我们死了二十一个,重伤一个,轻伤五个,我们缴了刀枪弓箭二十余把,尸体身上还搜出几十两银子。”张大山悲痛的说着:“死的人有一半是妇女小孩,撞上了就被砍死了。”

    这些黑衣人都是有武功,又是悍匪,下手狠,乡勇一旦中招,几乎没有伤着,大部分是死。

    裴子云沉默了片刻,上前对着村长:“村长,你们安排人去买上好棺材,这个钱我出。”

    村长一惊:“这可使不得,村民为保护村里而死,村里自会有补偿,哪里还能要老爷出钱。”

    “今天死了这么多人,我过意不去,我还有事要让你们做,这些贼人背后还有人,不拔除干净,这祸患就还没消。”裴子云冷冷的说。

    村长看了眼地上的箩筐,里面装着全部是人头,就就应了。

    村里的男人就被村长聚集了起来:“天快亮了,你们去各乡各村购置棺材,家里有棺材存的人家,先借了用,以后补偿,我相信附近乡里乡亲,都会给我这个面子。”

    许多人不明白的是,古代的人,对棺材和坟墓并不忌讳,一般有点钱的老人,活着时就准备好自己棺材,至于帝王,一登基就建自己陵墓。

    史料记载,明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朱元璋下令为自己建陵,而这个世界大徐太祖,在位第三年就下令建陵。

    所以二十多口棺材,搜刮下附近乡村,是可以快速弄出来。

    一个村民迟疑:“村长,现在哪有人开市卖棺材,都早早睡了,不如我们明天一早再……”

    话还没有落,村长一眼扫着过去,这人是村里一个流氓,平日里就爱干些偷鸡摸狗的事,人懒。

    “啪”村长就一巴掌甩了过去,打的这个村民一个措手不及,用力大,差点给打翻在地。

    这人就不服,村长冷冷扫了一眼这人,刚才贼来这人就开溜了,现在又要拖后腿,怎么有这样愚蠢的人?

    “给抓起来,打,打不死就行。”村长勃然大怒,喊着人。

    乡勇就有着一个人扑了上来,将着这人摁住,拿绳子绑了起来。狞笑:“张平,这个时你还敢犯浑,找死。”

    乡勇刚杀完贼人,此时就带着杀气,一瞪眼这人就不敢说话了,就听着鬼哭狼嚎拉了下去,村民都不敢反驳,拿着钱出门去了。

    一个棺材是五两银子,死了二十一人,就是一百两。

    裴子云直接拿了银子发了下去,又对着村长说:“死了这样多人,不能放在村里,抬去土地庙吧!”

    村长和死者家属一商量,觉得也对:“抬起放到庙内,有神在,不出乱子。”

    土地庙

    村内一座土地庙,有个神龛,看上去很是旧了,村长就是上去点着香,叩拜了几下,哭着说着:“土地爷在上,今日我卧牛村遭受大难,将遭难的村民暂时寄放在此,等过得大难,必杀猪祭祀。”

    焚香告神,村长才安排着人将着尸体抬入,一一放好,又用白布盖着,安排人守夜,只是有着死者家属进来土地庙在哭,村长拦不住,也得由着去了。

    见事情完成,巡检的马还在在村长后院,裴子云进了院落,骑上马,拉着缰绳,饮了一口酒,将碗砸下,“驾”一声,只听马蹄声响起,就直奔而出,出得村口,消失在黑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