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十九章 死期
    “不,公子等等我!”张培生见张玠玉一个转身奔逃,只觉得惊恐,追逐喊:“公子,等等我!”

    对峙拼杀黑衣人,听了这声音,心里一惊:“什么,公子逃了?”

    这才一怔,就有张大山喝着:“刺!”

    几个乡勇听着号令,一起刺去。

    “噗、噗!”惨叫声不断传来,四个黑衣人被捅穿了身躯,长矛抽着出来,鲜血淋漓。

    “杀,给我杀。”张大山喝着,油然产生明悟,想起了裴子云的话。

    “任何花招,虚架,速度,力量,都是为了打击敌人,据说天下第一武林高手,能一瞬间出七八剑,这已经是人体的极限。”

    “可是你列阵刺去,各个角度刺去,单是七八个人,就等于一个顶尖高手全力出手。”

    “列阵刺去,贼寇武功再高,能及天下第一?不过是是你们的军功罢了。”

    有句话裴子云没有说,那就是天下第一武林高手,要修炼多少年,死一个就可能百年内再没有了。

    而排枪刺出,只要训练一二个月,死了十个八个,补给百个千个!

    这就是为什么武者从不成气候,除非发生质变。

    张大山有所明悟,张玠玉回首一看,就是恨的咬牙:“这个蠢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回去必砍了他的头!”

    原本虽处下风,还在僵持,不过这一下几个黑衣人被杀当场,余下黑衣人再也禁受不住转身就逃。

    一个逃得慢的,只是喊:“师兄等等……”

    话没喊完,追上来的三个乡勇呐喊一声,长矛刺去,“噗噗”一声,身中三枪,死在当场。

    夜晚杀人,鲜血飞溅,听着后面连连惨叫,张玠玉奔去,一时心疼,这可都是自己的家底,对身后裴子云恨意更重。

    见到张玠玉直直而逃,头都不回,裴子云也直直扑了上去。

    “公子?必是张玠玉!”

    虽此人蒙着面,但这称呼暴露了,而且还带着和尚、河舵上的人来杀自己,精通武功道法,这只有圣狱门弟子,必定是张玠玉。

    原本打算徐徐对付张玠玉,不想想着张玠玉今夜就打着黑风盗旗帜来杀自己,裴子云当然不是张大山这样的傻瓜众,觉得列阵抬枪就天下无敌,一个人有武功不可怕,可怕的是既懂武功又懂兵法。

    会武功和道法,有一百种一千种方法,分割破坏列阵,然后杀之,只要不傻着正面对抗。

    这样的人,必须杀了。

    裴子云只是这一想,心中就带着杀气,扑了上去,连几个逃得慢的黑衣人都不顾了,话说这四个人背靠背,对峙着乡勇简直是白痴!

    张大山带着乡勇,此时带着煞气,见着村里被无辜砍死村民,就是愤怒,就要令着“杀”,将着这些人杀的干净、

    曹三见得贼人杀了巡检自是愤怒,这时缓过神来,知道活口重要,就是拦着张大山,怒吼:“弃刀不杀。”

    “弃刀不杀,弃刀不杀。”

    只听这些乡勇持着枪就是一刺,一个黑衣人拉下面罩,跪下来哭着:“我投降,我投降。”

    剩下的三人见着一个伙伴投了,也扔下了刀跪了下来。

    张玠玉心中大是后悔,自己失了李文镜断了一臂,不能运筹帷幄,这时却失了章法,回首一看,裴子云持剑已追上来了,更向前冲去。

    前面就有一匹马,张玠玉一跳,落在马背上,一剑砍断马缰绳,喝着:“驾、驾、驾”

    也不知道张培生是哪里跟上来,惊吓扑了上去:“公子,带上我。”

    马匹嘶叫着,一时不能起步,张玠玉就是大怒,反手就是一刀,只听“噗”一声,长刀自胸而入,在张培生后面穿出,一拔,就喝着:“驾、驾!”

    受这阻挡,裴子云已赶至,就是冷笑,用脚一踢,一把落在地上的长刀就激射出去,一道疾光闪过,自马匹屁股中直刺入内,通达内脏。

    这马匹嘶叫,腾跃起来,重重跌在地上,张玠玉一惊:“不好!”

    跳马落地,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停了下来,身上血迹沾上灰,用刀一支撑,才爬的起来。

    裴子云持剑逼近,一看大笑:“我道是谁,原来张玠玉,张相公深夜拜访,我很是荣幸啊!”

    刚才是猜测,现在却已确定,张玠玉用手一摸,脸上面罩已掉落在地,定是刚才在地上滚圈时掉下来。

    丢了面罩,张玠玉没再掩饰,身上发出朦朦幽光,伸出手指一点。

    裴子云只觉自己脚下土地突变成流沙,一脚就陷沉下去,张玠玉疾行,刀光一闪,风雷乍起。

    “敕!”就在这时,突觉得眼前一亮,顿时见不清楚。

    “铮!”人影交错,刀剑相交。

    “道术,裴子云你果懂得道术,而且还不是散修,那些废物居全部没用,试探不出来,还以为你是凡人,真该死。”张玠玉咬牙大恨。

    裴子云懂得张玠玉在说什么,天门没有开前,道法威能不大,但是不大归不大,实际上镇压武林高手实在太容易不过。

    试想下,两个高手,生死只在一线之间,突一人眼睛瞎了看不见,或脚一沉拔不出来,或剑又轻了重了几分,还不是立刻被砍死的份?

    可以说,道法虽小,杀人无形,可散修不懂这道理,单纯追求力量——这就是有师门和散修的区别。

    刚才过招,很明显是道门内部真传的手法!

    裴子云自然不会说这是前世原主训练的课程,自己今天夜里才有道法,冷笑:“你这一手流沙术使得不错,不过道法有道法的奇妙,也有道法的弊端。”

    “以武杀人,杀得皇帝都可以,可道术杀人,遇到官气就有反噬,你杀了巡检,受了反噬,又能使几次?我的张大公子,看来裴某真的幸运,晚上就能杀得你这仇人呢。”

    说着,裴子云持剑杀了上去。

    张玠玉脸色一沉,心中一寒,这人不但武功高强,懂得道术,连这些真传才知道的奥秘都知道,真是棘手。

    早知道自己就该邀请师兄弟调查此人,集中三倍再来围杀,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有狭路相逢勇者胜,拼了!

    “杀”

    “杀”

    两人一起暴喝,猛杀向前去,带着一种暴烈和着杀气。

    两个人影再次交错,剑光迸射,刀吟风雷,刹那间,七剑七刀交错,火星四溅,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张玠玉倒退了一步,再次攻击,刀上带上异芒。

    “铮!”火星飞溅,裴子云闷哼一声,退了一步,而张玠玉震出三四米,才能稳下步站稳了。

    “好厉害,剑术火候已有七成,连道术御剑也学回了。”张玠玉一字一吐:“你不但是松云门的人,还是嫡传,有希望成为长老或掌门弟子的人!”

    刚才说过了,道术虽小,干扰下敌人然后杀之,实在太容易,可遇到绝顶武者,一击就是雷霆,哪能分出心来使道术?

    可是如果把道术融入武功,一击之下,任凭绝顶武者,照样杀之。

    张玠玉用的是圣狱门剑法,裴子云用的是松云门剑法,剑法不一样,可根本原理是一模一样。

    张玠玉冷笑:“松门云想和我圣狱门开战?”

    “哼,这事似乎是你们圣狱门先动手?”

    张玠玉眼前一酸,就有泪要流,这是动了道术,照明术照射留下的后遗症,虽才小小破绽,剑光一闪,张玠玉闷哼一声,右胸近左肩处,出现一条裂缝,虽不深,鲜血渗出。

    “杀!”裴子云涌出幽光,人影一闪。

    张玠玉顾不得多少,怀中一道光飞出向着裴子云射去。

    “铮!”一剑格档,火花四溅,裴子云冷笑一声,剑光连闪,都连连击在这光点上去,只是五下,眼前这光就碎了,显出里面的法剑,哀鸣一声,掉落在地,灵性不复。

    张玠玉再受反噬,一口血吐出,脸色就是一冷:“裴子云,你真的要和我圣狱门不死不休?”

    这一番拼杀,张玠玉已发现裴子云松云剑法已入得门径,更通道术,必是嫡传,不但武功和自己相当,更有道术辅助,自己连受反噬,再拼杀难逃一死,这样想着,就是缓和了口气:“我是不对,但裴子云,我们之间没有结下死仇,我们可以罢手,你杀了我手下黑风盗,我才来报复,既你也是仙门中人,就罢手就是,没必要生死相争,你我各退一步。”

    裴子云洞悉了张玠玉的计谋,笑着:“不说别处,就说你指使黑风盗想要谋夺我的青梅竹马,不是死仇?屡次想要暗算于我,不是死仇?这次袭击村子,要杀我家人?这不是死仇?”

    裴子云话带着杀气,顿了一下,大笑:“张玠玉,你对我连下重手,早就是不死不休,此地就是你的葬身之所!”

    “而且你杀了巡检,就有官气反噬,法器破碎,又有法力反噬,这些虽可以化解,但你觉得我会给你机会?”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今夜就是你的死期,你还想以语言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