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十八章 杀官
    “杀!”

    “杀!”张大山嘶声大喊,挺着长矛冲了出来,后面乡勇也涨红了脸,声嘶力竭叫着,挥舞长矛跟着冲出。

    一个武者轻蔑一笑,闪过身,挥刀就砍,只听“噗”一声,一个乡勇中了一刀,惨叫起来,但是几乎同时,一声号令:“刺!”

    听着张大山的号令,几个乡勇由于上次围剿黑风盗的习惯,不管此贼刀术身法是多么可怕,只是听着命令一起刺去。

    “噗、噗!”长矛入肉声令人胆寒,这个武者勤学数年武功,平时也是响当当的角色,这时面对数枪刺来,避开几支,还有二个长矛,就刺入身体,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大吼,举刀还砍。

    “再刺!”周围几个乡勇刺入,这武者再也经不住,当场气绝,临死时圆睁双目,似不敢相信。

    “别散乱,一起刺,不要突进!”裴子云命令着,此时乡勇和散落分布的黑衣人混战成一团,兵器交击与惨叫声不时传来。

    经过刚才武者时,一下剥下蒙面的面纱,火把下,就看见是一个和尚尸体,这尸体顶上还烫着几个戒疤,跟在后面的村长一面吆喝,一面也是惊疑:“怎么有着和尚,刚听这些嚷嚷要为寨主复仇,莫非这黑风盗还有人出家当了和尚?”

    “杀!”一个乡勇觉得杀贼很容易,就快步冲上前。

    “别脱离队阵……”话还没说完,一个黑衣人只是一闪,就避开了这乡勇的一刺,刀光一闪,这乡勇就一声惨嚎,跌了下去,却是肩到胸被砍了一刀,顿时毙命,这时后面就有一个妇人,尖叫的冲出来,抱住这乡勇哭喊:“我儿啊,我叫你不要出来,你怎么就出来了……”

    话还没有落,黑衣人一刀,这老妇的头颅就飞了出去,鲜血飞溅一地。

    “这是张武,跟老猎户学了些本事,不想一刀被砍死了。”有人近了一看,都倒吸一口冷气,手脚颤抖。

    “不许散乱,一起刺,不要突进!”裴子云叫着,这些蠢货,你区区乡勇没有阵列,怎么能和武者斗,转眼就是杀光了。

    张大山也声嘶力竭喝到:“不许散乱,列队,一起刺!”

    裴子云虽是解元,可是才当上几天,平时给村人的印象就是文弱书生,自然关键时有些号令不良。

    但张大山是自己族人,平时还有点威望,更是乡勇里的队长,这时吆喝,这些乡勇顿有了主心骨,平日集训一样站列成队,持手里的长枪刺出,大声高喊着:“杀、杀!”

    又有二个武者不信邪,自己是道上的高手,还怕这几个乡下泥腿子,举着刀冲来,结果长枪刺去,“噗、噗!”长枪入肉声。

    这些平日杀人不眨眼的高手,对上这些只练过一个多月的乡勇,就是身体被刺穿,撕心裂肺躺在地上。

    “杀杀杀!”连杀数人,乡勇士气大涨,虽脸色还是发白,但却不恐惧了。

    “张大山,就按照这个指挥。”远处杀声隐隐,还有着“砰,砰”撞门声,裴子云知道不妙,看情况这里的敌人是阻挡,自己家里才是敌人主力,当下就这样说着,人一晃,就借着夜色,自后面扑向自己院子。

    “轰”

    就在这时,听着一声巨响,裴家的门就破了,堵门的人都震飞,外面有两个和尚抱着树干撞击,又有二人拆了附近人家的门板当盾牌给他们抵抗弓箭,这时一撞破就将着手里的木头扔掉,抽出长刀,杀了进去。

    “杀进去,一个不留!”张玠玉已戴上了面罩,领着黑衣人,杀进了院子,第一眼就见一个中年发胖的男子,而这男子几乎同时指着张玠玉就令:“射!”

    “噗噗!”巡检虽发胖了些,但军官出身,久经战阵,自第一就发觉张玠玉是贼领,就是指挥着,听着命令,弓兵顿时松了弓,只见七八道箭直罩下去,张玠玉没有防备,一下身陷死地,顿时脑袋一片空白。

    “啊!”危急之时,道法护主,木然的杨昆身不由己的扑上,拦在前面。

    只听噗噗连声,顿时连中七八箭,几乎一箭都没有落空,杨昆整个人变成了刺猬,张玠玉只觉得身子发冷,不进反退,眼神就是一冷冲锋:“杀杀杀,他们来不及射箭了,杀了他们,为黑风寨兄弟们报仇。”

    “杀、杀、杀、为帮主报仇。”黑衣人见着帮主都死了,一时间大怒,直直冲了上去。

    弓手来不及射下一箭,抽出了刀,对杀起来。

    “去死,贼人!”巡检没有穿着官服,这一动手才显示功夫,只是一刀,没有任何花招,对面一个黑衣人被砍中,血溅了一地。

    再冲两步,又一个黑衣人惨叫,巡检不由就是大笑。

    只见这人刀上有刀光闪过,这分明是武道三重,有着真气,张玠玉不由一冷,什么时有这样高手在公门?

    眼见这人锐不可挡,身后几个厢兵跟随着士气大震杀气十足,一时间脸色铁青,伸出手就是一点。

    “噗”一道白光自袖里冲出,撞在这人刀上,这还罢了,只听“劈啪”一声,一道电弧闪过,这电弧并不厉害,但这人顿时麻在当场,动弹不得。

    这些黑衣人都是悍匪,顿时数刀齐下,砍在身上,巡检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鲜血直流,跪了下来。

    “杀!”张玠玉上去一刀,一颗头颅飞了起来,只是同时觉得胸口一痛,就有着鼻血流了下来,用手一摸,红红一片。

    曹三见到巡检被杀,怒吼:“贼子,居敢杀巡检,你们必不得好死。”

    张玠玉一惊:“什么,这人居是巡检,怎会有巡检穿着常服在这,还被自己杀了,有着反噬。”

    张玠玉知道大事不好,如果连官都可以杀,朝廷还有存在根基?杀得几个公差,还能压下去,杀官立刻就有反噬,甚至牵连甚广,但这时不进反退,向里面冲去,喊:“给我杀光这些村民。”

    把里面的人杀光,才能克服大半反噬。

    一个弓手一刀被砍死,肠子鲜血混合,流了一地,张玠玉冲了上来,杀入了房间,一个女人惊叫,张玠玉此时哪容得了,刀光一闪,这女人几乎被砍成两半,鲜血飞溅。

    “贼人去死!”这时,一道剑光刺到,反手一格,两人都是一震。

    “裴子云!”张玠玉双目赤红。

    裴子云也暗暗后怕,刚才死的是自己家的厨娘,而不是母亲,这时闷着不作声,急冲而至,剑光疾刺。

    张玠玉也怒吼着,刀光骤发,瞬间两人刀剑相交,震鸣入耳。

    接着下一刻,两人似乎在刹那间都倒跌出去,张玠玉脸色铁青,双脚缓慢挪动,冷笑:“想不到你松风剑法这样了得,都得了真传了,松云门隐藏的好啊!”

    在这时,他再也不认为对方是散修了,这分明得了松风剑法的真传,虽力量稍逊自己,但是火候甚至隐隐超过自己一线!

    “杀!”门口杀声渐进,眼角余光看去,见着排列成队的长矛,一起刺下,又一个黑衣人惨叫倒地,余下黑衣人见势不妙,帮主都死了,当下就纷纷退下,就想逃了出去。

    “大势已去!”张玠玉立刻明白,惊得心胆俱寒,向后疾退,而露出了后面的大和尚。

    大和尚怒吼一声,挥刀直砍,这时蒙面都散落了。

    “是银龙寺的大师兄!”

    “早了一天,你我还得龙争虎斗,今天只能让你去死!”裴子云同样怒吼一声,刹那之间,眸子里幽光涌出,只是一对看,就令人寒颤恐怖,几乎同时,身形向前一扑,形影俱消,流光一样贴近,剑光一闪。

    “噗……”大和尚传出一声闷声,剑贯入胸口,鲜血飞溅。

    “嘿嘿,道法才不是直接杀伤,威慑,潜影,虽只是一瞬间,但配合武功,杀这贼僧如杀一狗耳,虽实际上武功差不多。”

    裴子云暗暗想着,正要冲出去,这时突有着一只手拉住了裴子云:“我儿,你赶紧逃,不要打了,这些贼人凶悍,刚才你上去险些砍死,只要你没事,我们裴家就还有希望。”

    “娘老了,死了没有关系。”

    “娘,你放心,我必杀得这些贼人,护你周全,你快去跟妇孺躲避,我稍后就回来!”裴子云哭笑不得,知道娘不通武功,还以为自己处于弱势,见着远处人影一闪,说着就冲了上去。

    “我儿!”裴钱氏仿佛看见当年自己的相公裴元审,也是这样对着自己说道:“我自去任这主簿,天下有难,我不做事,还等着谁。”

    不由眼中就流下眼泪。

    院里曹三眼睛更是赤红,巡检在卧牛村被杀,自己负责这块巡查就有着罪,山贼破村而入,自己没有保得村子,也是一罪,更有不少跟着兄弟被砍死,一时就是冲了上去,不顾生死,以命换命。

    这时就听得一个声音,高喊:“贼人,死来!”

    张云的父亲老猎户持着弓一射,只听一声惨叫,就有着一个人惨叫跌了下去,再弯弓一射,又一个黑衣人惨叫。

    逃奔的张玠玉不由眼睛充血,这些都是自己人,可不曾想死在这里,当下怒吼:“去死!”

    用着手指对老猎户一点,只见一道白光射出,向老猎户刺去。

    老猎户潜伏在村屋,站在屋顶,持弓连杀三贼,正要大笑,一道白光扑了上来,撞在了身上。

    “啪!”老猎户身上也有一道白光突现,卸去大部分力,但被击中,一时间也失去了力气,从着屋顶滚倒了下来。

    张玠玉闷哼一声,又流出了鼻血,区区一个猎户居就有着防身法器,和着自己的法器同归于尽。

    “杀!”裴子云扑至,剑光一闪,张玠玉回首就格,顿时又是连绵几招,火星飞溅。

    才拼了数招,张玠玉只觉胸口发疼,又见乡勇扑至,张玠玉再不迟疑,转身就向黑暗处一闪,就要逃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