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十五章 灵根
    看望了族学,裴子云又进祠堂侧厅,看了一本裴氏族谱。

    这裴氏族谱很薄,第一页早早记载了裴氏历史,可追述四百年前,第二页是祖父辈,第三页才是父辈,以及到现在的男丁。

    裴子云垂看良久,才放了下去,三伯就说着:“时候差不多了,回村罢,棚子和戏台都搭建完了,大家热闹下。”

    “好吧!”裴子云点点首出去,出门就见得裴钱氏,眼都是红红,有一个火盆在烧着纸。

    今天是开启祠堂,论规矩女人是不能进,但平常可以进去,裴钱氏今天就在门口将纸钱烧着,流着泪说着话。

    “母亲,你看!”

    裴钱氏接过了举人文书,见上面州府的大印,手都在颤抖,想起了自己的相公,原本灵位还没有进祠堂时,秘密供在家里,一转眼,就是十多年了,她突哭喊:“相公,你活着时,就说希望裴儿能高中举人,光宗耀祖,现在裴儿中了举人,我苦等十几年,终等到了这天。”

    裴钱氏哭的悲切,裴子云眼睛一红,泪水掉了下来。

    裴钱氏哽咽一下,哭完,有了一些轻松之色,站了起来说:“相公,我终对得起你,对得起裴家了。”

    裴钱氏站起瞬间,裴子云就感觉梅花一振,想必是举人任务完成了,就说:“我把这文书供在香案上,给列祖列宗看看。”

    这也是应有之意,大家不觉得奇怪,就见着裴子云进了去,说来也奇怪,这祠堂初建,刚才进去时没有感觉,此时就觉得有些不同,带些凉,带些黯,有些空旷幽暗,一股香气萦绕。

    “系统!”

    眼前出现一个小小白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现出一行红字:考取举人,完成家人心愿(完成,可提取)”

    “提取!”

    眉心的一个白色花瓣显出,稍瞬又一个红色但透明的花瓣在旁形成,点点灵光宛是星光。

    裴子云见着,深吸了一口气。

    “第二个花瓣获得了一半了,我就可吸取道韵了。”

    “可惜这寄托比文思更难得。”

    “这并不是人人都有寄托,而是一个人呕心沥血,勤奋十数载,终于凝聚而成,这根本就是诚。”

    “诚心所至,金石有灵,这就是寄托。”

    “一百个能有一个诚于文,诚于道,就算不错了。”

    “但是上次黑风盗的散修,功法与火候不值一笑,可却把这个诚落在心上,落在行动上,故成了寄托。”

    裴子云立在祠堂中,摇首感慨:“现在却便宜了我。”

    “原主受了许多劫难,怕直接给了我梅花,我就不肯为其实践大愿,这辈子就设了限制,不能满足就不给权限,这真是让我头疼。”

    “不过也是,如果这原主没有设置权限,我早找漏洞绕过去,入得仙门,哪里还承担什么责任,日夜拼杀,还时不时就有着人来害?”

    感慨了片刻,裴子云回过神来,梅花在眉间隐去,将文书放到香案上,躬身行礼,转身离开。

    灵位是灵魂暂时寄居之所,置入祠堂,就入得大宅,放置家中反多有不安,因此祠堂其实也属阴,不能久呆。

    灵牌上就有着灵光,一个人形虚影出现在灵位,有些似是烟雾组成,身上带着丝丝黑气,要不是一个符咒隔离,怕是早已灰灰。

    但举人文书供上去,就见着放出丝丝白光,又带了些红,丝丝黑气就顿时减了几分,而且一层薄光笼罩在身上,这黑气再难侵蚀。

    这灵牌上虚影与裴子云有着五六分相像,此刻看着离去的裴子云,轻唤:“萍娘,云儿。”

    这灵位后贴着一张符箓,随着显现渐渐燃烧了起来,化成了灰烬。

    这中年男人虚影也随着符箓化成灰烬,隐匿在灵位中,消失不见,几乎同时,一处道观,一个中年道人正在修持,突心有所感,叹着:“元审兄,你恶缘已去,值得庆贺。”

    话说裴子云出了门,就听着噼啪鞭炮声连绵,一起回村。

    上次中秀才,已经热闹过一场,这次搭建的芦棚规模更大,宰鱼、杀鸡、煮肉、炸丸子,肉香更是弥漫,裴子云回到家门口,迎面看见一片空场,空场前面芦棚摆着桌子,这是附近乡绅秀才的位置,这时都笑着迎接。

    裴子云笑着拱手应了,对巡检:“大人请入座。”

    “解元公请!”相互客气了入座。

    后面就没有芦棚了,跟着巡检来的曹三带着一队弓兵上桌,又有些地主、童生、郎中,中央搭起戏台,见客人入座,就一声吆喝:“开戏!”

    正唱起了加官封爵的戏剧,裴子云看了不禁一笑,此时见人坐了,戏开场了,菜就纷纷上了

    裴子云一一敬了酒,话说哪怕巡检,其实也是武人出声,开始时还高坐赏景谈天,凑趣议得“当今讼平赋均政通人和”,又议些“本县货殖渐繁”,几杯酒下肚,不一时就酒酣耳热,盯着戏台直看。

    至于后面,更是擅臂划拳,猜谜行令,一个个涨红了脸,一场大宴,从黄昏喝到夜里才算罢休。

    晚上裴钱氏有些叨絮,拉着裴子云细细说话,说着很多,多是裴父之事,直夜有些深,这才放下入睡,裴子云也不厌烦,巡查了下,见着厢房中,巡检一间房,正睡的呼噜。

    余下曹三和弓兵数人一间,地上铺着被子,也是呼噜。

    “这巡检真是有些本事,能屈能伸。”许多人总认为武人直爽,其实这印象就是错误,不见这人对裴子云就有多次态度改变?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裴子云如果考取进士,那自然不必与之结交——巡检位份太低了。

    但如果想入仙门,仅仅是个举人,那恰如其份,相得益彰,一个是掌握县里执法力量的实权人士,一个是有着功名,名传全省的解元。

    想着裴子云回转了身,这些事虽可以多花些心思,但现在却不是最要紧的事,而是吸取寄托之物,塑造灵根,成就道法,当下入了房间。

    时到现在,这祖宅虽窄了点,裴子云已经有推翻新建的意思,但卧房内布置清雅,墙壁裱上了桑皮纸,木榻在内,屏风在中,书架在窗下,裴子云就直奔向了书架,自里面取出一册。

    这册陈旧毛边,就放在枕下,躺了上去,只觉得头才靠到枕上,已经沉沉睡去。

    …………

    眼前空空,人声自很远处传来。

    站在人丛中,看着眼前,鞭炮声炸响,人们拥来挤过嚷着:“花轿来了,新娘来了!”

    唢呐锣鼓声连绵,迎亲队伍越来越近,一片红色,刺得人眼睛生疼,而街上,看见了新郎。

    新郎骑在白马,胸系一朵大红花,满面笑容朝着左右拱手,后面跟的是一个花轿。

    自己似乎想向前,可一步也挪不动。

    “文娘——”

    似乎是喊声,那样微弱,连自己都听不到,可是花轿中似乎微微一动,露出一角朝向这面。

    定定看去,见着一双含泪的明眸。

    一瞬间,彼此相见,又一瞬间,有人撞了一下,推推攘攘挤到一侧,再抬首看的时候,花轿已经过去。

    人三三两两散开,深吸一口气,天际变成一片昏黑,风越刮越紧。

    “不后悔么?”

    “这是你最心爱的姑娘。”

    “……”快步离开,为了修道,怎能回首,只是这泪水混着深一脚浅一脚,不知多久,远处隐隐传来人声,来到了一个房屋,里面静悄悄,没有任何人在内,推开了内门,一人在纺织,白发苍苍,动作艰难。

    “娘!”

    风越来越响,有血沾在脸颊上,伸手摸了一下,眼中只看到她的白发,靠得更近了些,伸出手:“娘!”

    雨夜漫漫,就在她抬首前,一切烟灰云灭。

    …………

    “啊!”裴子云翻身而起,才发觉只睡了片刻,新点的蜡烛才燃了一片,烛泪滚滚而下,一种难以描述的感情穿过胸膛,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果有着梦出现,前几次一样。

    一个童生,本来有希望考取秀才,只是有一天,他得了一本道书,这道书点燃了他向往仙道的火焰。

    不顾年老的母亲,不见心爱的她的眼泪,一门心思修着道,苦苦挣扎仙路,转眼之间,一切都离他而去。

    日暮途远,故倒行逆施,病去了母亲,失去了她,更疯狂的扑入修道,哪怕是为盗为贼,哪怕修行着邪法。

    这一转眼就是十数年,可是长生久视突破碎宛是恍惚一梦,死时,一种深入骨髓绝望渗透心脾。

    “悔了么?”

    悔了,只想回到以前,那时烧了道书,读了圣贤,让母亲欢笑,迎娶着那心爱的姑娘,不再走这修道之路。

    梦境醒来,裴子云摸了摸自己的脸,感到了自己泪水,一种绝望还在心上久久不能蜕去,这是他临死不甘的执念。

    定了定神,这情绪才渐渐消散。

    虽还是半夜,外面还有蟋蟀在叫着,推开窗,一轮明月悬在天空,月光照了进来,裴子云就对着一株树藤一指。

    树藤无风自动,自己却已有灵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