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十三章 发觉
    江平县·客栈

    裴子云到了江平县,按照官场习惯见了县令与教喻,天色就暗了,于是就寻了一家客栈,还是上次买得金珠的那家。

    这店老板和伙计还不知道是解元,但竟然还记得裴子云上次住过,迎的说着:“客官,你又来住店了。”

    “我这店虽没有百年历史,但是石太爷的宅基翻新,也有二三十年,住的就是舒心!”老板把裴子云迎进了上房,开门点灯,又吩咐伙计打来热水洗脸、烫脚,忙个不停,又送上一杯清茶。

    裴子云见老板要出去,叫住了说:“别忙去,我才船上回来,又忙着拜会了些人,你给我寻点菜来,不要上浓酒,我这几天酒多了,给点薄酒。”

    “这容易,小店自己炒个菜,再给你买盘牛肉,隔壁的熟菜店有名,最近恰有着牛死了,批准宰杀,我给你弄一斤。”

    裴子云笑着答应了,没一会,一个伙计挑着食盒进来,向桌上布菜。

    一见是四碟菜,一个牛肉切片不说,还有一个青蒜炒鸡丁,还一个花生米,再加一个炒鸡蛋。

    裴子云点首满意,才用着,就有人说:“公子在么?我是陈员!”

    裴子云答应一声:“进来!”

    见着果是陈员,诧异:“我才回到县里半天,你就寻来了?”

    陈员态度不同以前,恭谨拜了,才说着:“公子,您中了举,州中就有快马加鞭把喜报送至东安府,东安府则派人将喜报传到江平县,江平县又派人送至公子家中,我就听见了,连忙出来了。”

    “我等着码头,虽错过了,没有当场接到公子,但跟着一问,就问出来了。”

    “那好,坐,一起用饭?”

    “不了,我已用过了,这次来却是给您汇报。”陈员虽没有称下人,但也很是拘束,和以前不一样了。

    这时天色已黑,不一会一轮明月升起,透过院外树影,将月光洒下来。

    裴子云也不勉强,自己用着酒菜,问着:“事情你办的怎么样了?”

    陈员就递上了田契说:“原本公子给了钱财去买地,在县中就被卡住了,说公子仅仅是秀才,为何买这么多地?”

    “还隐隐质疑钱财的来路,说些原本听闻公子家不过数亩地,怎么现在拿出这样大笔银子。”

    “我跑断了腿也办不下来,不想前日就有着县衙中专管此事的文吏将过户文书送了来,态度非常客气,本想着明天就送去给老夫人,没想公子今天就回来了,所以就送来了。”

    裴子云接过田契在看,只听着陈员继续说:“公子,地契是五张,一张是按照您的吩咐,划成了祠田,五十亩。”

    “还一张是四百亩整田,都是小东河这一块,离着卧牛村不远,这价格就比原本估计的稍贵些。”

    裴子云点了点首:“要是买的整片,价格确实贵些,不然就拿不下来。”

    “还有三张是零星田地,总有五十亩,不是荒地。”

    “你办的不错。”裴子云很是满意,放下了地契,这些日子都没有回家,这陈员受着自己安排,应该知道事,就是问:“我家中可还好?”

    只听着陈员答:“老夫人在家中安好,村里给老夫人安排一个厨娘,时时照顾,上次去拜访老夫人,老夫人的精气神都是不错呢。”

    只听着陈员顿了顿,这才继续说:“且裴家宗祠也已经完工了,现在就等着公子回去首祭,题匾,题词了。”

    裴子云这时用完了饭,趿了鞋起来,到了院中,除了上房,别的房间一小间挨一小间,裴子云说着:“这些事你办的不错,不过田有了,还得有佃户,这事你也给我办理了。”

    “我明白了!”陈员一哈腰,说。

    “你未必明白,我给你说说。”裴子云想起原主风闻的事,这人可不是善人:“大徐初立,圣旨劝说减租,有人会觉得,这是劝,不是令,故就没有听从,平时的确是这样,可要是抓着错,出了事,也是一罪。”

    “而且正因为大徐初立,要造太平,土地也相对宽裕,找到合适佃户不容易!”裴子云转过脸来,凝视着陈员,似是告诫:“你可不许仗我的势作出些不占理不占情的事。”

    “是是!”陈员有些狼狈的说着。

    “不过解决也容易,善财可舍,我准备在县里买个十头耕牛,就能耕完这些田,佃户分租,可以宽些,但是也不能太宽,让人觉得我怯弱可欺。”

    裴子云说着,顿了一下,突转了话题,问:“县里生意怎么样?”

    “似乎比以前好了些!”

    裴子云回房,站在廊下大声笑:“本县北城南坊我看了看,有一所临街楼出售,楼下两间店面,楼上两间房,楼后还有几间厢房,要价80两,你给我买了,改成生意来作。”

    “除了田,本家还得买一些店铺,这些就由你来处理。”

    ……

    清晨·码头

    太阳出来,照着河岸两侧,河水上一股薄薄的雾。

    临时的小集市,不少渔船靠着买卖,一个小渔船停靠在岸,船老大在叫卖一个马鞍:“哎,上等的马鞍,便宜啊!”

    有几人在看热闹,谁也没有买,话说马鞍得配马,这小集上,谁家有马匹啊?

    这时一个人挤过来,拿着马鞍看了看,这人也不凶恶,穿一身洗得雪白长衫,仔细看了看,这马鞍是不错的马鞍,脸就一沉:“是这个了!”

    话才落下,两个黑衣大汉站过来:“别看热闹,去去!”

    围的人立刻散了,这渔夫一看,是河舵上的人,才赔笑,还没来得及说话,这两个黑衣大汉扑了上来,一把将这渔夫拖着压上了车,连着马鞍也带走了。

    一个书生是惊疑:“这是什么人,怎么这般胆大妄为,大白日就敢私下抓人。”

    只听旁就有着人答:“这些都是河舵上的人,河上霸王,这些事我们可管不着,也不敢管!”

    说完就是一声叹。

    张府

    一个马鞍摆在张玠玉的面前,张玠玉端详了片刻,问着:“是这个马鞍?”

    “公子,的确是,河舵上的人在码头见着这渔夫卖着马鞍,就觉得不对,带回去一查,让李府的人认了,果就是李府丢失的那匹马的马鞍。”有人回答的说着:“所以花了一天,现在才送到公子这里,但绝没有错。”

    这渔夫还不懂事,跪在面前巍巍颤颤,跪地求饶喊着:“公子,公子,我真不是偷马贼,我前些日子一早出来打鱼下网,刚下着网就见到有人骑着一匹马到河岸,还想着哪家公子这样早起来,结果一剑杀了,丢到河里我当时觉得恐惧,不敢出声,见着这人远了,马顺着河水流着下来,我觉得可惜,就贪心捞了上来,吃了肉,拿着马鞍出来变卖,万万不是我偷的,这位公子,我说的真是千真万确!”

    这渔夫连连就是磕着头,大声求饶。

    “你跟我说,你有没有看见偷马人的面容?”张玠玉咬牙切齿的问。

    这渔夫跪在地上,想了想,说:“见到了,见到了,不过离得远,我只看清楚了七八分,如果再见着那人,我应还能认得出来。”

    张玠玉就是一挥手,就有着人送着画像上来,有着几张,这渔夫近了画像一看,从中取了一张出来,张玠玉一看,一时间就是冷笑,问:“你确定是这人?”

    这渔夫迟疑了一下,是很肯定的说:“就是这人,脸我只记得七八分,但这双眼睛我记得,很吓人!”

    张玠玉一时就是大怒:“嘿嘿,夜潜回船,杀人劫马,夜奔回州,堕马沉河!真是果断,真是杀伐!”

    “裴子云,果是你,我的怀疑没有错。”

    说着就叫人:“喊着师兄弟跟我走,还有,把水道上的人喊些出来,还有黑风盗的剩下的人,都集中起来,我们算个总帐。”

    这时,这道观的道人,有些迟疑:“公子,这人已是举人,还是解元,我们怎能轻举妄动,这要恶了龙气。”

    只听张玠玉咬牙“哼”了一声,看着道人,淡淡的说着:“李文镜,就是顾忌来顾忌去,结果死以非命,被这人一剑杀了。”

    “我知道修道人,正因知道天意和龙气多强,所以才有顾忌,但我辈中人,就是与天争命,杀这解元,只要这人死了,就算有反噬,又能有着多少?”

    “要是任着这人发展,到时就有大祸也不可知。”张玠玉眼神幽幽,摇头叹息的说着。

    “可是……”道人还没有被说服,凡人肉眼凡胎,见识短浅,自然不怕,就如冲锋陷阵的都是年轻人一样,谁家三十岁还有满腔热血?

    可见识了世面,见识了力量,自然就产生敬畏,就如体制内的人比百姓和亡命更畏惧体制一样。

    “罢了,道人我一概不用,都用世俗上的人,可以了吧?”张玠玉虽被称公子,但是并不是说道人是他奴仆,当下一摆手说着。

    有着自己,有着集中的人手,袭杀一个没有道法的人,这并不难!

    听着这话,这道人就答应了:“我这就去召集。”

    张玠玉这才露出一丝微笑,随手拔出剑,对着这渔夫就是一剑,只听“噗”一声,长剑穿过,这渔夫才发出一声惨叫,就气绝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