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十章 怀疑
    “贫道愧领了。”道人说着,圣狱门与这官生前交好,这官是前朝旧官,后因与民有些功德,又是官身,后受城隍招揽,成了判官。

    “不知道友前来,有着何事?”这判官问着,眸中闪过一丝光。

    “我阴神出游至此,是因本门弟子李文镜,突然被杀,我来此也不敢多事,只是想问问杀者是谁?”道人也没有隐瞒,直接说着。

    这判官点首:“原来是这样!”

    就命着:“你去查查,有的话,立刻送过来。”

    “是!”就有鬼差应着。

    片刻,就有鬼差押至,有人拖着锁链声音由远到近渐渐响了起来,一个影子在灰雾中显出来,就嚎哭:“我死的好惨啊。”

    道人看去的确是李文镜,这鬼身戴着锁链,有略一些白光护身,更有不少晦暗黑气缠绕在身上,李文镜被鬼差押着上来,见着道人,就上来哭诉,说:“师兄,我被贼人所害,身死道消,还请师兄复仇。”

    李文镜活着时就修有道法,坠入冥土,依然还有一丝灵光护住灵身。

    这道人心里就有着怒火,冷喝:“哭什么哭,要不是你不勤修法,没开天门,怎会这么轻易被人斩杀。”

    沉思一会,问:“李师弟,你可知道是谁杀你。”

    李文镜跪在地上,回忆一会说:“师兄,我也不知道是何人杀我,活着时,由于夜袭,我根本没有来得及反抗,只看见一片衣角。”

    “死了,我凭剩余道法,用尽力气看去,只看见一片清光护着那人,灵眼所看,是看不清。”

    “师兄,救我,我死的好惨,在这冥土也有许多苦处。”

    “你不修成鬼仙,我怎么救你?”道人听着李文镜的话,就是大怒,果真有道人对着圣狱门下手,又叹着:

    “你为师门谋划,师门也不会亏待你,只是城隍神威,我们能办的也很少,谁叫你没有修成鬼仙呢?”

    “但总能使你不必去地狱服刑,师门会为你寻一些机会,以后能到什么程度,就看你的造化了。”

    李文镜造着孽不救赎,必入着地狱受着刑难。

    这李文镜才反应过来,自己已被勾到了此处,自不同与活时,哭着:“多谢师门大恩拔我出苦海,还望师门为我复仇。”

    “哼,你太过无用,居连杀你的人都没有见着模样,如何为你复仇,你回回去吧,以后我自会调查。”

    李文镜连连感谢,这道人不再说话,对着判官一躬:“谢了。”

    “押下去!”这判官一挥手。

    见着被押下去,虽判官和本门关系不错,但也不是白白帮忙,自有着利益交换,从怀中掏出一瓶甘露,瓶子上就有不少纹络,上面花纹和蚯蚓一样,带着一些白光。

    道人将这瓶甘露递着上去,笑着说:“大人,这一瓶是我圣狱门中产出甘露,对着神体有着滋补。”

    这判官也不矫情,笑着接过,说:“果是福地产生的甘露,不仅仅有益神体,更是难得的佳酿,这李文镜需要过得一遭,到时我自会照顾就是。”

    听得这判官的话语,这道人笑着:“多谢了!”

    这才离去,一点灵光沿着寻神香回到身躯,这时眼睛才睁开,说:“给我准备笔墨纸砚,我向公子汇报,出大事了,有道人插手我圣狱门之事。”

    州城

    中午,才有不少秀才自客栈房间出来,都红着眼,脸色有些不好,是昨日醉酒的后遗症,这时虞光茂等人都起来了,到了楼下,这才发现裴子云的房间是关着。

    就去敲门,“哐哐、哐哐”,裴子云一夜没睡,正睡的酣,被这敲门声一吵,就惊醒过来,头就在痛,就听着虞光茂的声音在外面喊:“裴兄,可是醒了,是起床了,睡的太久,可是要伤着身子。”

    宿醉后最容易伤了身子,秀才们之间常见做法就是睡前喝点醒酒汤,睡醒起来着起来,多喝点热粥,暖暖胃。

    裴子云醒来,只觉得才睡了一会,昨日又喝着那么多酒,身体就是很疲倦,看了看前面的人,走到客栈门口,开门见着是虞光茂等人,这些秀才见着裴子云模样,因一夜奔波,此时是脸色苍白,眼睛发红,都是笑了起来,说:“裴兄,你也是喝了不少!”

    却都没有起疑,而且别人喝多了也是这样子。

    几人在这客栈之中,喝了一碗粥,暖暖胃,吃了一些小菜,这才向傅府而回。

    昨日客栈就有小二来告知,知道情况,见到这些秀才回来,吩咐厨房准备热水,这些秀才肯定要洗着澡更衣。

    入着门转进院子的走廊,一只小萝莉在抱着一只兔子,正在院子围着萝卜,看着几人回来,冷哼了一声:“这些秀才好不知趣,不知道在哪里,喝了一身醉醺醺的回来,真是有辱斯文。”

    这几个秀才听着萝莉的话,不由都脸红,这小姑娘身着红色小裙,绿色上衣,卷着两个包子,很是可爱,这时生着气,脸颊鼓鼓,让人特别想捏一捏。

    不过这小萝莉见几个秀才这幅模样,带着酒气,捏着鼻,抱着小兔子,就转身跑掉了。

    云娘在房中定慧,只是盘坐,房间内点一根香放在桌上,房间内都是幽香。

    这时摆在梳妆台上一个玉如意震动起来,云娘一惊,张开了眼,向着这个玉如意看去,玉如意不会自动反应,必有事,用着手指一点。

    这玉如意“嗡”一声,就带着白光,射到梳妆镜上,梳妆镜上波光粼粼,出现了几个人影。

    “哼,秀才们去鬼混喝酒了。”这云娘和罗莉一个看法,仔细看着在水镜之上的这几个人。

    “咦?”

    “这虞光茂有白红之气落下,显是得了举人。”

    “想想也是,现在考完有了五天了,虽没有公布,但贡院名次,差不多出来了吧,那里一定,就有反应。”

    “只是此人天生富贵,不是我辈之人。”

    这云娘看着,又转向了裴子云,微微一惊:“此子看上去,杀气重了几分,煞气也多了几分,只是顶上,同样有白红之气出现垂落,似乎比这虞光茂,还多了几分了。”

    云娘一惊,自言自语:“这裴子云文采不错,看来举人必中,并且名次还很靠前,才会降下这气,只要公布就正式获得举人命格,看来要抓紧了,将这裴子云引入门中才是。”

    州城·高垂观

    张玠玉有些郁结,这次州试,他自觉考的还可以,但自己早入了道门,受龙气所忌讳,话说朝廷哪怕有道官,中央道录司,隶属鸿胪寺,郡设道正司,但道录司长官提点不过是正六品,而府道正司长官都纪,不过从九品,可见限制之严。

    “这次不中举,我也不考了。”张玠玉也想的明白,自己要修法要管理外门,这科举也是需要一辈子精读,哪有时间学习这些学问,这次不中,就以秀才身份终身就是了。

    才在院中沉思,有一人来报:“有道人自郡城来,说是有大事。”

    张玠玉心中顿时一惊,就觉得不妙,挥手:“快传!”

    这道人进来,脸颊上肌肉抽搐着:“公子,李师叔在宅中被杀,师父入得冥土去查,是说极有可能是道人所干。”

    “什么?李文镜被杀?”张玠玉脸色一变,用略迷惘和疑惑的目光看着,片刻才醒悟过来,失声:“谁,谁干的?”

    李文镜并不算多有道法天赋,但是这人一手操办着师门在此郡甚至此省的事,对自己和师门都有很大作用,是军师一样的人,不想今日被杀了。

    这道人将着信封递着上来,是金鸡观观主所写,拿着一看,一路读着下去,张玠玉脸色一冷:“真是该死。”

    说完就宣人来。

    “公子!”稍过一会,就有着一个道人和一个武士听令前来,张玠玉徘徊了几步,这才说:“军师李文镜被人杀了,极有可能是道人所为,给我去查最近跟我圣狱门有着冲突的道人,近期来到此省的道人也给我查,不管是谁杀了我的军师,我必要给予报应。”

    “是!”两人应着,就要踏步出去,张玠玉脑海中就着一道灵光闪过,又说着:“给我查查江平县秀才裴子云,我怀疑这人是仙门棋子,与军师被害有关。”

    “是!”两人又应着,见张玠玉再也无话,才退了出去。

    傅府

    梳妆镜上,一个白色符咒,带着丝丝灵光,正在说话:“州郡有些动静,我查了查,原来是圣狱门一个主要外门弟子被杀,名叫李文镜,此时圣狱门正在大肆调查,询查真凶。”

    云娘一听这个就是一惊:“什么,张玠玉身侧的李文镜死了?这人虽不是圣狱门内门弟子,但有着智略,处事明断,有着学问,为圣狱门管理基业,不想就这样死了。”

    云娘震惊之余,突然有了感觉,将梳妆镜对着裴子云一点,镜面上,就立刻就显出形态。

    房间内,裴子云正在入睡香甜,并没有异常。

    只是细想,自己心血来潮,必有着因果,是否要引着裴子云入门呢?

    一时间,她有些迟疑,有些迷茫。

    ————

    求大家投个三江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