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四十九章 判官
    侯渡镇·夜·李府

    灯火通明,仆人持着灯笼,十几人拿着武器在院里四下搜索。

    赶过来的圣狱门的胡班,很快查到了在马廊里被打晕马夫,清点马匹发觉少了一匹马,后院的门也打开了,搜索寻着,果有着马的足迹。

    “这杀贼杀了人,夺了马逃了!”胡班怒气冲冲,对着昏迷马夫就是一鞭,马夫一声惨叫,一个滚翻身起来,捂着鲜血淋漓左颊,大叫:“来人,有强盗打劫了!”

    “蠢货!”胡班更是大怒,皮鞭抽去,一鞭过去,皮开肉绽,马夫疼在地上打滚,打完了,胡班冷冷的说着:“还不通知观里去?”

    “是!”这时差不多清晨了,露珠还没有干,太阳才出了一些,就有下人向着道观奔去。

    这李府跟道观很近,只一刻就到了,这道观门前种一颗大槐树,青石板铺成道路,身缝里长出了一些青草。

    道观的门是红漆大门,门口两个大灯笼,上有着一个金匾,上面写着:“金鸡观”三个字,下人就冲了上去,用着门上的铜环敲门。

    大门上铜环就有着门铃作用,都是铜制,用力敲着,响声就很尖,能透很远的距离,随着敲门,一个十二三岁的道童来开门,睡眼朦胧,头发有些凌乱,打着哈欠:“谁呀,这样早就敲门。”

    “不好了,我是李府的人,老爷今天被贼人杀了。”

    “这个要通知官府,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小道童只是收来服侍人,不懂这些事,但偶尔见着李府来人,知道这家有钱,时常有银子孝敬,但这家出了事,不去报官,来找着观主,真是奇怪,不过自己不管,直管通知就是,就又进了去,这道观很齐整,大殿矗着的一个道君,侧壁彩画,华盖、宝幡、方旗之下,都是一个个仙官仙吏。

    道童进了内观敲门,一个男声问:“大清早就来烦扰,什么事?”

    这小道童说:“观主,是这样,山下大户李府出了事,听说李府老爷晚上被杀了,是来观里求观主去主事,现在下人就在门口,是否要让他进来?”

    “什么?李老爷被杀了?”里面道人霍地起身。

    小道童想了想,这镇上没有别的李府,只有一家,听说这家老爷叫李文镜,说:“观主,镇上应没有别的大户了。”

    “你去唤你的两位师兄,告诉他们,我必须立刻赶去李府!”观主对着小道童说着,又听一个女声:“虚郎,你去且注意着安全。”

    话说道观本来分子孙观和丛林观,子孙观就是道观财产私有,属一家一姓所有,而丛林观是不结婚的道士传承,这道观就是子孙观,自然有婚嫁之事,这小道童一听就知道是师娘声音,刚才师父有吩咐,是转身就走,没有敢迟疑,去叫着自己的两位师兄。

    观主阴沉着脸,看了看漆黑的天空,这道观是圣狱门的一处道观,李文镜作外门弟子,并不住在这里,在镇上有着宅子。

    此次州试,张玠玉虽觉得已修了道法,中举可能不大,但并非完全杜绝,就准备试一下,因此带了几个人去了州府,后来稍有些空,李文镜就回到了郡城的李府,不想才回来,就有杀身之祸。

    这小道童年龄尚小心性未定,不知道圣狱门的事,观主就没有带上,持着法器,带着长剑,三个道人都跟着这仆人而去。

    进了这李府,这几个道人在哭哭啼啼声音中进入内院,几个少妇看上去端庄秀丽,身着白绫,哭着,只是眼中尚带着媚意。

    这道人见着就是心头一热,只是大事要紧,李文镜家中就有着禁制,李文镜也通的一些道法,只要有着危险就可以传信,断不会轻易被杀,可不曾想还是这样干脆的死了。

    上前问着,一个少妇掩面向床上一指,随床上一看,道人凑近俯视这位昨天还说笑见过的师弟,只见眉目之间都是惊恐愤怒,双唇微翕,似临死前还在说话,的确是李文镜。

    尸体用一床被子盖着,这道人沉着脸,将被子掀开一看,就见是一道剑口,透过了心脏,仔细检查,没有别的伤痕。

    “是高明的武者所杀,一剑穿心。”这剑痕一分大小,深穿刺入,干净利落,这观主阴沉的目光幽幽,口气严峻:“你们,去查看下院内的禁制有没有被破坏,情况怎么样?”

    “是!”三个弟子应着,这道人脸色冷峻,挂了一层霜,对夫人问:“夫人,将事情再给我说着一遍。”

    这夫人脸色一红,挑挑拣拣将着事情说着,一听这道人心中就有数:“原来师弟开着无遮大会,将护院和下人都屏退在外院,出门就被杀了。”

    这道人有些疑惑,又问:“夫人,师弟是何处被杀?”

    这少妇就起着身子带路,引着道人到了一处走廊,只见入眼就是斑斑点点的血渍,跟着向前,就是一大滩血,凝成血痂。

    查着血迹,叫下人过来,一一询问,都说没有看见,只有马夫见着了一个模糊人影,就叫过来问。

    这马夫全身都是鞭痕,畏畏缩缩跪在地上:“观主,夜很深,我听见有声音出来,只见着一个模糊人影,就被飞来不知道什么东西打晕了,马匹也被牵走一匹。”

    “打晕了,还没有伤性命,看来不但是高手,而且还并不是极恶之人。”道人心中暗想,这时派出去检查禁制的人都回来禀告:“师父,这院中禁制并没有损坏,看来是有着精通道法和剑术的人潜入,害了李师叔。”

    这道人来回几步,心中迟疑,或是有眼线也有着可能。

    “李师弟虽只是外门弟子,但向来出谋划策,主持本郡世俗之事,其实比不少内门弟子都重要。”

    “他死了,本郡的事情都得受到影响,看来只得下一次冥府,查一下李师弟的灵魂所在,问一问是何人所杀?”这道人一咬牙,就有了决断:“可是阴阳隔离,此地又有城隍主事,我也必须付出些代价。”

    想着进入房间,命着所有人:“你们都退出去。”

    见所有人退出,看着床上躺着的李文镜:“李师弟,你和我一起入得门中,只是我勤修道法,你善于庶务,又智慧过人,辅佐张公子,有着权势,生疏了道法,没有开得天门,在此给人一剑杀了。”

    不由就是感慨:“不开天门,不成鬼仙,只是凡人魂魄罢了。”

    听了这话,这道人的两个弟子站在这道人身后,不由有些戚戚,这道人感慨一闪就停,说着:“你们守着替我护法,我下一趟冥府,询问到底是谁,杀了你们的李师叔。”

    “是!”两个年轻道人答着,持剑左右护持在周围。

    这道人取出着三根香点上,在一个香炉插上,片刻就有着烟雾缭绕,这道人在李文镜身上一点,就闭目跌坐。

    片刻,这道人顶上,一点光出现,才一出现就消失不见。

    “师父出窍了。”两个年轻道人露出羡慕的神色,这就是鬼仙了。

    天地

    看上去一片灰蒙蒙,数不尽灰黑沉沦其中,就在这时,一点光出现其中,清光将这道人护着,朦胧烟雾环绕着周围。

    “阴风来了。”一到这里,就有阴风吹到了这道人的清光上,远处有着阴山,一些人形骷髅在行走,时不时有一些怪物出现,将这些骷髅咬碎吃掉,只是这些怪物不敢靠近道人,只在远处看着,似乎是害怕,又似乎是渴望。

    这片大地上,时不时能见到一些有灵光降下,似乎都是一点点白光,落在地上,就发生了变化。

    “香火下降,形成非常小的福地,这些必是祠堂在冥土所化。”

    只是这些都不是去处,只见一丝香气在前面引着,正是刚才所点的寻神香,引领着这道人向着前面而去。

    直直而行,见着一座城池,隐隐见着白光冲起,还有着衙役巡查,这道人停住了脚步:“唉,普通人的魂魄,散在冥土,说不定无人问津,我们修道人就是受到特别注意,看来李师弟魂魄,已随着鬼差进了城池,受这城隍管辖。”

    常人都以为人死就进着冥府,其实不是,而先有着各地土地拘束,送往城隍,再由城隍定罪,是留是罚,或打入地狱,或回归故里接受祠堂香火,或安排在城池中生活。

    这里靠近郡城,既寻神香指向城内,必就是了,应已押进了城中,当下化一道灵光而至,城池前就有人呵斥:“大胆道人,这里是城隍管辖之地,勿要擅闯!”

    挡在道人面前,一人穿着公差之服,后面跟着二个士兵。

    这道人稍施礼,丢出一道法令,这公差接过一看:“原来你有着入城令牌,请进罢!”

    这道人就进入城中。

    “任何道门都有着冥土关系,我圣狱门自然也有。”道人看都不看城中赤地,并非是鄙视,相反是敬畏。

    此世界,县城隍伯,郡城隍侯,非同小可。

    入得了一处住宅,这住宅灰黑色,但是相当宽阔,门口有幽火,令人毛骨悚然,这时一个身穿官服的人出来,笑着:“原来是圣狱门的道友,请进,我好美食,喜杯中之物,道友来此,不妨多饮几杯!”

    这官笑着,身上是淡淡白光,引着进去,大厅内摆了一张茶几,这时一挥手,酒杯就到了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