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四十三章 窥视
    这叫云娘的美妇人一说,脑海中就闪过了裴子云、虞光茂、易秀才的面容,自面相结合神气,就知道谁可能考取举人。

    这样想着,对着小萝莉说:“那个虞光茂,现在也许还算清贫,但富贵之气已经出现,用在文事上,少不了中举,一个七品官以后总有。”

    “用在钱财商事上,就能大富,这种人必是贵人富人,小夏儿,你要知道,我们和朝廷有着默契,这样的人,我们可以交好,但不能引着入道,否则就犯了龙气的忌讳。”

    “还有那个易至全,顶上文气明光尚有,但没有富贵之气,虽说文能改命,但必须非常有才,还得有人赏识,中不中举人,还在两可之间,这人要是不中,就没有中举的可能了。”

    “能不能引着入道呢?”罗莉举手问着。

    “我们松云门也算大派,一个秀才稍不足,看机缘罢!”云娘不置可否。

    “还有一人,裴子云,这面相神气则有些奇怪了。”美妇人说道这里就停了,似乎在沉思。

    小萝莉听到自己的姨娘停顿,忙问:“姨,这其中有什么奇怪之处?”

    “面相上看,此人隐隐有着孤寒之气,仔细看,又有近道之纹,祖德微薄,秀才已是极限。”

    “可现在却有一层福气罩了上去,正在改易命数,不过主要是财气。”

    “更难得的是,文气清光冲出,规模宏大,隐隐吐出微红,有书卷之形,这分明是读书入了味,等几年文气沉淀,进士都有可能。”

    “又面带杀气,怕是最近就杀过人。”

    小萝莉一脸迷茫:“这不正好?文气高将来修道,对理解道法就近了三分,修起来事倍功半,祖德庇佑,只到秀才,贵气不多,命格现在就没有超过举人,我们取了朝廷也说不得话,现在正可以引道。”

    “只是这人眉间含杀气,煞气,这就应着军气劫气,大徐刚立,天下正趋太平,这人身怀这样的气质,我怕引着这样的人入道,对着门中不利”美妇面色上有着迟疑的说。

    这小萝莉正色说:“姨,你不是常教导我,我们方外修仙,自强自立自信,与天地间万物生灵争夺一线成道之机,既有争斗,怎能没有杀气,煞气,我看好这人。”

    这美妇人听着这小萝莉的话,又伸出一根手指往着额上一点,笑着说:“你这精灵古怪的小丫头,就是聪慧,天赋非凡,姨都没你看的透彻。”

    心中就有了想法。

    听着美妇的话,这小萝莉吐了吐舌跑开了。

    夜晚,傅府是灯火通明,开着宴,是宴请着这几位秀才,晚上几人都没有吃饭,就用着。

    因是临时做的宴,就没有多大,只是杀着几只鸡做着,还有一些蔬菜瓜果,上了一壶酒,请着几位秀才用着。

    几位秀才都是频频向着傅举人敬酒,夸傅举人才学,文气,名声,傅举人也是笑着接纳了,这就是投资,只要这些住着傅举人家的秀才有人中了,这就有着人情,积小成多,福气渐长。

    宴会罢了,就有着管家来请诸位秀才去着客房,虞光茂拿着折扇,轻轻扇了扇酒气:“是要傅举人这般,才不枉人生走一遭。”

    几个秀才在临走时,望了一眼门帘,似乎还想再见一眼美妇。

    裴子云见着几人神态,哑然一笑,随管家的安排去了客房。

    夜渐渐静了,一些蟋蟀在院子里,淅淅沥沥的叫着,给这傅府的夜晚带来一些额外的生趣。

    管家前面引路,沿着走廊,这走廊沿着围墙建着,每隔十米就立一根红柱,在走廊

    内就种着一些花草,仆人拿着灯笼照耀下,隐隐可以见到一些,只是夜晚看不太清楚。

    “看样子应是一种道法或风水。”

    “具体不清楚效果,但有驱邪,利生,还有少许富贵。”

    裴子云自发觉云娘就是师叔,不由啼笑皆非,自己求赵宁不得,但是文思大进后却遇到了云师叔。

    自是加以注意,原主有些知识也调用了起来,仔细分辨着。

    “根据原主知识,风水是小道,而且天地之间的富贵之气是有数,随人口和资源扩大而缓慢扩大,不能凭空获得。”

    “因此别的世界不知道,此世界风水就是吸取些民间散落的细小财气贵气,所以根本没有大富贵——至少原主没有学过。”

    “不过就算少许富贵,其实也是自民间掠夺而来,只是相对温和,在规则允许内——就算是少许富贵,怕也是年入千两银子了。”

    “可惜我现在没有道法,看不清道不明。”

    沿着走廊向前,过了一个月门,突有了光彩,进入了一个新的环境,入目是一个院子,这院子三面都是楼,两层,房间里有着灯光,还听得读书声。

    原来这院子专门就是给着读书人住的客房,这院子里,中间围着一个水池,里面有着一些奇石堆砌,院子里有三四间房都是亮着,明亮烛光从房间内照着出来。

    管家在前面引着说道:“诸位相公,麻烦往这。”

    这管家引着路,安排着房间,几位秀才是一一有房间住着。

    照着安排进入房间,仆人提着灯笼进入着房间,将蜡烛点上,房间内立刻就明亮起来,紧接着,这个仆人从房间的抽屉中,取出了火石,留在了桌上,却是给裴子云用着。

    裴子云跟在这仆人进入房间,就见着一个圆桌,旁有着几个小圆凳,这桌上有着一个茶盘,茶盘有茶壶,周围环绕的摆着着几个茶杯。

    “相公,这是炉子,您可自己煮茶。”

    “一日三餐,请到前面大厅。”

    “有紧急事,可召唤小人。”说着,这仆人提着灯笼就退着出去了,裴子云在房间内随意转着。

    “炉子是煤球炉?咦,不想这世界点出这技术。”

    左有着柜子,将着房间隔开出一个半独立空间,裴子云进去,一个书桌就是摆在里面,墙壁上面挂着几幅字画,在这书桌的左则是两个书柜,上面摆着书籍。

    裴子云翻着,里面就有不少书籍,也有着不少前人科举的文集,大致翻了几本,书都不错。

    在书桌就有着窗户,窗户关着,裴子云过去将窗户推开,一股风吹进,房间右有着床铺,此刻被褥都是铺好了,摸了摸,被子柔软,将佩剑取下来,挂在床头,躺在床上,一时间沉思。

    “读书环境不错啊,这傅老爷用心了。”

    “不过记得原主在松云门没有见着这人,想必仅仅是互惠的模型,士绅。”

    “我要不要搭上这线呢?”

    “还是趁自己年轻,选择更佳的门派?”

    正想着,美妇云娘和小萝莉坐到了梳妆镜前,云娘手上拿着一柄玉如意,小萝莉却是撒娇:“姨,这次施法让我来好不好,我修炼出灵慧了,让我使着可好。”

    这美妇云娘笑着说:“小夏儿,乖,你年纪小,灵慧需要保持,少耗损,才是正经,等你再大些就让你来。”

    说完,手上掐着道决,施着法,一道白光从这美妇手中射出,射进这玉如意,这玉如意就散发出阵阵的淡红光,照出光芒,射进这梳妆镜中。

    小萝莉在一旁嘟囔着嘴说:“不就是不想让我玩嘛,说什么让我保持灵慧。”

    刚才被自己的阿姨安排,有些不服气,瘪着嘴生气,梳妆镜亮了起来。

    一个院子就映照在了这镜子中,这云娘轻轻在梳妆镜上一点,场景就迅速拉近,变换成七八个场景,七八个秀才就出现在了梳妆镜中。

    裴子云只觉得眼皮一跳,一种被窥视感觉就出现,裴子云双目一凝神,眼神里带着杀气,警觉四下看着,没有见着人影。

    “哎呀,这大哥哥好吓人。”小萝莉夏儿看着裴子云凝神看来时,对上了那双饱含杀气的眼睛,一时间吓到了,退了几步,脸上惊吓的表情,对着云娘问:“姨,这大哥哥是不是发现我们了,刚才一下的眼神吓到我了呢。”

    这美妇云娘也被刚才裴子云的一下眼神所惊到了,沉思了一会:“这秀才身负武功,杀性很重,也很敏锐,居察觉到了水镜术的窥视,只是不通法术,找不到人而已。”

    “刚才我观面时,说此人面带杀气,似乎近几日杀过人,现在看来,只怕不是似乎,是确定了。”

    小萝莉听着美妇云娘这么说,眼前一亮:“那这个大哥哥,说不定将来就能以武入道,姨,你就赶紧招着他入道,我就多一个可以听我话,帮我去欺负别的师兄的师弟了。”

    云娘原本脸上还带着笑意,很满意,只是没想到小萝莉接着就说出这样话,不禁就是气乐了,在这小萝莉的鼻子上狠狠一捏,叫你调皮。

    房间内,裴子云四扫了一圈,这种窥视感依然还在,心中就是一凛,莫非是道法窥视?

    只是自己没有开得灵慧,无法确定。

    “不过,不管怎么样,离州试不过数日,此时朝廷龙气警醒,自己又有一些眷顾,谅不会有事,还是安心就读就是了。”裴子云心中这样想了想,就收敛了警惕的表情,取过一本书,朗朗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