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四十二章 云娘
    州城

    裴子云走在街道上,这街道两旁有着酒楼,茶馆,面摊铺,小吃摊,米店,还有着布店,只是布店准备着在打烊。

    已是傍晚,街上人群还有着不少,其中就有着一些青年学子身着青衫,正在街上逛着。

    刚才出着码头,四位秀才不知是受了惊吓,还是早早有了行程,一下船就匆匆忙忙的走了,裴子云原本还想说些,见着他们走远了,就没有叫住。

    街道向前一直延伸,随着天色渐暗,不少商贩都在门前挂上了灯笼,照亮街道,不少挑夫从着身侧经过,扁担上担着货物,每走一步,扁担就随着货物一晃一晃。

    前面有一个秀才从着店铺里提着货物走着出来,裴子云向前,牌子在门口挂着,只是夜色有点浓,近了才看清楚,上面写着:“李记货铺”

    货铺里已点上了几盏油灯,将这货铺里照的亮堂,才进货铺,货铺里面老板迎着出来:“这位相公可是要买些四品礼去拜访大人吗?我这店铺的东西可是应用尽有,保管相公满意。”

    裴子云在这货铺里转了一圈,见货物确实不错,拿了一个果子吃了,也是点首,手一挥,说:“老板,不错,给我包一个四盒礼包就是。”

    顿了一顿,又说:“给我用金丝礼盒。”

    老板忙应着,吩咐伙计下去装盒打包,并且亲自送上茶,裴子云才喝了几口,这伙计就将着礼盒提着拿了过来,手脚麻利。

    付了银子,裴子云向老板打听贡院,一听着裴子云要去贡院,老板出了这铺面,指着远处高楼:“这位相公,贡院那里就是了。”

    裴子云抬首沿这老板手指着看去,夜晚灰蒙蒙,只看见个轮廓,道了谢,就向着方向而去,不一会,看见了贡院。

    这贡院台阶左右挂着两个灯笼,正门有着一个金匾,上面有着气势磅礴的两个镀金大字:“贡院”

    夜晚,星辰还算明亮,但地面昏暗,只看见灯笼下面二个站着笔直的带刀士兵看守着,有几个秀才也是近了看看,并不靠前。

    “都是认路。”

    裴子云也没有闯入的意思,大徐立制,县学称学社,府称学院,省称贡院,中央称学宫。

    学社基本上没有守卫,有个门房而已。

    学院有守卫,但是不配刀。

    这省里贡院是一省学术重地,已经有专门带刀警卫,擅闯者轻者拿下,重者格杀,谁也不想冲击贡院。

    “不过我的住所离着很近。”

    “教喻给的册子内有亲笔信,叫我直接凭信投宿,离贡院不远,很是方便,想必是教喻的好友。”裴子云就在贡院左右寻找。

    果没有多远,看见一座宅邸,近了,这宅子不大也不小,门上有个牌匾“傅府”,门的两侧就是两排对联,只是夜晚对联有些不清楚,隐隐可以看见上面字迹飞龙走凤。

    上去敲门,不一会就听着里面开门声,近了一看,一个仆人正提着一个灯笼。

    裴子云忙将来意说清楚,这仆人听闻是家中老爷故友推荐,查看一下信件,说着:“公子稍等。”

    说完就进去匆匆禀报。

    没多久这仆人出门引着裴子云进去,进大门是一个院子,沿着木制走廊向着里面而去,这仆人向前引着走了几步,说着:“相公小心,这有个阶梯。”

    说着就转身用着手中的灯笼照着,一个向上的阶梯就显了出来,沿着进了大厅,这大厅点了几盏灯,罩着灯罩,灯罩上有着一些兰花竹子,四周分布着书画,挂在墙壁上。

    正中央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四十多岁,留一些胡须,身着锦衣,有点瘦,手里还持着书卷。

    仆人小声:“公子,前面就是傅举人傅老爷。”

    裴子云忙上前作了揖:“学生见过傅老爷。”

    又递上书信,这举人放下手中的书,接过了书信,看了一下,说着:“原来老友推荐的读书人,自是欢迎,我安排你在这里住下就是。”

    又对着仆人说:“你喊管家过来给这位相公安排一下住宿。”

    裴子云只听“咦”的一声,抬首一看,大厅右侧门帘下,露出一个小女孩的面容,大概十一二岁,很是清丽,但还是一只小萝莉。

    裴子云正想着,看了过来的萝莉似乎一惊,身子一缩,就回了门帘不见。

    门帘后面,秀窗窈窕,麝兰溢香,一个美妇人在煮着茶,见小姑娘偷看被发现退着回来,不由就是伸手一点:“你个小俏皮鬼。”

    这美妇人端着茶出去,回首看见这只萝莉手摸着刚才被敲的额,就笑着说:“不许胡闹。”

    说完就端着茶出去。

    裴子云正在和傅举人说着话,右门帘掀开了,一个盘着头发的美妇端着茶出来,这妇人端庄秀丽,将茶递上来时,经过裴子云身侧,望了一眼。

    裴子云只觉得眼就是一跳,抬首看了一眼这妇人,觉得眼熟,一时想不起是谁,这妇人才将茶递上,又有着门房前来禀报。

    “老爷,又有着四位相公来拜访,这是拜帖。”说着就将拜帖呈了上来。

    傅老爷将拜帖放在手里看了一遍,沉思少许,才说:“请着这四位进来就是。”

    说完就是转过首,对着美妇说:“云娘,还烦再斟四杯茶过来。”

    “是,老爷。”美妇人端着茶盘返回,准备新茶,进门帘,刚才小萝莉又挤了上来,问:“姨娘,这人怎样?”

    这云娘的美妇伸出了手,一双修长的手在小萝莉脑袋上一敲,说:“小夏,别闹,我忙完再跟你说。”

    这美妇说完就继续备茶,用茶炉煮着,只是萝莉是双手捧着头,两只大眼睛,一脸的委屈。

    裴子云端起茶,茶有点烫,吹散热气,轻轻喝了一口,就觉得一种舒爽透过心脾,心中暗想:“好茶!”

    稍过些时日,就有仆人门口引着进来,原来虞光茂等人,见裴子云喝着茶一怔,笑着说:“裴兄原来也来拜访傅老爷。”

    说罢就向着傅老爷问安行礼。

    几人都是分坐,虞光茂和易秀才前几日在船上和裴子云有些相熟,今日一见,就寻着裴子云旁的座位坐着。

    傅老爷看着,笑眯眯:“几位秀才既都有人推荐而来,都住下吧,在我这安心备考就是了。”

    说完就喝了一口云娘刚递上来的茶。

    傅老爷名声不错,时常接济读书人,如果有秀才被人推荐,就能投宿,一直到考试完毕,只是往往只能住一届。

    虞光茂和易秀才原不想拿着推荐信来,只是临近州试,州府中酒店客栈住宿都在涨价,贵了不少,就算四人凑着钱也住不到不错的客栈,差的客栈掉身价还是小事,怕是鱼龙混杂,这是州试,出不得差池,因此寻了一会,确实找不到了能住客栈,这才拿着推荐信来傅府。

    几人正聊着,右门帘掀开,云娘再次给大家上茶,却是端庄秀丽,新来几个秀才平日里哪见过这样女子,不由都脸红,低下首不敢多看。

    只有虞光茂还算是镇定,但眼神也避开了美妇,不去直视,这美妇用着茶盘,端着四盏茶送着上来,眼神扫过新来几人,余下二人一扫而过,目光在虞光茂和易秀才身上停留了一会,只是在易秀才时,又有些可惜。

    直到这美妇离去了,三个秀才还不敢抬起头,裴子云自从习练百兽图,耳目大增,就听见易秀才在轻声细微默念:“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看。”

    听着这人这样默念,裴子云只端起茶喝了一口,脑里闪过一道灵光:“这美妇,我想起来了,不就是松云门的云师叔?”

    “刚才那罗莉,就是日后的初夏师姐?”

    顿时就把关窍想明白了几分:“诸派都在府县设有据点,云师叔这是在查看赶考秀才中谁有道缘?”

    这云娘的美妇刚掀开门帘走进去,小萝莉又凑了上来问:“姨,这下你忙完了,可以跟我说了吧,今天来人如何。”

    听着这萝莉带着好奇的问话,她伸出手在小萝莉脸上捏了一下,说:“你啊。”

    将茶盘放下,她一手拉着小萝莉向着里面,转过走廊进入内院,最印入眼帘的则是一个水池,中间有着一座小桥,旁就有着层峦叠耸的奇石。

    这些奇石蜿蜒重叠,堆砌在水池侧,种着不少奇花异草,听得水池有水声,定睛看去,是水池里的鱼儿在水中跳跃嬉戏。

    过着桥,一栋居所,这居所是两层,门前立着两根大红柱撑着二楼,门内点着蜡烛,烛光透过纱布,将院子里照的明亮,不需要灯笼就可以看清楚。

    推开门进得房间,查看了一看,这美妇人才说:“小夏儿,以后不要在外面说这些话,要是传出去了,就有着不利。”

    批评了一下小夏儿,她这才开口说到今天所见。

    “今日来了不少人,只是今天来人多是庸碌。”美妇人说着,停顿一会,见着小夏儿好奇的目光,这才说:“或只有两三人,可能考取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