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四十章 落水
    裴子云顿时心一凛,倾耳去听。

    船工声音就是一变,有些冷:“你不敢了?”

    “不不,只是秀才都在一起,人多……”船老大慌乱着,前言不搭后句,这船工寒声说着:“这是舵爷的意思,明天就动手,让这裴小子落水,谁叫他得罪了张公子呢,必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你只要烧着水,把这药洒进去,等这小子捞上来,就说是解寒汤,给他灌了下去就是。”

    “啪”的一声,裴子云去看,这船老大手里拿着水烟筒,应声掉在了地上,在地上滚了几圈,发出着咕噜咕噜滚动声。

    裴子云收回,心中暗想:“自己坐个船,就有人来害。”

    一时不知道怎么样滋味,只听着外面声音越来越小,看要谈完了,裴子云一凛,就慢慢退去,轻轻走上了楼梯,到了二楼,推门进了房间,没有点灯,躺在船上,细细想了起来。

    窗外波浪击打着船身,有一些水声,随着水声,又站了起来,在房里踱了起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张玠玉胆子这样大,这样猖狂,看来不弄死他,我是得不了太平了?”

    这样想罢,从床头拿起剑,抽了出来,露出了剑身,反着光,利器在手,就是起了杀心。

    “我虽没有灵慧,不能修道法,但和卧牛村已不可比喻。”

    “不能被动了,干掉这人,再想办法寻仇!”

    “我再想想,怎么报复?”

    “对了,记忆里原主前世,圣狱门这堂口被破时,被斩首首恶,除了岳举人,还有一个人。”

    “李文镜,公布罪状,此人实是核心之一,是军师一样的角色!”

    “此人,在前世所闻,并不甚通道法,可杀之。”

    “而且记得抄家,他不住在府里,而住在一个渡口,恰在水路上。”

    “杀了这人,重挫了张玠玉的党羽,等我修成了道法,再想办法把张玠玉都杀了。”

    裴子云当下心意已定,抚着剑身,剑光一寒,映着眼眸同样带着寒光。

    清晨

    裴子云起来练着百兽图,百兽图就是这点好,哪怕一点地方都可以练习,听着下面有着人声,练着没有注意,感觉到身子一颤,摆在桌子上茶杯抖了几抖,有人喊“拉锚!”

    裴子云没在意,继续练下去,一时间就是暖暖,虽没有灵根,第三重就进不了,但久久练习,可扎深根基,一旦得了灵根,就可一举晋升。

    练完,将窗户打开,看着外面,一股清风吹着进来。

    太阳没有升起,就有着不少渔民起来撒网捕鱼,更有一些客船已扬起了帆,一些鸟站在这帆船上面,这一开帆,惊飞起来,掉下了几根羽毛。

    练百兽图,诵读书,习书法,这些完了才下楼。

    下面一楼就有着面食,裴子云下来心里也觉得欣喜,就要了一碗河鲜面,向厨房看去,这面食都备好,做菜还是上次厨师。

    这厨师就将着面往水里一烫,裴子云没有再看下去,就到了桌上坐着,只是一会,就有着一碗面端了上来,有几大块鲜鱼肉堆着,上面撒了些切碎辣椒和葱,桌子上摆着醋,辣油,酸菜,可随意取用。

    面冒出着热气,昨日相识几位秀才在楼上下来,见裴子云过来,昨日辗转反侧的易秀才,今日却看不出痕迹,笑着:“裴兄,这船上厨师手艺不错吧,我上次去得州府就是坐的这船,就爱极了这厨师。”

    说着对着厨师喊:“给我来一份河鲜面,加辣,加个鸡蛋。”

    只听这秀才一喊,跟着而来三个秀才都喊着,只是一会,面就上来,都加着蛋,煎的焦黄里嫩,几人就说着话。

    上一届谁谁,文采只一般,侥幸中了举,还有谁在考场内因舞弊被革了功名,说的事大多是上届,有些趣事,有些则沉重。

    不一会,就聊到中午停靠点,这几人都去了一次或数次,说:“裴兄,这船下一站要到治同府,那里有座道观甚是灵验,能算出人的运数,到中午我们可以去得这观占个卦,到时跟船老大说声,等下就是。”

    裴子云问:“这观离码头远不远?”

    这几人都是笑着:“裴兄用功,这点时间都不肯浪费,这观离着码头近,对着河不远,每天香客旺盛,去着只要半个时辰。”

    裴子云就应了。

    几人闲聊了一会,不多时就见来不少人,有些喧闹,几人就没有谈兴,各回了房间,或休息,或攻读。

    这河水顺流而下,上午总是过的飞快,听秀才叫门,门打开一看,四个秀才已换着衣服,一身青衣,腰上挂着吊坠,人人手里都拿着一把折扇,见着裴子云开门都说:“裴兄快去。”

    裴子云只得跟着下船上着码头,船工看着裴子云下着船,眼中露着精光,徘徊了几步,舵头让的是暗中将这人推入河中,下了船不好动手。

    几人下着码头,这码头很热闹,人来人往,马车牛车载着货物运到码头,接着工人接着货搬运上船,都赤着上半身,肩上只披着麻布。

    出了码头是街道,都是青石板铺成,不少的摊贩在卖着敬神用的香,易秀才拉了拉裴子云的衣袖:“裴兄,快到了。”

    向着青石板路而上,有个道观,路上有着不少妇人,手持篮子已下来了,这时是正午,太阳炙热,没有多少人。

    几个秀才也被这太阳给晒的受不了,都打开了折扇,遮着脸说着话,近了一看,是一个小观,不大,有围墙围着。

    进着门,有着道人在扫着院子,原来是个女冠,年纪有着五十岁,正在几颗桂花树下用着一个小扫把,将落下桂花全部聚在一块。

    这几个秀才都是没有在意,径直进了大殿,这里面供的神像,却不认识。

    这也正常,城隍土地不是道教系统,是国家正神,或者说政治之神也可以,这些神像或是真人真君罢?

    殿内左侧一个女冠摆着一张卦桌,卦桌上摆着木筒,木筒里有着木签,殿内收拾很是整洁,一个功德箱摆在神像下。

    前面就有着人拜了神像投了钱,接着去问卦,一行人很恭敬,前几人都是拜了,裴子云也上前行了礼,取一百文钱放进了功德箱。

    前面的人都已看了,易秀才取了一卦听着这女冠解说,卦象不怎么好,不由脸色苍白,轮到裴子云上前取了一签。

    这女冠接过木签,取在手里一读,抬起头看了一眼裴子云,这女冠眼睛有神,精气十足,只是看了一眼就低下头去了,似乎在思虑,良久才抬起头,笑着说:“恭喜公子了,有望中举呢,只是公子面相杀气重,带着煞气,隐隐有阴霾在印堂,在运道上就有着凶患,怕有些妨碍。”

    裴子云听着这女冠所说,不由就想起自己转世而来,一路杀来,破贼,杀贼,夺运,现在更有圣狱门侧窥,不由笑了笑,这女冠真是看得准,又取了一百文,放进了功德箱,说:“多谢吉言。”

    这女冠见着这裴子云转身即去,带着肃杀凛然,正想着,听着呼声,后面排队的香客是来求问,接过卦签解读起来。

    几个人刚到着船上,就听着船老大招呼:“几位相公,可吃了没有?船又要开了,没吃过就一起用饭!”

    原来在几人去上香这一段时间,船老大网上了一条大鱼,几人一回来,船老大就来邀请着,只闻鱼香四溢,让人食指大开,去的匆忙没有吃饭,这时都饿了,易秀才都坐了上去。

    这鱼确实不错,只吃鱼肉不过瘾,听着船老大一声招呼,就有船工送上了一壶米酒,招呼几人喝。

    裴子云一凛,酒却不肯喝了,不过这大鱼,十数人吃,谅也不敢下毒,且这鱼肉辣椒足,吃着就着微汗冒着出来。

    这时这船老大不停劝酒,不一会几人都有些醉意。

    船开着很快,管着帆的船工早吃过了,裴子云早有成见,目光一扫,果见那个船工不时看了过来,冷笑一声。

    “有些急,我去去就回。”裴子云故意说着,大家都挥手:“快去快去!”

    话说这船上可没有卫生间,特别是男人,自然都是去船侧方便一下就可以了,这时立在了船舷,见着河面水宽浪急,两面有些山,带着翠意,只有岸上楼城很明显,暗忖:“要是我猜的不错,此时正是时候。”

    才想着,就听着有细微声,微微侧目,用眼角余光一看,果不其然,横肉船工在悄悄靠近,靠近了,船还没有摇动,这船工一扑,伸手就推,口中还喊着:“公子小心!”

    才靠近,就见裴子云扬起脸冷冷盯着,嘴角带着一丝冷酷的微笑,身子就是一闪,这船工见这神色,就觉得不对,一扑空,才踉跄着要站稳,就觉得心口一痛,原来是这秀才伸手在自己背上一按,整个身子都麻了,话都喊不出来,斜着身子就自船上掉了下来。

    “噗通”一声,水花四溅,这声音前面甲板上都听的见,有人就问:“这是什么声音?”

    船主也听到了,知道是舵爷派来的人下手了,是装脸色通红,有些大舌头,言语间有些不清楚的问:“什么?什么声音?”

    过了几分钟,才站起来。

    这船又往前开了一会,裴子云刚才看着这船工拼命想挣扎,但身体僵硬,最后满脸求饶之色,心中冷笑:“自己虽不能修行道法,但是这种小伎俩属于武技范畴,却尽管可使得。”

    任凭你有千种水中功夫,只有死路一条!

    见着终于绝望的沉了下去几分钟,才恍然大悟,大叫:“不好了,有人落水了,有人落水了。”

    这一叫惊起千层浪,正在房间吃喝的人都连忙出看,船老大的脑袋就“嗡”涨大了:“不对,怎是这秀才的声音?”

    “难道是徐爷落水了,而不是这秀才?”

    船主顾不得装酒醉,拔腿就向着船舷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