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三十七章 有辱斯文
    裴子云接过酒,只是一闻这酒,就觉得酒不对,心有成见,仔细一看,只见唐真指甲缝隙里带着一些细微白粉末,立刻心里就是明白——原来是唐真给自己斟酒时,就自指甲上弹了一些药粉进入酒中。

    话说,不可能大家都中招,这就是大事件,不但县里,就算省里都会派人专查,甚至连神灵方面都会惊动。

    举头三尺有神灵,这力量如此可怖,所以此世界就算有仙道,也不能随意干涉凡世之事。

    裴子云就笑着:“戏上黄进春虽连中三元,但少年时衬托,连中三元成了状元时,都四十三岁了,时日无多啊!”

    唐真却没有这个想法,目光吸引而去:“唉,四十三岁又何妨,此是读书人一生一世的荣耀,哪怕不当官,都可名留青史!”

    唐真这么说,远一点的陈一贵露出同意之,也说着:“是啊,别说是四十三,哪怕五十三六十三,能中进士,不枉此生。”

    裴子云跟着说着话,突伸了过去,将两人的酒杯一换,又说着:“这些戏子似乎很陌生,不在县里看见。”

    陈一贵就说着:“裴兄,这些都是家养的戏班,不过裴兄中了举,成了名士,大可这样。”

    唐真也配合着笑着:“秀才是不足,就算中了举人,没有千亩,也养不起。”

    说到这里,他想起了目的,想哄着裴子云喝酒,笑着举起了酒杯,说:“裴兄,陈兄,现在我们和以前不一样了,很多事往往身不由己,来,干了这杯,我先干为尽了。”

    唐真的话有些无头无脑,裴子云心里冷冷一笑,拿起了酒杯说:“是啊,很多事情总是避无可避,只能身不由己,做些我们不得不去做的事。”

    说完就是一口干下,酒有点辣,咽了下去。

    陈一贵有些莫名其妙,也干了,唐真见着裴子云将这酒喝下,就说着:“裴兄,你们继续,我突有点内急,稍离一下。”

    只见唐真出了几步,暗里对着钱家小姐示意,只见这钱家小姐,模样似乎没有变,但举手投足之间,突有一种魅力,一股香气渗着过来,引着附近的读书人看了过来了。

    裴子云暗暗冷笑,这是圣狱门的道法,而陈一贵说着:“裴兄,这小姐,你还是别看了。”

    “为何?”

    “钱家前朝当过县主薄,以后代代总有一二人中得秀才举人,家有一千五百亩,是县内有名县绅,其家小姐自是官家小姐,除非明媒正娶,否则沾染不得,而且听闻似乎已经在谈婚嫁。”

    裴子云点首,估计了一下药力,看了下四周,又发觉为了自己中了副车,周围只有钱家小姐一个女人,就笑着起身:“我去向教谕敬酒。”

    陈一贵点首,觉得这非常正常,裴子云上前,见着教谕,这时周围敬酒已经结束,周围无人,见着自己,目光带着淡淡的喜,微微颔首。

    裴子云向对方持以弟子之礼:“见过教谕。”

    教谕点点头,儒者贵在养气,感情不轻易外露,见到裴子云时,还是流露出一丝欣喜:“你过来坐。”

    这时人人看戏,有的几杯酒下肚,不一时便酒酣耳热,不再特别注意了,裴子云就大大方方的靠近坐了。

    “回去可读书?”

    裴子云就说着:“弟子每日读书,只是总有疑惑,往往一个疑惑解决了,又生出新的疑惑。”

    教谕听了,叹着:“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此是你慎独警明之心,要是一人自认无所迷惑,慎独也无从说起了。”

    裴子云顺着教谕的话:“教喻所说甚是,弟子记住了。”

    教谕又说着:“学问之事,哪怕高居百尺,还要日日精进,只需每日都比昨日就进益,日久必成宗师。”

    教谕见裴子云应着,又说:“你知道为什么你今天卷子,我不评么?”

    裴子云说着:“弟子不知。”

    教谕笑着,笑容就带着点苦涩:“汝此篇陈词,情真意切,汪洋恣肆,如长江大河,浑浩流转。”

    “这种雄文,哪是我小小教谕能评?汝有此篇,就可名垂青史。”

    见着裴子云连忙惶恐要谢罪,他连忙抬手阻止了:“可你身份却不配此文!”

    见裴子云诧异,教谕语重心长:“汝现在功名未成,有此雄篇出世,故能使你成就名士,名传郡县,假以时日,轰动全国也可以。”

    “只是汝因此,必仕途艰难,只怕再难中举。”

    裴子云听了这话,顿时一凛,有着明悟,这世界不说,原来世界,历史上有名的名士,汤显祖、徐渭等,都惊才绝艳,名传天下,却科举不行。

    汤显祖还罢了,只是会试落榜数次,张居正三个儿子都中了,他也没有中,到了张居正死后才出头。

    徐渭更惨,六岁读书,九岁作文,十多岁时作《释毁》,轰动了全城,当地绅士称他神童,沈炼曾夸奖:“关起城门,只有这一个。”

    可科举上却屡遭挫折,二十岁才中了秀才,直到四十一岁,考了八次,始终也未能中举

    有人说,这是狂傲导致,其实倒也未必,只怕是才高犯了众忌,默契打压。

    裴子云不由掩面一叹:“学生明白了,自古先仕后名,才能闻达于庙堂,而先名后仕者,几无人能成。”

    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被后人誉为“诗仙”,其诗豪奔,飘逸,浪漫,举世几乎无双,当时就轰传天下。

    可是有名如此,一生功名不就,晚年窘迫,赋《临终歌》与世长辞,终年六十二岁,是他政治智慧不行?

    他在政治智慧上虽不是杰出,但也在中人之上,何也仕途潦倒?

    有名,人人虽赞之,实妒之,要是已经得了功名也就罢了,没有得功名的名士,与天下为敌,岂能不败?

    当下心悦诚服,拜下:“谢教谕藏得师说。”

    师说来自韩愈,此人有百代文宗之称,文章传播出去,功名必是艰难甚至可能连中举都不能。

    教谕见他认识,欣慰:“汝也不必泄气,等你中了举人进士,就可传出雄文了。”

    裴子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突听着一声尖叫,回首一看,只见一个男子已脱了上衣,而被压着钱家小姐已半露。

    教渝回首一看,顿时见着大怒,脸铁青:“有辱斯文,丧心病狂、有辱斯文,丧心病狂!”

    这样的话重复了两遍,气的身子都是颤抖了。

    裴子云看去,这人眼通红,不是唐真,又是谁?

    片刻,唐真给钱家仆人押了下去,给冷水清醒,教喻脸涨的通红,原是秀才文会,结果闹出来了这样大丑闻。

    教喻主管着县中教化,削掉了面子,少不得被县中训斥,要是这丑闻传到了府里,更少不得府里学正的批评,今年考评怕就是劣等了。

    场内秀才都是诧异,这唐真平日稳重,为何在今日这样疯狂?

    这时就有着书生说:“你们刚才没有注意,这唐真也许就是多喝着几杯酒,酒后失态了。”

    这时一个中年秀才应答:“或平日里就是丧心病狂,只是掩盖的好,不曾想喝着几杯酒露了恶态,作了这事,秀才肯定不保,真是痛快。”

    言语里满是对这唐真中了秀才的羡慕嫉妒,家中富贵,年轻有才,此时错了事,坏了名声,就恨不得上去将这人打死。

    一个秀才年纪更大一点,五十多岁,见场内说话越来越放肆,脸变了,说:“你们幸灾乐祸,也不要这里说,给教喻听了,你们也要被呵斥,而且还有外人在,你们这话传出去,什么风评?”

    年纪大,看透一点,对年轻人嫉妒也少了一些。

    文会这时,出了这事,教喻已气的说不出话来,喝着:“来人,把这唐真头巾,给我立刻扒了!”

    这其实就是剥去唐真功名的意思,这时就有几个羡慕嫉妒恨的学子,扑了上去,真的把头巾扒了。

    看着这一场,许多学子也觉得自己丢掉了颜面,更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但又想不明白。

    “有辱斯文,有辱斯文!”教喻还不解恨,念着,觉得唐真这人实是耻辱,自己本和裴子云交谈甚欢,师徒相得,日后记载也是佳话,但现在都变的臭不可闻。

    “哼,这唐真虽有些家世,但作出这事,实不可忍,待文会散场,自己立上文给文政,革了这败类的功名。”

    这想着,将着裴子云叫着过来,嘱咐:“汝善自重,上省赶考前,到我这里一次,勿要再和唐真这人一起,坏了自己前途。”

    说完就挥袖离开,文会开到这里,也没有人还吟诗作对,都谈论这事,见着教喻离开,也各自散去。

    这时唐真已经有些药醒了,眼神空洞,四处寻找着裴子云,神狰狞。

    陈一贵见这一场,惊的口还没有合拢,这时喃喃:“哎,唐兄这次完了。”

    裴子云冷笑着看着,自己之所以去教喻那里,就是不想被已经变成了疯狗的此人攀咬一口,这时借着人群,看也不看,也挥袖离开。...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