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二十九章 女郎
    卧牛村·裴家

    “娘,黑风盗已经平了,村子里安全就没有问题了,我得去迎叶苏儿回来。”说到这里,裴子云微微一笑,眼底一丝温柔。

    “我儿,你和叶苏儿青梅竹马,我也知晓,但叶家不是耕读人家,她似乎不是良配。”裴钱氏迟疑了下,还是说着:“李家上次有口风,说二小姐年才十四,知书达礼,你看是不是……”

    见着裴子云木然,她叹了口气:“还有县里举人刘济川刘老爷,也有这个意思,你看……”

    “最近有这意向的人很多?”裴子云皱眉问着。

    “是啊,区区一个秀才,还不值这样,但你的考卷在考后,会公布贴出,是房师高荐,看了都说水平老道,中举人都足了。”

    “而你才十五岁,前途广大,故有不少人有着意思。”裴钱氏说着:“你是我儿,我当然希望能寻个好的,能照顾你的人。”

    “娘,糟糠之妻不下堂,在我童生时,你觉得叶苏儿合适,在我秀才时,你觉得李家二小姐和刘举人之女合适,在我举人时,你觉得谁合适呢?”裴子云问了问,知道自己中秀才来,已有几人来问了,当下心平气和反问。

    “娘,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不过娶妻之事,还是看感情和情分好些。”

    见裴钱氏无话,裴子云起身:“娘,我这就去接她了。”

    裴子云直接出了卧牛村,村人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一人不死,就歼灭了这黑风盗,这时守门人张图,说:“这裴相公真是天上文曲星下凡,这才中了秀才,又给巡检大人出着计谋,灭了这黑风盗,真文武双全。”

    张大山,抬起有点疲惫双眼,炯炯有神远远看着裴子云,感慨:“这样的人幸生在我们村子。”

    正说着,突想起了叶苏儿,就觉得做的差了,说:“村里当时保了叶苏儿,也不至于现在叶苏儿下落不明,现在村里跟着这裴秀才关系虽表面和谐,但里面我看着玄。”

    “哈哈,张大山,你也真想的远,等会我们交班了,回家休息,累了一夜,还尽想这些事,你累不累,不说了,换班人来了,回家抱着媳妇暖炕头。”

    四月初夏,昨夜一场小雨,下午阳光照着,路侧树木和花草争奇斗艳,从村到观的道路,宛图画一样。

    裴子云这时,远远看见桃花林,有一条河,正林子里蜿蜒流过,桃花落下,时不时就有着鱼儿跳出。

    裴子云抵达门外台阶,一片幽静,这道观似乎不怎么接受香火,就是静修之处,这样想着,裴子云抵达门前,又有些迟疑,踱了几步,这才下着决心上去敲着门,开门不是牙尖嘴利的秀儿,是中年女冠。

    裴子云笑着迎了上去:“原来是观主,已过去半月,我觉着灾祸应已过去,来接着叶苏儿。”

    只见这女冠见是裴子云,听着裴子云这话,没有将门打开,而语气有点冷淡:“你是来接叶苏儿的吧,她不在这里了。”

    “什么?”裴子云脸色一变,眼神有些冰冷:“观主,怎么说,难道苏儿出了事不成?”

    女冠脸色就是不好,冷冷说:“叶苏儿亲人寻到了她,带着她走了”

    “认亲?被人接走。”听着这话,裴子云迟疑,语气满是怀疑:“不可能,苏儿要走,不可能不跟我说,某非你们胁迫,或出了事在瞒我?”

    这时,女冠有些怒色:“你以为我骗你不成,幸你写了桃花源记,师姐过来看看,结果看见了叶苏儿,发觉是直系的血亲,因此认了亲,将叶苏儿带去,你既中了秀才,自有富贵,就不要寻她了。”

    这时,听着脚步声,抬起一看,只见是小道姑秀儿,小道姑秀儿手上拿着一封信,上面就有着娟秀字迹,再熟悉不过,这秀儿把信向着裴子云递了过去,说:“这是苏儿姐姐给你留的信件,你不要为难我师父,我师父不善言语,不过事情没有说错,是苏儿姐姐自愿跟去,不怪我师父。”

    接过信件一看:“裴哥哥,姑母找到了我,说了一些事,我必须要离去三年,三年后我一定回来找你,苏儿”

    这女冠态度冷淡,显知道裴子云被拒在松云门外,裴子云突明悟,转身就离开,找到叶苏儿不难,可要真正融入,非成修士不可,目前最关键是完成任务,完成对原主母亲和家族的报答。

    只是才回去,行了一里,突一处转弯,数辆牛车,一个女郎下来,二个丫鬟,执羽扇、如意,一看就是不凡。

    “你就是裴子云?”这女郎问着,这时近得黄昏,斜阳慢慢坠下,晚霞如火,看上去,就想起了《诗经·国风·硕人篇》

    “硕人其颀,衣锦褧衣。齐侯之子,卫侯之妻。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维私。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裴子云暗想,作了揖:“正是学生。”

    这女郎淡淡说:“你是来寻苏儿?”

    “正是,请问叶苏儿何在?”裴子云一挑眉,问着,心里已经有了预感。

    “我是苏儿之姑母,这些年谢你照顾了,只是她却不能被你接去。”女郎微微一礼,说着。

    “小姐不是恶人,此举不知何故?”裴子云见女郎说话文雅,举止有礼,问着。

    “你之相,祖德微薄,文气冲出数尺,已有龙气稍佑,是中了功名,而且也有望举人,只是叶苏儿不是凡俗之人,秉性清贵,非你所宜,你别误了她的道业。”

    这话说的坦白,见裴子云眉一挑,并不暴怒,暗暗称奇:“此子谈不上姿容俊雅,却也风度不俗。”

    只见女郎又说:“听闻松云门给了你入门道卷,你只要修至十重,入得道门,或再有与她的缘分。”

    裴子云心里一沉,暗暗握手,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袭上来,似是遗憾,似是欣喜,似是迷茫。

    前世叶苏儿可没有找到她的靠山,流落到了别处。

    这些原主的情绪袭上心,裴子云眸子一深,想起了刚才女冠的话,问:“小姐,不知你如何找到这里来?”

    “这还是你的功劳。”

    “你写了桃花源记,我很喜欢,于是过来看看你有没有入道之根,只是很遗憾,你道缘浅薄,不过就看见了叶苏儿,这是叶家失散的女儿,也许就是上天假你之手,而使我找到她。”

    女郎坦白着,和女冠说的无误,这时客气的问着:“你还有什么事么?”

    女郎端庄有礼,裴子云却隐隐有种感觉,她似乎比自己认识的赵宁,更深不可测,当下一抿唇:“我不信苏儿就这样简单回去,丢下我们之间情分,你以什么理由来说明她?”

    “你很敏捷,很有意思。”

    女郎抿着一笑:“我说服她的理由,就是你母亲接见多个媒人,而她只是一个小小孤女,要是没有点本钱,她怎么嫁给你这个裴哥哥呢?”

    “你不怕她修道成了,回来找我?”

    “不怕,若你不能入门,她再多情丝也会渐渐淡去,非她淡漠非她忘情,只是道人和凡人,终是咫尺天涯。”

    说着,女郎上了牛车,点了点首,转车离去,似是专门说这些话,告个别。

    而裴子云怔了良久,转身也离开,背后渗出的冷汗,几乎湿了衣杉,女郎很端庄有礼,但是给他的感觉,却只有恐惧,为了阻止自己颤抖,握紧的拳,指甲已切入了肉中。

    没有打脸,没有粗暴,更显的差距。

    裴子云向着村子而去,紧皱着眉,外面不知什么时起了风,一块乌云掠过,给天空笼罩了一片灰暗,良久,裴子云透了一口气,算是想通了。

    “首先必须是获得梅花权限,吸取寄托,而成灵根,这就必须完成安抚母亲和裴家的任务。”

    “县试而得童生,童生无功名,所谓白衣秀才,就是不第秀才,就是童生。”

    “秀才虽得功名,见知县不拜,不能随意对其用刑,免除个人差徭,挂剑游学,但功名只局限于自身,不能恩泽家族,按照现在时代标准,的确算不上功成名就。”

    “举人就不一样了,虽本朝限制了免税权范畴,但登科即可授官,可当学官,可当知县。”

    “就拿乡间生态来说,秀才不过得县吏一些尊重,如果久久不中举人甚至难说,但举人就终身得县里尊重,祸端就少了。”

    “就田亩来说,虽名义上可购买土地,其实各个身份的人都有潜规则,秀才有百亩却是安康,无人打主意,但是过了三百亩就难说。”

    “举人至少可有300亩,一千左右也可平稳,这就完全不一样了。”

    “古代宗族三事——宗祠(族田)、功名、田地。”裴子云点着任务栏,若有所思:“我是秀才,宗祠可建了,现在就可请人建造——和族人开个会,给些银子就是了。”

    “功名的话,省试在秋天中秋前后举行,秋闱,离现在还有些时日,老秀才的水平大体上就是举人,但是有缺陷,要中举还得加强,我已经埋了暗手,请县里小贩陈员留意。”

    “田地的话,母亲手里有三千两,大徐开国才数年,经过战乱,人口不多,荒芜土地不少,就算是良等之田,也不过七八两银子一亩。”

    “母亲大可现在就购入田地,就以三百五十亩为目标,三百亩是我家,五十亩归宗祠,这样祭祀和族学都有了。”

    “整个裴家的百年根基就建立了,也算完全弥补了对裴家的因果和义务。”

    “这样的话,那这系统的完成家人心愿的任务,就肯定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