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十七章 银龙寺
    这不愉快的插曲,转眼就过去,诗会热闹纷纷,就着诗篇和着酒肉,很是快乐,裴子云也吃了不少,一就在酒饱饭足后,熟络了场内学子,现在在场的一共有着十几个,都是童生。

    那个在楼下领大家上来的学子杨帆,家境一般,不过拜在了城中名士“郑波”的门下,因才学不错,被这老师时常夸耀,而有着不少名声,也是此次诗会主办人。

    还有刚才那个,说起道人的应当清规戒律,名字叫朱浩,本朝理学一脉,为人做事,就很是死板,不过才学还算是不错,只是总喜欢说些存天理,灭人欲的话,让人有些不喜。

    还有就是老认识的唐真,也在其中,一群人在把酒言欢,谈论诗文,这时听着场内一声叹息。

    这时大家正乐着,为何就有人叹息,都看去,只见场内一个万众瞩目的张玠玉,刚才发出了叹息。

    众人不由觉得惊异,朱浩扫视众人,上前一揖:“张兄为何突感伤叹息?”

    裴子云也是抬首看去,见这张玠玉蹙眉,有些愁色,说:“哎,府试完,这两天等着开榜,有些焦灼,觉着自己考得还算不错,又觉得府试人才济济,轮不着自己,或自己不小心有些差错,犯了忌讳,就失了此次府试,不禁觉得心里苦闷,哪怕是饮酒,都品不出滋味。”

    这是实话,话说几乎所有童生都有这心情,顿时起了戚戚之感,对着张玠玉纷纷说着:“张兄,这话是说道我心里去了,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是啊,彷徨焦虑,做不出文章,看不入书籍。”

    裴子云咳了一声,自己虽有着信心,也有些担心,没有开榜前,都不算数,这关系着命运前途,这两日也心神不宁,做不出文章来。

    这张玠玉的一番话,说中了在场学子的心思,场中诸多学子,都自觉文采好,有着信心,只是人事已尽,不知道天命,因此就有着忧愁。

    一时间,场内叹息连连。

    听着这场内叹息,张玠玉仿佛后知后觉一般,觉着不该说这话,面带愧疚斟了一杯酒,站了起来,对着众人,说:“哎,都怪我,刚才酒后寂寥,不由就说了这话,坏了诸位兴致,我自罚三杯,以请其罪。”

    说完就是一杯饮着,第二杯时,举办诗会的杨帆伸出一只手,按住了张玠玉第二杯酒,正色:“张兄自知坏了我等雅兴,怎就能这般轻易了事,至少也要一诗一酒,这样才能助兴,诸位说对否?”

    众学子见此都是大声叫着好:“正是正是。”

    张玠玉,是面露些难色,说:“杨兄,我这人最爱着游玩,见着景色才能作诗,窝在里面可不行。”

    “真要我饮酒作诗赔罪,我们一路踏青而去,城外有着银龙寺,风景优美,而且其素宴是一绝。”

    “到了那里,不仅是我,连着大家都做诗唱篇,岂不快哉?”

    “时间晚了也可夜宿寺庙。”

    银龙寺风景和素宴是一绝,顿时大家响应,一人就站出来说着:“说的极是,春来踏青,群侣游寺,只是诗可以后作,张兄这酒得先罚了,我们稍晚再一起踏青就是。”

    “对对,就该如此!”

    听着这话,杨帆也就不再阻拦。

    裴云听着游玩,就起了回去心思,但这时听着寺名,有些恍惚,这郡城外寺庙,叶苏儿曾经来过,为了自己求到了祈愿符。

    要知道,从着县城来,坐着马车就得一天才能返回,她留着这符想要还愿,自己既顺便去,不如就提前还愿算了,免得叶苏儿她又远路跑郡府城里来一趟,毕竟黑风盗未除,并不安全……

    至于这还愿,就是些香火钱,普通人出个十文百文,自己出个一两银子顶天了。

    众人此刻正酒足饭饱,说着踏青,这寺庙又可留宿,都没着反对意见,十多人浩浩荡荡,就出外,只是众人身上有着酒气,又都是学子,倒惹得不少人行人侧目,只是一想到马上就是开榜,有一些明悟。

    一路上绿树成荫,花草芳香,路旁一些花草正盛开着,一些蜜蜂在花朵上飞舞,偶尔还有着两只蝴蝶有了摩擦,一路飞着撕打。

    出了郡城不远数里,就是银龙寺。

    天色有了些昏暗,不过向着这寺庙一看,见得这银龙寺掩在一片树林里,绿荫中隐露出粉墙,再近些,只见这座庙看上去很是庄严,庙匾上写着“银龙寺”三个大金字。

    朱浩就笑的说着:“久闻银龙寺是府城有名丛林,方丈戒律谨严,僧人清规甚好,今日终于得见。”

    再抵达,只见门口是铺着红色琉璃瓦,连着黄色墙一路而去,进了大门,入眼就是大殿,大殿很是雄伟,进着殿门,一个三人高大佛就立在殿中央,两侧立着一些菩萨像,在这佛像前面就有着功德箱,一个头上点着结疤和尚就立在一旁,双手握十,在念着佛。

    就在这时,前面停着几辆牛车,有几个妇人和少女正在供佛,裴子云看了一眼,只见这几个妇人都体态窈窕,容貌甚美,看了前来的学子,却抿嘴一笑。

    “虽说此世界风气还相对开放,不过也有点过份了吧?”裴子云暗想着,这时张玠玉走了过去,拿出一锭的银子,放在功德箱上,这时这和尚微睁了下眼睛,见着是锭银子,不由大喜,伸出手掂量下,这分量有十两,不由大喜:“原来是贵客上门。”

    接着是唤来一个小沙弥来引着路,见着这和尚这模样,众学子都哑然一笑。

    沙弥引着众人在这寺庙里参观,只见这是什么殿,供奉哪位菩萨,这是哪位殿供奉哪位菩萨,一一介绍,这时裴子云觉得有些内急,问小沙弥茅房在何处,小沙弥说着:“往后去,右拐便是。”

    裴子云跟这小沙弥道谢,向着茅房去,进了茅房,只见这有几间,刚蹲下,这时有着两三个和尚进来。

    不一会就有着声音,听着这是一个大嗓门和尚,此刻压低着声音和余下和尚聊着,开始只能隐隐听着:“美妇人,上香,极好。”

    隔着几间,又压低着着声音,裴子云听着就觉得不对。

    这时,又听着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没有压着嗓门,裴子云这时听的清楚:“师兄,前些日子,我见着一个少女,真美极了,最多只有十六七岁,胚子是长开,看穿着打扮也不富贵,那些美妇都不如,只可惜,才见着,还没好好看,少女就急急忙忙求着祈愿符就走了,没有留宿!”

    “是求着祈愿符走了?师弟下次见着这少女来还愿,就说还愿就得在寺庙里住上一晚,才更显得诚心,到时……”说到这里,这和尚笑了起来。

    裴子云听着,心就一沉,这寺庙有问题,这时侧眼看去,只见三个和尚,其中一个和尚看见了——比常人高出一头,脸黑得古铜一样,前额、颧骨、鼻子都比常人高凸,紧绷绷块块肌肉绽起,心下已骇然。

    目光而去,这和尚似有所觉,回首看来,裴子云连忙收回了目光,心里暗凛:“这和尚和那个黑风盗山贼不一样,是有武功在身。”

    穷文富武,任何武功没有酒肉不行,少林武僧都特许食肉,寻思看着这银龙寺的规模,想必不缺这些银子。

    听着外面几人离去,匆匆出了茅厕,一出去,一阵风掠过,带着雨丝,眯着眼望着丝丝细雨,竟然打了个寒噤,只是想着:“银龙寺这样内情,却没有闻到风声,真是不可思议。”

    “而且张玠玉还提议来这里,他是圣狱门弟子,这圣狱门我所知不多,但也知道,有魔门的外号,大体上就是以情入道,游戏花丛——这说的好听,其实就是采花贼的勾当,采阴补阳的三峰道法,并且内部也常有易妾之事,不知道糟蹋了多少女人。”

    “前世十年后事发,被官府抄家,也没有听闻银龙寺的消息,或这是大丑闻,所以掩盖了?”

    裴子云踱在走廊,寻找着童生,一时也不说话,不多时就听到了人声,发觉众人都在一处偏殿,一时安心,准备寻着机会就离开。

    唐真见了裴子云,笑着:“你去了好久,僧人都去准备素宴了,据说这素宴,虽是素,吃起来却和肉一样,格外香。”

    裴子云冷笑,暗想:“还不是加了肉汤,这是古今素宴的一贯把戏。”

    还想说话,就见着张玠玉称赞一副观音图,朱浩就笑着:“我来看看!”

    说着,伸手去拿,不知道碰了什么,只听格格一声,突一个观音像就移了开去,只见出现一个大洞,洞下是地下室。

    恰这时有着几个大和尚,都是赤身裸体,搂着几个妇人,这几个妇人看着眼熟,却是不久前上香的女人,大半已脱了外面衣裳。

    见着此景,裴子云一惊,就要向外逃,只见大殿功德箱的和尚正巧命人抬了宴过来,一见就变了颜色,一闪进来,就将门给关上。

    “被发觉了!”几个洞内大和尚,见着有着光透了进来,见着十多个书生在外面,就扑了来来。

    “不妙,落了贼窝了。”唐真大惊。

    听着声音,地洞又十多个和尚冒了脑袋出来,为首的人就是刚才看见的古铜大和尚,不由一阵狞笑:“我说突没了动静,原来是有书生闯进来了。”

    “你们原本可以吃素宴,现在只有吃杀头宴了。”

    裴子云见这功德箱的和尚,就向着怀里摸去,那里就藏着匕首,只是没有道法,没有带剑,还在思虑,见这十多个持着戒刀的和尚自地下室内出来,不由心里就一阵发凉。

    “坏了,怕是冲不出去了。”

    就听着古铜色的和尚一声吆喝:“把这些书生,全部押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