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你长大了
    “杀!”几乎同时,本破碎不堪的大门“轰”的开启,一行人冲了出来,领手的就是赵宁,果如裴子云所料,里面一见这个,立刻冲出响应。

    “杀!”裴子云剑光一闪,周围距离太近了,对面一个道人口中发出一声尖啸,抽身急退,地上藤蔓向着裴子云缠绕而上。

    “何必着急逃?道人,你们不是说要给我们光明正大的对决机会?”裴子云冷冷说着。

    雨点噼啪而下,打在青石板上,裴子云剑芒骤吞吐,划过虚空。

    这道人显是道法武功都精,一闪避开,剑气擦过,虽致命处避开,“噗”一声,切开了一个口子。

    裴子云又是一剑,这道人的长剑摔在地上。

    “师弟,别杀他,问清楚敌人情况再说。”张云大声喊着。

    听着这话,这道人冷笑了一声:“哈哈,你们福地恐怕已破了,你们完了,去当散修吧,逼问我有可能么?我还有福地的位置,又怎会向你们散修屈服。”

    道人说着,往剑上一撞,大蓬的血就喷了出来,裴子云本想避过,但突手脚发柔,一阵力竭,溅的满身都是。

    “杀!”赵宁一剑将面前一人斩杀,松云门的人在赵宁带着扑杀上来,高声疾呼:“杀,杀光敌人一个不留,为师门报仇。”

    “为师兄弟报仇!”

    裴子云听着杀声,惨叫声渐渐远去,敌人现在不满十个,现在是松云门追杀他们了,想到这里,顿时全身没有力量,勉强使自己进了殿,喃喃:“雨又越下越大了。”

    果雨倾泻而下,打在瓦石上,发出簌簌声,愈来愈急,连成白茫茫雨帘,将世界笼在一片雨夜中。

    裴子云能看见不远处的横七竖八尸体,被雨一冲,先是泛红,接着就是变淡,再也看不见红色了。

    裴子云苦笑了一下,又把怀里的小瓶取出,想倒几颗丹丸出来,其实这种补药根本不能多食,可自己也没有了办法。

    “师弟,别!”突有人阻止:“姨说累极了不能用这个,促发药力榨出你的体力,反是伤身。”

    雨下的大,一人进来,点了灯,她慢慢转过来,让灯光照着脸,刹那间,殿内似乎一亮。

    “初夏?”

    灯火照映下,初夏俏丽,五官如画,笑靥生晕,虽还带着罗莉的影子,但看下去,一下子长大了,变成了少女了。

    这时初夏递过来的是馒头,还有个油纸包,打开一看,是牛肉,都已经冷了。

    裴子云接过,就是狼吞虎咽,一时急了,还咳嗽着,初夏就说:“这里没有水,不过无根水也可以。”

    说着,出去寻个瓦片,就着雨水进来。

    裴子云怔怔看着:“师姐,你长大了。”

    “我已经十四岁了,怎么还不长大?就你觉得我还没有长大。”初夏微嗔,又把水递上。

    裴子云不再说话,喝了,把馒头和牛肉全部吃了,才觉得缓过来些,问着:“刚才你们怎么回事?”

    “这些敌人攻的急,赵长老觉得守不住,因祖师大殿下有条第二代祖师所建的隧道,所以让我们从这条隧道撤去。”

    “我不肯,姨还骂了我,很凶。”

    裴子云点首,其实看情况,这隧道不长,如果不是自己赶到,敌人攻破了祖师殿,松云门剩下的人还得被敌人搜出来杀了,更要伐山破庙,松云门福地就正式保不住,这时就又问着:“刚才殿内反应很及时啊!”

    “当然,这可我的功劳,当时张云师兄通知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会及时赶到的,我连忙又沿着隧道回去,告诉姨和赵长老。”

    “所以你们一进攻,我们就打开门呼应了。”

    “不错,你办的漂亮。”裴子云连忙夸奖的说着,就在这时,殿前有人踏水进来了,却是虞云君。

    裴子云只看了一眼,就连忙收回了眼光,原来现在已是夏天,衣裙自是单薄,更由于雨中战斗,春袖撕开,并且裙衣贴在身上,把玲珑曼妙身材勾勒了出来,几乎看见春光。

    虞云君似有所觉,掐了一个道决,身上衣裙就渐渐干了。

    “师父,外面情况怎么样?”

    “赵长老带着人,已经基本上把来犯者全部杀了,那些伤的敌人也补了刀,并且救治我们的弟子。”

    虞云君刚才将初夏送出去,其实也只知道希望不大,但持着能逃一人就一人的心思,尽人事看天命,又一直联系不上裴子云,当时心情自是失落彷徨,甚至绝望,现在看着初夏和裴子云都在,甚至反败为胜,心中又是悲凉,又是欢喜。

    她叹着:“本门一百二十余弟子,刚才粗粗检查了下,有武功和道法传承的人,只剩二十个不到。”

    “普通弟子死的更多,只剩十几个。”

    “那就是说,整个本门,现在只剩四十个不到?”裴子云恢复了些力气,沉声问着。

    “是!”

    裴子云才想说些话,突神像又亮了起来,当下三人一起看去。

    福地

    两道人影分开。

    “你是松云门掌门?难怪有一些权限,还可调动灵气,可是你生魂入福地,浑身精血都在燃烧,还能撑上多久?再不回去,这是身死魂灭的下场!”地仙化身冷冷的说着。

    掌门阴神看着地仙化身,带着一些狰狞:“这不就是你逼的么?我既下来了,就没有想着回去。”

    “轰!”真君重重击在牢笼,一瞬间牢笼炸裂。

    “地仙真血牢笼?居可在福地中隔绝权限,真是可怖。”真君出来,眼光看着掌门,叹着:“痴儿!”

    “天地苍冥,化真为玄,阴阳合一……”掌门念动咒语,突化成一道虹光向着真君扑去。

    真君长长叹息,伸手接住,“轰”一声,红光闪现,真君身上所有伤口全部愈合了,且明显增强了些。

    “可恶!”地仙化身杀了上来,真君毫不迟疑迎上去,一时不分胜负,但突然之间,福地又有变化。

    地仙化身和真君,同时看了看天幕,地仙化身就第一次真正露出惊谎,而真君也第一次露出笑:“哈哈,你们祈玄门的攻击停止了,我能感受到,我们松云门胜利了。”

    “没有了地面的进攻,只要稍收拾了局面,整个福地就会稳定下来,你杀了我们这样多人,到时,看你怎么死!”真君本是仙风道骨,这时也狞笑着,显恨不得食之肉喝之血。

    说完,又说着:“又雪,你快去地上通知下,就说敌人的法坛位在山侧北处,只有摧毁了它,我们才大获全胜。”

    “是!”一个女道应着,看上去是个仙裙翩然垂髫的少女,见此施咒。

    “咦,休想!”地仙化身只觉得心灵一寒,伸手一点,少女闷哼一声,一口灵血吐了出来。

    “你的敌人是我!”真君一击上去,地仙化身不得不应战,只听“轰”一声,福地又在摇摆。

    少女感应到了神像所在,突飞了上去,没入了天幕。

    几乎同时,祖师大殿神像上,一道灵光出现,虞云君和裴子云抬起了首看了过去。

    一个负伤的仙灵出现在神像前扫了一眼殿内。

    “师傅!”虞云君立刻扑了上去,还拉着裴子云:“还不拜见师祖?”

    裴子云立刻明白这就是自己一脉的祖师,也连忙拜下。

    就听着仙灵急问:“现在情况怎么样?”

    “我们已经杀败了敌人,但是现在损失也很大,门中只剩四十人了。”虞云君知道哪怕是在祖师殿显圣也不是容易的事,立刻说着。

    垂髫的少女果立刻说着:“门中可还有精锐,祈玄门设了法坛攻入了福地,现在相持不下,必须遣人袭击法坛,否则福地和我们,都难拿下。”

    “快,快,快,不能再等了,福地再撑下去就要打碎了,必须立刻去破坏祈玄门法坛。”

    虞云君问:“师父,法坛在何处。”

    “法坛不远,就在山下侧北处,你们速速决定。”说着,垂髫的少女就撑不住,点点灵光消融,只剩下一点,缩回了祖师神像中,消失不见。

    “我去喊赵长老,立刻召集人手去。”虞云君体会了一下,发觉师傅只是削弱,并没有消亡,才松了一口气,说着。

    裴子云扫了一眼,说:“师父,赵长老来不及了,但我有办法!”

    裴子云说着,就起身奔去,霎时间殿中就空了下来,在大雨声中,初夏急步到了台阶上,双目看去,人已经不见了。

    “姨!”初夏看着,突就哽咽起来:“师弟一路赶来,连连搏杀,现在还要冒雨去。”

    “哎,这也是没有办法。”虞云君叹了口气,搂着了她,看着外面,这雨是下得越发紧了。

    裴子云奔入了雨中,在废墟中穿行,这山的确不高,不过百米,但山泉四溢,灵气隐隐,养得郁郁葱葱径幽林茂。

    这时在雨中,雨簌簌从天而降,远近风声雨声涛声,连成了一片,奔到了一处山崖,鸟瞰山下,一伸手将背上帆布打开,用手一指,化成了羽翼,就一跳向着山下滑翔过去。

    高空中,将山下都看的清清楚楚,很快,就稍转了一个角度,向着一处滑翔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