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或无所思
    刘长老行了出来,这时雨变成了毛毛雨,扫看着四周,不由叹着;“不错的殿楼,现在烧了一半。”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有人应着说着。

    只见不少建筑火焚,虽刚才雨点熄灭了不少,已有三成几乎夷为平地,残存墙壁地基被烟火熏得发黑,远一点的厢房倒基本完整,空旷寂寥中满地是尸体。

    刘长老感慨归感慨,其实暗暗发号施令,已有几人先向前探了过去,又说:“这次损失很大啊!”

    “是,第一波攻击时就凭空折了十余人,几乎没有杀伤敌人,幸道法被削,以后强攻又死了不少。”

    “还是长老您故意放开些,才瓦解了死斗。”

    “不过是逃到暗道里了,等大殿攻下,再把暗道一围,一举歼灭。”刘长老皱了皱眉,又一笑:“他们以为能逃的过去?”

    正说着,脚踏到了一个尸体的手,溅了些血,不由一怔,就要踏过去在这人衣上擦擦,就在这时,隔壁的尸体突跳出,剑光一闪。

    刘长老反应也极快,捏碎了一个指环,只见白光一闪,已护住了全身,下一瞬间,就要施法后退。

    但只听“噗”一声,剑尖穿入,自刘长老背后穿出,刘长老口中血大口大口涌出,强撑着身子看了看,摔落在地,已是气绝,只是双目圆睁,似乎死不瞑目。

    “啊!”

    周围的人都是惊叫,转眼反应过来:“杀,杀了这人给长老报仇,杀!”

    这些人大叫向裴子云冲了过来,裴子云只是一晃,瞬间出现在一个人身侧,这种身法其实也是一种道术,能瞬间使自己身轻和敏捷,这剑客感觉危险,手中剑挡出。

    “噗”一声响,剑气四溢,双剑相交,对方只觉得一股力量重锤一样撞击,顿时跌了出去,裴子云一言不发,一剑刺入,顿时贯入身体,在这剑客惨叫中,又一人靠近,对着就是一剑。

    裴子云微侧身,反手一剑,那人只觉胸口一痛,已摔落在地。

    一瞬间,连杀二个剑客,余下的人都是胆寒,裴子云看都不看一眼,扑了上去,几个刀客来不及躲避,相视一眼,四道刀光已交错斩去。

    裴子云手中剑光一闪,一声清越的鸣叫,划出一道浅浅弧线,“噗噗”,只是一接触,四人手臂发麻,震颤起来,立刻急速后退。

    可剑更快,一抹自胸腹划过,四人闷哼一声,翻了过去,就在这时,裴子云突觉警兆,瞬间闪开。

    在原来的脚下,一根树藤向着裴子云缠绕却落了个空。

    这时,后侧一人扑至,一剑刺了过来,只听“铮”一声,两剑相交,裴子云身体微摇,剑客先一惊,又是一喜,大喊:“快杀了他,他屡次征战,精神体力已削弱大半,不能坚持多久了!”

    “是么?”下面就是一道可怕的剑光,这一出,立刻让人觉得看到真正闪电,这剑客已避无可避,呐喊一声,迎了上去。

    但剑挡个空,顿时鲜血喷出,惨叫一声,身不由己跪在地上。

    “噗”一根箭射过,才避开,背上似又一寒,裴子云一个翻滚,身法灵动,不带丝毫烟火气,滚到一处石柱后面,裴子这时才激烈的喘息,企图迅速恢复过来,说实际,今夜连连搏杀,到了现在,的确有些油尽灯枯的样子。

    “裴子云,你虽杀了长老,但我可以给你一个光明机对决机会,你要相信我们祈玄门的信誉。”沉默了一会,一个剑客行着出来说着,暗暗示意道人施法,箭手准备。

    “裴子云,你以为一颗柱子,就能抵挡?”剑客向前而去,突地上又出现了一根藤蔓,对着石柱缠了上去,但是落了个空。

    “没人?”剑客一惊,巡看着四周,一步步而行喊着:“裴子云,你看看,山门都被我们攻破了,你还要躲,要躲到哪里去?”

    “要不,你投靠我祈玄门,我相信以你实力,绝对可以成我们祈玄门嫡传,岂不是比战死好多了?”

    “我们道人辛苦修炼,不就是为了长生?”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夜深沉,看不清,裴子云冷笑,伏在稍远的一块石后面,观察着埋伏的道人和箭手,凭着箭的角度,箭手可大概猜出位置,但精通道法的道人隐匿的最深。

    平时自己能杀得,此时自己状态,就是极大威胁了,这样一想,就暗中潜运了过去,和猫一样。

    “不对”剑客突想着一处,就看着远处喊:“小心偷袭。”

    话出口,才意识到自己暴露箭手的位置,就又喊:“陆元,那人来了,小心……”

    听着剑客的话,一个箭手在角落处一闪,就要逃出,裴子云鬼影一样出现在这人身侧,一剑杀上。

    箭手值此生死关头,心中一片冰凉,丢弓,拔剑,但剑光一闪,就觉心中一凉,没有疼痛,就只微觉发麻,已闷哼跌下。

    又一根树藤伸出,向裴子云身上缠绕而去,只才缠绕而上,裴子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持弓搭箭,“咻!”的一声响,一根箭强劲地射入一处黑暗,接着就是一声凄厉惨叫。

    一个道人挣扎着站起来,又扑了下去。

    “只剩你一个了,去死!”道人一死,树藤自松,裴子云向前掠出,身形快逾离弦利箭,对面剑客也呐喊一声迎上。

    “铮”,接续叮叮叮数声,一抹剑光突破,无声无息刺进喉咙,这人格格有声,跌了出去。

    “就算到山上,我都已杀了十一二人吧?”裴子云呆立着,喘息着,脚步已经带上了一点踉跄,在怀里摸了摸,摸出一个小瓶:“幸以前我自己炼的补丹还在,这时补充下体力可以。”

    说着,就一倒,一下倒了三颗,就咀嚼了起来,向着里面还在喊杀的大殿而去:“其实大殿前的敌人,也应该不多了。”

    “里外回合,一举杀了他们。”

    “裴师弟,是你么?”就在这时,有人问着。

    “谁,是你,张云?”一个侧殿有人钻着出来,殿已损坏了一半,到处是残砖碎瓦。

    两人对视了一眼,裴子云就问着:“怎么回事?”

    看着大殿的杀声,张云快速又低声说了起来:“祖师大殿外围了数十人,我们由于殿内有密道,我们借地道送走伤者和一些根本不能搏杀的弟子。”

    “初夏也在其中。”

    “殿内还有几人?”裴子云打断了话。

    “可战不过九人,余下伤者十数人和不能战斗的弟子移到了地道里,可是地道根本没有挖太远,就通到这处侧殿而已。”

    “明白了!”裴子云立刻看明白了:“敌人才三十余人了,你我差距已经不大了,伤了不要紧,能持弓就可以。”

    “你立刻下去,把能持弓的弟子全部召集起来。”

    “我立刻去搜集散落的弓箭。”

    “是!”张云被他严厉的声音所慑,立刻应着,匆忙钻入地道,果没有多少时间,十余人就出来了,个个都带着伤,有的鲜血还在流。

    “敌人围困祖师大殿,恐怕要破得祖师大殿,才能真正破得福地,不然不会围着祖师大殿,我们必须把这些人全部杀了。”

    “大伙取弓,上箭,快,我才杀了敌人长老,但敌人很快会反应过来。”

    “你我配合,用弓箭射杀道人,道人相对反应不快,料想他们也想不到我们后面偷袭。”

    裴子云冷冷的命令:“你们只要射三箭,余下的事就交给我和张师兄。”

    “而且我们一攻击,祖师殿内里面必会响应,我们不是孤军,现在,杀!”

    “是!”

    “轰轰轰!”巨木重重撞击,这祖师殿虽有最后道法保护,但门也裂出缝隙,一个道人是冷笑:“看来,这松云门的祖师大殿,已经不能支持了,里面的人想必已身心疲惫,我们一举杀了他们。”

    “大家预备!”随着号令,剩余的刀手、剑客、道人,都凝神看着大门,积蓄着道法和力量,准备雷霆一击,一下打垮里面的人。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冰冷的声音:“放!”

    “门还没有开,谁在乱发命令?”道人想着,但只听“嗡”一声,一片箭雨落了下去,顿时七八个人,特别是道人长声惨叫,摔倒在地。

    “有敌袭!”

    “再射!”又一蓬箭雨落下,这次就射中的人少了许多,只有五六个人中箭惨叫,还未必是死。

    “最后一射!”十余支箭落下,只有三四人中箭。

    开弓要力量,伤员都是伤口崩裂,鲜血飞溅,再也拉不得,这时裴子云一声呐喊,带着张云扑了进去。

    最近的刀手,一刀斩去,这刀狠烈,但刀锋啸声未绝,裴子云已一掠而过,剑光一闪,血如泉涌,这人跌了出去。

    裴子云和尖刀一样,直接冲入阵中,一瞬间,平时常用视觉与听觉全数不用,无思无想,仅凭无数危险中锻炼出的直觉,就行剑法。

    说来也奇怪,虽毫无思考,但剑挥了过去,只听“噗噗”连声,刺入总有入体感,证明剑命中了目标。

    “似云之形,忆风之变,或无所思。”只一瞬间,裴子云已经彻悟,自己终于在不断搏杀中,彻底领悟了沈家三十七式的最高造诣。

    天上黑云笼罩,只有火光闪烁,张云望去,就是目瞪口呆,只见剑光与夜色融为一体,瞬间周围五六人跌了出去,飞溅出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