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救援
    一侧的赵长老和虞云君,还有数位长老就是沉默,掌门多有私心,可到这时也不含糊,以身殉道。

    “赵长老,掌门既去,你就是代理掌门,还请指挥,不辜负掌门的牺牲。”虞云君和赵宁都是嫡传长老,按照顺序都有权代理,但她是女人,这时自不适宜,当下自动说着。

    “我明白,我立刻接手指挥,无论怎么样,必须抵抗到福地有个结果。”赵宁也知道事急了,不推辞,又说着:“虞长老,你专修道法,不精通剑道,就让我们抵抗,你和初夏自地道走。”

    虞云君沉默了一会,说:“让初夏和第二批人离开吧,我还是一个阴神道人,门中培养着我,我还有道法,就要一战。”

    “那就一战吧。”赵宁拔剑,带着杀气,这时墙已完全破了,数十人冲入道观,松云门弟子都组成小阵,或战或退,不时发出惨叫。

    “轰!”

    福地中,地仙化身闷哼一声,跌了出去,但对面真君一些黑气弥漫,似在破坏真君的神体。

    灵光闪过,与黑气作战,一些红色的血带着灵气滴下,落在了福地上,真君向前看去:“什么时你种下了诅咒?”

    地仙听了冷笑了一声:“你只是神魂成了真君,又怎么明白地仙真谛?”

    地仙化身嘴角也流出红色血液,这血虽红,却和凡人鲜血不一样,红水晶一样,掉在地上,笑说:“而且这不是诅咒,这是地面上我祈玄门的攻击,上面山门被破,你自受损害,现在可还好?”

    只是这样一说,福地“轰”一声,又出现裂缝,真君大声喊:“持阵,快定住福地。”

    “玄门正法,清光浑身,化形塑体……”真君念着,一点点的灵光凝聚,随着真君的话,向真君身上涌了过去,身体迅速愈合。

    福地本一片祥和,恬静幽深,到处是鲜花异草,此时这些迅速枯萎,甚至沙化,转眼就不堪入目,看这这个一个道人突说着:“是我们殉道时间了。”

    数个阴神是放弃结阵,握剑上前。

    为首阴神身披玄色道袍,手中握着一柄三尺青锋,面如琉璃,泛着白光,身后跟着数人。

    此时数个阴神都念念有词,一个祖师看着弟子,连忙高呼:“陈曦,回去,这里还不需要你们这些弟子来殉道。”

    “师父,恕弟子不孝,没了福地,还有什么未来?飞蛾且扑火,何况我等道人。”陈曦大声喊:“师父,饶恕弟子不孝。”

    道人说完,整个神魂都烧了起来,化了一团光,数个神魂皆是这样,化成烈火扑入清光,汇聚在了一起,化成一把巨剑,扑了上去。

    “真是让人感动。”地仙化身说着,伸出一只手一点,“轰”巨剑一顿,却没有破碎,地仙化身全身一震,脸色一变,冷声:“一些蝼蚁,还想放光,都化成灰烬吧!”

    说着,一挥手,又一个珠子出现,这珠一出现,就带着风雷之声,重重撞上了这把巨剑。

    “轰”巨剑碎开,化成了点点碎片,这碎片落到地上,就变成了甘露。

    不仅仅这样,天幕一暗,几乎光辉全消,又化出大把甘露落下,随着落下,地面愈合,受波及的阴神逐渐恢复,而地仙化身只觉得浑身一震,鼻子流出血来,退了几步,神色终有些惊疑。

    真君看着圣旨和璐王龙气相斗,才是咬着牙冷笑:“你以为,只有你有手段?”随着真君话,福地突产生一种旋律,对着地仙化身扩散,引得阵阵波纹,要将着面前地仙化身融化。

    并且随着甘露下落,别的阴神都愈合,而地仙化身身上灵光在颤动,一些红色烟雾散出,显受到腐蚀了。

    “你居对福地掌握到了这步,刚才甘露是你的香火吧,还真是有真君的潜力。”地仙化身冷冷的说着。

    下一刻,真君呐喊一声,化出长枪向着地仙化身杀去。

    看着杀上来的真君,地仙化身笑了起来:“你还没有看清楚,我的力量?我固想一举打杀你,但如果办不到,也早争取到了设法的时间。”

    “小罗天界!”

    随地仙化身的话,前面虚空中炸开,在真君身后,一点血突膨胀,化成了一个血人,这血人才出现,就和地仙化身间出现了一个巨大锁链,形成了一片囚牢。

    “你以为龙气怎么用呢?”地仙化身手一招,璐王龙气迟疑下,回返过来,化成了一柄带着龙纹的长剑。

    “去死吧!”长剑就要落下,这时天幕突一震,天空出现了一团火,这火一出现,福地灵气调动,汇聚到火上,向着地仙化身杀去。

    “嗯?又一个有福地权限的人?”地仙化身惊讶了一下,看着攻击,只是一晃,就瞬间消失,出现在十米外,这时一个女道,沉着脸,闪在了血人背后,一剑斩下。

    “噗!”血人斩了头颅,看着落下头颅,她先是喜悦,渐渐变成震惊,又变成了愤怒牢笼是没有破开。

    “我小罗天界,可是专门用来对付福地真君,你们又怎么明白大门大派千年积累呢?你我差距,就跟凡人差距一般无二!”地仙化身冷冷的说着,眸子浮出杀机了。

    “轰!”

    黑云中打了一个闪电,把山照得雪亮,风中枝桠舞着,裴子云骑一匹马奔驰而来,已经看见了山门,还有着杀声。

    突有了警兆,眉一跳,瞬间跳下来。

    “噗噗!”数支箭划破天空,前面骏马绊倒摔在地,只听一声惨叫,马没有发出了声音,直接摔断了脖子,看着这情况,裴子云只觉得心一冷,身影却毫不迟疑,只是一闪,就扑入了黑暗处。

    “噗噗”剑光闪过,数人惨叫出声,裴子云毫不停留,沿着山门直接扑了上去,山门并不高,不过百米左右,很快就见得大门通道处,到处是残破尸体,处处腥红的血让人心惊。

    还有受伤的人躺在地上呻吟,却没人上前救护,再上前几步,就看见了角落处,还有着杀声。

    “有人?”裴子云暗想,立刻扑了上去。

    只见着二个道人,身上都带着伤,正背对着背与一群刀客搏杀。

    “麻痹术!”裴子云不假思考,直接一道法术,接着剑光大盛,发出奇异的锐啸,扫了过去。

    本来刀客也修行过基础道法,这麻痹造成的时间非常少,但对着裴子云来说,这瞬间绰绰有余了。

    “噗噗噗!”三个刀客惨叫,跌了出去,余下二个刀客奋刀反击,“铮”一声,刀震偏了,长剑一送,已刺穿了一人喉咙,再一带,又一人跌了出去,只是一时间没断气,发出垂死的呻吟。

    二个道人这时才觉得麻痹散去,阴神道人的道术已经可以范围内攻击,都惊的目瞪口呆。

    “师门怎么样?”裴子云大声问。

    两个道人立刻说:“师门已被攻破,赵长老在抵抗吸引着敌人,命我们突围为师门留下火种,可只逃出了我们两个。”

    裴子云沉默了一下,说着:“那你们现在怎么办?”

    左侧受了伤一个道人沉默了一下:“裴师兄,跟着我来。”

    又一个道人一把抓住,就说:“师弟,师门是让我们突围,保留火种。”

    受伤的道人说:“师兄,曾师兄为了我战死了,而我还活着,裴师兄需要一个引路人,就让我去吧。”

    “前面是剑客。”剑客在前看守要道,裴子云伸指一点,一道灵光闪过,这人身子一僵。

    引路上来的道人,扑出杀去。

    “找死!”剑客身子一动,缚身术嘎然而止,只听着“铮铮”连声,这引路道人连连后退。

    这剑客才狞笑着,突侧面黑暗处,裴子云猛扑上去,剑光一闪,血泉喷出,这剑客人头滚了出去,半空还开口:“偷袭!”

    似乎想不明白,堂堂裴子云派人在前面吸引注意,在后面偷袭。

    “呸!”裴子云冷笑,兵法正道就是这样,再说你们人多攻打,公平了么?

    见着人头飞出,引路的道人对尸体连砍数笺,似乎发泄着怨恨和恐惧,眼睛通红:“叫你们杀了师兄,叫你们杀了师兄。”

    看着这人的情况,裴子云叹了一声:“你去跟着师兄汇合,你情况不适合再厮杀拼搏,你会死。”

    道人听着裴子云的话,一屁股坐在血里,抱膝哭了起来。

    裴子云看了看天,带着一些心情,就叹:“要是有太太平平的长生,那该多好。”

    说完,一路杀着上去,路上横尸处处,只有几个刀客,立刻杀了。

    大殿

    此时外面燃着火焰,燃烧的黑烟在雨中都冲起,大殿内,还有着灵光,张云已退了回去,身上几处伤。

    “轰!轰!轰!”祖师殿门,几乎所有人集中在这里,数个剑客在撞着大门,刘长老冷笑:“撞开大门,以门为盾杀进去,别人跟上,阴神真人进行道法支援,集中攻击,势必将损失减少到最低。”

    “我们已经死了不少人了。”

    刘长老才说着,一个道人上前,小声:“长老,我们安排着守卫山下要道的剑客身陨了。”

    刘长老一惊:“你们继续按照章法杀进去,我去看看是谁和我祈玄门过不去。”

    手一挥,数人跟着反身而下。

    路上,只听着喊杀声震天,裴子云一路上前,转过一个走廊,前方一片废墟,还有着烧了一半的房子。

    再上前,就看见不少尸体,有着剑客,有道人,有松云门,有祈玄门,再转过一个弯,只见前面一亮,空地上数十个人围住了祖师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