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冲入
    钟声响了,悠扬又沉浑,在暮色雨幕中回声。

    “师祖示警,快快!”有人发出了一声声命令,掌门一行人赶到山门前,天刚黑下去,后面已经是灯火一片,接着就是不断脚步声。

    “准备怎么样?”掌门看着山下,这山不高,山下靠着一片湖,十里内尽收在眼底,一个长老说着:“我们关了山门,就可以用滚木擂石。”

    “攻城的金汁(粪水)没有,但我们有着熬烧的毒汁,效果不比金汁差。”

    “墙上示警法阵已经启动,没有人能随意突破。”

    “按照朝廷的命令,我们不许持甲,但是我们现在就临时用纸和牛皮钉成甲,不比皮甲差,还轻便。”

    “不许持弩,但是我们都有猎弓,虽射程短了些,可也不差。”

    “至于长枪,刀剑,绰绰有余。”

    掌门点了点首,狞笑:“准备的不错,我倒要看看,祈玄门要攻下我的山门,要死多少人!”

    就在这时,突听远处传来声音,众人一起看去,就见烟花弹射上天空。

    众人都脸色一变,很快就看到下面的一个道人,带着几个师弟急急奔回山门,来到掌门的面前,上气不接下气禀报:“来了,人数有百人之上。”

    掌门脸一沉:“全部收缩到墙内,一切预备!”

    很快,就在人影晃掠上来,火把燃烧,刀光闪闪,上百条身影大批拥进!

    掌门的声音传来:“预警法阵启动,里外把稳了,大家沉着应战,不要单打独斗,更不要轻易冒进。”

    而对方人虽多,也肃静无声,有条不紊,除沉疾移动的脚步声,就是兵器声,再有就是火把偶爆起“噼啪”声,抵达到了墙前百步,在射程外,都肃然列阵,散出一股摄人的气息。

    祈玄门的刘长老赶来,阴沉着脸看着,略透了一口气,苦笑:“本想这松云门历史不算长,或会是喜欢单打独斗,又一批批的打,那样的话,我们一拥而上,就可以把他们轻松杀光。”

    “不想这门居懂兵法,一下缩到最核心最牢固的据点,看上去我们这次撞到了硬骨头了。”

    “只有那些没有力量的世俗道门才会没有规矩不懂章法!”又一人一哂:“或者那些只兴十几年的散修。”

    “这些墙不算什么,但配合了道法,就很可怕了。”又一人仔细看着,苦笑了一下。

    “大长老有命,我们不能不打。”刘长老阴沉的说着,一挥手:“不过唯一的好处是,松云门虽也有一百人,但根据情报,能战斗的不过一半。”

    “因此我们实际上是二打一,而且我们还临时换了上真甲,而不是这些假甲现在,上!”

    阴云密布,大雨扫了下去,一道闪电划过天空,这些人身披着铁甲,胸鳞是金属打造,带着光,护住胸口,听着命令,呐喊一声,扑了上去。

    “射!”才靠近着,墙上数十个道士弯弓疾射。

    “噗”数十支箭射了上去,但下面的人有着武功道法,只见着铁甲上微光闪过,叮当作响,箭尖插入不深。

    “杀!”墙不高,最先一批人就跃了上去,但早有准备的道人伸手:“麻痹、闪光、迟缓”

    一团光炸过,一批人呐喊一声,长枪刺出,顿时数人喷出鲜血摔下,但更多的人一闪,就贴近厮杀,刹那撞起血花。

    只一瞬间,两方面厮杀就进入了浓列的境界。

    “射!”见着情况不对,掌门疾呼。

    只见数个道人持着巨型水筒,对着冲上来的人就一喷。

    “有毒!”这些水喷在别处还罢了,喷在眼中,立刻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叫声,摔在地来回翻滚,发出嚎叫。

    “放火!”接着,一个火把丢上去,“轰”一声,这些水立刻变成火油一样浇了起来,顿时又惨叫一片。

    “师父,这些毒水,不但有毒,还可以变成火油在水上燃烧?”张云跟随在一侧,向着赵宁问。

    “一般的火油自然不可能,可是我们松云门的秘法,雨天正好用着。”掌门听了也冷冷一笑:“你以为,我松云门以什么立足?”

    不断有人惨叫倒下,但更多的人扑了上去,毒水到底不多,只是几下,就用完了,下一刻进入了更惨烈的搏杀。

    “门中伤亡不小。”在不远处,刘长老看着,痛惜不己。

    “其实这些围墙、毒水、猎弓都是小道,那些福地产生的道术才是大敌!”一人看着,见着扑上去的人拼命厮杀,但是就有道术突丢上去,虽自己方面也有道人,并且有所抵御,可是在墙内,却产生了区别。

    “我弱三方,敌强一分,加起来就是四分。”

    但是正说着,这人突哑然,指着:“刘长老,这道观上的灵光熄了。”

    “什么?”刘长老怔怔看了上去,突满脸涨红,大笑:“这是祖师在福地发动了,快命攻杀。”

    松云门

    正使着道术,只觉得突然一消,法力顿时消去大半,诸人都不由变色慌乱,掌门只看了一眼,见着道观中一层淡白灵光突熄了大半,脸色大变:“不好,有袭击祖师福地,祖师出问题了!”

    对面似有所觉,杀声顿时大盛,而弟子节节败退。

    “掌门,我们长老神通都在流失,没了法力,守卫山门就是一个笑话,弟子虽有历练,可精通杀戮不过二三十人,必须选择退路。”一个长老就上前低声说,现在撤离,或可保留些力量。

    掌门苦笑一声,伸出手指一点,地面上一点火花点燃,“轰”松云门外瞬间化成了一片火海。

    这是最后的防备了,可拦截片刻时间,掌门回过首去:“没了福地,松云门就只是散修了,是我无能,愧对列位松云门祖师。”

    “现在退,退到哪里去?你们当祈玄门还给我们退路?”

    说着这话,掌门不出声,直奔着大殿去。

    一群人拥着后退,远远见着祖师之像,祖师之像这时幽幽闪着光,于是在众目睽睽中,几个长老以沉重步履靠近,掌门只是一触,就立刻变了色:“福地危矣,祈玄门派出了地仙化身,不仅仅这样,还有璐王龙气相助。”

    “已经有四个师祖被杀。”

    赵宁脸色一下煞白,说着:“就算对方是地仙化身,还有璐王龙气相助,我门也有朝廷圣旨册封,怎么会不敌?”

    掌门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虞云君已经苦笑:“赵长老,你专心道业不清楚,这其实是举人都知道的学问。”

    “虽都是皇帝圣旨,但分诏、诰、制、敕、谕数等,圣旨力量也不一样。”

    见着周围几人还是迷惑不解,她说着:“诏是广而告之,多用于最重大之事,比如说册封公侯王甚至太子,往往盖上传国玉玺,圣旨上气最高。”

    “诰是,重要旨意,册封五品以上,及伯以下世袭爵位。”

    “制是皇帝亲作旨文,无论大小都可称制,两者都盖制诰之宝。”

    “敕是普通单独命令,册封五品以下,七品以上,以及非世袭爵位,册封真君也只是敕命,盖敕命之宝,其气相对很低。”

    “谕往往是简单批示,或册封七品以下,用私玺就可。”虞云君说着,心里一阵发紧,只是苦笑:“敕命虽是圣旨,但上面带的力量,能不能和璐王抗衡,还真的难说……我心里不安!”

    掌门见几人才理解了点,这时外面燃烧的火油渐渐殆尽,火焰熄灭,原本是用火油结合道法,一股消灭些人,没想到福地出了问题,道法大减,只变成了屏障,现在连屏障都不是了。

    眼见着杀声渐近,不少弟子拼命抵抗,横尸在地。

    “为掌门争取时间,为了松云门。”张云见这情况,上前喊着,拔剑冲了上去,组织抵抗。

    虞云君正要阻止,赵宁摇了摇头:“让他去吧,没了福地,做着散修,就算成了,又能怎么样呢?他是门中长老转世,自有着自己想法。”

    听得话,虞云君就是沉默,掌门却完全镇静下来,下了决心,取出一个玉牌,上有松云二个字。

    “这是掌门令符,所谓阴阳转化,相互循环,在福地有着灵力支持,在山门自也有力量回惠福地。”

    “现在山门危急,福地危急,我只得抽调本门气数带入福地,以求保全,至于日后松云门气数折损,必有危机,那就是下代的责任了。”

    说着,掌门又对虞云君说着:“现在门中新一代弟子中,唯裴子云一人是嫡传,要是裴子云回来,你们立刻立他成掌门弟子。”

    “掌门,不是你的责任,直接袭击福地,是我们所预料不到。”一个长老上前说着:“还请再等等。”

    “再等等?没有时间了,我失败了,救了不了福地,你们就逃走吧,能多逃一人,我们还有复仇的希望。”说完,掌门一滴眼泪自皱着的脸皮上划过,掉落在地上,再不迟疑,端膝在神像一坐,叹着:“春秋寒暑六十载,昨日悠悠清风在。”

    说完,突七窍流血,几乎同时,“轰”神像的光一亮,隐隐带着一个人影,冲入了亮光中。

    这是阳面气数和掌门阴神冲入了福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