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破入福地
    说完转身离去,这些锁链变得没有轨迹,似乎更是危险了,裴子云眼一眯,就要上前,只见剑光一闪,剑客突就扑上,狡猾和这毒藤一样,暗里刺出。

    “找死!”裴子云直扑。

    “铮”一声剑相撞,异力袭上,对方偏了一点角度,裴子云身形急翻,只听“噗”的一声,剑客腹裂肠出,血流了一地,身躯还在挣扎,口中发出惨叫。

    “不对!”才松了口气,裴子云突闻到了一股味道,以及某种嗦嗦的声音,顿时脸色大变。

    “元神御剑,出!”

    只见一道剑光闪出,空气即出尖锐的啸声,一圈冰寒的寒光笼罩全身,瞬息扑出,这些藤拦了上去,但一遇到这束滚桶的剑光,顿时搅拌的粉碎。

    三丈后,流光下坠,露出了裴子云,他仿佛跋涉了千山万水,攀越了阴阳两界一样,面色白中透青,嘴唇发紫,汗流透衣,但这时来不及休息,就朝着地上一扑,就是打滚。

    “轰!”整个山神庙炸上了天。

    三个道人奔出,这才看了上去,有道人冷哼一声,看着笑:“这人想必死了。”

    许长老摆了摆手:“命灯炸毁了,我已经感觉不到情况,但是我们快撤,死了自不用查看,活着更不必查看。”

    扑入了丛林,许长老看看四周没有动静,这才取出一张灵符:“我们这就用轻身符,快快离去。”

    灵符亮起了光,突一跳,“轰”化成了火焰,一个道人惊呼:“不好,道术失控了。”

    话还没有落,突然之间剑光一闪,照的三人面目碧绿,说话的道士惨叫一声,人头飞了出去,还有一个道人才有些反应,一剑“噗”的一声插入,在他背上露出了剑尖。

    余下两人都没有动,许长老脸色铁青:“怎么可能,我设了火药,用荆棘术拦截,最重要的是,我在你命灯上设了自毁术,一瞬间毁灭,你必灵魂受损,动弹不得,你怎么能逃出?”

    “很阴险很狡诈,哈哈,可惜你没有算对。”裴子云低沉的说着:“我恰有着办法把它压住了。”

    “但是,这办法,我不告诉你!”见着许长老面目扭曲,他突哈哈大笑,声音带着不屑:“你想死了,魂魄回去告诉?我告诉你,作梦!”

    “你是阴神真人,可就看你精通魇术,我就知道,你还有几分武功?”

    “不是每个人都和我一样,能武功道法精通。”

    “要不,祈玄门也不会在道士外又设剑宫和刀手一起学岂不更好?”

    “我已给你施法的时间和机会,上吧!”

    许长老被说破,脸上肌肉抽搐:“你别得意,我们已拦截你数日,你来不及了,你的师门现在只剩下了一片废墟,你回去也什么都看不到了。”

    说着,空中突显出一个模糊的影子,对着裴子云一扑,但撞到了裴子云身上,“轰”一下,似乎遇到了屏障,顿时炸开。

    裴子云闷哼一声,剑光挥出,“噗”一声,一颗人头飞了出去,喷出的鲜血几乎有尺高。

    “咳咳咳!”裴子云这时,终露出了疲惫的神色,激烈的咳嗽起来。

    法坛

    天空下着雨,点点雨落在了地上溅起水花,一行剑手都笔直站着,全身全部湿透了,也动也不动。

    有伞撑着,都是给长老。

    一个长老自不远山洞奔来,在众人眼光中靠近,对着大长老躬身:“大长老,许长老和带去的人尽数身陨。”

    听得这话,周围的人都一阵骚动,看向了大长老,大长老立着,双眉压得低低,面无表情,良久才笑了一声,这笑声干枯:“窃取了命灯,还让人干掉了,死了就死了吧。”

    “命令山下的人,立刻发动,向松云门进攻!”

    “是!”立刻有人用符通知,顿时远处杀声渐起。

    大长老听了,转身看向了法坛,法坛已完成了,灵光阵阵闪着,不时闪着火光,就叹了一声:“福地屏障果非常严整,别说是我们,就是门内地仙要攻入,怕也得有损伤。”

    “幸我们还有两张牌。”

    大长老出了一个令牌,隐隐有一些血色,带着一些肉色,看着上去似乎活的一样。

    看着这令牌,周围长老都有一些骚动,大长老伸出手一压,这些人都立刻安静起来。

    大长老将令牌摆在法坛上,退去转身看着长老,吩咐:“起阵!”

    “轰!”所有人运转法力向着法坛深入,法坛顿时亮了起来,随着一丝丝传入,令牌血色渐渐浓烈。

    “有请祖师下降!”大长老喊着,众人都一起拜下身去。

    “轰!”

    令牌炸开,化成一个人影,这人影半透明,却肉眼都可见得,看着大长老就问:“璐王令牌何在。”

    “在!”大长老上前将令牌递上,这人影没有接令牌,受他的光一激,只见令牌外面环绕着一圈红黄气。

    “奉璐王令,破此福地!”大长老又拜了下去,只见这红黄气化一条红蛇,已有点角,盘旋在了这人影身上,只是这人影闷哼一声,似乎有些不舒服,没有迟疑,向地下一扑。

    光影顿时消散,冲入其中。

    “轰!”眼前一片黑暗,接着又转亮,这人影下降就化成了一个人,身穿羽衣星冠,周身带淡淡红光,一种难以言喻威严,让人见了心中就生出畏惧。

    这人抬首看去,见天幕撕开一道口子,灵气不断外泄,但又在弥合着,有淡淡光自天幕下降,和周围暗黑切割开来。

    这些淡光落到地上,又隐隐化成一团雾气流入,显现一方空间,足有几十平方公里大小,其中耸立一座山,虽叫做山,但并不高,这山四周,奇花异树连绵,一大片的田地围绕。

    上面却有着宏伟的建筑,这建筑尽沐浴在淡淡红光下,楼阁殿廊门窗中都透出光,似乎都点满了蜡烛一样,其中一个大殿高耸而上,支撑着天空,这时一道闪电落下,重重击在这人身上。

    “轰!”这人举手,一声低吟,小蛟似乎大怒,咆哮着,带着鬼神辟易的威严。

    接着一个数米高的巨人踏步自大殿而出,穿着冕袍,正是松云门真君祖师,它看着面前这人,带着警惕冷声:“祈玄门的地仙化身?”

    “虽你是活人就成地仙,说起来远胜尸解之地仙,可到了我这福地,你还有多少力量?”

    听着真君的话,地仙化身没有回答,而看着周围福地,笑了起来:“这天幕上的香火还不错,这地气也可以。”

    “还真是一块福地,虽有些根基浅薄,但还有些运道,得了朝廷册封,并且你门里还有未成长起来的天才,要是再给你一点时间,说不定能积累出根基,向着洞天蜕化,可惜的是,现在要毁于一旦了。”

    听道人的话,真君身上龙气也渐渐出现,对面的小蛟似有点迷惑和畏惧,但又跃跃欲试。

    “布阵!”真君吩咐,在真君身侧,立刻出现十余个人,瞬间列成了阵,顿时一个巨大阵法上浮,天空裂缝瞬间全部弥补,隔绝了灵气泄露,接着,一股压力就压了上去。

    “可笑,你们以为一个区区阵法,就可以围困地仙?”

    地仙化身笑了一声,小蛟突就飞出,咆哮着,一扫,面前身影瞬间击了出去,福地顿时震动着,产生破碎。

    真君环绕着一圈光说:“你以为只有你有龙气?”

    环绕在真君的龙气,瞬间喷薄,在真君顶上化成一张圣旨,散着光悬照。

    地仙化身一指:“去!”

    小蛟扑了上去,与真君以及顶上圣旨交战,下个瞬间,地仙化身一转,已扑至一个人身侧,只是一抓,一手就穿了过去。

    这人惨叫一声,身体出现透明大洞,只坚持了一瞬间,就炸开了。

    “杀!”余下的人同时进攻,符文烟云一样打在了地仙化身身上,每一个字符落在这地仙化身的身上,就化成了火雨,发出嗤嗤声响,青烟直冒。

    “天之驿站,万带斗转……诛鬼除神,憎我者死,背我者亡,律令。”地仙化身口颂真言,只见一个伞就出现,悬在了顶上转动,符文打过去,尽数打在伞上,化成了烟火。

    地仙化身大笑,又扑至一个女仙身前,一击而下,这女仙大喊一声,反身一迎,只听“轰”一声,这女仙跌了出去,才到半空,人身已经转薄:“师兄,救我……”

    话还没有落,一道寒光穿过,她闷哼一声,顿时炸开。

    “师妹?”这地仙化身连杀二仙灵,余下都是震惊和愤怒,这整个福地才十数个而已。

    真君却命着:“攻击!”

    一声令下,突后面大殿,喷出一道红光,重重击在了伞上,这伞亮起了明光,只是片刻,“轰”的炸开,余波击在地仙化身上,使得它身上光都是一阵闪烁,许久才稳定下来。

    “果厉害,我虽不知道你用什么办法作此一击,连我护身法宝都击碎,可这一击,你还能发几次?”地仙化身露出了一丝冷笑来,心里却是一沉,自己也是第一次进攻别门福地,想不到压制力量这样强,自己威力减了数成!

    现在要一一搏杀了这些人也有点困难,就看阳世,本门是不是能攻下这松云门了,要是能攻下,这福地立刻削去数成,自难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