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统统去死
    风裹着似霾似雾的雨落下,所有奔的人,哪怕穿着蓑衣,全身都湿透了,一个剑客取出一瓶酒,就喝了几口,令着:“他中了长老的魇术,逃不了,快搜,细细搜索。”

    不少人同样大声疾呼,一组组人不再小心翼翼,对着丛林就捅,搜索了起来,一个刀客伏在地上,闻着一点血味,就大声:“这人受伤了,快,是这个方向,快追。”

    一行人向前寻觅搜索,在风雨里显的很是狼狈。

    电梯门打开了,外面是一条走廊,每隔一段距离,有一盏壁灯,但是灯似乎非常昏暗,显的走廊很长,再远处笼罩在隐影中。

    裴子云在里面前行,行了二十米有个转角,突然之间,有一个黑影一闪而过,让人毛骨悚然。

    “又来了!”

    “斗转星移!”

    眼前一切破碎,裴子云睁开了眼,第一眼就是看见天空有点亮了,乌云密布,一片黑云流连山上,雨啪啪落在脸上,张口吮着雨水。

    渐渐,昏沉脑海清醒,才发觉自己躺在了芦苇里靠一块石下面,不注意看,肯定发觉不了。

    “魇术其实就是引着人越来越进入恐惧场景,就酿酒一样发酵,破坏它的方法有几种,最王道的其实是力量打碎这一切,而不是所谓的看破。”

    “我次次打破了下环的情节,不得不重新再来,所以才不受影响。”

    “现在,快是天亮了吧?”

    正想着,“轰”一声,天空中一道闪电闪过,暴露出了不远处几个搜索的人影。

    “系统!”

    眼前出现一个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

    “神通:斗转星移第二层(完成度99.9%)”

    “快了,外面传播的书籍,终使我声望促进还差一点了。”

    “快搜,就这片芦苇地了,用刀砍。”穿着蓑衣的刀客也筋疲力尽,用刀砍着芦苇,一片片芦苇倒了下去。

    一个刀客浑身早湿得精透,披着蓑衣砍着芦苇,一阵风过来,对着一片芦苇砍了下去,芦苇跌了下去,露出了空间,两人就对看着。

    这刀客惊呆了,裴子云一挥剑,这人颈中鲜血射出,飞溅到芦苇上,余下的刀客都怔了,在一秒之间,有的人弯腰,有的人砍芦,有的人口里还噙着面饼,施了定身法一样不动。

    下一秒,有人大叫:“找到了,快杀了此贼!”

    随着喊声,十几个刀客蜂拥而入,见裴子云若无其事握剑靠在了石上,竟不敢上前。

    “杀!”再怔了几秒,一个刀客扑了上去。

    裴子云闭着眼,资料框上数据突一跳。

    “神通:斗转星移第二层(完成度100%)”

    裴子云不假思考,伸手立刻一点,顿时数据发生改变:“神通:斗转星移第三层”

    这抵达第三层的瞬间,眼前丝丝黑气顿时稀薄了大半,一些影子只隐隐出现,这些幻觉虽有,却不影响真实和虚假了。

    “去死!”刀客杀到了面前,刀气乍起。

    “呵呵,可笑。”裴子云人影一晃,已化成一道影,一现就到了此人右腰侧,剑光一带,“噗”右腰肾部切开。

    “闪光!”夜下芦苇中闪出强光,剑光随之穿过,一触即分,裴子云已经换了位置。

    “呃!”三人惨叫,身形一晃,刀脱手坠地,扭曲着栽倒。

    “住手!”有两个剑客扑至。

    “铮铮铮!”火星飞溅,剑光流转、破空、相撞,一刻不停,接着陡静止,空中似萦回隐隐的啸声。

    裴子云换了位,剑斜沉,右肋部衣裂开,被剑划破了。

    两个剑手木然站立,突跪了下去,全身抽搐,鲜血飞溅,染红了一片。

    “你们剑法的确不错,特别是两人联手,的确可以在剑术上和我一战,而且你们又是道人,对道法有防范。”

    “但是又怎么样?”裴子云傲然看着四周,他心中一股戾气,让他露出了狰狞的笑:“你们功行不足,只要我连绵攻击,不给你们喘息之机,第七剑就使你们接不上内气,第八剑就把你们杀了。”

    “因地制宜,不对称,致命火力打击,这就是兵法。”

    “不读兵法,不能指挥万军,哪能在武功上炉火纯青?你们都是废柴!”裴子云扑上:“现在,就让我送你们全部上路。”

    “泥沙术!”

    人影凶猛扑入,对方刀客听不懂说什么,却本能挥刀,怒吼一声,两兵遭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噗”两人前冲,冲出三四步,重重摔下。

    剑光似电,几乎刹那间扑入又一侧,“铮!”刀蹦出数寸,空门露开,剑光再闪,人头飞起。

    “麻痹术!”裴子云后退,侧折,并不沿惯性而扑入对方核心:“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杀其羽翼,集中火力于一点。”

    “你们统统去死!”

    剑气左转,两个刀客闷哼,扑倒在地,血飞溅出去。

    这一刻,余下的数个刀客和道人,终于崩溃,呐喊一声,转身就逃。

    “击碎敌阵,方可一举追杀。”裴子云怒吼着,追了上去,这些日子被追杀,又遇到埋伏,他终于暴怒了。

    “杀!”剑光掠出,一个逃去的剑客呃了一声,冲了三步,踉跄了两步,血涌肠流,向前然仆倒。

    山神庙

    “噗!”许长老整个人如中雷殛,一口血喷了出来,而对面二个道人更是闷哼一声,跌了出去。

    “许长老,你怎么了?”有人连忙扶起。

    “我没事,裴子云的异宝突增强了数倍力量,道法已不能干涉了,我们受到了反噬。”

    “快,看看他们。”

    许长老大声说话,这下余下的人,就立刻去扶,只见这二个道人身体还是温的,心脏和呼吸还在,却没有反应,活死人一样。

    许长老亲自伸出手推了推,没有任何反应,心情跌入了低谷。

    “许长老,刚才显示,我们派入林中人,都死了,符箓没有任何反应!”有人惊慌的报告着。

    许长老没有再问,一切都已明白,裴子云已经挣破了魇术,更一举格杀了所有派出的刀手剑客,这是以前万没有料及。

    一个道人团团转,口中念念:“这怎么办?这……如何是好……”

    “不要慌!”许长老已渐渐镇定下来。

    “裴子云身经百战,杀人无数,我门历史悠久,更有征战,可这些新成长弟子却没有围杀这样顶尖剑客的经验,所以才失败了。”

    “但是我们已守住了三天,这就是胜利。”徐长老这样说。

    一个道人听着这话,也渐渐停止了慌乱:“徐长老说的是,这也让我们长了教训,对付这样顶级高手,根本不能等常视之。”

    又一个道人声音暗哑:“原本大长老说,如果我们杀不成,或阻击三日即可,我还有些疑惑,现在才是明白,如果我们杀不掉这人,恐怕难逃这人杀戮。”

    陈长老点了点首:“我们任务是要杀了或阻这人三天,现在时间到了,你们迅速撤离,不必多等,我带余下的人再阻上一阻。”

    许长老这样命令,心中却一片苦涩,自己是领队,这其实是大败,自己要是先逃了,回门也必受惩罚,自己抵抗,还可挽回一二。

    “哎,阴神真人不成地仙,只是法力多些,神通大半在冥土,真是憋屈。”有道人无奈的说着。

    “好了,不必多说,立刻就走。”许长老命令着::“夜长梦多,快快!”

    这时突传来冷笑:“你以为你们还逃得掉?”

    “谁?”护卫的剑客扑到了道人面前,瞬间拔剑。

    “是你?”许长老脸色一沉向前看去,门口出现一个人影,衣裳有一些破碎,还沾染一些血。

    裴子云门口进来,带着狞笑:“我寻着你们了,你们果在这里,真不费吹灰之力,就要杀得祈玄门长老,真开心啊。”

    看着面前人说这样的话,许长老冷冷的说着:“裴子云,你居来的这样快,的确出乎我的预料,可你觉得你可以杀掉我们么?”

    “我已杀了这样多人,还怕你们四人?”裴子云笑了笑:“你觉得我会放过你们?只要杀了你们,整整二十多人就被我歼灭,师门压力自大减。”

    场内带着浓烈杀气,气机对撞到了一起,

    “是么?你还杀不了我们!”许长老深深看了一眼,伸指一点,门口和地上,突藤蔓伸出缠绕,把裴子云包围在内。

    裴子云一扑,剑光一闪,一根藤上火花四射,发出了金属相撞声,藤蔓掉落一截,但又似毒蛇一样生长,将着面前裴子云缠绕。

    “陈长老。”见这情况,有道人低声说着,许长老摇首,表示这撑不了多少时间,掐着手印施法。

    瞬间又数十根藤长蛇席卷而去,将周围封锁,裴子云进退不得。

    看着锁链,裴子云带着一些诧异,束缚术居还可以这样用着,说:“这样道术,你能支持几刻?”

    许长老冷哼了一声,说:“裴子云,你的确是天才,可你小门小派,又怎么能体会到我们祈玄门的道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