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八十九章 火攻
    裴子云惊慌失措逃跑,希腊人不断追击,二者一追一逃,来到了一处山谷,这时希腊人已看到了裴子云的身影。

    众人大喜,都全力追赶过去。

    裴子云回首看了一眼,看见了狰狞面孔,不敢耽搁,转身冲入了山谷,希腊人不疑,跟着冲了进去。

    裴子云进入山谷,似乎已跑不动了,站在一处不停喘息。

    追在最前面几个十夫长看见狼狈不堪裴子云,心里大喜,提着长矛,就朝着喘息不止的裴子云冲去。

    “呼。”一道风声,一个十夫长远远掷出长矛,长矛划破空气呼啸声清晰传入了裴子云的耳中。

    他微微朝着右侧挪了挪身子,躲过了长矛,长矛力量并不大,撞击在山谷岩壁上,反弹发出“当”一声脆响。

    这片刻,众人已赶了过来,裴子云似乎很“惊慌”,转身就要朝山谷深处逃去,众人哪会给机会,长矛朝裴子云刺了过去。

    裴子云往后一闪,躲过了几根长矛,手中长矛急速一刺,“噗”,一个十夫长的胸口刺穿,用力一拔,带出一道血箭,十夫长身子倒下。

    裴子云瞬杀一人,似乎更“惊慌失措”,拿起带血的长矛,继续往山谷里逃去,几个十夫长百夫长互相对视了一眼,继续追了过去。

    裴子云且战且逃,将追上十夫长杀死在长矛下。

    “不能让帕里斯逃了。”追上来的即克瑞同、俄耳西科罗斯、特勒帕勒摩斯、透克洛斯、奥德修斯等,看见裴子云连续杀死几个十夫长,且身影要突入山谷,心里越来越急。

    山谷幽暗而且容易躲藏,不能煮熟的鸭子叫它给飞了,众人发了狠,全力追了上去。

    此刻裴子云在他们看来,已经毫无退路,只能选择被谁杀死,对立功心切的众多希腊英雄来说,这非常重要。

    众人死死咬住裴子云不放,并且派公民前去拦截——被帕里斯王子杀死非常正常,毕竟帕里斯王子是宙斯的子孙。

    但是可以消耗帕里斯的体力,为自己动手创造条件。

    只是当追击的希腊人全部抵达山谷时,突不见了帕里斯的踪影,当下就在山谷内部四处搜索。

    “有点不对。”奥德修斯看着前后就一条路的山谷,突然觉得不对,他看着树木之上似乎有水,当下放慢了脚步,过去摸了摸。

    “不好,这些树上不是水,是油。”奥德修斯一查看,顿时大惊,大喊。

    “射!”

    就在这时,从山谷的上方射出了火箭,火箭撞击在这些浇满火油的树上,瞬间烧着,转眼,整个山谷都被烧了起来,大火遮天蔽日,浓郁浓烟滚滚而出。

    追来的希腊人都被呛着,呼吸艰难。

    “再射!”又是一声命令,箭雨在山谷上射了下来。

    “噗噗噗……”

    此起彼伏的箭矢入体声音传出,希腊士兵和十夫长就和割麦子一样倒下,惨叫哀嚎声连绵,有些没有被箭矢射到的十夫长也在浓郁黑烟中被呛的昏了过去。

    还有更倒霉的靠近沾满火油树木的人,更全身被点燃了火焰,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听得在场的希腊人是毛骨悚然。

    英雄实力强大,这些浓烟虽也让呼吸不畅,但并无性命之忧,并且炽热的火焰虽然非常难受,但却不足以要了性命。

    “中了陷阱了。”王子和英雄用手上的盾牌抵挡射来的箭雨,几波箭雨,追来的普通人和十夫长损失巨大,而这些希腊英雄最惨的也不过受了点轻伤。

    但渐渐越来越旺的火以及越来越浓的黑烟,使威胁变大,这些英雄再也不复先前的淡定。

    “杀上去,杀掉这个卑鄙的帕里斯。”透克洛斯怒吼一声,不退反进,朝着更深的山谷里面冲了过去。

    几个英雄立刻跟上去,只有一个似乎在后退。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场大火,还是给造成了不小创伤,至少猛烈火势已炙烤的这些人严重的脱水。

    时间久了,实力稍弱的英雄有点晕眩。

    有一人闯过了火海,冲出山谷,飞快朝着远处逃去。

    裴子云一看,发现是奥德修斯,冷笑一声,对着埃涅阿斯说:“奥德修斯就交给你了。”

    埃涅阿斯狞笑的点了点头,提着武器就追了上去,在他看来,这是帕里斯把最有价值的国王交给自己。

    “不过,我可知道,奥德修斯虽是这几个最有价值的猎物,但是有雅典娜(Athena)保护,杀不了。”

    “余下的,都可以杀。”裴子云目光冷冽想着,举手祈祷:“彭忒西勒亚啊,看啊,我将穿上你的盔甲,用它杀着敌人,为你复仇。”

    说着,就穿上了战神赐予的盔甲,手持长矛,朝着火焰口而去,要在那里守着冲出火海的英雄,他知道这样大火还要不了英雄的性命。

    特别是一些实力强大英雄,更能冲出火海逃去。

    但是实力多多少少都会因这场大火而受到削弱,实力稍弱英雄也不一定能闯出火海。

    这就给了自己机会,将敌人削弱到最低,而穿上战神盔甲的自己,实力更上一层楼,一增一减,有信心拦住这些冲出火海的英雄。

    果然,裴子云刚刚赶到,三个英雄灰头土脸从火海内冲了出来,分别是俄耳西科罗斯,特勒帕勒摩斯以及透克洛斯。

    刚冲出火海,就看见了执枪等的裴子云,其中一人大喝:“阴险卑鄙帕里斯,使出这样毒计来对付我们。”

    裴子云一笑,说着:“我可不是神一样的阿喀琉斯,也不及强大的狄俄墨得斯、小埃阿斯、大埃阿斯,甚至及不上赫克托耳,不可能一个打你们十个。”

    “战场上,没有计谋不毒辣,只要能杀死敌人,就是好计谋,要说卑鄙,你们十个打我一个,是不是更卑鄙?”

    “要不,我给你们机会,现在一个个决斗?”

    三人无言以对,但哪肯束手待毙,只见特勒帕勒摩斯大喝一声,长矛狠狠朝着裴子云投掷了过去。

    “咻。”长矛迅猛,一道流星划破长空,射向裴子云的胸膛,而裴子云似乎早有预料,身体一闪,躲过了长矛的袭击。

    “砰。”

    长矛击中了大树,发出了巨大响声,一人合抱的大树,被长矛整个穿透,矛尖更是直接露出了半米。

    裴子云瞳孔微缩,没想到特勒帕勒摩斯这样勇武,但脸上并没有显示出来,而是微微笑着,说着:“你看,你们刚刚还说我卑鄙,难道你们突然偷袭我,就不算卑鄙了?”

    三人大怒,透克洛斯提着长矛冲上,俄耳西科罗斯紧随透克洛斯,而特勒帕勒摩斯则绕向了裴子云身后大树,取长矛去了。

    “嘿嘿!”裴子云看到透克洛斯冲来,突手一扬,接着长矛一闪,就朝透克洛斯刺去。

    透克洛斯顿时觉得眼睛一痛,这是灰尘,立刻看不见了,不过毕竟也是实力不弱的英雄,长矛一挡,硬是挡住了裴子云刺过去的长矛,本人身子极力往侧面闪了过去。

    裴子云手中的长矛被透克洛斯长矛格挡,稍偏离轨迹,在空中急速转一个圈,从透克洛斯空隙,刺向了胸膛。

    “噗。”刚刚躲过裴子云一刺的透克洛斯,再也抵挡不了出其不意刺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长矛刺入了心脏。

    “呃……”透克洛斯张了张嘴,手上用力朝前方抓了抓,似乎想抓住些,但一切都定格在了一瞬间。

    身子轰然倒下,溅起了满地的灰尘。

    “透克洛斯!”俄耳西科罗斯悲痛呼喊着,但已无济于事。

    虽裴子云和透克洛斯交手了回合,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紧随而至的俄耳西科罗斯此刻才赶了上来。

    裴子云一拔长矛,带血长矛,对着俄耳西科罗斯刺去,手中的长矛再次化一道飞舞的银蛇,在空中舞动,不断寻着破绽,伺机将俄耳西科罗斯击杀在长矛下。

    “当。”

    俄耳西科罗斯连连格挡住长矛,但此次裴子云长矛突贴着俄耳西科罗斯的长矛急速刺去。

    眼看着一矛就要将俄耳西科罗斯刺中,此时拿回自己长矛特勒帕勒摩斯刚赶到,手中的长矛迅速的刺向了裴子云的后背。

    “射!”裴子云高喊着,只听噗噗连声,十几支箭对着特勒帕勒摩斯射去。

    “噗。”

    “当。”

    两声同时响起,一个长矛刺入俄耳西科罗斯的胸膛声音,一个是特勒帕勒摩斯的长矛格档着射来箭的声音。

    长矛刺入了俄耳西科罗斯的胸膛,卡在了铜甲中,裴子云丢矛,拔出长剑,挥剑一扫,身体顺势转过来。

    特勒帕勒摩斯为躲开裴子云长剑横扫,退了开去。

    裴子云提着长剑就贴身杀了过去。

    “宗师剑法。”长剑刺、砍、扫,不到一会,就逼得特勒帕勒摩斯险象环生,并且在身体上划出了许多的伤口。

    寻了一个空当,裴子云长剑急速刺向特勒帕勒摩斯胸膛,特勒帕勒摩斯奋力的往侧方躲了过去。

    但裴子云欺身而进,刺向特勒帕勒摩斯的长剑突凌空一个翻转,由刺改扫,一道寒芒闪过,在特勒帕勒摩斯的喉咙上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

    鲜血喷泉一样从特勒帕勒摩斯的喉咙间喷了出来,他用力捂住伤口无济于事,不到片刻,特勒帕勒摩斯就砸向了地面。

    “嘭。”

    一片尘土弥漫,特勒帕勒摩斯立刻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