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六十八章 时机成熟
    阿喀琉斯含着眼泪坐在海岸上,注视深色海水,呼喊着母亲忒提丝(Thetis)。

    因阿喀琉斯的强大,大家很容易忽视了他的年纪,他只不过是一位才十六岁的少年而已。

    但却承担了远远超过这个年纪的责任和压力,此时独自一个人时,眼泪止不住掉落。

    海底深处宫殿,忒提丝一直在关注着阿喀琉斯,此时听到他在远方呼唤自己,想到她的孩子阿喀琉斯即将面临的悲惨命运,心里不由微微一疼。

    她是多想改变他的命运啊,阿喀琉斯一出生,忒提斯就发觉了他不断增长的神血,这使他有着成为真神的可能。

    因此在夜里背着父亲把儿子放在火中燃烧,要把父亲遗传人类部分烧掉,使他圣洁,到了白天,又用神药给儿子治愈伤口,而神血的增长,又会长出血肉,不断接近真神。

    但一次珀琉斯暗中偷看,当他看到儿子在烈火中哭叫时,吓得大叫起来,忒提斯努力都化为了泡影。

    “我的儿子,你有着受诸神嫉妒的天赋才能这样,因为不断增长的神血才能弥补你的损失。”忒提斯心中明白,除了这种天赋,哪怕是宙斯的儿子都不能用这方法来提纯血脉:“可诸神使珀琉斯发觉,事实上也是诸神的警告,使你失去了最后一次机会。”

    想到这里,她开口说话,使海岸上的阿喀琉斯听到了大海深处传来的母亲的声音:“唉,我的孩子,是我生下了你,你的生命是如此短暂。”

    阿喀琉斯听到忒提丝如此说,也一阵伤心,他也知道母亲为了能改变他的命运,奔波劳累,用了无数手段,但最后都失败了。

    “本应让你活的高兴和快乐,但你却要忍受这么多的苦难和侮辱。”忒提丝继续说着。

    “母亲,我并不觉得苦,只是觉得愤怒,凭什么阿伽门农犯下的错,又要我来赔偿损失。”阿喀琉斯说着。

    “我的孩子啊,我一直都在看着,还不知道你遭受的委屈?我会亲自去找雷神,请他帮助你,让你不用在忍受这种屈辱的命运。”

    “但你得再等等,这不是立刻就能办到,因昨天宙斯(Zeus)到俄刻阿诺斯海湾去享受虔诚的埃塞俄比亚人的献祭,要十二天才能回来。”

    “那时我就去找他,抱住他的双膝哀求他!”

    “现在你暂且留在战船的附近,不要理睬他们,也不要参加任何战事。”

    忒提丝为了阿喀琉斯的事情,真可以说是尽心尽力,在上次赫尔墨斯(Hermes)明确说阿喀琉斯的命运已注定时,她还是想尽量改善他的命运。

    阿喀琉斯听着,也稍平复了此刻心情,如果这种心情继续延续下去的话,保不准他会去找阿伽门农的麻烦。

    又坐了一会,阿喀琉斯离开了海岸,一路回去时,许多人打着招呼,他都紧绷着脸,一语不发。

    回到营帐内,看着空空的营帐,阿喀琉斯又想起了被阿伽门农领走的少女,心情产生了愤怒,他两手交叉在胸前,一言不发,静静的坐在营帐内。

    特洛伊城

    希腊人使者找到了克律赛斯,说:“可敬的祭司啊,伟大阿伽门农统帅已答应让你赎回你的女儿克律塞伊斯了。”

    “这是真的吗?”克律赛斯一脸惊喜,本来看到希腊使者郁闷心情一扫而空。

    “克律赛斯,这自然是真的,让我们一起出发前往营地赎回你的女儿吧。”使者说着。

    “你等等,我取了黄金和青铜就跟你一起出城。”

    不大一会,仆人从房间内抬着一个箱子,放在了外面的战车上,克律赛斯和希腊使者也一起出城赶往了希腊人的营地。

    营地内,奥德修斯早早就在等候克律赛斯到来,士兵也已将克律塞伊斯从阿伽门农的营房内领了过来。

    “密西埃的少女啊,你真是有一个好父亲啊。”奥德修斯感慨着。

    这次若不是阿波罗降下了瘟疫,使希腊人遭受重创,在阿伽门农那么坚持的情况下,不可能有人会为了这事去得罪阿伽门农。

    营房响起了一阵喧嚣,一个人影闯了进来,他看见坐在羊毛毯上的少女,惊喜交加的说:“我的女儿啊,你被敌人俘虏,可道我有多担心啊,现在好了,我将要带你回家,再也不用让你受到委屈了。”

    说完,刚闯进来的克律赛斯一把抱住坐在羊毛毯上的克律塞伊斯。

    “父亲啊,您可算是来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克律塞伊斯将头埋在父亲克律赛斯的怀里,悲戚说着。

    “我的女儿,一切都会好的,我现在就带你回家。”说完,克律赛斯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奥德修斯,说着:“希腊人,我的赎金已经交给了你们的使者。”

    克律赛斯又朝天举起双手,大声的祈祷着:“伟大的阿波罗(Apollo)啊,您的仆人克律赛斯是感谢您降下神恩,现在希腊人屈服了,让我接回了我的女儿克律塞伊斯,我请求您终止给希腊人降灾吧。”

    奥德修斯听到克律赛斯说他们希腊人屈服了,心里很不喜,不过他们确实在神灵降下的瘟疫下屈服了。

    说来也奇怪,克律赛斯刚祈祷完,外面瘟疫就停止了,所有的病人都出现了康复的迹象。

    一人兴匆匆的跑进来,说着:“奥德修斯国王,瘟疫停止了,所有的士兵也渐渐康复了。”

    奥德修斯心中一惊,热情的将克律赛斯送出了营地,看着他们的战车渐行渐远,才返回了营地。

    就这一会时间,刚刚出现了康复迹象的士兵,有些已能下床走路了。

    “唉,所以凡人就得敬畏神灵,因为它们的力量无可匹敌。”奥德修斯在心里感慨的说着。

    特洛伊城

    裴子云站在城墙上,望着渐渐消失的浓烟:“希腊人的瘟疫结束了,这不是自然的瘟疫,是超自然的瘟疫,因此来的迅猛,去的也迅速。”

    “其实大部分神灵都站在希腊人一侧,阿波罗对希腊人的惩罚根本不能坚持太长时间,因此一旦有台阶下,就立刻停止了。”

    “不过,正常剧本虽结束了,可我却要搞个大的。”亚马逊女王彭忒西勒亚被阿喀琉斯杀死,他就向阿瑞斯(Ares)发誓要希腊人付出代价,现在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阿喀琉斯和阿伽门农矛盾尖锐,他已经退出了希腊联军阵营,并且呼喊着母亲忒提丝,而忒提丝会为了阿喀琉斯,向宙斯要求打击阿伽门农。”

    “震怒的阿瑞斯(Ares)也会支持给希腊人一个打击。”

    “在这个诸神的世界,有着这二个,我打击希腊人的计划,才具备了实行的基本条件。”

    “要不,就算我想出再完美的计划,都会被洞察的诸神化解。”

    “现在,时机成熟了,我要抓住这个机会,削弱希腊人,加强我自己的力量,以后可未必有这种机会了。”

    裴子云想到这里,问着:“我们的人都准备妥当了?”

    站在身后的格斯涅恭敬说:“王子,都已经准备齐全。”

    “好,就进行第三步。”裴子云说着。

    “是。”格斯涅说完,缓缓退了下去。

    裴子云再次远眺希腊人的营地,喊着:“系统!”

    随着呼唤,眼前快速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化成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资料框浮现在眼前。

    “英雄血脉:第五层(155.7%)”

    “现在增长需要的力量越来越大,杀了摩利翁和墨尼波斯两个英雄,虽还没有消化完,但可能到180%就消化完了,要抵达第七层,至少还得一个英雄。”

    裴子云心里陷入了沉思。

    现在特洛伊之战已打了几年,该登场英雄基本上都已到齐了,面临最后的摊牌的期限也越来越近了。

    他现在就是尽全力积蓄力量,等到那个时刻到来,才有实力去应对。

    希腊人营地

    阿伽门农和阿喀琉斯在王子会议上争吵已过去了一些时日,大家也有意避开了这个话题不谈,以避免激化两人之间的矛盾。

    整个希腊人的营地内,进入了一个难得平静期,就连特洛伊都不再来骚扰了。

    但是不知何时,营地内又再次刮起了一阵风,有小道消息在士兵间流传:“失去了阿喀琉斯,希腊人将面临挫折。”

    这消息是从哪里流传出来,根本已经搜查不到了,只知道突然就在营地内传了开来。

    这种广泛流传的消息很快就传进了阿伽门农的耳朵里,他听到这消息更加苦闷。

    “难道大家对我不再信任,而去选择信任那个狂妄的年轻人吗?”阿伽门农暗暗想着。

    阿伽门农跟阿喀琉斯的矛盾,其实说到底就是统帅和勇士,上级与人才之间的矛盾,而个人的嫉妒心及权力欲只是催化剂,但哪怕换成了别人,除非阿喀琉斯屈服,这矛盾也难调和。

    甚至可以说,哪怕阿喀琉斯屈服,这矛盾也永远无法消除,谁叫下位者有着过分的勇武和才能?

    就在这时,营房外面响起了一阵的嘈杂声,阿伽门农看了过去,见许多的希腊士兵围着一群人,这群人带着一批物资。

    阿伽门农有些奇怪,虽营地内已有一些商人开始卖一些日常用品,以方便大家的生活。

    而这群商人也看不出有不同,不外乎就是物资比寻常商人更多一点,不应该引起这么多士兵围观。

    他在人群外面听了一阵,明白了过来。

    这群商人是从希腊过来,他们不但带来了各个希腊城邦和王国的特产,而且因去了希腊的各个城邦和王国采集物资,所以也带来了家乡的消息。

    这些离家多年的士兵、英雄、王子,都在向他们打探自己家乡和家人的消息。

    “原来已经离家这么多年了啊。”阿伽门农看到这里,也想到自己离开家乡多年了,发现这群商人里有一个是来自迈肯尼,心中一动。

    阿伽门农很久没有听到来自迈肯尼的消息了,叫了一位士兵,指着那个来自迈肯尼的商人说:“你去叫他来我营房。”

    说着,走入了营房内,一各个士兵听了吩咐,走过和商人说了几句,领着商人向着统帅的营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