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六十七章 针锋相对
    阿伽门农听到卡尔卡斯的话,受到了极大刺激,眼中闪出怒火,几乎喷薄而出,将卡尔卡斯焚烧在怒火下。

    “可恶的卡尔卡斯,难道已经投靠了阿喀琉斯?”

    想到这里,阿伽门农咄咄逼人的对着卡尔卡斯说:“你这个不详的预言家,自来到这里就没有对我说过一句中听的话。”

    其实阿伽门农是气坏了才这样说,卡尔卡斯预言还是帮了许多。

    远有库克诺斯在希腊人营地肆虐时,卡尔卡斯预言菲洛克忒忒斯可以消灭库克诺斯之患;近有卡尔卡斯和奥德修斯去请阿喀琉斯来参战,且当时看来,阿伽门农听到这话很高兴。

    阿伽门农继续大声说着:“你现在又来蛊惑众人,说阿波罗给我们降下瘟疫之灾,是因我拒绝克律赛斯赎回他的女儿。”

    说到这里,长久的政治素养,使阿伽门农按捺了愤怒,他不可能与全军对抗,当下说着:“确实,我心里是愿意将她留在这里,但是为了使士兵们免受瘟疫之灾,我更愿意把她交回给克律赛斯。”

    说到这里,阿伽门农顿了顿,大声:“当然,要我交出克律塞伊斯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我要求有一件与她配得上的礼物,你们得拿出礼物与她交换。”

    阿伽门农讲完,出于他的威望和王权,所有的王子和英雄皆沉默,卡尔卡斯也不出声。

    年轻气盛的阿喀琉斯听了觉得不对,站出来,回答:“阿特柔斯的儿子,你是多么贪婪啊,贪婪甚至驱使着你要求向王子和英雄索取战利品。”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安居在大厅内,而众多王子和英雄出击,为了联军获得粮草而讨伐诸邦,并且每一份收获,都会上交你1/3,你已经获得你应有一份了。”

    “再说,我们从被征服的城市掠来的战利品早就分了下去(注1),早已分光了,这样才能维持长久士气,现在当然不能把分给每个人战利品再要回来。”

    “这样的话,大家将不在拥护你,阿特柔斯的儿子。”

    “既不可能将战利品再要回来,我希望你能慷慨一些,将祭司女儿放掉吧,让我们士兵少忍受一些痛苦。”

    “当然,如果宙斯保佑我们攻占特洛伊城,我们愿意三倍、四倍的补偿你!”

    阿喀琉斯的话掷地有声,有理有据,直接表明补偿阿伽门农的态度,希望阿伽门农现在能顾全大局。

    “勇敢的英雄,别想来骗我了。”这话其实有道理,有理有据,只是阿伽门农听了更刺耳,因为这说明阿喀琉斯不是单纯的武夫,而有着头脑,虽现在只是“有理”,还不懂“人和”,但是随着年纪自会学会,因此更油然而生出恐惧,大声呼喝着。

    “你以为你可以把自己战利品保存的好好,而我就会顺从你的吩咐,将克律塞伊斯交出来?”

    “不,希腊人不给我补偿,那我就从你们的战利品中夺取我所需要的东西。”

    “不管这些东西是属于埃阿斯、奥德修斯,还是你阿喀琉斯,也不管你们生多大的气,我都不在乎。”

    阿伽门农现在已铁了心要人拿出补偿来,不然绝对不会退后,在他看来,如果后退一步就是对阿喀琉斯,甚至对王子们的妥协,这会极大损害他的权威。

    “现在,阿喀琉斯,我得告诉你,我虽已答应可以把克律赛斯的女儿还给他,但我要从你的营帐里领出一个高贵的女子作补偿。”

    “并且要你明白,我毕竟比你高贵,也以此警告别人,不要像你一样违背我的意志。”

    阿伽门农对阿喀琉斯的话,已失去基本理智,虽道理是这样,每个王子都清楚,但是不适宜公开说。

    年轻的阿喀琉斯,顿时被阿伽门农激怒了,他按上了剑,已经有着拔剑杀死统帅的想法了。

    血溅五步,没有问题。

    就在这时,已经在命运中发觉恶兆的雅典娜(Athena)迅速出现在阿喀琉斯的身后,轻声说:“你镇静,别用剑,如果你能听话,我将给你三倍的赏赐。”

    要是阿喀琉斯拔剑,事情就大了,希腊联军立刻分崩离析,整个命运将逆转(注2)。

    阿喀琉斯听到这个声音,知道是神灵在和他说话,既神灵叫自己不用剑,自己只能选择暂时忍耐。

    阿伽门农还不知道自己已在地狱入口走了一遭,如果不是雅典娜及时阻止,那他可能需要去哈迪斯(Hades)的领域了。

    阿喀琉斯顺从把剑又推回剑鞘里,用愤怒语言回答:“你这个卑鄙的人,你何时想过应该在战场上同希腊最高尚的英雄们一起同敌人拼斗?若战争碰见什么难题,你从来都是第一个躲起来。”

    “当然,在这里,从一个敢于顶撞你的人手里抢夺他的战利品,那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接着,他指着阿伽门农手里的王杖对着阿伽门农说:“我指着这根王杖对你发誓:正如这根权杖不能再像树枝发芽抽叶一样,从现在起,你休想看到我再到战场上拼杀!”

    “当凶狠赫克托耳割草一样屠杀希腊人时,你也休想我来拯救你了。”

    “你将来悔恨不该冒犯我的尊严也毫无用处了!”

    阿喀琉斯也是被阿伽门农给彻底激怒了,说话完全不留丝毫余地。

    “狂妄的年轻人啊,你以为少了你,我们就不能打仗了?你以为我会来求你拯救我吗?我告诉你,你是在白日做梦。”

    “我一定会让你明白,希腊人离了你这个狂妄的年轻人,一样可以打赢这场战争,一样可以攻破特洛伊城。”阿伽门农也被阿喀琉斯的话给气疯了,暴跳如雷的说着。

    两个人争锋相对,在场没有一个英雄和王子劝阻,大家都默默看着。

    因也知道这两个人谁都劝不了,不说阿伽门农,就是阿喀琉斯现在在气头上,也是听不进任何的劝导。

    “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可别指望我会听从你的调遣;我不会因这个姑娘而举手反对你或别的英雄。”

    “你可以自己去取,可是你要记住了,别想碰一碰我船上别的财产,否则我就要你的命。”

    这言辞已经是赤裸裸用武力威胁阿伽门农了,众人齐齐色变,说完了这话,阿喀琉斯没有理会在场所有人就出了营房,回自己船上去了。

    众人面面相觑,没有想到事情会闹到这样子。

    “看见了吗?你们都看见了吗?这个狂妄年轻人从来没有将我放在眼里,也没有将大家放在眼里,放心,离开他,我阿伽门农一样可以带领大家打胜战。”

    众人默然,对于阿伽门农的话持保留意见,在他率领下,几年过去了,对特洛伊的战争并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

    “散会。”阿伽门农宣布散会后,闷闷不乐回自己的营房了,众人也散去,对此时阿喀琉斯和阿伽门农的矛盾很是担忧。

    散会后,卡尔卡斯同样一脸忧虑,面对阿伽门农的咄咄逼人,他选择让阿喀琉斯保护他。

    但最终阿喀琉斯和阿伽门农闹得不欢而散,只能寄希望于阿伽门农向阿喀琉斯妥协,不然的话,自己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阿伽门农回到营房,犹生着闷气,想到还有在阿喀琉斯营房内少女还没有领回来,赶紧叫来了传令官塔耳堤皮奥斯和欧律已特斯。

    “你们二人去阿喀琉斯的营房,把一个高贵的少女带来。”

    “是。”传令官塔耳堤皮奥斯和欧律已特斯不敢违抗阿伽门农的旨意,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阿喀琉斯和阿伽门农在王子会议上矛盾,现在整个营地的人现在都知道了,他们是阿伽门农的传令官,更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个事情。

    现在这情况,要他们去阿喀琉斯的营房内领少女,怕被阿喀琉斯给宰了。

    但再不情愿,他们也不得不赶去阿喀琉斯的营房,否则不用阿喀琉斯动手,阿伽门农第一个就不会放过。

    他们不情愿的来到了阿喀琉斯的营房,看到阿喀琉斯正坐在营房的门口。

    他们因心里胆怯,并不敢向阿喀琉斯说明自己来意,只能一直远远在阿喀琉斯的营房外面徘徊。

    阿喀琉斯其实老远就看见了他们两个过来,已猜到了他们的来意,看见他们在自己营房外面徘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清楚他们对自己的忌惮。

    阿喀琉斯说着:“我知道你们此来的目的,你们不用犯愁,这不怪你们,这是阿伽门农的错!”

    说完,他大声:“帕特洛克罗斯,把姑娘请出来,交给他们带回去。”

    “不过,我要你们在神和凡人的面前作证,如果将来有人要我援助而遭到拒绝,那就不要怪我,而应该责备阿特柔斯的儿子。”

    传令官塔耳堤皮奥斯和欧律已特斯面面相觑,他们哪里敢回答,对阿喀琉斯和阿伽门农的矛盾,只能当作不知道。

    这时,帕特洛克罗斯把一个高贵的少女领了出来,她并不情愿,一直用幽怨的目光看着阿喀琉斯王子,而阿喀琉斯侧过脸避开她的目光,说:“你们把她带回去吧。”

    传令官塔耳堤皮奥斯和欧律已特斯带着姑娘出去了,帕特洛克罗斯看到阿喀琉斯难受的样子,说:“阿喀琉斯王子,你……”

    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阿喀琉斯挥手制止了:“帕特洛克罗斯,你不用担心我,我没有事,让我一个人独自坐着就行。”

    帕特洛克罗斯无奈叹了口气,回了营房内,而阿喀琉斯起身往海边而去,不知不觉,因着耻辱而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