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八十六章 统帅与勇士 下
    克律赛斯听了阿伽门农的话,吃了一惊,他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结果。

    要知道特洛伊之战虽大家在战场上厮杀很激烈,但一旦被俘虏的话,只要有人愿意出赎金,一般都可以将俘虏赎回去。

    而此次克律赛斯来希腊人营地赎回自己女儿,本觉得十拿九稳的事,没想到横生枝节。

    最重要的是,克律赛斯是祭司,有着特殊敏锐的感知(要不也无法当祭司),他立刻感觉到了阿伽门农话里的杀气,并且感觉到了命运的恶兆,知道如果自己再多说,这个希腊联军统帅就会违背道义,将自己杀死。

    克律赛斯沉默着,小心翼翼的退出了希腊人营地,周围的士兵和王子也没有人阻拦他的离去。

    克律赛斯慢慢的走到海岸,望着远处大海,满脸泪水高举着双手,祈祷:“伟大的阿波罗(Apollo)啊,您是统治这么大一块地方的神灵,请听听我的申诉吧!多少年来,我为您清洁神庙,给您选择祭品,献祭给您,我祈求您为我报复亚各斯人,让他们知道您的金箭的厉害。”

    他大声的祈祷,声音悲凉而壮烈。

    奥林匹斯山

    阿波罗坐在黄金座椅上,喝着酒,想着心事,这时,克律赛斯的祈祷语穿越了空间的重重的阻隔,直达阿波罗的耳畔。

    阿波罗听了他的祈祷,了解了事情来龙去脉,心中愤怒。

    希腊人太狂妄了,明明知道克律赛斯是自己神庙的祭司,对赎回女儿的要求不答应也就罢了,还要羞辱克律赛斯,这简直就是对自己的挑衅。

    阿波罗决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的希腊人,让他们明白,神灵是不可亵渎,他的祭司也不是可以随意羞辱。

    阿波罗站起了身,愤怒离开了奥林匹斯山,肩上背着神弓和装满箭的箭袋,一会就来到了希腊人的营地上空。

    阿波罗静静悬浮在军营的上方,并没有人能发现它的存在,俯视着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就将神弓取了下来,瞄准希腊人的营地射了下去。

    “咻。”

    弓箭瞬间隐没在军营内,穿透了营地内的牲口和士兵的身体,但是没有人感觉到了异常。

    一只只箭矢被阿波罗射到了希腊人营地的各个角落,中了箭的士兵和牲口并没有任何感觉。

    但是不久,希腊人营地就有士兵和牲口患上了瘟疫,在悲惨哀嚎中死去。

    随行医生看了这些患上瘟疫士兵都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士兵痛苦的死去。

    一时间,希腊人营地内一片愁云惨淡。

    特洛伊城·王子府邸

    春暖花开,裴子云府邸,按照希腊人传统,是栽了果树,种上葡萄,裴子云这些天都没有外出,和俄诺涅以及海伦留在府中,指点着怎么样挖掘着水池,堆起假山。

    才都露出了笑容,格斯涅就过来了,裴子云不紧不慢起身:“你们忙会,我去去就回来。”

    说着,听取着格斯涅汇报。

    “这是阿波罗的报复。”听完,裴子云反停住了脚步,虽春暖花开,其实还带着寒气,隐隐带着一层微褐色的雾,这时这样说着。

    阿波罗的神职难说,有人说它包括着光明、预言、音乐、治疗等,甚至日后和太阳神有点混淆,但最初的称呼就是“远射神”!

    当克律赛斯灰头土脸回来时,他就知道希腊人即将面临厄运,神灵不会看着自己的祭司受到凌辱而无动于衷。

    果然,现在就收到了格斯涅传来的消息,希腊人营地正在闹瘟疫。

    这种神灵降下的瘟疫,普通医药根本就可能起作用,只能是求助神灵,希望获得它的原谅。

    所以克律赛斯满脸愁苦的回来时,裴子云就告诉,不用担心,过一阵,希腊人自然会乖乖答应要求。

    “哼,阿波罗据说是光明,带着生命性质,但是它的弓却是瘟疫之箭,还是超自然疾病,这算是生死一体?”

    裴子云快步登上了城墙,举目望去,看着远处希腊人营地传出的滚滚浓烟,知道在焚烧感染了瘟疫的尸体,脸上不由露出冷笑。

    希腊人狂妄,终付出了代价,相信这次阿波罗带给他们的瘟疫很能打击下,不过这只是开始,接下来好戏还要继续上演。

    “阿伽门农支配着全军,人是很容易习惯这种秩序,因此他的威望越来越高,在剧本上,诸神就借着阿喀琉斯的手,狠狠打击了下阿伽门农,逼使阿伽门农不得不认错,请出阿喀琉斯。”

    “我会按照这剧本进行,但结果就不是使希腊人不痛不痒,而是来个大炸。”裴子云问着站着的格斯涅:“下一步怎么样了,能确保安全?”

    “王子,可以确保安全,所有说话的人,都是间接,有的甚至转了几次弯。”

    “嗯,告诉他们,好好做事,我不会亏待他们,这次你做的很好,下去领赏。”裴子云淡淡的说着。

    “多谢王子赏赐。”格斯涅说完,告退而去。

    这次格斯涅安插在希腊联军里面的棋子,起到了重要作用,他们只是顺势传播一些谣言,就可以让本来就面和心不合的希腊联军的英雄和统帅间的矛盾公开化。

    这时他们也不用打战,全部搞内部斗争就是了。

    希腊人的营地内,瘟疫一开始导致各种牲口死亡,慢慢就扩散到人,士兵一个个的死去,且人数正在慢慢的增加。

    这瘟疫似乎是随着感染瘟疫的人数的增多而威力越来越大,一开始感染牲口,接着普通士兵,更进一步的话,也许就是英雄和王子了。

    营地内火化尸体的柴火日夜燃烧,尸体被一具又一具从营帐内搬了出来。

    阿喀琉斯看着一具具尸体,满脸的担忧,照这样下去,不用特洛伊人来进攻,他们自己就要被这场瘟疫给拖垮了。

    这时,一个游吟歌手看到阿喀琉斯担忧的神情,想说什么,又住了口。

    “你想说什么呢?”阿喀琉斯注意到了,这是老家特萨利亚最近跟来的一个游吟歌手,据说有点名气,但自己长在斯库罗斯岛,并不熟悉。

    只听着游吟歌手颤颤悠悠说着:“阿喀琉斯王子,军中的这种情况,或要通过祭司请教下神灵才可以解决。”

    “你的建议不错,我会采纳的。”阿喀琉斯点点说着,随手丢了一块金子给这个游吟歌手,他听了这游吟歌手的话,很受启发,觉得这次事情还是只能神灵来解决,决定在王子会议上提出来。

    希腊联军的王子会议是所有王子和英雄们参加的会议,也是希腊联军做出决策的最高会议,有重大的事情都会在这个会议上讨论通过,才会付诸实施。

    此时,营地内发生的瘟疫事件,让所有王子和英雄再次聚集在一起召开会议。

    “感染瘟疫的人越来越多,我们应该将这些人隔离掩埋,若是都等火化,柴火已经跟不上需求。”

    这时,阿喀琉斯站了出来,说:“此次瘟疫,我们的随军医生并无太好的办法解决,我希望请教一名祭司,一名占卜者或释梦的人,让他们求取神意,看他们有什么办法可以平息阿波罗的怒火,消灭军中的灾难。”

    “对,我们应该向神灵献祭,以期找出方法解决这次的瘟疫。”众人点头赞同阿喀琉斯的提议,觉得只有让祭司或占卜者去请教神灵才能解决这次的瘟疫。

    阿伽门农看着这狂妄年轻人发表意见,并且获得了许多王子的赞同,心里非常的愤怒。

    他认为阿喀琉斯发表意见就是为了抢风头,收买人心,挑战自己的权威,要不,就算阿喀琉斯想出了办法,为什么不私下提前告诉自己呢?

    阿伽门农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正要有所反击,这时,突然有人说着:“不用去找祭司或者占卜者了,我们这里不就有一个可以随时和神灵沟通的预言家吗?”

    听到他这样说,大家这才想起来卡尔卡斯就是希腊伟大的预言家,可以向神灵询问这次瘟疫的解决方法,大家一开始都忘了询问他的意见。

    卡尔卡斯满脸苦涩,他其实早就清楚原因,但并不想说话,更希望此时大家将他遗忘——因为这事本质是统帅和勇将的矛盾,在任何世界都屡见不鲜,只是在这个世界,武力更重要,因此矛盾更尖锐。

    无论卡尔卡斯怎么说,都会得罪阿伽门农。

    阿伽门农是联军统帅,他一旦得罪了阿伽门农,也许会有性命之忧,因他太清楚阿伽门农是什么样的人——为了自己权力的稳固,可以牺牲自己的亲身女儿,自己得罪了,下场可想而知。

    但神灵要他说话,躲也躲不过去,他无可奈何站起来,他知道,如果他将这番话说出来,一定会把阿伽门农得罪的死死,那他在希腊联军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必须找个人保护他才行。

    卡尔卡斯的目光注视着阿喀琉斯,说:“阿喀琉斯啊,如果你能保护我不受伤害的话,我可以详细的说明神灵为什么愤怒。”

    阿喀琉斯虽有些诧异,还是朗声说着:“伟大的预言家卡尔卡斯啊,你尽管大胆的说出来原因,我一定保护你不受到任何人的伤害。”

    卡尔卡斯听到阿喀琉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的保证,才真正放下心来,不怕阿伽门农的明面上的报复了。

    “神灵并不是因为我们不守誓言和不献祭而生气。他愤怒是阿伽门农凌辱他的祭司,如果我们不把祭司的女儿还给他,那阿波罗就不会善罢甘休。”

    “它将继续给我们降下灾难,让死者越来越多,我们只有满足他的愿望,才能重新获得神的恩典。”

    卡尔卡斯的一番话,无疑和投入平静水面的石子一样,溅起了一圈圈的波纹。

    大家讨论着卡尔卡斯的这番话的合理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只能劝阿伽门农将祭司的女儿克律塞伊斯放回去,以平息阿波罗的怒火。

    “我看是可能和卡尔卡斯说的一样,是阿伽门农统帅凌辱了神灵的祭司,并且还不将他的女儿归还给他。”

    “我们要想神灵平息怒火,必须将克律塞伊斯尽快归还给克律赛斯祭司,不然我们的士兵可还得忍受瘟疫的煎熬。”

    阿喀琉斯非常年轻,现在也不过十五六岁,前面也没想到是因上次阿伽门农不归还祭司的女儿克律塞伊斯而导致,但既知道了情况就好办了,让阿伽门农将克律赛斯的女儿还过去就是。

    但是这一说,阿伽门农顿时就暴怒,心想:“阿喀琉斯,你现在就迫不及待的想夺权么?”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