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五百八十五章 统帅与勇士 上
    特洛伊·秘密码头

    了望塔上的了望员发出信号,告之有船到了,一条小船就迎了上去,结果过了片刻就发出了安全的信号,一起回返。

    “是卡律塞岛的祭司克律赛斯,收到了帕里斯的邀请,赶来了特洛伊。”小船快一点,立刻报告着。

    当克律赛斯登上了码头时,格斯涅就在等候到来。

    “尊敬的祭司克律赛斯,帕里斯王子已经等候多时,请随我来。”说着就带着克律赛斯上了战车。

    战车赶了半天路,赶到特洛伊城,在格斯涅引领下,克律赛斯很快就到了帕里斯王子的府邸。

    “笃笃”格斯涅敲了两下门,收到里面回复,带着克律赛斯进了小厅。

    “王子,祭司克律赛斯到了。”格斯涅说着。

    “嗯,你下去吧。”裴子云挥退了格斯涅。

    “尊敬的帕里斯王子,非常感谢您隆重的邀请。”克律赛斯右手抚胸,微微躬身行礼。

    “尊敬的祭司克律赛斯,您一路辛苦了。”裴子云看着克律赛斯:“请喝一杯蜜酒吧,它是真正的蜂蜜酿出来。”

    “感谢您,帕里斯王子。”克律赛斯看上去衣着还不错,但掩盖不了满脸忧苦之色,知道他是因女儿克律塞伊斯被抢夺的事情而变成这样。

    “听说你的女儿克律塞伊斯在密西埃被阿喀琉斯俘虏了?”裴子云见着克律赛斯喝了一杯,就直接问着。

    “唉,帕里斯王子,我正在为这事忧愁着。”克律赛斯摇头叹气说着:“克律塞伊斯是多么可爱的女孩啊,不幸被阿喀琉斯俘虏了,我简直不能想象她在敌人里的艰难日子。”

    “当初我若将她接到身边,就不会发生这样悲伤的事情了。”

    裴子云看着眼前陷入自怨自艾的克律赛斯,知道火候差不多了,于是一挥手,两个仆人拿着盘子上来。

    一盘是黄金,是个闪着金光的金条,还有一个是厚厚的铜饼。

    “尊敬的祭司啊,您不用这样伤心绝望,阿波罗照看着我们,我不能容忍这亵渎的事情。”

    “一年前,我曾经满载黄金和青铜,这是我杀死了珀里法斯获得的战利品,可惜我黄金和青铜经过风暴损失了大半,只有这些了。”

    “我现在将它们全部送给您,愿这些黄金和青铜能赎回您的女儿。”

    克律赛斯看着帕里斯的举动,感恩不尽,他也正需要一笔钱赎回自己女儿,他高举双手,说着:“我神阿波罗(Apollo)啊,您听见了吗,您庇护特洛伊和帕里斯王子是有道理的,他是多么的仁慈和慷慨啊。”

    裴子云满脸笑意,说:“克律赛斯祭司,我已为您准备好了美味餐宴。”

    克律赛斯心中感动,帕里斯王子多么慷慨和善解人意:“可敬的帕里斯王子,非常感谢您的厚赐与款待。”

    裴子云起身携着克律赛斯的手一起往宴会厅走去。

    希腊人营地

    营地中一排排都是石块建造的营房,这些都是王子和英雄们住的地点,在冬天更能抵御寒冷。

    周围因都是住着普通的士兵,阿伽门农没有花那么多心思为他们搭建石头建筑,依然是普通营帐,只是比刚来时多了一些功能。

    此时,在大营中有一股风传播,正是预言家卡尔卡斯当年的话。

    “特洛伊城没有珀琉斯的儿子阿喀琉斯是攻不下。”

    这种话语最容易获得下面普通士兵的认可,因他们获得信息的渠道很少,而特洛伊之战打了这么久,还没有见实质性的进展,刚好阿喀琉斯来了,就有了新的突破。

    而且阿喀琉斯武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真是刀枪不入,这让许多士兵想起了当初给他们带来噩梦的库克诺斯。

    库克诺斯就是因为拥有刀枪不入的体质,在营地内杀进杀出无人能挡,这些都成为了普通士兵永久的记忆。

    此时阿喀琉斯的威猛并不逊色于库克诺斯,营地下面还有人添油加醋的说:“这么久战争都没有丝毫进展,阿喀琉斯一来就有了新的突破,这说明阿喀琉斯的作用更是在阿伽门农之上。”

    这完全就是诛心之言,一般普通士兵并不会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而要让这种挑拨离间极其严重的话语在营地内传播,格斯涅安排进来的人功不可没。

    “并且阿喀琉斯一来,就攻灭了密西埃,杀死了亚马逊的女王彭忒西勒亚,这可是战神阿瑞斯的女儿。”

    “阿喀琉斯的伟大,完全在阿伽门农之上,只有他才能带领我们取得战争的最终胜利。”

    “可恶,可恶的阿喀琉斯。”时近黄昏,女仆举着木杆,点燃灯,照亮了装饰,这是一个大理石雕塑,擎着白银的烛台,这是获得的战利品。

    要是以前,阿伽门农会花点时间欣赏,但是这时,却一点心思也没有,在大厅里徘徊着,咆哮着。

    这些传言最终还是传进了阿伽门农耳朵里,他听到传言,心中十分震怒。

    本来他就是一个拥有非常强烈权力欲的人,为了权力甚至可以将自己的亲身女儿献祭给神灵。

    阿喀琉斯的到来,以及他快速增长的威望,无疑会挑战权威,进而影响到他在希腊联军的地位,这不能容忍。

    阿伽门农怒气冲冲,直到看见了阿喀琉斯交给他的克律塞伊斯,心中的怒气才渐渐平复了点。

    克律塞伊斯柔顺而美丽,但少女实在太多,阿伽门农倒不是太看重她的美色,只是在想:“就算你是忒提丝的儿子,就算你一下攻破了密西埃,杀死了亚马逊的女王彭忒西勒亚,你还不是得在我的权威下,乖乖的向我交出1/3的财富。”

    “以及交出了柔顺而美丽的克律塞伊斯,她的身体多可爱啊,特别是颤抖时。”

    想到此,阿伽门农的心情平复了,阿喀琉斯虽厉害,但还得向自己臣服,抢劫来的战利品按照规矩,还要交给自己一部分。

    希腊联军的规矩是英雄出外征战,搜索的战利品必须交给联军统帅1/3,有一部分是维持正常战争消耗,大部分还是进了阿伽门农的个人腰包。

    “不过也要适当打压一下,不然我的地位将会受到严重的挑战。”阿伽门农沉着脸想着。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有喧嚣声传来,一人禀报:“阿伽门农统帅,卡律塞岛祭司克律赛斯带着黄金和青铜,前来赎回他的女儿克律塞伊斯。”

    大厅里忙碌的克律塞伊斯眼睛一亮,阿伽门农不由的眉微皱,看了一眼她,说着:“我去看看。”

    说着,就跟士兵出去。

    此时希腊人的营地门口,阿波罗的祭司克律赛斯向营地内缓缓的走来,他手执一根和平的金杖,杖上缠着祭献给阿波罗的橄榄枝,并带来了一大笔赎金。

    他的到来引起了希腊人营地的一阵骚动,瞭望塔上士兵看着他带着和平而来,没有第一时间用弓箭射击。

    营地的士兵也没有阻拦,将他放进营地内,有王子从营帐内走出来,围拢到营地门口观看克律赛斯的举动。

    大家议论着克律赛斯来希腊营地赎回女儿的举动。

    “你们看见了吗,听说这是位祭司,他女儿被阿喀琉斯俘虏了,这次是带着赎金来赎回他的女儿。”

    “统帅会答应这件事情?我记得克律赛斯献给了统帅。”

    “他带来的赎金可真多,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不会拒绝。”

    克律赛斯将代表和平金杖举在胸前,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人聚集的差不多了,于是说出了身份和来意。

    “阿特柔斯和亚各斯的儿子,诸位王子和英雄,让天上的神灵保佑你们,能达成愿望,并且平安回到自己的故乡。如果你们愿意接受我带来的赎金,归还我的女儿,我将虔诚的为你们祝福。”

    “看在阿波罗的份上,把我的女儿克律塞伊斯还给我吧,我是阿波罗的祭司克律赛斯。

    周围的王子和士兵,听到克律赛斯的讲话纷纷鼓掌表示接受。

    “听到了吗?他是阿波罗的祭司,我们应该将他的女儿还给他,不然将会得罪神灵。”

    “他带了那么多的赎金,具有诚意,我们应该成全。”

    “你刚刚听见了吗?他将为我们祈祷和祝福,一位祭司虔诚祈祷对我们是有益而无害的。”

    阿伽门农看到士兵和王子的举动,心里怏怏不乐。

    其实单纯论克律塞伊斯可爱的身体,阿伽门农还不至于舍不得,但克律塞伊斯是阿喀琉斯交给他,在他心目中,这是阿喀琉斯臣服的标志。

    他并不能接受克律赛斯将克律塞伊斯赎回,因这样的话,会损害他的权威。

    阿喀琉斯越厉害,他就越想保留下克律塞伊斯。

    因此,阿伽门农站了出来,生气说着:“老东西,不许你在出现在我的营地附近,你的女儿现在是我的奴仆,今后还是我的奴仆。”

    “我要把她带回亚各斯,住在我的王宫里,让她整天给我纺织!赶快走开!别惹我发火,乖乖的回家去!”

    阿伽门农越说越生气,似乎克律赛斯已将阿喀琉斯交给他的克律塞伊斯赎回去了,似乎失去了她,就失去了对阿喀琉斯统治,因此最后一句时,已经带上了让人毛骨悚然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