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八十四章 大炸
    特洛伊城

    “帕里斯王子回来了,杀死了摩利翁和墨尼波斯。”

    “不过亚马逊女王彭忒西勒亚战死了,是被阿喀琉斯杀死了。”

    帕里斯王子回来是个好消息,但听说了亚马逊女王彭忒西勒亚的死讯时,许多人心中都万分悲痛。

    特别是吕耳纳索斯以及底比斯等几个赶来救援的王国的国王和王子,都产生了一种兔死狐悲之感。

    也许彭忒西勒亚女王今天就是他们明天呢?但是这些国王和王子却毫无选择,因希腊人已经对他们城邦发动过一次进攻,密西埃甚至又被攻破,若不抵抗,等待他们的就是城毁人亡的结局。

    特洛伊国王普里阿摩斯听到亚马逊女王彭忒西勒亚的死讯,也十分痛惜,没想到前几天还连连胜利的彭忒西勒亚,转眼就进入了哈迪斯(Hades)的领域。

    国王命人垒起一个巨大柴堆,并且命令工匠尽力迅速打造一个木床放在柴堆上,而彭忒西勒亚女王尸体已经重新换了新衣,抹上了最好香油,隆重的放在了木床上。

    王子和英雄将柴堆围拢一圈,静静的看着躺在木床上的彭忒西勒亚女王,她此时睡着了一样,安详而静谧。

    国王普里阿摩斯命人在柴堆周围放了许多珍贵陪葬品,这些陪葬品都是需要和彭忒西勒亚女王的骨灰一起入葬。

    大家静静的绕着柴堆走了一圈,缅怀着彭忒西勒亚女王。

    国王普里阿摩斯用手中的火把点燃了柴堆,烈焰腾空,大火燃烧了起来。

    “女王。”几个亚马逊王国女战士看着火焰吞没了彭忒西勒亚女王,声嘶力竭的呼喊名字。

    大火燃烧很长时间,当尸体焚化后,特洛伊人用香甜美酒浇熄了余烬,捡起了彭忒西勒亚女王的骨骸,放进了金箱里。

    不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了,连赫克托耳和埃涅阿斯都看着一套盔甲。

    这是彭忒西勒亚女王全副武装,主体是阿瑞斯(Ares)送给女儿的铠甲,在火光中闪烁着金光,剑鞘是用白银和象牙制成,闪亮的黄金羽饰的头盔,还有着不和女神赠送的双面斧。

    许多的人都看了过来,对这套神的武器和盔甲,不少人都心动。

    裴子云脸色沉重站了起来,高声:“这是彭忒西勒亚女王的武器和盔甲,我会将她和女王的骨灰一起送返给亚马逊,当面交给希波吕忒,她是亚马逊的公主,也是阿瑞斯的女儿,有资格继承她姐姐的武器。”

    裴子云看着众人议论,并不理睬,说着:“但在这之前,我将给她复仇,我虽暂时没有能力杀掉阿喀琉斯,但我迟早是要他为今天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我要先向希腊人讨还点利息,我要用计谋,让希腊人流更多的血,愿阿瑞斯帮助我。”

    “现在,我要向阿瑞斯献祀。”裴子云双手高举说着,他相信阿瑞斯一定在看着这里,也一定会为着他的女儿复仇。

    说完,在祭坛前,裴子云命人牵来了一只公牛向阿瑞斯献祭。

    公牛很快被仆人捆起了脚,放进了祭坛,宫廷祭司拿起屠刀熟练将公牛宰杀。

    和以前不一样,公牛的血液流到祭坛上,尽数消失,似乎是一张大口将血全部喝下去,公牛的血很快流尽了,但祭坛上没有看见一滴血,围观的众人不由齐齐倒吸一口冷气,阿瑞斯得多愤怒才会将鲜血全部饮尽啊!

    “这是阿瑞斯的愤怒,他要饱饮着鲜血,展开对阿喀琉斯,对希腊人的复仇,看样子阿喀琉斯已彻底激怒了阿瑞斯了。”裴子云暗暗想着。

    祭司满脸的惊喜,这对他来说,是从来没有遇见过状况,所有放到祭坛上物品都被神灵取用了,就连鲜血都一滴不剩,说明对祭品非常的满意,当下说着:“神灵对祭品非常满意。”

    裴子云点了点头,不在多说,随着众人退了出去。

    他离开家里这么久了,也要立刻赶回,免得俄诺涅和海伦担心。

    国王普里阿摩斯虽有许多问题想问裴子云,但也知道帕里斯刚回来还没有回家就去了战场上,也没有挽留。

    王宫门口的战车早已经安排好,裴子云登上了战车,一路朝着府邸疾驰而去。

    战车缓缓的停在了府邸门口,因赶去战场上时事情紧急,没有事先通知,家里还没有人知道回来。

    裴子云走下战车时,门口仆人都目瞪口呆看着,完全没有料到据说已经失踪了的帕里斯王子突然回家了。

    裴子云微微一笑:“还不赶紧去通知俄诺涅和海伦。”

    在他说这句话时,这些仆人才惊醒过来,庆贺帕里斯王子顺利归来,有人则飞快的跑去通知俄诺涅和海伦了。

    裴子云进了府邸没多久,俄诺涅就飞快跑了过来,她看见完好无损的裴子云,眼睛里瞬间布满幸福的泪水,一把抱住了裴子云,说:“亲爱的帕里斯,我以为永远都见不到你了。”

    “怎么会呢,俄诺涅?你看我这不是好好回来了嘛。”裴子云轻声安慰着,不过他可不敢学埃阿斯,夸口说:“哪怕奥林匹斯圣山上的众神都要我死,我也要逆天呀。”

    埃阿斯是希腊人中仅次于阿喀琉斯的英雄,但是他得胜后,竟然进入雅典娜的神庙,一把抓住她的女祭司卡珊德拉的头发把她拖了出去,雅典娜当场因愤怒和羞愧而震怒。

    最作死的是他遇到了风暴,埃阿斯抱住了礁石,并夸口说:“即使奥林匹斯圣山上的众神联合起来,他也要救出自己。”

    波塞冬听到狂言,立刻大怒,用山岩压下,把埃阿斯粉身碎骨。

    作死会真的死。

    “帕里斯,你一去就这么久,可知道我有多担心。”

    “好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会好起来的,俄诺涅。”裴子云知道自己失踪的消息传回来,肯定让她担心。

    就在这时,海伦也从隔壁的府邸赶了过来,不断用手抹着眼角的眼泪。

    裴子云笑了笑,又过去一把抱住,说着:“亲爱的海伦,不要伤心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嘛。”

    海伦点了点头,将头埋在了裴子云的胸口,轻声说:“帕里斯,以后不准你在离开我们了。”

    裴子云心中暗暗高兴,和俄诺涅及海伦大概说下自己失踪的经历,当然都是挑好的说,这也让她们悬着的心渐渐放了下来。

    “帕里斯,我已命仆人烧好了热水,你一路这么辛苦,赶紧去洗洗吧。”俄诺涅说着。

    裴子云点了点头,自己虽回来时在码头洗了澡,但经过了战场的厮杀,身上也确实溅了血液,赶紧去了。

    所有的一切忙完,换了一身干净衣服裴子云静静的坐着,这时,格斯涅从外面小心翼翼进来。

    “尊敬的帕里斯王子,您的仆人格斯涅恭祝您顺利归来。”

    裴子云说着:“格斯涅,我没在的这段时间里,有没有懈怠?”

    格斯涅苦着一张脸,说:“帕里斯王子,您交给我的任务,我都认真在办理,并没有懈怠。”

    裴子云走时交给了格斯涅任务其实很简单,除一开始交代结识各国的游吟诗人,收集希腊联军情报,又给他增加打入敌人内部任务,他问着格斯涅:“格斯涅,阿喀琉斯上次是不是重新打破了密西埃,并且劫持了祭司克律赛斯的美丽的女儿克律塞伊斯。”

    “是的,王子。”

    “那这次希腊人增兵,你的人有没有混在其中?”

    其实这才是裴子云关心的问题,交给格斯涅打入敌人内部的任务,也是为了这时能起关键作用。

    “帕里斯王子,第一批时我们很难混入,但是随着战争激烈,一批批希腊人战死,许多城邦进行了动员,不少本来不会征入队伍的人都进来了,还有大批商人随军,给我们很大的方便。”

    “现在,我们已经有人在希腊军营了,王子。”格斯涅恭敬的说着。

    “嗯,很好。”裴子云低语,眸子闪过一道寒光,望着远处雪花,冷冷的说着:“我给你交代个任务,你把耳朵凑过来。”

    竖起耳朵听到帕里斯王子的吩咐,格斯涅惊诧的看着眼前的英俊王子,就似乎看到了九头蛇许德拉一样。

    “这件事办完了,就把卡律塞岛的祭司克律赛斯请过来。”裴子云又说着。

    “是的,王子。”

    “嗯,你还有什么事情?”裴子云问着。

    “帕里斯王子,我暂时没有事情。”说完格斯涅就缓缓退了出去。

    看着格斯涅远去,只见眼前飞速出现一梅,迅速放大,变成了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透明资料框。

    “分化阿喀琉斯和阿伽门农,歼灭希腊人一支队伍,沉重打击希腊人联军。”

    裴子云看着系统这个任务,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阿伽门农啊,你和阿喀琉斯必会发生冲突,我这计谋就是建立在这里。”

    经过了长时间布局,希腊已有安排了人潜伏了进去,一旦希腊人增兵,那在潜伏的人就会跟随着增兵需求出现在希腊联军的队伍里。

    到时自己有谣言需要在希腊联军里传播,就变得非常的简单了。

    阿伽门农本就是一个权力欲很强烈的人,且善妒,而阿喀琉斯的力量,使他在希腊人的队伍里很受尊敬,这无疑触犯了阿伽门农的忌讳。

    而针对这个弱点,只要稍挑动一下情绪,就很容易形成对立,给特洛伊创造良好的机会。

    “我说到办到,就要利用剧情,给希腊人狠狠一次大炸。”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