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八十三章 飘零
    眼看着帕里斯阻拦,将彭忒西勒亚救走,且在自己的眼皮下逃走,阿喀琉斯心中震怒。

    如果只是让一个人逃走就罢了,但帕里斯不但自己逃走,还救了人,阿喀琉斯愤怒的喝着:“帕里斯,你别逃。”

    说完,提着长矛朝着裴子云急追过去。

    裴子云哪还理会阿喀琉斯呼喝,他确认了彭忒西勒亚已救回战车上,立即以最快的速度脱离了阿喀琉斯的纠缠,奔了一阵,很快跳上了彭忒西勒亚的战车,命令着:“走,赶快回城。”

    战车回城,但是阿喀琉斯正在急追,按照速度,战车还没有将速度提起来,就可能被他追上。

    裴子云拿起弓箭对着追赶的阿喀琉斯直接“咻咻”两支箭射了过去,瞄准的目标就是眼睛。

    “不信你眼睛都能刀枪不入!”

    “当。”

    第一支射来的弓箭很轻易就被阿喀琉斯长矛拨开,但紧随而至的第二支箭格挡不了,当下尽量一偏,这箭命中了阿喀琉斯的肩。

    “当。”

    箭矢射在阿喀琉斯的身体上火星飞溅,发出金铁相交的撞击声,刺不下去,不过裴子云根本没想过利用弓箭对阿喀琉斯形成伤害,只是为了阻拦而已,只见阿喀琉斯被强大的推力震退几步,速度立刻慢了下去。

    “哼,要杀阿喀琉斯,必须是神的武器。”

    “历史上射杀阿喀琉斯的就是赫拉克勒斯(hercules)之弓,可惜上次遇到龙卷风遗失了。”

    弓箭射击阻拦下了阿喀琉斯,让他再也追不上越跑越快战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裴子云逃离而去。

    战车上,裴子云看着当初意气风发的彭忒西勒亚此时奄奄一息,心中难受,安慰着:“你要撑住,入了城就可以治疗了。”

    彭忒西勒亚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有气无力:“帕里斯,我不行了,昨天夜里我梦到了父亲,他说让我去找阿喀琉斯,但是以前父亲就叮嘱我,叫我小心阿喀琉斯。”

    “我明白了,这是希腊有个神想让我毁灭,所以让我作了假梦,让我与阿喀琉斯决斗,我逃不过了。”

    裴子云黯然神伤,对彭忒西勒亚的说法,他是很认同,这是雅典娜(athena)伪装成阿瑞斯(ares)给的梦兆,结果就变成这样了。

    裴子云只能继续安慰:“你不要胡思乱想,我们很快就能赶回城里,到时请最好的医生给你治疗。”

    彭忒西勒亚摇了摇头,说:“帕里斯,没用,这是命运的安排,不然父亲也不会见死不救,看着我被阿喀琉斯杀死。”

    裴子云听到此话,虽不想承认,不过确实这样,上一次的库克诺斯的死,就是这样。

    但为了让彭忒西勒亚多一分希望,他还是说:“你不用担心这问题,我一定会找最好的医生把你给治好。”

    裴子云心里对高高在上的神灵第一次产生了点怨恨,其实他是明白和理解诸神的想法人类世界,统治者都会对强者进行收割。

    封建社会,近代社会就不说了,单说西方民主社会,收入高的人就会收更多的赋税,特别是遗产,收割55%,以及大杀器反垄断法。

    裴子云从不矫情,因为谁也找不出哪个国家不对强者下手,除非它就是统治者,但是这时觉得它们太薄情寡恩,即使是上一次的库克诺斯的死,都没有让他产生这情绪。

    “也许自己心里还是对这位坚强的亚马逊女王彭忒西勒亚有点感觉吧。”裴子云暗暗想着。

    战车飞奔着,朝着特洛伊城疾驰,眼看着就要脱离战场,但意外总是在最出人意料时发生。

    一位徘徊在战场边缘的希腊英雄看见裴子云的战车朝着移动,心中一喜,觉得自己立功时候到了。

    他奔了过去,拦在了战车前进方向,大声对着阿喀琉斯高喊:“阿喀琉斯,快来。”

    远处,本来都已经放弃追赶裴子云他们的阿喀琉斯看见己方英雄将帕里斯给拦截了下来,心中一喜,提着长矛就往裴子云战车追去。

    裴子云心中震怒,本来都要快脱离战场,且彭忒西勒亚女王的伤势严重,亟需要治疗,耽误不得,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希腊人来。

    此刻哪有时间耽搁,每多一分钟,彭忒西勒亚就少一分救活的希望,当下怒吼着:“去死。”

    说完,就驾驶着战车朝着这个希腊英雄冲了过去。

    这人被吓了一跳,他只想把帕里斯给拦截下来,交给阿喀琉斯来对付,至于和帕里斯硬碰硬,根本没有想过,因几次出手,他就知道自己可能不是这位王子的对手。

    但是此刻已经骑虎难下,裴子云驾驶着战车急速朝他冲来。

    他心里发苦,但无可奈何,看着战车快接近了,举起手中的长矛朝着裴子云就刺了过去。

    这是打着先下手为强,只要能坚持一会,阿喀琉斯赶到了,就没有自己什么事情了,他也能顺利的脱离险境。

    他相信自己虽不是帕里斯的对手,但阻拦一会的本事,还是有,但是他哪知道此时裴子云正处于心急火燎暴怒中,根本不会缠斗,长矛疾刺,“嗤嗤”破空直往对手咽喉刺去。

    看着迎面刺来的长矛,对手举矛一挡。

    “特技:风之轻灵”

    “密传:震技”

    两矛相战,对手突觉得手上长矛一震,不由自主的偏了一步,当下震惊,急运矛向回,但刚刚使上劲,传来的震力,瞬间转变了力量,带着自己力量回冲。

    这人双臂一麻,顿知不妙,咬牙忍住剧痛,举起长矛奋力格挡,只听“当”一声,长矛击下,震得左肩甲衣立刻片片龟裂。

    接着,长矛一收又是一次,这人大惊,可已经晚了。

    “噗”一声,长矛刺进了这人胸口,狠狠一个搅拌,再拔了出来,瞬间,鲜血就和喷泉一样伤口喷出,这人只是坚持了一个呼吸的时间,身子就重重的倒向了地面,“嘭”,激起了一片灰尘,此刻内心唯一残留着的想法就是:帕里斯怎么这么厉害,早知道就不阻拦了。

    而世上本无后悔药可吃,就在阻拦裴子云瞬间,死亡就已悄悄招手。

    “墨尼波斯。”

    “墨尼波斯。”

    希腊人阵营内响起了一片呼喊,他们为失去了一位英雄而悲痛,怎么也没有料到墨尼波斯这样快就被帕里斯杀死了。

    墨尼波斯在希腊联军中也算是相对厉害英雄,但他今天遇见是震怒而阴险狡诈的裴子云,早就把兵法融到了战技中,不然也不会这样轻易被杀死。

    远处的阿喀琉斯正在飞速接近,看到了墨尼波斯被帕里斯杀死,心中大怒,咆哮着朝着帕里斯的战车急追。

    裴子云一看,阿喀琉斯已要冲上来了,再被他缠住,不说能不能走的问题,就是彭忒西勒亚严重伤势也耽搁不起,当下就发了狠,一咬牙,用手中长矛对着前方的马匹用力一刺。

    “嘶。”

    这隐含刺激马力手段,战马吃痛,顿时离弦之箭一样冲了出去,而且速度比刚刚快了许多。

    阿喀琉斯已追了上来,看着裴子云刺激马,想要逃跑,奋力用手想拉住战车,但是差了一点点。

    战车上,裴子云看着战车渐渐越跑越快,拉开了与阿喀琉斯距离,心里不由的松了口气。

    若给阿喀琉斯追上,势必又要和他缠斗一番,这样的话,彭忒西勒亚的伤势就完全撑不住。

    摆脱了危险,回首一看,却脸色一沉,发觉彭忒西勒亚女王快不行了,她此刻已经呼气多,进气少了,处于弥留状态了。

    看着她有话要说,裴子云赶紧靠近了彭忒西勒亚的唇,才听见她低声说:“帕里斯,你有喜欢过我吗?”

    “喜欢。”

    裴子云斩钉截铁说着,不管是真喜欢还是假喜欢,此时都需要直截了当说,只因他不想让她留下遗憾。

    果然,彭忒西勒亚听到裴子云干脆回答,脸上露出了笑容,似乎是回光返照,露出了嫣红。

    “我真高兴,当年你来到亚马逊时,我一眼就看中你了,可惜我没有留下你……希波吕忒也喜欢你……我死了……把我的盔甲…带给她……”回光返照很短暂,只是几句话,彭忒西勒亚脸色灰白了下去,气若游丝,已油尽灯枯,哪里还有一丝往日的意气风发。

    裴子云无可奈何,只能低沉说着:“你要撑住,马上就要到城里了。”

    这时城门在望,战车飞速驶入了进去,城门应声关闭。

    裴子云喘息着,从即将关闭的城门缝隙里看见一直追过来阿喀琉斯不得不停步,心想:“阿喀琉斯果然强大。”

    此时如果库克诺斯要是还在的话,也许可以和阿喀琉斯一较长短,但已经不在了,特洛伊眼下还没有人是阿喀琉斯的对手。

    战车飞速的冲进了城门后,裴子云高声:“医生,医生。”

    但他转身一看,彭忒西勒亚已永远的停止了呼吸。

    天空下起了雪花,落在战车上,落在亚马逊女王身上,不到一会,就在她身上铺了一层薄薄的积雪。

    战车渐渐停了下去,裴子云静静看着,没有擦拭,思绪却已经飘向了第一次出使亚马逊的日子里。

    那时,她很强大很骄傲,而曾经过往如同云烟,都已随风飘散,留在原地的只有一具冰冷的尸体。

    这就是希腊神之子的命运。